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悍妃乱天下 > 第九十四章 火烧婧慕阁

第九十四章 火烧婧慕阁

    沈云泽也来了婧慕阁,苏妙婧见到他,软语地问,“大哥,你来了!”

    一大早,苏母就起来,给孩子换了尿布,奶妈则抱去喂了奶。

    她则出去问了问,苏府的人到了吗?

    沈云灏望了望他,喊了一声,“大皇兄,你到了!”

    沈云泽从怀中拿出了一对纯白色玉佩,一看就是上等的白玉所制。

    一只玉佩上,图案曾龙纹,另一只曾凤纹,绕成一个圈,下面坠有缕缕红色丝线。玉佩中间还镌刻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崇和榆。

    沈云泽将玉佩放到了两个小家伙胸前的衣服里,清雅柔和的表情逗弄着两个孩子,“崇儿、榆儿乖!笑一笑,给皇叔笑一下!”他伸出手指,轻轻抚着他们的小脸。

    两个孩子纯真的笑脸,轻轻朝他笑了笑,他满脸满足的笑容。

    正在这个时候,苏妙婧的三个哥哥,还有他的父亲到了,旁边还跟着她的母亲。

    苏母出去问的时候,他们刚刚到,所以就一起来了婧慕阁。

    苏家人见到太子和靖王也在,一一朝他们弯身行礼。

    苏妙婧见到苏家的家人,她欢愉的表情,站了起来,一下子跳到了他父亲的怀里,声音想念地说,“爹爹,你终于到了!女儿快想死你了!”

    苏父同样抱住了她,语气亲切慈爱的说,“爹爹也想你。”

    他说完松开了对方,口里略带责备,声音却显腻宠,“还有这么多人在呢?端正点,还有,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怎么能说那不吉祥的字呢?以后不能再这么口无遮拦,说胡话,明白吗?”

    苏妙婧心里忍不住吐槽,果然是他老爹,看到自己,这碎碎念,跟她母亲有得一比了。

    苏妙婧带着几丝嫌弃的味道,“爹爹,你太啰嗦了,跟个妇人一样,见了我就不停地碎碎念。”

    苏妙婧说完,他的父亲一脸无奈的望着她,这丫头,还嫌自己啰嗦,我还不是为她好。

    苏妙婧抱住了他的大哥,“大哥,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她放开了自己的大哥,去抱了自己的二哥和三哥,同样问了一句,二哥,三哥,你们过得怎么样?

    他们三人同时回答。

    大哥,一脸溺宠的表情,说了一句,还行!

    二哥,亲切疼爱的回答,当然可以,吃,吃得好,睡,睡得好!

    三哥,恋慕怜爱的目光,三哥也很好。

    这时处理完事情的沈云澈,听说岳丈一家到了,他来了婧慕阁。

    沈云澈敬重的表情,走了进来,场上除了太子和靖王不必向他行礼,其他人都要朝他行礼。

    不过苏妙婧是个例外,她就从来没有给他行过礼。

    沈云澈亲自扶起了苏父和苏母,语气亲和有礼,“岳父,岳母大人不必如此客气,小婿不是说过,岳父岳母大人见了小婿不必行那君臣之礼吗?”

    苏妙婧将苏父和苏母拉了起来,一脸轻责的话,“爹,娘,他是你们的女婿,那就是晚辈,不是什么越王殿下!你们若是以后见了他,还如此客气,那我让他以后都别出现在您二老面前了?”

    苏妙婧真心讨厌这古代的君臣之礼,动不动就要给人行礼,要么就要跪下磕头。

    苏父听到她这大胆放肆的话,立即严声呵斥,“妙儿,不得无礼!你怎能说出如此对殿下不敬的话,为何教你地为妻之礼呢?还不道歉!”

    苏妙婧满脸无奈的望着他的父亲,又看了一眼沈云澈,语气坚定,“要我道歉,没门。”

    这话气得苏父哑口无言,只能指着她,不知道说什么?

    沈云澈准备说话时,却被某女抢先一步,“不对,不是没门,是连窗户都没有。

    我又没说错,我干嘛要道歉。

    还有劳什子为妻之礼,我早忘了。

    况且就算没忘,我也不会学那玩意儿,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多去医好几个病人来的快。”

    沈云澈见苏妙婧越说越激动,他看她终于停了下来,深沉爱慕的目光,望了一眼苏妙婧,接着对苏父说,“岳丈大人不必在意,婧儿本就如此不拘小节,我很喜欢她这个样子。

    况且在我这里,婧儿不必有那些礼节,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随她心意就好!”

    这话说的让苏妙婧爱听,她心里低语一句,这还差不多!

    她心里威胁道,你敢让我给你行礼试试?我让你一个月都不能踏进婧慕阁半步。

    沈云澈见她眼神中含着威胁的意味,不由地好笑,若是刚刚自己说错了话,这丫头估计又在想什么坏主意,让自己不好过。

    记得前几天,他让自己给孩子换尿布,自己不小心把孩子弄哭了,他三天都没有让自己进婧慕阁半步,自己若是敢从墙上飞进来,那么铁定会遇到她设置的机关。

    那些机关看起来不怎么样,可是也让他费了好一阵,才给破了。最后自己进去了,婧儿根本就不见他,若是自己硬闯,估计又会惹恼她,到那时,那就不仅仅是三天了。

    沈云泽见苏妙婧和沈云澈之间的暧昧不明,他心里感觉发酸。

    苏疾风见到沈云澈如此尊重爱慕小妹,他心里也放心了不少,虽然看着他们之间亲密无间,他很不舒服,不过只要婧儿过得好就行了。

    太阳慢慢下沉,到了申时,所有客人都已到齐了,晚宴也要开始了。

    沈云澈和苏妙婧一个抱着崇儿,一个抱着榆儿,进了静园。

    今日他们是主人,其他人是客人,所以坐在最前面的长桌边。

    沈云澈和苏妙婧将孩子抱给了旁边的奶娘,心里暗自猜想,左丘旭和呢?他怎么还没到,难道昨日我给他送的请柬他没收到。按理说不可能啊!昨日玄竹回来说,他亲自送到了他的手中,不可能没到啊!

