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古代媒体大亨 > 第263章 金满仓,杨柳依

第263章 金满仓,杨柳依

    【原以为是第二卷,突然发现VIP章节,系统自动分了一卷。所以现在是第三卷……】

    “雀儿,这一次我在花城不会呆很久。”林见秋张开手,雀儿红着脸开始给他脱里面的衣服,准备沐浴。

    听到不会待很久这几个字,雀儿的手控制不住地抖了抖,但她并没有抬头,怕林见秋发现她的不舍。

    “明日,最迟后日我就要离开。”

    雀儿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一下,依旧没有抬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帮公子准备行囊。”她温和的,轻轻的说道。

    没有问林见秋要去哪里,做什么就去多久,在雀儿看来,自己的公子要离开,那么帮他准备好行囊即可。

    “看公子要带哪位美姬,我也会去安排。”

    还得给公子配上路上照顾的女人。

    “我想带着你走。”林见秋说道。

    “我?我可不行,哪有正经人家的女人带着出门的。”

    在这个世界,带出门的女人一般是姬,或贴身奴。而雀儿不是姬,也不是一般的贴身奴。林氏媒体如今是大帮派,雀儿要以身作则,不能丢了公子的人。

    “正经人家的女人,你的意思是说,你是我的女人,而且是府邸里的妻。”

    雀儿低下头,轻轻地说:“如果公子还愿意要我的话,我便是,如果公子觉得……”

    说到这,她顿了顿。

    如果我们公子觉得现在自己身份尊贵,而雀儿只是罪官之后,便会不要她吗?雀儿果断的摇了摇头,她相信他家公子。道:“依着公子的品行,断然不会不要我,只是我不是府邸的妻,我是府邸的妾。”

    雀儿相信林见秋,这种相信这让林见秋的心里泛起一股感动,只是没想到她却依旧坚定的对自己的定位是妾。

    “我会抓紧安排,八抬大轿迎你进门。”林见秋叹了口气,伸出手捏捏雀儿的小脸蛋:“你非常重视这些礼节,如果不是非常重视,我真想现在就要了你。”

    雀儿抬起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她又低下头帮林见秋把衣服脱了之后,伸出手指了指温泉池轻声道:“其实如果公子要出远门,又不知何时回,我有责任为公子生一个大胖小子。”

    说着,她跪到了地上。

    “雀儿从来都不在意那些礼节,我在意的是那些礼节,如果不遵守会不会损害到公子声誉。若公子想要,雀儿伺候公子是本分之内,现在就可以。”

    雀儿的话,是发自内心的。

    自林见秋认识她,将她从王妈子的手里面赎出来,雀儿就一直是这样。

    终身为奴,以命护主。

    作为南大将军的后人,南飞雀忠贞英勇,在林见秋中毒之后,哪怕是要上匪寨会面临性命之忧,都没有过半丝退却。

    那个时候,如果不管林见秋一走了之,没有人会知晓,更不会有人责备。她恢复了自由身,依着她的容貌,完全可以找一个还不错的人家嫁了;或者寻觅南大将军的将士,人家也会收留。

    可却没有,她连这种想法都不曾有,一丝一毫也无。

    ‘忠贞’二字深入骨髓,永远伴随着这位南大将军的后人,在这一点上,她不像这个时代的女人,却像一个英勇的士兵。

    而另一方面,她又遵循着大家闺秀所训导的妇德。

    所以哪怕林见秋不止一次说要娶她为妻,她都坚定的将自己放在妾的位置。甚至,在修建林氏府邸的时候,妻的房间是多大,妾的房间是多大。她都亲自丈量,无不细心。在并不知道林见秋已经有了姬的时候,她就已经设计了别院。

    所以当林计秋随口说出这番话时,雀儿跪到了地上,认为自己应该服侍眼前这个男人,对于礼仪来说,应该明媒正娶,对于一个少女来说,若能八抬大轿,更为圆满。

    可林公子更为重要。

    生而为奴,将来为妾,一切以夫需为纲,乃基本妇德也。

    “记得当初我就在这河边向你承诺,会娶你,那我就一定会娶你。”林见秋站了起来,看向了远处的河岸:“雀儿,你想要的夫君是什么样子的。”

    雀儿歪着头,看着林见秋在,我的夫君不就是你吗?

