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枫言风雨 > 请叫我们四人组 第十章 哥,你尿裤子了

请叫我们四人组 第十章 哥,你尿裤子了

    第二天,沈枫睡到了11点才起来,简单吃了点饭,就又躺倒床上去了,直到冯浩走到他的房间掀了被子,他才爬起来洗了脸,穿上了衣服。

    “冯浩,你把那个懒鬼拉出来吧,我洗了水果,出来吃。”妈妈在外面喊。

    “走吧,你家的暖气太足了,你给我找件衣服,我穿得厚。”冯浩边说边脱衣服。

    “是热的,你看我都是只单套一身这个。”沈枫掀起衣服,里面是真空。

    “婶儿,你别忙了,坐下吃点吧。”冯浩对沈枫妈妈说。

    “我和你叔准备点菜,你们吃吧。”

    “别为我忙活,我吃啥都行。”

    “你这半年没来了,过年家里有菜的,不忙。”说完,妈妈就进了厨房。

    “我妈给你准备了驴肉,贴心吧。”沈枫看着冯浩。

    “还是婶儿疼我。”冯浩放大了声音。

    “别客套了,你在东北可还适应?”沈枫给了他一个桔子。

    “挺好,和咱这边差不太多,人豪爽、菜量大、酒量也大。”他一边剥一边吃。

    “走!”沈枫拉着冯浩又回了房间。

    “我昨天跟你说的事情不要告诉我妈,她还不知道我们发展到哪一步了。”沈枫轻声说。

    “小子,还保密?你昨天想通了没,爽完了就不认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提上裤子怎么着来着?”冯浩一边吃水果一边说。

    “你别瞎说,我可没有提上裤子就不认账,我也是第一次好不好。”

    “对,你也是个处。”冯浩看着沈枫在那里造作就想去揍他。

    “哥,你的童子之身破了没。”沈枫问。

    “这个,我一直给一个人留着呢。”冯浩低着头。

    “日,哥,你可以啊,谁家的姑娘这么幸福,让我认识下。”沈枫一听就来劲了。

    “得了、得了,我这个到时候告诉你,来玩拳皇吧。”冯浩赶紧岔开话题。

    “别啊,哥,刚来兴致,哥、哥、说说呗。”

    “不说,玩游戏。”

    “哥……”

    “闭嘴。”

    “好吧。”

    两个人玩了一下午的游戏,直到晚饭的时候才停下来。饭桌上,沈枫爸爸喜欢喝两杯,两个孩子陪着他一起喝。

    妈妈提起了恋爱的事,她问冯浩现在的感情怎么样,冯浩的话就骤然少了。

    沈枫看了就说:“妈,别问这个,三姑六婆才问这个,你这个干儿子你还不清楚?”

    老爸也开始敬酒,沈枫也敬,冯浩自己又添了几杯,一来二去,两个孩子都有点高,冯浩直接就醉了。虽说酒量不止于此,但是奈何心有苦水。

    冯浩两眼无神地看着沈枫,而沈枫和老爸吹牛根本没看见。

    冯浩自己摇摇晃晃地去了卫生间,沈枫还在吹牛。还是妈妈提醒去看看冯浩,他才发现冯浩不在座位上。

    当他去推卫生间的门,只能推开一半,再往里有什么东西挡住了。

    他挤进去发现冯浩趴在地上,顿时他的酒就醒了大半。

    他扶起冯浩,把他放在马桶上,然后背起他。一边让妈妈准备蜂蜜水,一边背着冯浩往自己房间走。

    等他把冯浩放到床上,妈妈也把水弄好了并放了吸管。

    沈枫把冯浩抱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哥,哥,来喝点水。”可是冯浩并没有理他,睡得很沉。

    沈枫用勺子喂了他一口,“喝了,看来没事,我给你弄点醒酒药,你给他吃了,让他睡吧。”老爸拿了一粒药给了沈枫。

    沈枫怀里抱着冯浩,先把药放到了他嘴里,然后再弄了点水,看着他咽下去,这才放下。

    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衣服好像是湿的,脱下来才发现后背有一个湿块。然后他掀开被子看了看冯浩。

    “丫,尿裤子了。”

    他嘟囔了一句,便把冯浩给翻了过来,然后脱掉了他的裤子,本来想着给他留着点,但是看到湿漉漉的内裤,索性一并脱了。然后用纸巾给他擦了擦,盖上了被子。

    “妈,你多弄点水给我房间,我先去冲个澡。我那边纸不多了,给我拿一包。”

