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枫言风雨 > 请叫我们四人组 第十四章 答辩风波

请叫我们四人组 第十四章 答辩风波

    经过一周的准备以及几天的模拟答辩,社会实践的总结汇报会拉开了大幕。

    这两天,各个院系将完成所有大一年级的汇报初选,各学院推选一个班级进入校级决赛。

    在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的大礼堂,沈枫他们早已坐在自己班级的位置,老大、老三在自己班级的位置上,静静的等着汇报会的开始。

    “老师们,同学们,一年一度的社会实践汇报答辩现在开始。首先有请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院长讲话,大家欢迎。”主持人的开场白在一片掌声中结束,随后,会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同学们,人们常说大学是一座象牙塔,塔内塔外两重天。

    能够进入塔内,要感谢你们自己的努力和付出,但是要想出了塔之后得道飞仙,还要看你们各自的努力程度。

    怎么能让塔里的人熟悉、适应塔外的生活,是我们一直在探寻的。

    学生时期的你们以学为业、以学为生。

    但是有朝一日,毕业了,你们在学校的所学所得能够经得起社会的考验,是我们时刻想要实现的。

    社会实践,我们想让大家去看看、去试试,在大一就要埋下一颗成才的种子和前进的方向。我想你们都不虚此行……。”院长洋洋洒洒讲了半小时,从意义到期望再到对本次实践的肯定。

    每一个上去的班级都在全力展示他们的所得所感,直到教育二班的边陲之行,打破了这份平淡。

    “我所在的地区,教育资源很匮乏,教学质量不高。我们这次前去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改变这种情况。”一位站在台上的男同学讲道。

    “这是我们汇总的他们初中老师的学历情况,中专的占了60%,大专的占了30%,还有一部分是民办教师转聘的。

    且不论他们的教学水平如何,他们有的连普通话都不会说,更不要说怎么来把语文这种学科教好。”另外一位站在台上的男同学带着强烈的语气在陈述。

    “我来自那个地方,我明白那里学生的感受。我们需要好的老师,需要好的环境,更需要一个没有打骂和责罚的氛围。

    我们的老师只有中专水平,一个只上完初中就进入教学岗位的人群,怎么能够将学生教好。”这位同学一激动,没有按照他们先前演练好进行陈述,一味地表达着自己的感受。

    旁边的男同学脸上五颜六色,尴尬至极。

    好不容易挨到了问答环节,本以为无人提问就可以下台,没想到举手提问的人不下10个。

    学生助理把话筒交到了一位女生的手上:“同学你好,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既然你们学校的教学质量那么差,为什么你能考到西陆大学来。是你智力超群呢,还是说家底优厚呢?”

    “我们中学的教学水平差,可是高中还是好很多的。也可能是我幸运碰到了一个好老师。”来自边陲的那位同学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你的那位好老师,学历水平如何?”这个女生又抛出一个问题,结果辅导员站起来说,每人只能问一个问题。

    本来辅导员听着学生问题火药味十足,回答问题的人又神游九霄,她要控制下节奏。

    可没想到,她这一句话,在座的学生开始议论了起来。

    “好的,既然只能问一个问题,我来问刚才那个问题,你的那位老师学历如何。”一位男生站了起来。

    “他是大专生,和我们关系很好。”教育的这位学生依旧没有听出问题的内在意思。

    “我问一个问题。在八九十年代,一个初中生想要考到中专是相当困难的。在那个时代,只有班里的前三名才有可能考得上,其他没有考上的人再去高中学习。

    我想问,一个学习成绩优异的人,而且经过正规教学方式培训的人,没有资格教育你吗?为何他们在你眼中如此的不堪!”这个女生的问题刚一问完,座位上掌声一片。

    台上的两位答辩的学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来得如此的凶猛,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下一个问题又来了。

    “我想请教一下教育专业的同学,你们刚才讲了,你们是想去提升下教学质量。

    你们不觉得可笑吗?你一个刚刚进入大学的大一新生,你的知识水平仅仅处于高中毕业阶段。

    你拿什么去和那些奋战在教育一线多年的大专生相比,你又拿什么去和把你培养出来的中专生相比呢?

    就只凭你们过去的这两周时间吗?”又是一片掌声。

    “我也有一个问题,你们此行的目的是荣归故里吗?去显示一下你摆脱了他们,然后又超越了他们?”

