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悍妃乱天下 > 第二十一章 孩童失踪案 一

第二十一章 孩童失踪案 一

    当他的哥哥赶到明王府后,来到了她妹妹的房间,见到床上昏迷不醒的叶昔,给明王行了礼,就坐在床边,他心急如火,“妹妹,小妹,快醒醒!”

    钟离琮坐在房间的桌子旁,轻言轻语,“她才刚喝了药,你等她慢慢醒过来吧!”​

    叶羿坐在床沿,望了一眼钟离琮,脸色感激,“多谢明王殿下救了臣的妹妹!我现在要带她回去,住在你明王府,臣感觉不合适,还是带她回去比较好!”​

    钟离琮没有说什么?毕竟她作为女子,住在自己的府邸会惹人说闲话,况且她现在还是待嫁之身。

    叶羿轻轻抱起了她,轻手轻脚,将她抱到了府门口。丞相府的马车等着​,他将叶昔轻轻放到了车里,让她躺在自己怀里。

    叶昔醒过来时,天已经亮了,他的大哥亲自给她喂药,喝了之后,就渐渐睡着了。

    过了一周,她的伤都好了,她​又准备去博仁堂,他的哥哥让她再多休息几天,叶昔就又休息了两天,然后照往常一样,去博仁堂看诊。

    叶昔来了戎疆国这几个月,她暗中已经培养了一批自己的人,那些人或学医术和毒术,或学​枪法,或学暗器,或学歌舞,当然古代的武功她也让他们学了。

    虽然她不会古代的武功,但是她有这些资源,干嘛浪费,自己哥哥的书房藏了许多的武功秘籍,反正凭哥哥的武功也用不着,所以她将其中几本抄录后,交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学,当然还有内功心法。

    她也想要学,可是自己很多时候都没有时间,所以干脆不学,只专攻医术,她要让自己的医术达到出神入化,鬼秘莫测的地步,到时自己无论是救人还是杀人,都能随心所欲。

    这天早上,她去了博仁堂,在街上见到一群官兵衙役,挨家挨户的搜查什么?

    她抓住一位大娘,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事了?”

    那位大娘穿着一件粗布麻衣,悄悄地说,“听说最近城中有许多孩童失踪了!

    也不知是那个该天杀的人,竟然连孩子都不放过!那种人就该千刀万剐。”她忍不住斥骂了几句。

    叶昔听着这个事,心中也不好受,毕竟是一群孩子,可是她不是官差,无能为力。

    叶昔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她心中升起了一股难言的悲痛,想到此处,她更加恨成国的皇帝,还有沈云涵,她此生若不能毁了整个成国,为家人报仇雪恨,她必遭天打雷劈,她心里痛恨地想。

    叶昔见到面前的大娘似乎被自己眼中的戾气所惊,她轻轻收敛了那股怒恨,换了一副嫣然的笑容,接着她往自己药铺走。

    叶昔进了自己的药铺后,开始看诊,今天她需要看十五个病人,这些人都是前几天预约好了的。

    一上午的时间,她都在给人看病,本该有十五人,现在少了一位。

    她问了掌柜才知道没有来的人是谁?是一位孩童和一位寡妇,听说那个妇人前几年死了丈夫,一个人将孩子拉扯大。

    叶昔问掌柜,“他们为何没有来?”表情疑虑,她心里乱猜测,不会是失踪了吧!

    掌柜长叹了一下,“唉!她的孩子听说昨天失踪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样?”掌柜满脸同情的唉声叹气。

    叶昔听到这话,她不放心,“掌柜,你看着铺子,我去看看她!”

    叶昔知道她的住处,因为她提前预约时,写了地址。

    她顺着别人说的,来到了城西,当然后面跟着燕离寐,一路保护她。

    叶昔到了她家后,见到面前是一座巴掌大的土墙房屋,房顶用毛草盖的。

    她看见她的房门前站了一群官兵,为首的似乎在询问情况。

    有人看到了她,大声呵斥,“何人?”

    那位妇人悲伤过度的面容上,尽显苍白,她应声望去,哀痛的解释,“大人,她是小儿的主治大夫,名叫叶昔。”

    当叶昔二字入了他的耳朵,他诧异,叶昔,难道是那个丞相府的叶昔,听说她医术了得。

    他原以为自己看错了,当她走了进来,近处看时,果然是她,他也在宴会上见过面前长相惊为天人的女子,引的两个国家中的一个皇上,一个王爷,争先想要娶她为妻,听传言说,三个国家因此差点打了起来。

    当她走近后,他也不由地惊艳,长得的确艳绝天下,难怪引得两人争着要娶她,他心底想。

    叶昔喊了一声,“大姐,今日我见你迟迟未来巡诊,我担心孩子的病,就冒昧前来问一下,还请见谅!”

