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悍妃乱天下 > 第四十九章 所谓家宴 一

第四十九章 所谓家宴 一

    第二天天刚亮,沈云澈就醒了过来,见某人还在呼呼大睡,满脸温柔的笑意,将一条月牙形项链慢慢系在了她的脖子上。这时,紫烟打开了房门,景翼进来了。

    他抱拳回禀,“殿下,该去上朝了!”

    只听他伸出手指,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小点声,走吧!”他轻轻地起身,走了出来。

    紫烟关上了房门,只听沈云澈声音清冷的吩咐,“等王妃醒过来后,告诉她,等我回来,再去皇宫。”

    紫烟敬畏地回答,“是!”

    然后,他走出了自己的院子(水云轩)。

    本来她应该有自己的别院,但是沈云澈觉得把她放到自己身边,这样好培养感情。

    等苏妙婧睡到日上三竿,终于爬了起来。

    众人在心中瞎想,看来昨晚王妃被自己王爷累坏了,所以才睡了这么久。

    可她们却不知道苏妙婧有晚起的习惯,一般都是早上八点到九点才会起来。以前,她在医院里,当医生时,没有这毛病,可是,那两年的住院生涯,让她整天没事可做,所以就养成了睡懒觉的习惯,有时要睡到十点多才会醒,在这古代来了后,就改不过来了。

    过了不久,苏妙婧梳洗打扮完毕后,沈云澈也刚刚回来。

    今日的苏妙婧穿着一件郑重的宫装,一件深蓝色的长裙,梳着一个妇人高髻,两边各插着一只金色凤头钗。额间画中一个淡红色的梅花印,颈上带着一条珠翠项链,形状呈弯月,是沈云澈今日走时,偷偷系在自己脖子上的,听管家说,这是他母妃唯一留给他的遗物,他从不离身,现在送给自己了。

    沈云澈见她今日的打扮,特别是那个象征着嫁人的发髻,他不由地满脸满足的笑容。

    他走上前去,抱住了她,“婧儿,婧儿!”他不由地轻喊了她几声,似乎不敢相信,她真的成了自己的妻。

    苏妙婧不喜欢被人抱着,动了动,沈云澈眼中带着几丝情动的色彩,“别动!”

    苏妙婧发觉了他的异常,他不在动,心中骂道,该死的沈云澈,你个死色狼。

    沈云澈压抑着想要她的欲望,只是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就立马放开了她,他怕在不放开,自己估计会现在就忍不住要了她。

    苏妙婧被他吻了一下,立即气怒的一脚踩了他一下,不过沈云澈速度太快,一下子就躲开了,而且还笑了笑,“婧儿生气的样子也这么好美。”他笑着赞赏。

    苏妙婧见此他还敢躲,气愤的吼了一句,“沈云澈,你给我站住,今天我抓到你,你就死定了!”说着,就跑去追他。

    沈云澈跑了几米远,就停下了脚步,见她朝自己跑了过来,他伸出双手。

    苏妙婧就这样,一下子撞到了他的怀里。

    沈云澈是故意逗她的,狡猾的他知道她生气了就会来追自己,这样自己不就有机会又抱她了吗?

    沈云澈把她抱的紧紧的,满脸得逞的笑容,“婧儿,这是你自己撞进我怀里的,所以不能怪我喽!”

    这一幕让周围的人满脸惊呆的表情,原来他家王爷不仅会笑,而且还会逗弄人哦!看把王妃气的。

    景翼在想,看来还是王妃厉害,也只有王妃才能让王爷露出真实的表情。

    管家满脸欣慰,他家王爷终于成亲了,而且还是自己所爱的女子。

    苏妙婧生气的朝他吼,“放开我!”

    沈云澈摇摇头,“不放,死都不放!”然后,抱起了她,走出了院子。

    苏妙婧满脸无奈又气恼,“喂!沈云澈,你放我下来,我又不是没长腿。”

    沈云澈笑着说,“我喜欢抱着你,所以,不放!”

