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国产英雄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真是会作死啊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真是会作死啊

    ……

    “公主殿下您放心,属下已经有了万全之策,那个魔焰就交给属下!”

    见到玛门之女表露出来的感激与赏识,夜刃王子内心好一阵激动,连连信誓旦旦的传音保证,“接下来的大会中,属下必定夺下魔焰的首级,送给公主殿下当献礼!”

    “那这个魔焰,就交给你了。”玛门之女看了看夜刃王子,点头传音说,“不过不论结果如何,夜刃你都需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们黑暗魔域需要你。”

    嘴上虽然这么说,实际上玛门之女内心,巴不得这个夜刃王子与他那个父亲夜煞魔王早点完蛋。不过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她也只能用点虚情假意和激将法,哄一哄这个夜刃王子。

    果然,听到玛门之女的稍许关心后,夜刃王子整个人激动的都快燃烧起来了,忙不迭的跟在玛门之女后面,好一番殷勤讨好。连带着,他的手下大胡子普尔顿,也是好一阵溜须拍马。

    在这主仆二人的眼中,那个朝他们缓缓走来的魔神之子,仿佛就是他们通往成功之路的踏脚石!

    似乎只要能解决掉这个魔神之子,这一届地狱大会的冠军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哪位惊艳绝伦的玛门之女,仿佛也将唾手可得。

    等到了那个时候,就连整个黑暗魔域,恐怕也将在接下来的日子中,慢慢的落入他夜刃王子与父亲夜煞大魔王的手中!

    夜刃王子与亲信手下独臂大胡子普尔顿,一想起他们的远大未来,两眼都在放光。连看向王焱的眼神中,也充满了跃跃欲试的狠辣之色。

    新仇旧恨,恐怕要一起算了。

    王焱自然也看到了夜刃王子与他的一众亲信手下,两方目光在半空对碰,激烈的锋芒,好似点燃引信的火药桶,随时都仿佛会爆炸似得。

    现场观众并不了解两人之间的过节,只是在两人间掀起的萧煞气氛中,大感惊恐紧张,暗暗在心中惊呼猜测: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一山不容二虎?

    “真是到哪都能惹出仇人。”

    黑暗圣女不由得在心中给了王焱一个白眼,暗暗嘀咕起来。

    看样子,王焱早就跟那个夜刃王子有过接触,似乎还结了仇。不过以她对王焱的了解,那个家伙肯定不会吃亏,所以她并不担心。而且能将夜刃那个大麻烦丢给王焱,在地狱大会上,她也乐得轻松。

    做为黑暗圣女的副将,恶灵之首阿斯莫德,依旧一副温文尔雅,沉着内敛的模样。

    他看了看黑暗圣女,随后目光在夜刃与王焱之间来回打量了几眼,嘴角微微扬了扬,似乎看到王焱与夜刃王子结仇,是一件令他十分舒心的事。

    “好,到我们啦!”

    “兄弟们,我们走!”

    “走走走,嗷!”

    随着王焱走出通道,他身后那群手下与部队,全都意气风发,一个个兴奋无比的紧随其后。

    特别是赤惑领主,整个人意气风发。

    他出生卑微,从小亲妈就为他而死,亲爹赤炼模样压根就不认他,做为一个不被承认的私生子,他自己完全是在街头巷尾长大,后来侥幸当了一个挂名的领主,结果穷的叮当响,在封地里还要受炎湖主宰那种野怪欺压。

    直到遇到老大王焱,他才咸鱼翻身,获得如今这番成就。

    而现在,他居然来到了地狱世界,强者的最高殿堂,马上就要接受三大魔神,以及全地狱人民的检阅,这让他怎么可能不激动,不兴奋?

    “哈哈哈,掌声再热烈点!欢呼声再大点!我赤惑领主这就来了!”

    赤惑领主神采飞扬,慷慨激昂,拉着坐骑就往场中出发。

    他的坐骑,是从王焱那里蹭来的熔岩地狱犬,模样威武拉风的熔岩地狱犬,无疑有大大增加了他此刻膨胀的自信心。

    然而,就在他刚刚踏进会场的刹那,原本十分热烈的现场,居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一种尴尬的气氛,开始在空气中流淌。

    赤惑领主心生诧异,暗忖难道自己没有老大帅?为什么老大出去时万众沸腾,到了他这里,观众情绪怎么就凉了?他不会这么没人气吧?

    就在现场短暂的沉默之后,一声声质疑声,开始传入他赤惑的耳朵里。

    “什,什么吗?”

    “这,这些是……”

    “奴隶?魔焰殿下,居然用杂牌奴隶炮灰军团参战?开,开什么玩笑?”

