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韩先生,情谋已久 > 3145 投鼠忌器

3145 投鼠忌器

    众人进去。

    今晚燕北城请客,点完菜后,也要等段时间才能上菜。

    魏无彩估摸着,加上先前在外面拍照的时间,等过会儿菜上来的时候,魏之谦也差不多应该来了。

    魏无彩便说:“我还叫了我哥来。”

    “你哥?”燕北城想了一圈,“谦子?”

    “嗯。”魏无彩点头,“正好他也好久没见你们了,顺便过来看看。”

    燕北城“啧”了一声,心说这小子分明就是叫魏之谦过来给他撑场子的。

    因为在场的,就他自己,身单力薄呀!

    不过,魏之谦一个单身狗,就算来了,能有什么用?

    他们结了婚的,才更自信一些!

    魏之谦和魏无彩都还不知道燕北城的想法。

    而魏之谦来的比他们想的都要快一些。

    菜刚刚上来,燕北城刚说完,等等魏之谦。

    话落没多久,就听到有人敲门。

    韩卓风去开门,就见魏之谦站在门外。

    “谦子哥。”韩卓风叫道。

    魏之谦进来,见众人都还没吃,便说:“哟,都在等我?多不好意思啊。”

    “菜才刚上来,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燕北城笑着说道。

    “路上比预料的顺利。”魏之谦坐到魏无彩的身边。

    那是魏无彩给他留的位置。

    “一路难得的没堵车,而且遇到的基本都是绿灯,红灯比较少。”魏之谦笑着解释。

    他都觉得顺利的有点儿太让人意外了。

    “你怎么突然要过来了?”韩卓凌问他。

    魏之谦可不会说他那是不敢回家,听见魏无彩要他过来撑场子,就赶紧过来了。

    只说:“我是听小彩说你们竟然都在。而且就我弟弟没哥哥在场,有点儿孤单。我就过来陪陪他。”

    燕北城笑了一下,“那你今晚要住在这儿啊?”

    “是啊,对了,你们酒店还有房间吧?”魏之谦问道。

    “有的,那家酒店最近住客不多,房间很多。”魏无彩说道。

    “那行,我住那儿。”魏之谦说道,“明早直接去公司。今晚吃完了饭,我也懒得趁夜回去了。”

    燕北城毫不留情的拆穿他,“你是怕你们家老太太去找你,不敢回去吧。”

    魏之谦不屑的笑了一声,“我有什么不敢的?”

    说完,还朝燕北城挑眉。

    燕北城敢说是因为魏无彩和燕芷清吗?

    料想他也不敢!

    燕北城:“……”

    失策了。

    忘了这茬儿了。

    没想到,竟然因为魏无彩,叫他投鼠忌器了!

    魏之谦“嘿嘿”笑了两声,得意的冲魏无彩挑挑眉。

    魏无彩偷偷给魏之谦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有哥哥在,就是不一样。

    魏之谦还是很可靠的。

    因为都是开了车来的,所以便没有喝酒。

    再加上燕芷清和诗小雅明天还要早起。

    于是,众人便都喝的果汁。

    魏之谦笑眯眯的对燕芷清说:“芷清你在剧组,要是有人敢找你的麻烦,你尽管找小彩。有他在,没人能欺负你。”

    燕北城挑眉。

    哟,怎么着?

    魏之谦是来做媒来了?

    这个单身狗,自己都还没着落呢。

    竟然还有心思给自己弟弟做媒。

    回头魏无彩真脱单了,老太太还不得拿着鸡毛掸子,把鸡毛掸子打断?

    有他哭的时候!

    所以说,其实在燕北城的心底里,已经认可了魏无彩跟燕芷清的事情。

    只不过,作为燕芷清的哥哥,总是忍不住,出于本能的,想要给魏无彩增加一点儿难度。

    燕北城并不把自己的行为看作是阻挠。

    当然,林初也不这么觉得。

    于是,不等燕芷清回答,燕北城便说道:“卓风和小雅都在剧组,还能眼看着芷清被欺负不成?”

    魏之谦笑笑,说:“那多一个人,多一份保障。毕竟我们家小彩的战斗力,那可不是虚的。”

    诗小雅看着燕北城和魏之谦这一来一往,俨然成了家里大家长的模样,便忍不住想笑。

    这一餐饭,魏无彩都没什么机会跟燕芷清交流。

    因为燕北城在中间挡着呢,紧紧地盯着魏无彩,就是不给他机会跟燕芷清接触。

    而且他跟燕芷清正好是在斜对面对着,隔得远,却又偏偏不是正对着。

    魏无彩就算要跟她说话都不方便。

    更不用说要给她夹菜啊,剥壳剔骨之类。

    真是连个表现的机会都没有。

    魏无彩都郁闷死了。

    每每想找个机会跟燕芷清说话的时候,一转头,就对上了燕北城的脸。

    简直可怕。

    搞得他连用餐都没胃口了。

    对于魏之谦的话,燕芷清笑着说:“小彩确实给了我很多照顾。每次都是因为他在身边,才免去我出意外的。”

    像是罗轻娴找来的时候。

    又像是昨晚被人趁机要揩油的时候。

    都是因为魏无彩在,她才免去了这些伤害。

    魏之谦目光一亮,“哟,你们俩现在都这么熟了?你都管他叫小彩了?”

    燕芷清倒没觉得有什么,大大方方的说:“是啊,我们是好朋友嘛,总不能那么生疏。”

    魏之谦笑看了魏无彩一眼,心说白天的时候竟还企图跟他装模作样。

    你看现在不是全露馅儿了?

    “说起来,我们家小彩一直也没几个朋友。”魏之谦说道,“难得你们俩竟有这样的缘分。”

    燕北城听着这话音怎么就有点儿不对劲儿。

    什么样的缘分呢?

    怎么叫魏之谦说的这么暧.昧?

    “我们家小彩性子不是那么开朗,也不容易放开自己。大概是因为从小就在岚山大院的关系,身边没有亲人在。从小儿就接受那些严苛的训练。什么苦啊,累啊,都自己往肚子里吞。受再多的苦,再想家也没用,家人都不在身边。”魏之谦叹了口气,似乎是觉得很对不住小时候那样的魏无彩。

    燕芷清知道在岚山大院很难。

    可是现在听到魏之谦这么说,好似感受就变得更深刻了一些。

    她的脑中不自觉地就浮现出以前魏无彩还是小小男孩儿的模样。

    她知道,像魏无彩这样的,在岚山大院属于高层的人物。

    都是从小儿四五岁的时候就进入岚山大院,在那儿生活,受训。

    

  http://www.tangsanshu.com/hanxianshengqingmouyijiu/54178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