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谷主不按套路来 > 第六章 玫瑰镇

第六章 玫瑰镇

    她旨在将失窃的消息扩散出去,这样真正的赤血剑才能留的下来。其实,只要敲一家客栈的门,消息就会在明天早上传遍整个镇子。她单纯的只是为了自己没能好好睡一觉,让客栈这帮混蛋也睡不成罢了。

    任务完成,时间还早,赶回去还能接茬儿睡。不想,被一个灰不溜秋的男子挡住了去路。他站在路中间,手里压着一只剑匣,眼底怒火腾腾,想来是已经打开过了。

    刘心竹顿时感觉不妙,一回头,看到老熟人,曾经棋逢对手的刀客霍舟。此人正扛着一口大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要不要这么凑巧?敌人拦着去路,仇人拦着退路。义父说穷寇莫追,实乃至理名言。这不,掉进贼窝了。

    “久违了。老朋友。我也就碰碰运气,没想到真能遇上你。”霍舟停下脚步,放下钢刀,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他曾效命韩王,做过王府侍卫,在九年前与她打了一场。当时情况特殊,没有尽兴。约定下一次见面,打个痛快。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九年。

    “我不急。要不,你们有事儿先解决。”言罢,他靠在一边墙壁,真的观望起来。

    刘心竹握紧了佩剑,眼角余光扫了一眼霍舟:“多谢!”话音未落,利剑出鞘,直取敌人咽喉。

    对方腾地而起,弃了剑匣,飞身上了屋檐,轻盈的像只蝴蝶。足尖一点,绕到她身后。随即袖口里甩出一枚弹丸,对准的方向却不是刘心竹身体,而是她身后一丈的路面石板。不出意外,弹丸冲击石板,瞬间爆炸。即便不能炸死她,也能让她眼前一花,创造可乘之机,便可一招取胜。

    岂料,刘心竹就跟尾巴似的,粘在他身后三丈距离,怎么都甩不开。火药炸开的一瞬间,整条街都被照亮,白昼一般,又迅速陷入昏暗。他就想不明白了,这么好的轻功,怎么就给洛清河做打手!不值。太不值了!

    刘心竹也不明白,这年头,轻功比自己好的也没几个,怎么就沦落到当小偷?做点啥正当职业不成,难道赤血剑很值钱?不管那些,先逮住这个祸害再说!

    火光中,霍舟捡起剑匣,回到墙角,继续观望。同样观望的,还有客栈楼上的上官寒。两人对视一眼,默不作声。

    轻功落地无声,还喜欢玩火药的盗贼,应是盗门现任当家唐玮。赤血剑一出,侠客们虽然眼红,却也知道操守,君子不夺人所好。盗门恰好相反,他们的职业便是偷盗。谁能盗取赤血剑,那可是要在业内扬名的!

    昨夜潜入洛家的那十四个飞贼就有唐玮门下弟子,白走一趟也就算了,还被人废了功体,从此再也不能飞檐走壁,等于再也做不了顶级的小偷。根据弟子们的描述,他们都被一个蒙面女子拍过肩膀。辛辛苦苦带出来的徒弟,就栽在这个女人手里,唐玮恨不能将其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恨!

    唐玮折回来,原是要为门下弟子讨回公道,为自己江湖地位而战,没想到遇上这种难缠的高手。早知道就一走了之,如今悔已晚矣!

    刘心竹眼看难以追上,利剑归鞘。唐玮还没来得及放松,就看到她从腰间抽出一条九节鞭。长鞭一甩,“啪”的一声,似是能划破黑夜,令人闻风丧胆。这不是抓人而已,是铁了心要打他!

    唐玮再恨也没用,如今硬抗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也只能先认输。“不打了!不打了!”眼看就要落下风,直接投降保命。“女侠,东西我不要了。”他不跑了,站在原地,紧闭双眼赌一把。

    果然,刘心竹那一鞭子没有抽下来。其实,追人她也挺累的,尤其是乌漆嘛黑的晚上。她又不是猫头鹰,昼夜颠倒。这就收回长鞭,盘在腰间。叉腰,歇会儿。

    “你怎么不跑了?啊!一把年纪了,腿脚挺利索啊!”她突然想起来,跑了比不跑要好一些。她要的就是失窃啊!如今人赃并获,反而不好处理了。哎!一定是觉没睡好,脑子不清醒。

    唐玮去霍舟那儿拿过剑匣,交给她:“喏。还你。”想说看她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俊秀的轻功,不如加入盗门,他日必定可以壮大门派……话还没提,就被她瞪回嗓子眼。

    此时此刻,刘心竹只恨自己没有早点回去睡觉。这红漆剑匣,拿回去也不是,不拿也不是。她心里窝火,说话语气就冲:“你拿着!给我送回去!”

    唐玮可不敢再去洛家了。洛清河自诩名门正派,最厌恶他这样的梁上君子。被洛清河揪住了,少不了一顿削。再加上盗走宝剑的事儿,被打断骨头都有可能。

    “我能不能不去啊?”唐玮故作怯弱地讨饶。说着就要开溜,腰还没扭过去,被霍舟的大刀拦着去路。

    霍舟问道:“那你想去哪里啊?”

    “嘿嘿。”唐玮嘴角挤出一丝尴尬的假笑。被刀架了脖子,还能去哪儿。哪儿也去不了,只能乖乖地一起去洛家面对。

    刘心竹不慌不忙地跟客栈老板讨一杯茶喝,却被胖乎乎的老板告知刚才有一支人马悄悄去了东南方向。不行!她得立刻回去!

    “兄台,我朋友有难,可能还得麻烦你一回。”刘心竹看向倚在门口的霍舟。眼下她要是捆了唐玮一起去洛家,太慢了。救人如救火,她得拦住那支人马。

    霍舟点头:“这个人交给我,你先回去帮忙。”

    刘心竹十分庆幸这时候能有这样一位不熟,却能信得过的人可以托付。而她能说的只有一句:“多谢。”

    霍舟望了一眼楼上:“看到上官大人了。”

    “嗯。”刘心竹又不瞎,那么大一活人坐在窗棂上,她自然也是看见了的。既然人家都没吭声,她又何必上去自讨没趣。跟客栈老板借了一匹马,这就匆匆离去。

    霍舟将剑匣夹在嘎子窝底下,看向唐玮,也不捆他:“走吧!”

    唐玮又想开溜,又想带走赤血剑,毕竟近在眼前。不拿白不拿,拿了,谁知道他差一点被人逮住。打不过刚才那个,难道还跑不赢眼前这个吗?最后犹犹豫豫地跟着霍舟一起走。

  http://www.tangsanshu.com/guzhubuantaolulai/106136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