唐三中文网 > 黑暗的苏醒 > 第367章 我不是疯子!

第367章 我不是疯子!

    “谢谢,谢谢大家,你们的鼓励就是我成长的动力!我黑母一定会倍加努力,既为延续辉煌的过去,也为谱写充满奇迹的将来!我知道你们爱我,你们爱宇宙,我将永不辜负你们,作为王者大陆上第一位英雄人物,永不辜负你们!”

    黑母激动得手脚发抖,声音也如暴风吹袭的波浪般起伏得厉害。

    他个人的感觉哪像站在小小议事厅里?明明就正身处梵蒂冈大教堂前的圣彼得堡广场,如教皇那样身披后襟长得拖出几十米的圣袍,举着发光的镶钻手杖,绕场一周后向几十万教众宣誓!

    咦?诺大的广场,怎会这样安静?欢呼呢?喝彩呢?还有专为向他表示崇敬而奏响的鼓乐呢?

    黑母闭着眼感受无上的荣耀,认为这才是他真正应得的,但不同寻常的安静吵得他从虚幻的梦中惊醒,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

    啊?怎么眼前,就只有这么几个人?老夫子、梦奇、钟馗、苏烈,还有个两眼直放绿光的盾山……那些伺候一旁的兵卒也算上吧,但全场最多不超过……二十人!

    不仅没出现人山人海的场面,这些人还个个瞪大眼、张大嘴、带一脸震惊地望着他,那表情哪象朝圣?明明就是突然撞鬼时的自然反应!

    可怜的黑母,再看看自己,不知何时已从坐姿换成了站姿,但没站在地上,而是……站在老夫子腿上!!

    “嘿嘿……夫子老师,真不好意思,我这个嘛……弄错地图拐错了方向……您老多多包含……”

    老夫子含着胖大海喉片,正细细啜着那微涩的味道,冷不丁一个石墩似的黑影就蹿到眼前,看样子是要来争夺他屁股底下的坐床。

    事发突然,老头儿想赶紧让开已然来不及,措手不及时喉咙咕嘟一咽,结果喉片卡在了那里。

    “你……咝咝……下去……”

    老夫子泛黄的眼珠都快爆出眼眶了,喉咙口发出咝咝的声音,朝黑母一推手,做出了“还不快滚”的手势。

    不愧是宇宙之母,可真能沉得住气!

    黑母内心慌做一团,黑乎乎的胖脸上却若无其事。他从坐床,也就是老夫子枯瘦的腿上跳下来,径直走向自己的椅子,又大喇喇坐下去,傻笑着宣布:“我的话说完了。”

    “哦~”

    静悄悄的议事厅里终于有了动静,是窸窸窣窣的衣服摩擦声、惊叹声、还有踹气声。人们如僵硬的木偶给扯动拴绳,极不自然地活动起来。

    然而出乎黑母意料的是,仅片刻过后,细小的响动变成巨响,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爆发大笑,那笑得叫一个前仰后合,要一直这么笑法估计不死过去一两个才怪……

    “你们……你们……哼!”

    见连梦奇都加入了爆笑者行列,黑母气得直想吐血。想当初没来王者大陆时,他黑母依然保存强大的宇宙能量,如果真在哪一处全宇宙智慧生命都能望见的广场上演讲,热烈气氛准保远超地球上的教皇!

    可如今,真是应验了那句老话:落架的凤凰,他不如鸡呀!

    足足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议事厅的笑声才逐渐平息。苏烈与钟馗皆为官,老夫子更是来自稷下学院的斯文人,何尝如此笑过?盾山见着黑母就是要给他脸色看的,自己有没有真长出张脸一点儿也不打紧,却也被他疯子似的举动逗得“喀啦啦”连转了几个圈。

    苏烈笑罢,朝一名士官吩咐:“去,将营中军医传来。”

    黑母一瞧不对劲,顿时急了,一把拉住那欲领命而去的士官问苏烈:“苏将军,你这是要干啥?”

    苏烈反而对他好言相劝:“黑先生,有疯病不是啥丢人的事,人的压力过大,精神一时失常是可以理解的。你别担心,守卫军军中医官医术精良,准保能对你药到病除!”

    “你……你们怎么能把我当成疯子看待?我真是要组队找天书!这便是我满王者大陆串联,把你们这些人一个个找出来组团的目的呀!”

    黑母急得抓耳挠腮,心想筹谋如此之久的计划,不会因自己一时失态就如遭风吹熄的蜡烛,凉了吧?

    还好有老夫子在,总能在危难关头拉他一把。

    那片喉片,已叫茶水冲下去,老夫子拍拍给黑母踩脏的大腿坐好,慢条斯理地开口:“各位,黑母如此粗野,是老夫之过。平日里疏于对学生的管教,以至他总是不分场合地放肆,悲哉惜哉呀。”

    “夫子老师,你……我……”黑母极不服气,气呼呼瞪着老夫子却说不出话。

    老夫子威严地一甩袍袖道:“你闭嘴,让老夫说!”

    梦奇拽拽黑母,悄声道:“黑哥,你刚才的话没人能信,要说动这几位加入我们,公关的活计还是让夫子老师完成吧,他这个……确实比你有想法。”

    “嘿!”梦奇这是火上浇油,黑母举起胳膊就要揍他,吓得毛兔子直缩脖子,不过等拳头落下来,也就是轻轻一击。黑母哪舍得真对他下重手?

    老夫子继续道:“老夫与梦奇跟着黑母走南闯北,还在不同的时空中穿梭,其实为的就是找出失踪的天书,赶走侵犯我大好河山的不明势力,还王者大陆一片清净的蓝天。然而这项工作不仅繁复,还危险重重,不找齐人手组成团队,大家共同战斗,便难以完成。所以嘛……”

    “所以你们就在没同我等商榷的情况下,将我几个算在了团队中!”钟馗冷声道。

    “是又如何?”黑母实在忍不住,又跑来插嘴,若不是梦奇及时用毛爪子捂紧他的嘴,他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找你是看得起你!”

    老夫子全当黑母是透明人,只紧张地问钟馗:“钟大人,如此关乎王者大陆生死存亡的大事,莫非你不愿加入?”

    钟馗正襟危坐,就是不答。

    苏烈察言观色,已猜出钟馗心中的答案,微微一笑对老夫子道:“夫子先生,钟大人心系天下,日日日理万机,但凡涉及关乎社稷安危的大事,又怎可能不理?只是黑先生这种邀请方式太过武断,预先连个招呼也不打,又如何叫人服气?”

    

  http://www.tangsanshu.com/heiandesuxing/104103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