    “你没事吧。”

    “没事。”

    “都怪你,看给孩子喝的。”老妈在教训老爸。

    “孩子有心事,自己要醉我也没有办法。”老爸还在辩解。

    “还狡辩,去准备水,有你这样做叔叔的吗。”

    “好,我去。”老爸准备了纸和水,又把脏衣服拿到了阳台。沈枫出来看到妈妈在洗衣服。

    “妈,直接扔洗衣机洗吧。”

    “就两件,不值得。你也去睡吧。对了,你给你婶儿打个电话,别让人家担心了。”

    “好。”沈枫给冯浩家打了电话。谎称两个人要多聊聊,今天要卧谈,顺便拜了个早年。说完这些,沈枫回了房间,看到了睡死的冯浩。

    “哥,这是咋了嘛,平时半瓶酒都没事,今天咋醉成这样了。”他拿了水,把手从冯浩脖子下面楼过去,把他放在自己腿上,然后喂了点水。

    “谁把你伤成这样。”他小声问了问。

    “嗯……”冯浩动了动,“哥,你醒了?”

    “嗯……”冯浩嘴动了动。

    “坏了,他要吐。”沈枫用脚把垃圾桶勾过来。

    “哇……”冯浩吐了个干净。“给我点水。”

    “哥,来把衣服脱了,脏了。”

    “枫,给我点水,别光想着我的衣服。”

    “给,来漱漱口,然后喝点蜂蜜水。”

    “嗯,吐出来好多了。”冯浩脱了上衣,然后钻进被子里。沈枫打扫完也躺下了,这一休息下来,他的酒劲也上来了,迷迷糊糊。

    “哥,睡吧,你今天酒量真差。”沈枫侧过来看着冯浩。

    “睡吧,我衣服呢。”冯浩面向垃圾桶。

    “还说呢,你尿了。”沈枫闭着眼睛。

    “喔、喔、喔……”冯浩用手抹了下脸,居然在抽泣。

    “没事,在家,没人笑话你的。我妈把我爸教训了一顿,怪他灌你。”沈枫看着冯浩的后背。

    “喔、喔、喔、喔……”冯浩哭得更厉害了。

    “日。”沈枫伸手在他胳膊上打了一下。然后翻身过去看了看冯浩。

    “哥,你咋了。”

    冯浩转过身来,抱着沈枫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前,一个劲儿地抽泣。沈枫没有见过他这么伤心。

    冯浩这个1.75m整天乐呵呵的男孩,今天突然表现出柔弱的一面,沈枫被吓得失了神。

    没有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去安慰他。他慢慢地把手放在冯浩的背上,轻轻地拍着。

    “哥!”他能感觉到泪水在他胸前滑落,冯浩真的伤心了。

    不是今天的酒醉了他,而是他借着今天的酒找了发泄的窗口,情绪像冲开堤坝的洪水,铺天盖地,将努力掩盖的一切抹杀的一干二净。

    哭声越来越大,直到引来了沈枫的爸爸。当他推开门的一刹那,他看到了沈枫那双无辜的眼睛,还有埋在沈枫胸口的冯浩。

    沈枫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老爸便关门离开了。沈枫也没有办法,只能抱着他,轻轻地拍着他。

    慢慢地抽泣的声音小了、消失了。冯浩就这么躲在沈枫的怀里睡着了、此刻沈枫的心是酸的。

    看着这个眼窝深邃、鼻梁高挺的快乐大男孩,看着他已经打湿了床单的泪水,握紧了他的手。“哥,好好睡吧。”

    睡梦里,沈枫回到了高中时代。

    高中的男生宿舍是一排排平房,每个宿舍都住着20来个人,分为里屋和外屋。这些男生基本上都来自同一个班,大家都比较熟。梦里的沈枫出现在下晚自习的时候。

    “沈枫,你把水打好,我去买点吃的。”冯浩怕了下他。

    “哥。”

    “今天这么好,都喊哥了,不喊老冯头了?”

