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枫言风雨 > 请叫我们四人组 第十一章 把知识散播出去

请叫我们四人组 第十一章 把知识散播出去

    西陆大学有一项经典的课程——社会实践,学校规定大一的下学期各个班级要根据自己的专业特质组织进行集体的社会实践,时间是一个月。

    这是学校每年人员调度最大的事情,辅导员、班主任将全部出动,确保实践活动中学生的安全。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每个班级有一周的准备时间,一周的总结汇报时间,两周的实践时间,然后迎接最终的校级答辩,去冲刺年度的最佳实践称号。

    对于实践的项目,学院一般情况下会通过校友或者其他社会资源进行确定,但是各个班级也可以进行推荐。

    不管项目如何产生,一旦确定将不再允许变更。社会实践的成绩根据答辩结果而定,而这一成绩将计入每一位参与其中的学生成绩单中。

    有人把这叫做大一专业课开始的迎头一击,有人叫做“迎宾礼”,这无非是由于专业不同,所受的待遇不一造成的。

    机械专业的一般都去了校友的工厂做现场实践,这被叫做无偿劳工。

    管理类的都去了政府、事业部门或者是在国有企业里的职能部门听听培训、看看报纸,这被叫做“座上观”。

    而教育、动能之类的都到了对口的部门,这里面只有一个特例——中文系,由于每年实践的项目都不一样,被同学们戏称为“万花筒”。

    今年沈枫他们要去一个小山村,进行为期两周的民风调研和教育帮扶。

    据说是因为他们班里的一个同学是从那里走出来的,在他入学介绍的时候,他把家乡形容成了停留在八十年代风貌的贫困落后地带,当地的教育据说还在混合班级的状态。

    当时班主任就默默记下了这个事情,想要带着来自其他地方的孩子们去“上山下乡”,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道路,顺便把知识的种子带给双眼渴盼教育的孩子们。

    “同学们,今年的社会实践,我想带大家去品味各样的生活,去品读别样的人生,去探寻成长的动力,去散播知识的种子。”班主任在班会上说。

    “孙晨同学请起立,我和院里商量了一下,想带着班里的同学去你的老家,去调研下那里的教育,更要让同学们找到前行的初心。这次院里特意给你们那边的教育部门联系了下,他们也非常欢迎我们过去,希望我们能够带给当地的孩子更多的知识,和对未来美好的向往。”班里所有的同学都把眼光投向了孙晨。

    “老师,我们那里没有宾馆之类的,我们这么多人不太方便吧,况且山路不好走,同学们的安全也是个问题。”孙晨一反常态,表情很是为难。

    “哇,可以爬山,那边的环境肯定很好。老师这个主意好,我们可以带着帐篷。”一个城里的女同学高兴地鼓起掌来。

    “是啊,我们过去吧。那个小山村能培养出孙晨,证明还是很不错的。”别的同学也跟着应和。

    “没事的孙晨,我们跟当地联系好了。离学校最近的村子可以提供民房,这样离你家应该也不远,方便你回家。”班主任对孙晨提出的困难给了解答,看来木已成舟,没有改变的余地了。

    “好吧,我提前和老师们说一下。我爸妈现在都在外面打工,家里也没人,回不回也无所谓了。”孙晨说。

    “好的。大家回去准备一下,我们在外面两周时间,生活用品准备好,衣物准备下。孙晨,现在山里是不是要比外面冷一些?”班主任随口一问。

    “还好,多带个外套吧。”孙晨坐在座位上。

    “好了,下课吧。”

    沈枫和孙晨一起往回走,一路上一直在问孙晨老家的情况,孙晨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呢。

