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一百九十四章、险处逢生

第一百九十四章、险处逢生

    “一颗,”墨涵道。

    沙绮从白瓷瓶中倒出一颗,灰黄色的魔兽饲养丹,问道:“够吗?要不然多吃几颗,反正很多。”

    这一大瓶魔兽饲养丹有二十来颗,本开就是给剑齿兽准备的。剑齿兽的经脉跟水管似的,它吃上两三颗也没事。而墨涵现在这个状态吃一颗就是极限了,要是多吃一颗估计要被撑爆。

    墨涵点头,足够了。

    沙绮正要给墨涵喂下,墨涵道:“可能...会有些,反应,你别怕。”

    沙绮也不明白墨涵说的什么意思,只是点了点头,而后把丹药放进墨涵嘴里。

    墨涵咕嘟咽下。

    一丝丝能量开始在墨涵体内游走,能量越聚流越多。刚开始像涓涓细流,慢慢的成奔流河水,最后变成江海翻腾。

    墨涵的经脉还没恢复,魔兽饲养丹蕴藏的能量又这么狂暴,他怎么能受得了。

    “啊~”

    墨涵从软绵无力,突然变的像跳上岸的大鱼在地上摔打乱滚。

    沙绮刚要上前抱住墨涵,墨涵痛的控住不住把她撞倒。

    “别管我!”

    沙绮赶紧向后蹭,背靠着雷尊雕像底座抱着腿看着满地打滚的墨涵。

    墨涵翻滚摔打半天,终于把体内狂暴乱窜的能量给平稳下来。

    他趴在地上脸贴着青石地板,汗水滴在地面上,脸上冰冰凉凉的很舒服,压在胸口的大石头终于轻了很多。

    墨涵拽开领口,低头看了看胸口,一个漆黑的五指掌印。

    “寒毒掌!”

    墨涵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功法,他对这一掌了解的再清楚不过了。

    以前中了李全那一掌差点要了他的命,这一掌同李全那一掌极其相似,能石化经脉骨骼肌肉,阻断气息,怪不得说不上话运行不了灵气。

    要是没有紫龙果修复经脉伤势的功效,恐怕也没这么快能撑的下魔兽饲养丹。要不是实力大涨,五符灵气克制着寒毒,现在差不多正去阎王那报道了吧?

    墨涵爬起身盘坐下,气喘吁吁对受惊的沙绮道:“你先别出声,我炼下寒毒。”

    沙绮欢喜的刚要爬像墨涵,听到他这么讲,又乖乖的退了回去。

    “噢...”

    墨涵闭上眼,收敛心神。

    识海中轰的一声封天箓五符灵气齐出,现在调动起五符灵气随心应手,气势滔滔崩腾如大江。

    沙绮好奇的打量墨涵的变化,见他脸上颜色不停变换幻。一会黑,一会红,突然煞白,蓝色一闪消失又变绿,接着又闪出金光来。

    沙绮以为是错觉揉了揉眼睛,见他脸色潮红,这个应该算是正常了。

    “出来!”

    墨涵伸出右掌,轰的一声跳动的火焰把手掌包裹。

    ‘滋滋...’

    黑烟冒出又很快被烈焰燃烧掉。

    墨涵把寒毒全部祛除后,身体虚脱躺在地上。

    沙绮以为墨涵又要昏迷过去,大叫道:“墨涵哥哥...”

    墨涵摆手道:“这次彻底死不了了。”

    沙绮爬到墨涵身边,也开心的滚倒在地学着墨涵四仰八叉的躺着。

    大殿顶部是一副很大的彩绘画,五色神龙在云中翻腾。有日月,有星辰,还有些奇奇怪怪看不懂的人、物,看久了感觉画中的白云在飘动。

    墨涵背着手捏了捏沙绮的脸,沙绮咯咯笑了起来。

    墨涵咬牙,“没想到我还活着吧?等我再恢复些,你弄不死我,我要弄死你了!”

    时间到了中午,墨涵虽然身体很虚弱,总归能勉强站起移动了。

    沙绮的包裹不知道跑丢哪里了,要给她找些吃的才行。

    来到小木门前,墨涵扶着墙指着木门道:“打开看看。”

    沙绮把门栓拉开,门栓上的灰尘滑落。

    沙绮有些害怕,翻起眼看着墨涵询问要不要打开,墨涵点点头,他没感知到门后有什么危险。

    门嘎吱一声朝外打开,一阵清风带着花香、果香和绿草的青味迎面扑来。

    门外是漫过膝盖的青草,青草朝着远方蔓延,草地上有一片片果树,一片片花海。

    “哇!”

    沙绮双手捧着脸,惊讶的张开嘴巴。

    “走啦,我们去摘果子。”

    “我要用花编帽子!”

    “是不是没有见过这么多花?”

    “嗯!从草原过来你们都跟魔兽打架了我也没有玩,荒漠里就一小片还都是被魔兽啃过的。”

    “那我下次带你到天上看花海,还有雪山,还有瀑布...”

    “哈哈哈...我可记得!”

    “我说话从来都算数!”