    “我是说最初的时候,我跟你刚刚认识的时候,你觉得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雀儿想了想,低着头羞涩的笑了笑。

    “我说了,公子可不要笑我。”

    “说罢,不笑你。”

    “公子稍等。”雀儿转过身,走向了衣柜,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来一段被烧黑了的竹棍。轻轻地将这根烧黑了的竹棍,小心翼翼的放到桌子上:“这是我们被烧毁的家,我舍不得,留下了一段。”

    “好可惜啊,我们那个家被烧毁了。还记得那一日,我们刚刚从金满苑出来,公子走在前面,雀儿走在后面,当时夕阳很美,河水很凉,风里夹杂的微香。”

    说到这,雀儿微微眯着眼,满眼的幸福。

    “当时雀儿就心想,我们如果能把这房子,好好休息一下,再围个院子,种上菜,养伤中,如果更有钱一点,我们甚至能养一头牛。男耕女织,便是雀儿想要的生活。”

    “那么小的房子,你就满足了?”林见秋忍不住笑了起来,当时住的房子连一张床都摆不进去。

    “嗯。”雀儿郑重的点了点头。

    林见秋一时不知说什么,房间安静了下来,夏蝉在外面吱吱叫着。

    “现在林府这么大,公子,你好厉害。”

    “林府这么大,你能适应吗?以后我也不能经常陪着你。”

    “嗯。”雀儿再一次郑重的点了点头:“公子在哪里,家就在哪里,雀儿一介妇人,而公子志向高远,能跟着公子是雀儿的福气。”

    “你的福气在后头。”林见秋伸出手,摸了摸雀儿的头:“去叫人把放钱财的箱子搬上来。”

    雀儿点了点头,立刻转身出门吩咐去了。等箱子再搬上来的时候,只见屏风后面水深潺潺,林见秋早已自行沐浴。

    “放下,都出去吧。”雀儿吩咐道。

    三个大箱子被放在了房间的一角,整齐的排开,雀儿联盟走到屏风的后面,只见林见秋已脱了衣裳,泡在温泉池水里。

    “雀儿这就伺候公子沐浴。”雀儿的脸红红,刚要下水池,林见秋从水池里站了起来。

    雀儿一下捂住了脸。

    沐浴嘛,自然不穿衣服了。

    “我已经洗好了,你伺候我穿衣吧。”林见秋说的,走到了岸上。

    “是……是。”去啊,红着脸立刻拉过干布巾,轻轻地帮林见秋擦拭掉身上的水珠。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直观的看到一个男人的身体,上一次林见秋中毒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全部,这让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上一次在河边,我倒是看到了你。月色下的你,真美。”林见秋,见雀儿羞得满脸通红,忍不住打趣道。

    “嗯。”

    “刚刚还说如果我想要,你随时都可以,这会子怎么羞得出了一身的汗呢?”林见秋看着雀儿,在她额头上,鼻子上,全是汗。

    “公子……”娇滴滴羞涩的声音,让林见秋的喉结忍不住,上下动了动。

    “你再这么唤我,我可要忍不住了。”

    林见秋,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去啊,他明白,雀儿这样的小姑娘根本就抵挡不住自己这么直接的注视。

    果然,雀儿羞得连衣服都不知道怎么穿了。

    “去打开那三个箱子,把账目规整一下。”林见秋突然语气严肃了起来,打破了暧昧的氛围,指了指,搬进来的三个箱子:“我自己穿,你快去规整,看看一共有多少金银,报给我越快越好。”

    雀儿一听,虽然有些诧异,但立刻乖巧的立刻走到箱子那边准备规整账目,只是内心闪过一丝丝的失望。

    我好像很喜欢林公子如此这般……这般调i戏自己。一想到这里愈发羞涩。

    伸出手将其中一个箱子打开,一打开雀儿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啊!”她惊吓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林见秋快走两步,走到了她的身后。

    “这这这这么多的金!”雀儿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只见偌大的箱子里,码的密密麻麻全部都是金,而且是官金。

    “嗯,赚了一点点。”林见秋微微一笑。

    “一点点,公子,这可不是一点点,这个是满满一箱的金,天啊居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财!”

    雀儿惊叹的,边惊叹边伸出手将其他三个箱子,一口气打开,打开一一看,她直接呆住了。

    这何止是一箱金,满满四箱子,有三箱是金,一箱是银。

    “我我我我我的天!”雀儿伸出手捂住脸,又伸出手,揉揉自己的眼睛,最后捏捏自己的脸。

    这不是做梦吧,公子真的太厉害了,雀儿心想。

    她转过身,抬起头看着林见秋,眼里满满的都是崇拜,无以伦比的崇拜。

    雀儿并不是一个拜金女,如果林见秋什么都没有,她也会心甘情愿,那么崇拜的跟着他,可是,在这个世界有钱有地位,这也是男人的能力之一,而且是非常重要的能力,很显然林见秋具备这种能力。

    她的男人,具备这种能力。

    “公子……”却

    雀儿不知要说什么才能表达她此刻的崇拜,下意识又唤了一声公子。

    与之前他唤她为公子一样,焦急滴的,而不同的是,这一声公子微微颤抖着。

    娇滴滴的颤抖着。

    林见秋的喉结再一次上下动了动,他的眼里迸发出了男人征服的渴望。

    。

    

  http://www.tangsanshu.com/gudaimeitidaheng/94305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