    到了食堂的位置,孙晨说要去买点东西,让沈枫先回去了。

    本来沈枫想和他一起去,但是看他面露难色,索性自己回了宿舍。

    “老二,我们这次要去湖南那边的一个教育局,说是有个校友在那地方做领导。你们呢?”这是葛彬见到沈枫的第一句话。

    “唉,我们要去山沟沟。今天开会说是要大家讨论下,结果班主任直接给安排了。那直接说通知下不就行了?形式主义!“沈枫并不太愿意去,距离远不说,网络还差。

    “咋了,唉声叹气的。“刚进门的李云亮看了沈枫一眼。

    “老二他们要去山沟沟。“老大坐在床上。

    “好事啊,权当旅游了。我们要去一个证券公司,就在市里,你们说气不气。”李云亮倒是对可以出去羡慕得很。

    4月的天气,西陆这个地方已经回暖了,一个T恤一件外套就可以应付了。按照孙晨说的,同学们都只带了外套,然后就是零食和日用品,便踏上了前往目的地的列车上。

    15个多小时的车程,车厢里欢歌笑语,肉香扑鼻,一直到后半夜的时候学生们才开始静下来。

    沈枫躺在中铺那个狭小的空间里,没有去参与下面的狂欢,默默地给女朋友发着短信。告诉李丽他们要去的地方和对她的想念。

    刚刚分开1个多月,他就品尝到了葛彬的那种寂寞难耐,也开始理解他的种种行为。

    如果寂寞让人心慌,那经历过风云漫卷后的大漠孤烟则是另一种悲凉。

    凌晨4点多,他们从西塘下车,直接上了前往孙晨老家方向的大巴车,司机说需要大约5个小时,建议同学们在车上多睡会。

    沈枫挨着孙晨坐下,然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等待睡神的到来。

    此刻的孙晨并没有他那么悠闲,他一直在发信息,为这趟社会实践做着前期的准备。

    沈枫没有去打扰他,自己静静的呆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沈枫从睡梦中醒来,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山里。

    高速路的两旁,座座大山耸立,山上绿茵绵绵,风力发电的设备徐徐的转着。“还有多远才到啊。”沈枫打了个哈欠,问了一句。

    “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我也刚睡醒,我先看看到哪里了。我们这边山多,都一样的。”孙晨尴尬的笑了笑。

    “哈哈,也是,我这也糊涂着。你知道我之前回家也是要找到那些标志物,才能判断出具体是哪里。”沈枫突然想起自己回家时的样子。

    “我估计还有2个多小时。”孙晨看了看手机。

    “到了服务站了,同学们都醒醒了,排队唱歌了!”司机对着车里各式睡姿的人们喊了喊。

    “这块儿还有唱歌的?我咋没听见呢?”有个同学睡眼惺忪地问。

    “哈哈,就是让你们去上厕所,这傻孩子。”司机无奈地解释道。

    “嘿嘿,没反应过来。”那个男同学摸了摸头。

    “嘿嘿!”每一个走过他身边的人都摸了摸他的头,沈枫也不例外。

    刚一下车,沈枫就觉得不对劲儿,这也太冷了。哪是什么多加一件外套的事儿,这是要穿羽绒服的节奏。

    他跟着同学跑着去了卫生间,然后又跑着回来,一上车就打了好几个冷颤。

    “好冷!”沈枫上车的第一件事就是使劲儿挤了挤孙晨。

    “山里早上的气温是这样的。不过等出了太阳就好了。”孙晨把自己的外套给了沈枫,沈枫看了一眼只穿着一件卫衣的他,又把外套给他披上了。

    “不过空气真好。”

    “唯一的好处吧。”

    “孙晨,外边也太冷了,你不是说一个外套就可以的吗?我可没拿别的衣服。”一个刚上来的女同学对着孙晨大喊

    “是啊,好冷。”马上就有人附和。

    “同学们,我们齐了吗?要开车了。这边的天气要比城市里低个5-8度,你们要有个准备哦。”司机关上车门,发动了车。

    “啊……”一片惊呼。

    沈枫只是看了看孙晨,看他没什么反应就没再说话。

    汽车一路开进了山里,然后在一座大山前停了下来。

    “同学们,前面的路我们的车过不去。大家把行李拿着,我们要翻过前面的小山,就到了目的地了。”司机师傅帮着老师和同学们收拾好了行李,双方约好了来接他们的时间,然后就跟他们说再见了。