    那位大姐没有见过如此自谦温柔的女子,何况面前的女子一看就不是简单的大夫,估计身份很尊贵,不然面前的大理寺卿见到面前的女子,都得给她行礼。

    只见大理寺卿尊敬的拜见,“臣参加公主!”

    当然如此,她可是太后的义妹,并且太后亲封她为陵平公主,过几个月就要嫁到西荻国做皇后,身份当然尊贵无比。

    当妇人听到此话,愕然地怔愣住,准备立刻跪下行礼。叶昔扶住了她,柔柔地一笑,“大姐不必如此,就像平常一样就好!”

    她转头望着大理寺卿,柔顺的笑脸,“大人不必客气,我只是来看我的病人而已!你继续说吧!”

    大理寺卿继续询问妇人,“昨日你带着孩子忙完地里的活之后,回到了家,你的孩子还在,那个时候是什么时辰?”

    她仔细想了一下,“民妇记得当时太阳刚刚落山,应该刚过戌时不久。”

    大理寺继续问了几个问题,“那回到家之后发生过什么事吗?孩子又是什么时辰不见的?”

    妇人眼中带着忧心忡忡,想了想才说,“民妇回到家后,去灶房烧火弄饭,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出来。

    当民妇出来后,孩子就不见了,自己找遍了屋里屋外,都没有见到半个人影。”

    她本想昨天后半夜就去报案,可是太晚了,衙门根本就没有开门,所以只好等到今晨,天刚亮了一点,她就跑去了大理寺报案。

    叶昔听完之后,暗自在想,孩子回家后,才消失不见了,那么表明孩子在戌时至亥时之间不见的。

    叶昔忍不住问了一下,“大姐,昨晚你找孩子时,或者在这之前,可发现什么地方有不对劲,或者可看到有什么人经过你家。”

    这一提醒,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她一脸急切的表达,“昨晚我做饭时,出门去村口的井边打水,回来时见到门口有一个人影,就站在那个墙角,当时自己还以为看错了!”她说着还朝那个方向指了指。

    大理寺卿有几分讶异,没想到面前的女子一下子就问到了关键点上。

    大理寺卿在想,什么人大晚上不回家,在别人墙边徘徊,要么这个人就是此案的凶手,要么这个人有一个同伙,再等那个同伙将孩子抓了,自己则放风,他们里应外合,绑走了孩子。

    叶昔想到的也是如此,不过,她在想,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一直在窥视这位大姐,毕竟这位大姐还很年轻,加上长得也不错,给人一种小家碧玉地感觉。

    大理寺卿继续询问,叶昔说了几句,她就离开了。

    叶昔出来后,看到墙外有许多百姓观望,她问了一句,谁是她家的左右邻居。

    只见人群这出来一位中年男子,还有一位中年妇人,他们点了一下头。

    叶昔问了几句,“昨晚可看见有什么可疑的人,或者可听到旁边有什么动静?”

    那个中年男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看见,她只好去问另外一家人,也是她的邻居。只不过这家只有一位老婆婆,还有她的孙子。

    她亲自来了那家人的门前,出来时,一位年轻的少年搀扶着一位颤颤巍巍的老人,那位老妇人面慈心善,声音浑浊,“姑娘有何事?”

    叶昔满脸顺和轻柔地说,“老婆婆,昨晚可听到旁边的戚大姐家中有何异样的动静?”

    老婆婆想了很久,“老妇昨晚睡得很早,而且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旁边有什么动静,老妇也听不到。”

    她的孙子说了几句,“昨晚我听到了戚大姐院子里有狗叫声,不过叫了几声,就没有再叫了,不知道这算不算。”

    叶昔听到这话,她很感谢,说了一句感谢,然后给了那个少年几个散碎的银子,就离开了此地。

    她在思考,若是昨晚有陌生人进了戚大姐家,戚大姐正在做饭炒菜,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而这时的凶手趁机翻墙或者偷偷打开大门,潜进去偷走了孩子。

    不管如何,她先去看看戚大姐大门的门闩是否有被人撬过的痕迹。

    她来了戚大姐的大门前,看了看门上的门闩,发觉没有被撬过,那么就是另外一种可能。

    叶昔想,看来昨晚凶手是翻墙进来,趁戚大姐在灶房里做饭,将孩子弄晕,偷偷抱走了。

    只不过戚大姐昨晚见到的那个人影到底是什么?还有就是凶手为什么要抓那些孩子,是为了拐卖,还是做其他的,这些她都要查清楚,毕竟戚大姐的孩子是自己的病人。

    那个孩子也挺可怜的,那么小,就患有先天性哮喘,也难怪戚大姐每次来了后,都以泪洗面,一是哭自己孩子还这么小,就得了不治之症,二是为自己哭,她还这么年轻,就成了寡妇,家里只剩下她们孤儿寡母。

    她再心中祈愿,期盼那个孩子哮喘不要发作,能活着。

    ​

  http://www.tangsanshu.com/hanfeiluantianxia/110200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