    不仅仅是堕落魔域与黑暗魔域阵营,传来了质疑声,就连炼狱魔域自己阵营中的观众,此刻都愣住了。

    王焱身后队伍,装备确实足够精良,可那些体型肥硕庞大的食人魔,浑身腱子肉的蛮族士兵,妖娆勾人的魅魔与妖媚十足的鹰身女妖,他们的种族特色,装备盔甲可是遮不住的。

    更何况这些军队和一些将领,脖子上还带着奴隶项圈,现场人只要不是个傻子,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群完全由奴隶和蛮兵共同组成的混合队伍。

    “啧啧,那个炼狱魔族的魔焰,也太狂妄了吧?”

    “奴隶,居然全都是杂牌奴隶,那个魔焰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居然敢用奴隶大军,来参加地狱大会?真当其他势力的皇牌主力,都是纸糊的?”

    “那些奴隶军队看起来武器装备很好啊。”

    “装备好有什么用?你看看那些奴隶,大部分都是一些半步S级的杂兵,传奇级的比例连十分之一都不足。这种实力,放在一般情况下也算是精锐了,可这是地狱大会啊?”

    “哼,怎么,看不起人吗?难道他因为自己是魔神之子,就能这么目中无人?”

    “呵呵,魔神之子有什么了不起?我们黑暗魔域阵营中的领军人物,还是魔神之女呢!”

    “说的好像哪一方的领军人物,不是魔神陛下的继承人似得。”

    “……”

    王焱率领了一支混编的杂牌奴隶军团,直接让现场堕落魔域与黑暗魔域阵营的观众,直接炸开了锅。

    地狱大会可是地狱世界青年顶级强者,互相死战的盛世大会,也是三大魔神互相争霸的舞台,采用的规则是模拟真实战争的军团战,因此每一方都有一位至高无上的魔神支持,那些统领军队的青年俊杰,率领的可都是各大势力中,最顶尖的王牌兵种,再差的炮灰,那也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

    可现在这位撒旦之子魔焰倒好,只用一批混编的奴隶军团参战,这是欺负另外两方魔神麾下无人吗?还是说,他已经狂妄到一定的境界,敢拿自身的性命开玩笑?

    尤其是夜刃王子,更是皱眉不已。这个魔焰神子,怎么带了这些奴隶军团来参战?虽说,上次他也曾和这些奴隶军团交锋过,这些奴隶军团还算精锐。

    但是再精锐,也不过是半步S级的底子,外加一些队长级的传奇而已。

    这一百人的军队中,传奇级竟然只有一半?

    试问,哪一个种子级选手,在初选赛百人战中,带足的不是一百个传奇兵种?

    就在夜刃思索间。

    “吵吵什么?奴,奴隶怎么了?”

    赤惑领主在看到周围两大阵营的观众议论纷纷,当下就冲两方人群高声咆哮,“老子就是魔焰殿下的第一忠犬!”

    这一声吼完之后,王焱率领的奴隶军团中,众多手下与军队立马高声响应。

    “没错!老子就要当魔焰殿下的奴隶,怎么着了?”

    “你们想当,当得了吗?”

    “就是,你们想当魔焰殿下的奴隶,魔焰殿下还不见得收你们呢!”

    “瞪什么瞪?再瞪老子把你眼珠子都抠出来!”

    被王焱手下队伍这么一通叫嚷,堕落魔域与黑暗魔域阵营的观众,一个个全惊呆了。

    反应过来后,齐齐在心中大骂,开,开什么玩笑?那些奴隶居然敢骂人,还要把他们眼珠子扣出来?

    我的天呐!

    真的假的?他们没听错吧?这些奴隶到底哪来的自信和胆子?

    堕落魔域与黑暗魔域阵营的观众,此刻一个个目瞪口呆,脑袋还有点晕。

    不过让他们吃惊的不仅仅是这些奴隶,对面炼狱魔域阵营的观众,也在短暂的惊愕中恢复过来,跟着就向堕落魔域与黑暗魔域阵营,发起了激烈的骂战。

    “我们伟大的魔焰殿下,对付你们这些三流货色,用杂牌奴隶军团就足够了!”

    “对!没错!对付你们这些软蛋,我们伟大的魔焰殿下,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王牌兵种!”

    “怎么着?不服气?待会儿战场上见啊?”

    “……”

    炼狱魔族阵营的观众,完全无脑支持王焱化身的魔神之子,把对面两个阵营的观众,骂的那叫一个狗血淋头,连带着两方参赛队伍都被狠狠鄙夷了一番。

    如此痛骂之下,另外两个阵营的观众肯定不答应。事关尊严,这些观众也管不上魔神投影在不在场,当场就像对方发起了反击。

    很快三大阵营的观众,就陷入一片互相辱骂之中,整个会场随之变得一片混乱。

    “这,真,真是会作死啊……”

    黑暗圣女表情尴尬,内心暗暗抹了一滴冷汗,心说王焱这家伙还真是能惹事,好好一场有史以来参加人数最多的地狱大会,愣是被他弄成了这副模样。

    黑暗圣女身旁,那个恶灵之首阿斯莫德,虽有意外,不过更多的还是有兴致。堕落天使个个都是不愿屈服规则与权威的人。否则,也不会跟随萨麦尔大人,背叛光明神。但现在看来,这个魔神之子魔焰,比堕落天使更加具有反叛精神。

    对面,那位玛门之女在面具之下,也是一脸瞠目结舌,冷汗渗渗。心说,明明是一场庄严肃穆的地狱大会,她也是全程绷紧了神经,结果现在这叫怎么回事?这个魔神之子魔焰,是太过狂妄?还是真不怕死?

