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百六十五章、剑宗门户云海山

第二百六十五章、剑宗门户云海山

    定军关,夜色降下。

    几日都形影不离的墨涵和剑辰站在城门楼上,眺望着关外沉静如水的诸葛瀛大军。定军关口像是匍匐深渊边的乌黑巨兽,深渊内卷风呜咽,似巨兽低身轻吼。

    剑辰抱着胳膊,脸上除了刚毅和偶尔显出无羁的贱笑外,不会挂多余的表情。

    墨涵双手搭在齐胸高的城墙上,雪冰冰凉凉很舒爽。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视察定军关的防御,也是在对镇国王做最后的揣摩断定。

    “太极袍战神师从哪里?”墨涵冷不丁问剑辰道。

    剑辰摩挲下巴,沉默半晌,道:“这半仙儿战神的身份跟他的阵法一样隐秘,他出现前很少人知道他。当年藩王轩辕齐叛乱,镇国王派兵镇压。轩辕齐的藩国一夜之间被端,同轩辕齐有关联的人也被斩尽杀绝,大哥,是斩尽杀绝。”

    剑辰呵呵想着补充道:“一夜之间,所有人才知道镇国王派出的领军大将叫诸葛瀛,诡异战神太极袍诸葛瀛威名震的耳朵嗡嗡响。”

    “狠人啊!”墨涵感慨道。

    剑辰赞同,道:“不过,这半仙儿不跟闪击战神白荣一样,他不闪击偷袭。死,也要人整理好衣冠心服口服的死。”

    墨涵噗呲笑道:“这半仙儿是光明磊落是还是傲气。”

    剑辰也笑道:“入这半仙儿法眼的估计没几个,应该也犯不着傲气,用诡异阵法杀人如麻的人,光明磊落也太抬举他。我估摸这这人也就是习惯,跟剑敬抢人头差不多。”

    墨涵点头赞同,这个比方很贴切。

    “那这么说来,这半仙儿对咱剑宗算是客气了。”

    “他这客气咱们剑宗可不接,应该是潜龙镇国王在打盹。”剑辰笑道。

    墨涵拍了拍手上沾的雪水,道:“走吧。”

    “走。”

    两人的声音一闪消失。

    ...

    剑宗界辽阔无垠,定军关外大部分以平野为主,高耸而起的山峰、一落千丈的断崖深渊也很多。

    这些断崖深渊和矗立的山峰比着定军关内少,但对比着剑宗界外的地域也可谓是层峦叠嶂起伏延绵。

    定军关外住着人将近有剑宗界全部人口的一大半,其中剑士、剑王也是数不胜数。

    这些剑士、剑王都隶属各城城主指挥,也有些剑士、剑王喜欢归隐山林散修,剑宗界也任其自由。

    他们就是自治城中的中坚力量,如果剑宗界遭到侵扰,经由剑族大殿商议后再下达命令采取行动。

    剑冢山是剑宗界的核心,在内。而定军关外也有一个核心,处理应急事务的地方,就在云海山。

    小剑冢洞就在这里。

    云海山主要是由关外剑王高手驻守,这些剑王强者在大限将至的时候就来到小剑冢洞,生死相随的剑随身葬入洞中,这也是剑宗离别世间的方式。

    剑王离开,没有悲怆,没有凄凉,像静海无波一样平静。

    在他们看来,他们一声追寻的剑道在此刻视线,即将御风凌云九万里。

    几百年,上千年过去,小剑冢洞内宝剑林立,剑气浩然。

    剑王御风离去,他们的丹晶留在小剑冢洞中。

    小剑冢洞内有一阵法,汇聚了离世剑王生前的剑气修为,随着丹晶内的剑气涣散,逐渐凝聚成剑气更浩大的丹晶。

    这,也就是剑雪说的聚灵丹晶。

    剑灵修复需要庞大的剑气,除了以大阵汇聚天地灵气外,还要以封天箓中的剑符为引。

    而聚灵丹晶是炼制剑灵丹的重要材料,却少了它,剑符将激发不出磅礴好大的剑气。

    小剑冢洞所在的云海山靠近龙脊山脉,距离剑宗门户不远。

    如果当年剑宗不妥协,单单云海山就可把轩辕隆和暗影宗的大军远据在剑宗门户外。

    他们想破剑宗门户,除非动用地阶皇者,否则,难于登天。

    当然,开剑大开宗门户是笑神龙和剑冢山之上的长远大计,也许轩辕隆还真以为剑宗不过如此。

    此时的云海山早已布下大阵,除了小剑冢洞内已故剑王的骸骨,所有人早已退回关内。

    云海山大小剑冢洞借助聚灵丹晶的剑气开启大阵,无论是暗影宗还是轩辕隆的玄阶强者甚至包括刚爬过门槛的地阶皇者都不敢靠近。

    至于高阶皇者,他们敢出现就逃不过即将步入天阶尊者天灵神女紫莹的灵力感知,他们知道剑皇剑南天的雷霆手段,无量界四大护法的杀伐果断同样让他们心有所趋,驻足前往 。

    此时,魔轩门下的阴雷殿边坐落在云海山。阴雷殿已经布下大量强者隐藏在云海山周围,能步入高境的魔王,举手间便是山石崩塌地动山摇。对墨涵和剑辰来讲,危险重重,甚至比不亚于地狱探险。

