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谷主不按套路来 > 第八章 来者不善

第八章 来者不善

    洛清河有些气恼,吼道:“杵那儿干什么?还不下来帮忙?”这一分神,险些被人砍掉胳膊。

    其实刺客的剑法并不高超,只是豁出性命,一心想要杀他。洛家剑法重在防御,一般交手点到为止,是为君子。君子之攻在守,如今面对刁钻的刺客,才会应接不暇。

    即便双方路子不对,那也是罕见的实战啊!刘心竹很想多看两眼,这一催促,搞得她不下场就很冷血。哎!

    此时,墙头又有刺客杀进来,这叫刘心竹更加不痛快。好歹外面的布防是出自她的手笔,就这么招摇地闯进洛家大院,也太不给面子了。

    她可没洛清河那么客气,跟人家慢慢套招,冷锋出鞘,寒光乍现。她挡开剑招,连进三步,举重若轻,落英剑下,再添新血。刺客还没反应过来,持剑手腕已经断了。剑之所指,偏离控制。就是一刹那的迟疑,刘心竹毫不留情地挥剑挑断他另一只手的筋脉,令其无法再战。

    对于一个用剑的刺客来说,即便手筋重新接好,也无法恢复到原来战力,更不要提功法上更上一层楼。宝剑跌落地面的声音,是一个剑客的陨落。

    刘心竹顾不上他的茫然,有刺杀的决心,就该有被杀的觉悟。她加入洛清河的战局,面对这种难缠,又不要命的刺客,她只求速战速决。上手就是剑挑,直刺,斜砍,以最快的速度,分开两个刺客。如今战局两分,都是一对一,洛清河轻松了许多。可是邪门的是,刺客转而围杀刘心竹。

    洛清河见势不对,当机立断,抛出赤血:“接剑!”

    刘心竹剑尖勾到赤血,一个剑花挽回,重新接剑。两名刺客趁着机会,直刺其两肋。避无可避,她提气一跃,半空中踩着刺客的剑身,直取右边项上人头。对方连退五步,拉开距离。她方才落地,左右手互换,以落英剑为守,赤血剑主攻,脚踏阴阳,三步之内,犯禁者死。

    洛清河看的目不转睛,她双剑在手,剑气凌厉,以攻为守,真是简单粗暴。对付这些不要命的刺客,就该这么着!

    只见刘心竹一剑挑开刺客攻势,再进一步,便可一剑封喉。身后刺客袭来,她一回首,月影之下,目龇欲裂,便是落英格挡,赤血如同一杆没有没有红缨的铁枪,直直地插进对方胸膛。再回首,面对余下唯一还站着的刺客,她笑的轻狂:“就剩你一个了。投降,我就饶了你。”

    洛清河看她笑的如同山林里的狮子,捉弄领地里的豺狼。豺狼的爪牙再锋利,也扛不过狮子的迅猛。那种山中一霸的气质,是骨子里透出来的。

    刺客眼看无法取胜,最后一博,直刺刘心竹心脏,明显强弩之末。宁死不屈是刺客的气节,还算有骨气。再有骨气的刺客,也终究是刺客,擅闯民宅,意图不轨。刘心竹侧身横开一步,落英剑稳稳地扎进对方肋下,一脚踢掉他的宝剑,“当”!宝剑落地,一切结束了。

    天,还没有亮。

    洛清河命人将这些刺客绑了,该止血的止血,该包扎的包扎。等到了卯时,再去镇上请郎中过来一趟。明明是他家遭遇偷袭,还要他花钱,真的是没处说理去。

    清点人数,竟然有二十人!若是家养的,怎么也得训练好多年,必定是个大户人家。若是花钱请的,一次请这么多,那价格想必也吓死人。

    “谁这么大手笔?还真看得起我洛某人。”洛清河坐在门口台阶上,仔仔细细地擦拭赤血剑。

    刘心竹挨着他身边坐着休息。等他擦完了,递上落英剑。现在的洛清河,脾气特别好,说话一点也不冲,顺手就给她把落英剑擦干净了。

    霍舟带着唐玮赶到的时候,正好瞧见洛家家仆拎着水桶大面积清洗地面,到处弥漫的血腥气令人作呕。霍舟捂着口鼻,问洒扫的仆人:“你们家主人,还好吧?”

    仆人摇头,继续洒扫。

    霍舟心中暗叫不好。若是洛清河都死了,那小姑娘还能活?他也不管唐玮了,直接奔进大院:“独孤姑娘?”看到人家首尾齐全的坐在台阶上,他长吁一口气,“我就知道你还活着。”突然间就笑了。她轻功那么好,哪儿那么容易就死了。

    刘心竹看他笑,跟着笑了:“你怕我死了,没对手啊?”正好指了下身边的主人家,介绍:“洛家家主洛清河。韩王府一等近身侍卫,霍舟。”

    霍舟双手抱拳,算是跟主人家打过招呼。他解释道:“我早就不在王府当差了。王爷都去世好几年了。”

    刘心竹问洛清河:“现在怎么办?”

    洛清河叹气:“等。”

    霍舟微微眯起眼睛:“还有人来?你们究竟得罪了多少人啊?”

    刘心竹撑着剑起身,拍拍他肩头:“我们这种足不出户的良民,能得罪什么人?不过今天七月半,百鬼夜行。你要是怕的话呢……”

    “鬼有什么好怕的,哪个鬼生前还不都是活人。这样,我帮你掠阵。你们尽量自己解决。”霍舟自认是局外人,赶上了这场劫难,也不能视而不见。

    洛家外围,唐玮拎着剑匣,迟迟不敢进去。既然剑匣在手,也没人管他,不如就此离去。没准里面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他又不是什么侠士,又不需要锄强扶弱、主持公道。

    大门那边有马蹄声,隐约听到是个姑娘在借宿。

    这个时辰,天都快亮了,借什么宿,一听就是借口。唐玮立刻窜到树上,想看个究竟。不巧,树上已经有人,是洛家的守卫。“嘘!”双方达成共识,一起看向走廊。

    只见姑娘握着佩剑,身后跟着两个随从,大摇大摆地进了洛家大院。

    “晚辈徐雁,拜见洛前辈。”徐雁看洛清河左右没人,想必是已经除掉了。

    洛清河一听名字,便心中有数。原来是前明月山庄庄主徐皓的独生女,并州秦家秦海平的外甥女,的确有钱。要是没记错的话,明月山庄如今是陆雨当家,这个徐雁应该在并州才对。

    不管是徐皓,还是秦海平,跟洛家都没有仇恨。唯一有牵扯的,就是独孤无竹。杀千刀的独孤无竹,非要拿回她师叔创下的明月山庄。

    洛清河曾经劝说过:明月山庄在独孤岚手里,不过是一处私宅。几十年过去了,在徐皓手里已经成为江湖侠士的一个据点,你怎么拿?好了吧,被赶走的徐皓寻仇来了,还寻错了仇家。

  http://www.tangsanshu.com/guzhubuantaolulai/106767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