    墨涵扶着沙绮的肩膀,趟过草地,穿过花海。

    沙绮摘了颜色不一样的花,编成一定帽子戴上。

    粉红、淡黄、雪白...各色花朵在花枝编成的帽子上摇动,发丝在脸颊随风飘荡,胸前清脆的铃铛声悦耳动听。

    她开心的跳跃着,被血染红的殷红衣襟在青草上划过,悲痛沉淀在心底,心结打开,欢快的像花中仙子。

    沙毅、烈焰飞凰、九杀王、绝命毒师、金老,这些关爱沙绮的人虽然离去,看到沙绮没有被失去亲人的悲痛击垮的样子应该很欣慰吧。也许,他们在九天之上点颌微笑,互相称赞把沙绮托付对了人。

    墨涵告诉沙绮不要让她离远了,而后盘坐在果树下疗伤。

    寒毒已经祛除,破碎凌乱的经脉在盾符灵气和木符灵气的滋养下将会很快修复。被盾符灵气蕴养保护的骨骼坚韧无比,将死边沿的魔王那一掌没有震断墨涵的骨头,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只要在短时间内把经脉修复的差不多,就可以去找冥河去算账。

    不确定冥河死了没有,反正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个生死不明的魔王挂在心里,墨涵会寝食难安。

    墨涵肯定,即便冥河没死他在短暂的时间内也恢复不了多少,更何况还要被毒液侵蚀。他就是一条濒死的老瞎狗,他很乐意一棒子帮他解决痛苦。

    暖风习习,清风吹花香。墨涵闭眼和睁眼之间太阳就从正中到西落。

    沙绮盘坐在墨涵对面,看到墨涵睁开眼眼睛眯成月牙,笑起来皓白的牙还咬着一块果肉红唇上有一滴晶莹的果汁摇摇欲坠。

    “你修炼好啦?”沙绮给墨涵递上一个红彤彤的果子。

    墨涵接过果子,伸手把沙绮嘴唇上的果汁拭去,咔嚓咬口果子嚼着,满意的点点头。

    “很甜!”墨涵嚼着果子呜呜说道。

    沙绮笑嘻嘻的耸了耸肩膀,有点害羞,像有话讲。

    “嘻嘻..”

    沙绮笑的让墨涵有点发毛,谨慎问道:“你想说什么?”

    “你让不让我嫁给你啊?”

    墨涵咕嘟咽下还没嚼碎的果肉,果肉硬撑着喉咙下咽差点噎着。瞪着眼扫望周围,金色夕阳下青草遍地鸟语花香,难道激起少女的浪漫情怀了?

    “啊?你才多大啊?”

    “跟你说了都十四了,”沙绮又补充道:“快十五了。”

    墨涵挠挠头,激灵一动,道:“等你跟我一样大的时候我再答应你。”

    “你说的啊!你说你说话从来算数的,不许反悔。”沙绮指着墨涵让他保证。

    “不反悔,不反悔”

    “哈哈哈..”沙绮兴奋的扑上前抱着墨涵的脖子。

    墨涵拍了拍她的背,道:“好啦,太要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嗯!不许反悔!”

    “我说话从来算数!”

    墨涵牵着沙绮往回头,朝着东方望去,是一簇簇山峰和零星分布的大殿。看着沙绮雀跃得意的样子,幸亏她的算数是书生伯伯教的。

    两人穿过木门,沙绮依依不舍的把门关上,犹豫下还是把门闩插上。

    在空旷的大殿里走了一圈,除了面露狰容姿态谦和的雷尊雕像外,只有他面前一长形供桌。

    墨涵和沙绮把摘来的野果摆在供桌上,两人合手祭拜。

    墨涵也没许愿,只是出于恭敬。

    沙绮的嘴巴动着,不知道嘀嘀咕咕讲些什么。

    天阶尊者?是成神了,还是受人景仰才供奉?

    墨涵听师父了尘讲道远祖师是圣阶,也没听说成神了啊?那应该是被人敬仰才供奉在此的。

    沙绮还在嘀嘀咕咕说个没完,眼睛闭着很是虔诚。墨涵没告诉她这伯伯还没成神,她的心愿也听不到。

    沙绮终于睁开了眼,对着墨涵笑的很是心满意足。

    回到雷尊身后,也只有这里比较适合下铺。

    墨涵从青玉戒指中取出被褥,这些都是给沙绮预备的。把被褥铺好后,他又取出一套粉色的衣服。这衣服是以前给紫莹买的,在无量界的时候忘记给她,落在储物戒中了。

    “你把衣服换下,我去前门看看。”墨涵把衣服递给沙绮。

    “你怎么有女孩子的衣服啊?夜绫姐喜欢穿粉的吗?”

    “我妹妹的,紫莹的。”墨涵认真解释道,他还真怕解释不清沙绮又闹小脾气了。

    “噢,”沙绮接过衣服低头小声问道:“紫莹漂亮吗?”

    “你们都好看。先把衣服换了啊,我去前门看看。”墨涵落荒而逃,怎么听到谁都要比一下?

    大殿门有三尺厚,高的估算不出有几丈,这么厚重的门沙绮竟然顶开了。墨涵啧啧称奇,闪身穿过侧身可通过的门缝。

    走到大殿前的盘龙玉柱边,往下有很多层台阶,很多台阶被打碎只看到边沿的形状。两排古塔朝着大道方向延伸,古塔所在的广场也只看到轮廓,碎石遍地。广场两侧是残破坍塌的楼阁。

    一眼望去,苍茫一片。再远处看到一簇簇山峰,山峰周围又是出现草木绿色。

    那个黑鬼会在什么地方?

    墨涵朝着化龙池的方向看去,今晚去寻个究竟。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6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