    苏妙婧见此,只好气的语结,“你……”算了,懒得给他计较,他要抱就抱吧!反正累的又不是自己。

    然后,沈云澈抱着她出了王府,上了马车。

    两个人坐在马车里,苏妙婧坐在他的怀里,她想起来,可是被他死死的抱着,根本动都动不了。

    于是,她怒目而视,“这下可以放开了吧!”

    沈云澈笑着摇头,“不放!若是可能,我就想这样抱着你,永远不放开!” 他盯着她的双眼,满脸情深意长的望着她说。

    苏妙婧听到他的想表白的话,惊诧了几秒,心中极速的跳动了几下,也就那么几下,然后,不好意思的低头,不在看他。

    心中呢语,该死的沈云澈,没事长那么好看干嘛?听到他这话,在看他的长相,想不心动都难,所以,不能再继续看下去。

    于是,沈云澈看她脸色带着几丝红晕,满足的说,“婧儿,你知不知道,自从前几天开始,我知道你还有几天就要嫁给我了,我高兴的几个晚上都没有睡着,我恨不得你立马嫁给我,永远待在我身边。”

    苏妙婧听着他深情似海的话,心中很感动,毕竟他是真的爱我,不然,以他寡淡的性情,绝不可能说出这番话。

    她望着他,满脸真心实意的语气,“沈云澈,我……,谢谢!”她想说什么,却只对他说了一句谢意。

    她不敢接受他的感情,毕竟他是王爷,到时有可能会娶其她女人,自己接受不了那种一夫多妻,估计自己在那种环境生活下去,会的抑郁病而亡。

    沈云澈见她欲言又止,“婧儿,我没有逼你的意思,只是想把我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告诉你,你不必苦恼,你以前怎样对我的,现在就怎样对我就好了!”

    苏妙婧感动的笑望着他。

    马车慢慢驶到了皇宫。

    只见他们下了马车,苏妙婧仍旧被他抱下了马车。

    然后,沈云澈牵着她的手走进了皇宫。

    他们一同来到了宁福宫(太皇太后的寝宫)。

    今日是苏妙婧正式嫁入皇家的第一天,该来拜见长辈和亲人,也就是民间俗称的见公婆。所以,在宁福宫办了一个家宴,表示欢迎。

    只见他们慢慢走进了宁福宫,门口的太监尖着嗓子大声宣布,“越王殿下到!越王妃到!”

    只见众人望着面前进来的一对壁人,男的拥有天人之姿,女的同样美如天仙。

    他们走到了第五个位置旁,坐到了矮椅上。

    旁边的沈云灏朝她笑了笑,算是给她打招呼了。

    某女同样朝她笑了笑。

    沈云澈见到此幕,吃味的拉着她坐了下来,然后,小声地说,“不许对五弟笑!”苏妙婧见他这明显吃醋的样子,不说话,只是觉得他很可爱。

    上面坐着的太皇太后,见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满脸慈眉善目的笑容,心想,年轻真好!

    自从苏妙婧一进来,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特别是沈云泽的目光,他眼睛一直望着这边的苏妙婧。

    坐在旁边的太子妃,宇文如锦眼中幽暗,表情却仍旧没有半丝变化,仍是那幅温婉贤淑的表情 ,只有她的手看得出来,她双手捏得青筋外露,一看就是在压制自己的情绪。

    只见坐在上面的太皇太后满脸亲和的笑意,“既然小澈和他的王妃到了,今日就是为了迎接小澈和他的王妃才准备的家宴,所以就先开始吧!就不必等皇上了,皇上刚刚差人来说过。”

    于是,太皇太后满脸疼爱的笑容,“丫头,来,到哀家这儿来,陪哀家坐坐!”

    苏妙婧只好起身,走到了她的身边,旁边的太监搬了一个凳子,她坐了下来。

  http://www.tangsanshu.com/hanfeiluantianxia/99315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