    “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夜刃王子被打算了思考,暗骂这个魔焰如此目中无人,真是找死!

    不过这个魔焰也得瑟不了多久了,地狱大会即将开始,他夜刃一定要亲手解决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让他夜刃的大名,就此响彻地狱!

    不管他是想装逼也好,想隐藏实力也罢。就凭他拿这些杂牌奴隶军队,冒充皇牌军出来打仗,就得干死他。

    “撒旦小儿,你这儿子怎么回事?带着奴隶来挑战本神之女,存心看不起人吗?”会场上方看台,黑暗魔神玛门目光一瞪,恼怒之意层层暴起。

    “哼,依本神看,不是他儿子看不起人,而是他撒旦故意如此!”堕落魔神萨麦尔,目光也逐渐阴沉了下来,“怎么?觉得有了这个儿子之后,你那个私生子,就能必胜本神的继承人?”

    下方吵成一片,眼下又被两大魔神怒目虎视,魔神撒旦内心那叫一个冷汗狂流,暗叹自己这个儿子还真是能惹事。

    在这种正式严肃的场合,他带着一群下等奴隶上场,这不是明摆着嘲讽全场吗?

    魔神撒旦一想到这事,就在心中长叹了口气。他早就说过让这小子,率领他的炎狱屠杀者与炎息掠夺者,威风凛凛的上场,可这小子偏要用他的奴隶军团,这不是诚心闹事吗?

    现在这压力全都集中到他这个爸爸的身上,到了现在他才明白,这个爸爸还真是不好当呐。

    好在魔神撒旦本身就是一个猖狂之人,眼下一不做二不休,索性一路猖狂到底。

    思想至此,魔神撒旦也豁出去了,当下虎躯一震,脖子一昂,张口就狠辣放话道:“没错!就是本魔神故意的!我儿子天生神勇,你们那些什么狗屁继承人,哪里会是我儿子的对手!杂牌奴隶军团够用了。”

    事到如今,也只有破罐子破摔了。

    “你!”

    黑暗魔神玛门与堕落魔神萨麦尔,齐齐气的嗔目欲裂,险些没喷出一口老血来。

    这个混账撒旦,也太他丫狂妄了!

    还有他那个儿子魔焰,真是一个比一个猖狂,一个比一个放浪!

    如果不是担忧鱼死网破,让另外一个魔神坐收渔翁,他们这两大魔神,还真恨不得现在就上前跟这个撒旦开干。

    敢当着他们两大魔神的面,嘲讽他们两大魔神及其继承人,这也太气人了!

    “好,好,撒旦小儿你有种!”

    黑暗魔神玛门目光微眯,冷冷哼声道,“本神倒要看看,你那个宝贝儿子,在地狱大会上究竟要怎么赢本神之女!”

    另一边,堕落魔神萨麦尔也是目露锋芒,寒意腾腾道:“撒旦,这话可是你说的,本神记着了!”

    两大魔神杀机迸露,如果说先前决定干掉王焱这个后顾之忧,只是放在暗中的计谋,而现在,他们全体在被无礼群嘲了之后,干掉王焱几乎已经成了黑暗魔域与堕落魔域这两大阵营,摆在明面上的头号任务!

    魔神撒旦依旧面不改色,始终保持着他狂霸酷炫的姿态,可实际上这一会儿他的内心早已风起云涌,暗骂叫糟。

    开玩笑,事情闹到这么大,对方两大魔神都动了真怒,谁知道地狱大会上,这两大阵营中的参赛者,会使出什么断子绝孙的手段,对付他的宝贝儿子?

    不行!一想到断子绝孙,魔神撒旦浑身就一阵恶寒。不,不行,回头还得给儿子开开小灶,再教他几招,否则上了战场可就来不及了!

    接下来不仅是儿子的命运,连带着他撒旦的命运,炼狱魔族的命运,可全都系在这一场地狱大会上。

    往后他魔神撒旦,以及整个炼狱魔族,到底是生,还是死,是叱咤天下,还是彻底殒灭,可就全靠他这个宝贝儿子了!

    儿子,千万别坑爹啊。

    ……

    

  http://www.tangsanshu.com/guochanyingxiong/52872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