    “同学们,我们进山。孙晨,你来带路。”班主任对着孙晨大喊。

    孙晨拿着手机往前走,前面只有一条小路。“来吧,同学们,我们出发。”沈枫背着包,又帮女同学拿了行李,跟在孙晨和班主任的后面进了山。

    这里虽然很偏僻,但春意盎然,人们的心情在脚刚踏上青草的时候就已经变得欢快起来,完全忘记了周围的温度。

    走了大半个小时,前面出现了岔路,老师和孙晨停下来像是讨论着什么。

    “他说会来接,让我们等他,直接过去不太好吧。”沈枫只听到孙晨说了这么一句,班主任就点了点头。

    片刻的功夫,就看见其中的一条岔路上来了一个人,孙晨第一跑着个迎上去,完全把班主任丢在了后面,然后看见他和来者握了握手,很是亲热的样子。等班主任和同学们聚到一起的时候,孙晨开始介绍。

    “李校长,这是我的班主任刘老师。刘老师这是我们的李校长。”

    “不敢当,不敢当,你们都是国家的栋梁。刘老师,我听上面的领导说了,孙同学也跟我联系。欢迎啊,欢迎。”李校长很激动,一个劲儿的握手。

    “李校长,您过奖了。您看您不也培养出了这么好的孩子吗?孙晨可是我们班最刻苦的好学生了。”说着班主任拍了拍孙晨的肩膀。

    “啊,是,都好、都刻苦。”李校长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夸起了这批过来的学生。

    “李校长,要不我们去学校吧。怪冷的。”孙晨站在李校长旁边。

    “哦,对,孙同学说的对。刚站着说话,我都忘了。冻坏了吧,快走。”李校长开始在前面带着路,然后跟班主任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这些话多半没有离开他的学校和学生。

    又走了半个小时的山路,沈枫他们远远地看到前面站着一群孩子。

    李校长一招手,孩子们就像离巢的小鸟一样,冲着这边飞了过来,叽叽喳喳。

    孩子们过来抢着帮大哥哥大姐姐们拿东西,快乐的围在他们跟前。

    另外两个老师也来到他们中间,沈枫他们就这样被簇拥着来到了学校,一个仅有4间平房的地方。

    如果不是站在这里,很难想象在这大山环绕的地方,会有一个这样的学校。土操场、木制的篮球架、一根笔直的树干旗杆,还有那个写在木板上的“启智小学”。孩子们快乐、天真,眼里是无限的纯洁。

    班主任让班长带着同学们给孩子们发礼物,这一刻孩子们像过年一样,眼睛里放射出喜悦的光芒,紧紧地盯着那个即将到自己手里的礼物。

    沈枫想,刚过去的新年想必他们也没有今天这么兴奋吧。

    很难想象孙晨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10多年后的今天这里是这样一派景象,可想而知10年前,这里该是多么的艰苦。

    沈枫有点佩服孙晨了,那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到底是经过怎样的拼搏才能考到西陆大学,才能走出这个山围山,土围土的地方。

    孙晨一直跟在校长和老师的身边,忙前忙后。班主任在夸他、校长也在夸他,但是却看不到他眼睛里那纯洁的光芒。

    中午的时候,村长带着几个人来到了学校,帮着学生们把行李拿到了两个住户家里。

    男生住在一家,女生住在一家。

    男生住的是土坯和木制结构的房子,两个屋子,两个长排的通铺板床。

    上面铺了些花色各样的褥子和被子,看样子应该是各家各户凑过来的。6个人一个房间,条件是艰苦了些,但小伙子们都没有说什么,各自洗漱打理。

    女生们住的是村里唯一一个砖混结构的房子,分为前后院。前院是房子主人一家,后院给了女生们,两个房间的通铺,但是被褥要比男生那边整齐一些。

    由于女生的行李都比较多,需要打理的事情也比较多,直到晚饭的时候,女生们才整理好到了村委会集合。

    孙晨的家不在这个村里,而是在另外一座山里,路程大约在1个小时。虽说不远,但是对于不习惯于在山间行走的人来说,还是相当吃力的。

    孙晨拒绝了老师和同学们到他家看一眼的要求,原因是他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家中空无一人。

    同学们也没有多去计较,只是要求孙晨带他们去爬爬山。

    社会实践的第一天就在一片的欢闹中,画上了句号。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yanfengyu/161394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