    苏妙婧暗自猜测,他不会是临了了,病发作了吧!她想到此处,心里不免有几分担忧。

    沈云澈和苏妙婧并排站在那里,就似一对金童玉女,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沈云澈今日戴着翠色玉冠,难得穿着一身蓝色的苏锦华服,长长地衣袖,开外的翻领,上面绣着金色的蟠龙,整个人看着高贵自矜,又挺拔颀长。

    苏妙婧梳着双环高髻,头上两边插着凤鸾流苏金钗,穿着一身红色的曳地水袖百褶凤尾裙,脸上略施粉黛,整个人看着冷艳娇媚,又端方高贵。

    这边的婧慕阁,一群蒙面黑衣人,悄无声息的飞到了婧慕阁,将整个婧慕阁都倒了火油,接着,他们的头目,将一个火折子丢进了火油中,轰地一下,火势迅速蔓延。

    只见他们给面前的宾客敬酒,沈云澈一脸淡漠清冷的表情,“多谢各位光临,前来参加本王孩子的满月宴,本王在此敬诸位!干!”

    接着,他将杯子里的就一饮而尽,还朝下扣了一下,示意自己喝完了。

    其他人同样站着,将杯中的酒喝完了。

    沈云澈伸出手,示意他们坐,“大家不必客气,坐!”

    他率先坐了下去,其他人也一一坐了下来。

    苏妙婧抬手,让奶妈将孩子抱下去。

    不停有人上来给沈云澈敬酒,沈云澈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别人敬一杯,他喝一杯,苏妙婧就得陪喝一杯,过了一个时辰,她脸慢慢变红了,声音也有了几分醉意。

    整个人懒洋洋的趴在沈云澈的怀里,沈云澈见她脸红彤彤的,口里还说着醉酒的胡话。

    如此娇艳,又如此可爱,他都忍不住要吻她了。

    他不想让别人见到如此可人俏丽的苏妙婧,他抱起了她,淡漠地说了一句,“我先走了!”

    当他出来后,忽然有人大叫,你们看,那边,好浓的烟。

    这时有人惊恐的大喊,着火了!着火了!

    沈云澈望着那个方向,心中极度深寒不安,那里,那是婧慕阁。

    处于醉酒状态的苏妙婧,听到这吼叫,她睁开了慵懒的双目,看到着火点地方,她立即就像是被吓醒了一样。

    她一下子从他怀里跳了下来,满脸惊惧万状,“孩子,我的孩子……”她完全失去了冷静,一副疯狂的模样。

    苏妙婧就像发了疯一样,往婧慕阁跑,沈云澈一脸担心的根在她后面,不停地劝慰,婧儿,你慢点,慢点跑!

    苏妙婧就像听不到,一如既往地往前,冲,后面的宾客想要跟上去,却被府中的人拦住了。只有苏家人和沈云澈的几个兄弟放了行。

    苏妙婧发狂般的乱跑,不小心踩到了一个尖锐的小石头,她一下子给绊倒在地。

    她不顾膝盖上的疼痛,爬了起来,继续跑,沈云澈在后面焦急难安,见她甩了一跤,他立马施展轻功,赶上了她。

    抱着她,一脸疼惜,“婧儿,别动!”用轻功飞到了婧慕阁。

    只见此刻的婧慕阁内,浓烟滚滚,火势汹涌,整个婧慕阁都笼罩在大火之中。

    苏妙婧一下子跳了下来,不管不顾,准备往里面冲,旁边的沈云澈及时拉住了她。

    沈云澈满脸痛苦,口里还阻止她,“婧儿,不要去,火势太大了。”

    苏妙婧满脸愤怒,不停地挣扎,“放开,沈云澈,你放开我,孩子,我们的孩子还在里面,我要去救他们。”

    苏妙婧说着说着就留下了眼泪,沈云澈从未亲眼见她哭过,她以为她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不会伤心难过,不会悲痛欲绝,可是她错了,她也会痛,也会哭。

    这时,整个婧慕阁,忽然一阵轰隆隆的巨响,整个房屋都倒塌下来。

    沈云澈松开了她,苏妙婧见此一幕,脸上露出极致的绝望,她浑身就像没了筋骨一样,瞬间倒在了地下。

    苏妙婧眼泪如决了堤的湖坝一样,哭的伤心欲绝。

    她伤心过度,悲愤不已,大叫一声,啊……,痛彻心扉,一口血喷了出来,倒在地上,整个人痛苦地昏了过去。

    沈云澈见此,一脸忧恐,表情焦灼,“婧儿,婧儿……”只听他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

    沈云泽同样满脸惶恐不安,不停地喊,“太医,快,叫太医!”

    他的三位哥哥蹲在那里,不停地喊她,婧儿……

    ​

  http://www.tangsanshu.com/hanfeiluantianxia/102297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