    “问得好!”学生们瞬间被点燃了,举手的人太多,学生助理根本忙不过来,台上的两个人面如死灰。

    “同学们,安静。我相信教育系的同学他们的本意并非如此,他们是想把其他同学的学习方式和方法带给偏远地区的老师和学生,帮助他们更好的成长。

    我们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更好的在专业学习上有所建树。好不好!那么我们有请下一个班级,中文系。”党工委书记站起来给圆了场,两个教育系的学生灰溜溜地跑下台。

    沈枫一下子为自己的班级捏了把汗,因为他们的选题也是教育,如果在场的学生们没有冷静下来,很有可能在他们展开讲述的开始就对他们带有厌烦的情绪了。

    他看了看,刚刚站上台的班长和孙晨,两个人都在抖。

    鼠标在电脑上画了好几个弧线之后,才落到播放按钮上。

    他闭上眼睛,不敢看接下来的场面,可是音乐响起,一个温暖的声音传入耳朵。

    “孩子们,你们好,你们离开已经一周了,可我一直觉得你们还在我的身边,在我的学生们的身边。

    你们是那么善良,那么快乐。我的孩子们,我今年已经55岁了,在这个山沟沟里待了30多年,我的家人陪着我在这里住了30多年。

    很多时候,我都想要放弃,离开这个地方,回到城市里,回到我的家人身边。

    但是看着这些天真的孩子们对学习的渴望,我又留了下来,可能你们会觉得我很傻,可这就是我的本心。

    一年又一年,我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孩子。

    虽然有些孩子因为家庭原因中途辍学,但很大一部分都进了初中,甚至进了高中,进了大学。

    他们是我的宝贝,我相信他们终究也会成为你们的宝贝。

    这次我见到了孙晨,我记得小学的你是那么的害羞、执着,每一道题都要吃得透透的,每一门课都要学得好好的。

    虽然岁月改变了你的容貌,但我依然看出你内心的那份执着,努力吧孩子,大山的质朴会跟随你一生,不是吗?

    你们让我现在的孩子们感受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还有知识的无穷无尽。

    他们说长大了要像你们一样,到大学里畅游知识的海洋,出去看看世界。

    我想这些愿望会埋进他们的心里,生根发芽。

    虽然我的文化水平不高,但我想我会付出我的所有,给孩子们点亮这一盏灯。我相信你们也会的。

    常来这里看看喜欢着你们的孩子们,常来这里感受下大山的纯粹。”

    随着老师的声音落下,PPT上开始出现了第一副画面——一群孩子围着一个学生在用平板电脑看故事。

    “这是我们支教的一个同学,他每天都会把课程内容提前准备好,然后做成PPT放到平板电脑里。

    孩子们见到他时,都会高兴地问‘老师,今天我们学什么?’他的课上学生们认真地听讲,不想错过每一个内容。

    有一次,一个一年级的小男生为了能把课程内容全听完,竟然憋着尿不去上厕所,结果尿了裤子。

    我想是怎样的内容和讲课方式,让他们如此的沉迷。

    晚上我找他聊课程内容。他说‘其实内容很简单,我把课文的每一段内容都会配上故事进行讲解,然后变成小品文,演给他们看。

    还有我会在平板上将网上的精品讲解放进去,和大家一起进行复习。

    真后悔没有把笔记本电脑带来,平板的屏幕太小了。”孙晨用极为舒缓的语气讲了一个故事,让早已经被老校长的信稳了心神的同学们,听得入了神。

    紧接着PPT上又出现了一幅画面——一个同学坐在门前的石凳上和老奶奶聊天。

    “这是我们在调研的的一个同学,那天她陪着这个老奶奶坐了一下午。

    后来我问她为什么讲那么长时间,为什么不问完立马到下一家。

    她说:‘老奶奶的孩子们都在外面打工,家里就她一个人。

    刚开始的时候她自己天天哭,觉得是因为自己造了孽,孩子们才会离开她。

    但是后来哭着哭着也就习惯了。

    她很想有人能陪陪她,我就一直在和她聊天,虽然她的话我不是很能听懂,但是我想她想要的可能就只是陪伴。’

    我们去的那几个村里,留守老人、留守儿童比比皆是,有的村子看不到年轻人。

    老人说村子老了,留不住人,可是你们难道没有看见那些正在长大的孩子吗?

    我们相信有一天村子会重新散发活力,变得年轻起来。”班长的话很有感染力,沈枫忽然觉得自己的社会实践特别有价值。

    PPT上又出现了一张照片还有一行字,一群向前奔跑的孩子,“未来就在我们眼前”。

    “这是我生长的地方,虽然有山有水,但贫穷落后。”

    “这是我看到的地方,虽然经济欠缺,但纯朴、善良。”

    “这是我学习的地方,虽然课本书桌,但夏暖冬凉。”

    “这是我了解的地方,虽然简陋破旧,但书声琅琅。”

    “我多想从这个地方走出去,看看外面,去享受阳光。”

    “我多想去往那个地方,青山绿瓦,山高水长。”

    “这就是我的家乡,我的根在那儿。”

    “这就是他的家乡,他的心向远方。”

    随着孙晨和班长一人一句的吟唱,大家的心都在跟着荡漾。

    一个简单的鞠躬,一句简单的谢谢。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yanfengyu/161394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