    “你买点鸡腿,我饿了。”

    “你……,好吧,就冲你这声哥,给你买。”

    夏天的夜里,男生宿舍有个特别的风景。所有人都会拿着自己的盆子打好水,在院子里冲凉。一进入男生宿舍区域,景象比澡堂子还要壮观,光着打闹的比比皆是。宿舍进进出出的基本都一样的洒脱。

    一天学习的辛苦都在这个时候得到释放。放音乐的、冲凉的、洗衣服的,都在9:30-10:00的这半个小时里发生着。

    沈枫冲完凉,走回房间的时候,冯浩拿着吃的回来了,然后一边脱衣服一边说“你先吃,我去冲下,给我留点。”说完,拿着毛巾出去了。

    沈枫开始吃鸡腿,五香鸡腿。等冯浩洗澡回来,沈枫的鸡腿已经啃完了。他俩的床紧挨着,头对头。冯浩吃了些零食,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在打闹、玩笑中消失殆尽。

    刚睡下,冯浩就把手伸了过来,示意沈枫把手给他,然后拉着沈枫的手放在了床架上。

    沈枫感觉到了床的轻微摇晃,便缩了回来,对着冯浩笑了一下,他不知道冯浩能否看见这个神秘的笑容,宿舍在一片吉嘎、吉嘎的铁床摇晃声中宁静的睡去。

    高三的日子是苦闷的,除了学习上的压力,还要面对家长和亲戚无微不至的关怀,而这比考试还要让人喘不过气来。

    唯一可以释放的就只有这宁静的夜晚,一个只属于男孩子们的夜晚。

    沈枫是被一脚踹醒的,当他揉着眼睛坐起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的冯浩。

    “哥,你醒了!”沈枫大了哥哈欠。

    “你丫怎么把我怎么了,居然乘人之危。”冯浩用欲哭无泪的表情和颤抖的左手,将一个被欺负的少妇表现的淋漓尽致。

    “哥,就你那破身子,我还用乘人之危?要收的话,几年前我就收了。再说了,你看看地上的垃圾桶,你还好意思问我不。”沈枫下了床,扔给他一个新裤头。

    “我昨天丢人了是不?”冯浩坐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沈枫。

    “哥,咱俩认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你这么伤心,你看这儿,都被你的眼泪整过敏了。”沈枫使劲向前挺着自己的胸。

    “啊,我这洁白如玉的身,都被你看清了,连我的内心都不放过。”冯浩依旧演着被人欺负的戏码,一头扎进被子里,像极了被人追赶的火鸡。

    “得了,给你衣服,凑合着穿吧,我其他的运动服正好都洗了。”沈枫扔给他一身衣服。

    “我昨天的衣服呢?”

    “被你尿湿了。”

    “啊,被叔和婶儿看到了?”

    “你说呢,你以为我一个人能把你扛到床上?”

    “啊,没脸了,不出去了。”冯浩直接钻进了被窝,用被子蒙上了头。

    “放心吧,我给你脱的衣服,他们没看见。”

    “哦,我有说什么吗?”

    “没有,就干了一件事,哭。”沈枫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床头。

    “那就好,你把我自己的衣服给我,我要回家,立刻、马上。”冯浩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你裤头呢,不要了?”沈枫问

    “送你了,我把你的穿走。”冯浩穿衣服的速度很快,完全没有宿醉的样子。这一刻,沈枫都觉得他昨天晚上是装的。

    “把一自己尿过的裤头送人,你可真好意思。”

    “哈哈,我走了,趁他们还没有醒。”说着,冯浩轻轻的开了门,看了看外面没有人就往外溜。

    “你慢点,过两天我去找你。”沈枫感觉很好笑,自己爸妈把冯浩看做自己的干儿子,但这个干儿子居然还害羞。

    “好的。”一个细微的声音飘了过来。冯浩像做贼一样跑了出去。沈枫只能默默地耸了耸肩。

    大一的寒假,有李丽的温暖、冯浩的陪伴、大老鼠的电话,沈枫完全沉浸在幸福当中。

    尤其是李丽,两个干透了柴火一旦尝到了燃烧滋味便一发不可收拾。这像是毒品,一旦沾染便难以戒掉,几天不吸上一口,那种抓心挠肝的感觉便让你生不如死;这也是一种毒药,一旦长时间得不到满足,人就会寻找其他出口,而这便是异地恋的死穴。

    当然此时的沈枫正在沉浸在幸福之中,三天两头的约会,双方家庭非正式的见面,让他有一种平淡品味岁月甘甜的既视感,他终于明白老三的那种欲罢不能,他对爱情的恬淡如水终将在这熊熊烈火中飘散如烟。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yanfengyu/161394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