    墨涵和剑辰商议,如果对方知道剑宗必会派人前去去聚灵丹晶,那么他们可定会布下重兵。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知道剑宗人什么时候去,从哪条路线去。

    他们以静制动守株待兔,那么两人就隐秘行踪,找空隙时机步步逼近。没有拿到聚灵丹晶前打肯定不会跟他们动手,要打的话也要等剑灵修复后。到时候关门打狗,人头一个一个切,杀他个鬼哭狼嚎片甲不留。

    第二日早晨,墨涵和剑辰落在一处山脉崖边,眺望着无尽的林海雪原。

    墨涵灵力强大,隐隐觉察到前方有暗雷殿强者的气息。

    距离云海山还有很远,暗雷殿这么大范围的布防暗哨,说明他们的的确确对小剑冢洞内的聚灵丹晶上心。

    这样印证了墨涵的猜测,所有他们二人没有再前行。停在山崖上休息,把前方情况探查清楚后再前往。

    墨涵在附近布下灵力结界。

    他感知到的那些魔王,在他眼中都是半吊子实力。灵力结界布下,只要剑辰不撑着手大声喊他们也察觉不到。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墨涵从储物戒中取出个青绿色斜挎包,沙绮走的时候本想给她,想可想还是留个念想。

    从小包里拿出两个圆饼,在天龙族的时候沙绮吃这个吃了半路,墨涵爱屋及乌也喜欢上了吃饼。

    递给剑辰一个,剑辰转手反着看了看,一口咬下近半个饼没了,呜呜囔囔道:“嗯,嗯,这个好吃。”

    墨涵笑着摇头,他是真饿了,“小绮在天龙族半路吃这个,放在包里抱着跟宝贝一样。”

    “哈哈哈!”剑辰大笑,道:“真不知的人家怎么愿意跟着你。”

    墨涵想起沙绮,就像个粘皮糖走一步跟一步,远离五步都要快步跑上来拉着胳膊,笑道:“也难为她了。”

    墨涵拿出沙绮的青草叶小水壶,扭开递给剑辰,剑辰摆摆手,道:“我吃这个就行。”

    他玩下腰抓一把雪,捏了捏,成一个鸡蛋大的雪球。道:“这可是蕴含剑气的天山雪水,大补。”

    一口饼一口雪,雪到口中融化,清凉爽喉,吃的津津有味。

    小嫂子的东西剑辰不去触碰,墨涵也不在意剑辰的执拗,仰起头灌了口,心情舒畅。

    墨涵拧上盖子,放进小包里,把包装回储物戒蹲下身捧了一捧雪,团城一个馒头大的雪球拿着啃。

    两人吃完饼津津有味的啃着雪球,并肩站在崖边眺望着西方。

    眼前一览众山小,雪峰山脉起起伏伏。左侧是高耸入天际龙脊山脉,虽然很远,却有种触手可及的感觉。

    “还有多远?”墨涵问道。

    剑辰咬了口血雪,嚼了两下就全化掉,雪水入喉沁人心脾,道:“还有几天,越往前山势越低,咱们还要绕下道。”

    “还有几天,”墨涵喃喃自语,朝北望,依稀可以看到摩天峰。

    摩天峰周围布下的大军早已成为云雾中不可见的影子,但镇国王的大军依旧像块重石压在心头,仿佛浩瀚的军队阵型就在眼前。

    一路走来,墨涵才明白镇国王为什么把善于守卫中军的‘摩天金刚’战神廉胜放在南路。

    摩天峰南方山脉起伏延绵,其中有不少天堑关口。而这个方向轩辕隆布防的大军实力最弱,如果魔轩门大军和飞旋关、天口关大军奇袭镇国王大军,北侧的闪击战神一瞬间先断掉从飞旋关来的大军,西路有先锋战神王坚抵御,东路有诡秘莫测的诸葛瀛摆下大阵预防剑宗闪袭。

    这样以来,镇国王大军便可顺顺当当的退如南面的山脉中,山脉天险比城池更牢靠。诸葛瀛借天险布阵,谁敢硬闯?

    这样一来,魔轩门、镇国王、剑宗和飞旋关的沙陀族大军呈四足鼎力,四方都是稍有出错便会遭来毁灭性的倾轧斩杀,谁还敢妄动?

    又是一个稳定局势的大局。

    墨涵突然发现,镇国王就是一镇守天下的大鼎,无论何时何种境况都四平八稳不倾不斜。

    “这镇国王真不是一般人,我现在怀疑他是不是跟上龙先生学过权衡之术。”墨涵感慨道。

    “为什么这么说?”

    剑辰也循着墨涵的视线远远瞭望几乎没云雾隐去的摩天峰。

    墨涵道:“如果说这是上龙先生布下的局,可局势瞬息万变,再厉害的人也不能算出变幻无常的局势。这不是兵家排兵布阵那么简单,别人用兵,他是用道吧?”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7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