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一百七十章、书生九杀王

第一百七十章、书生九杀王

    书生伯伯大步出门,沙绮不用被强迫听课,也不用再一遍又一遍的背诵早已顺口就来的《蝶恋花》,拉起墨涵动若脱兔往外跑。

    她感觉教室就是《蝶恋花》大阵,生怕被困在其中。

    书生伯伯已经不在意先生这个称谓,看来他的心结经过墨涵无意提点后已经打开。

    墨涵很期待书生伯伯又会使出怎么样的绝学,比起钓龟老人的金蟒缚龙龟和沙毅的‘一裂山河’地动山摇,又将是多么的震撼。

    天空蔚蓝,大地苍茫,和煦的太阳当空高悬。

    书生伯伯眯着眼遮去明媚的光阳,面朝东负手站着。白色衣襟微微飘动,气度凌云。这气势比起超脱世外的高人多几分书生卷气,比起学识渊博点至江山的文豪又多几分霸气。

    沙绮看到书生伯伯突然感到陌生起来,还是平时嬉皮笑脸逗自己玩,大字不识几个还强迫自己一遍又一遍背诵《蝶恋花》的迂腐书生伯伯吗?书生伯伯笔都握不稳,能凌空写字吗?

    沙绮顺着书生伯伯的视线张着嘴眯着眼往东看,不停的抽动着嘴角很是担心伯伯会不会出丑。她扬起右侧嘴角眯着右眼看着墨涵很是调皮可爱,像是在质问你瞎出主意看怎么收场。

    墨涵眨了眨左眼,得意一笑,瞧好吧。

    书生伯伯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很是让人耐人寻味。

    墨涵看背在身后的右手五指张开缓缓转动像是在摩挲着一只圆球,转动的同时从侧后向身前一点点托起。

    顿时,地面尘埃未动,周围的空气却极速旋转起来像是形成龙卷风的前奏。

    沙绮吓的急忙抱住墨涵的胳膊,墨涵揉了揉她的头让她别怕,指了指书生伯伯的手让她仔细看着。

    空气旋转聚流向书生伯伯手中,一滴水珠在他手中凝聚并飞速旋转。在他缓缓转动手往上托起的时候,极速旋转水珠越来越大,当他的手托在胸前齐肩高的时候,水珠已经凝聚成一个西瓜大的水球。

    水球形成后,周围的空气像巨石落入深潭之中掀起波浪之后的水面逐渐平息下来。

    而水球依然在飞速转动,同空气摩擦的呼呼声清晰可闻。墨涵估摸着,这水球内的蕴涵的能量极为庞大,即便是他接到也要重伤收场,至于会不会殒命还要看书生伯伯催动的力量有多大。

    “小绮,要不要看天上的瀑布?”书生伯伯笑呵呵问道。

    书生伯伯喜欢哄沙绮玩,平时沙绮只看到他变幻一些奇妙的魔术,像天上的瀑布这样的景观她还没见过,惊喜道:“要!”

    “好!”

    书生伯伯手臂蓄力,奋力推出,极速旋转的水球脱手而出。

    水球飞过之处风声呼啸,而且随着极速转动的同时凝聚着空气中的水汽变得越来越大,从西瓜大到磨盘大,到达城东外上空的时候遥遥看着已经有小半个城大。闪亮晶莹,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巨大的水球不再转动,书生伯伯伸直手臂对着水球用力一握。水球似春雷炸响,水花似烟花漫天飞溅,就像是从九天之上飞流而下的瀑布。

    书生伯伯保持着伸臂握拳状,瀑布没有垂落地面,而是形成了一个透明的水幕,盈盈晃动间可以透过水幕看到蓝天白云。

    “伯伯你好棒!”沙绮兴奋的跳起抱着书生伯伯的脖子。

    书生伯伯岿然不动,哈哈笑道:“小绮,再背诵一遍《蝶恋花》!”

    “啊?”沙绮惊讶的松开手,呆呆问道:“怎么还背啊?”

    书生伯伯释然笑道:“我知道字不知道怎么读,你来背我来些。”

    “好!”沙绮兴奋的像个二傻子,扯着嗓子背诵道:“《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倚,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书生伯伯一指代笔,凌空挥墨,浮动在城东外高空中的水幕上出现透明耀眼的以水墨为的硕大字迹。

    从又起自上而下,字迹飞龙腾蛇苍劲雄浑,可谓是天下第一书法大作。而字迹里蕴藏着的强大冰寒剑气,让人在心潮澎湃的同时感到几分寒意。

    沙绮背一句,墨涵接一句,两人一接一喝很是开心,背诵的声音越来越大。

    书生伯伯抖臂转腕气势凌天,把《蝶恋花》一词一气呵成写在天地之间的水幕之上。透明的水幕之上的字莹莹发光就像连串起来的珍珠垂帘,煞是好看。

    一词写完,书生伯伯署名:书生九杀王

    王字刚写完还没来的及收手,城东外一声凤鸣冲天而起,紧接着一个烈焰燃烧的凰展翅飞向光幕。

    烈火凝成的凰展翅十多丈,即使隔得很远,墨涵也能感受到蕴涵的能量有多恐怖,不禁向后稍退一步。

    烈火凰撞在水幕之上,轰的一声响起,水幕和字迹同时消失化为水雾凝成一团云漂浮在城东外的上空,烈火凰也随之消失。

    沙绮心疼的跺了跺脚,哭喊道:“阿娘干嘛要毁了瀑布啊!”

    震撼心神的大作消失,墨涵心疼的抽了一口气,抬起手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本以为书生伯伯极为愤怒,没想的是大兴奋的跳起,大笑道:“她终于理我啦!哈哈哈!”

    墨涵和沙绮面面相觑,两人被书生伯伯的举动搞懵了,不是应该愤怒才对吗?难道气的发疯了?

    书生伯伯的署名中的书生两字,墨涵理解,至于九杀王又代表着什么?

    墨涵还没来得及问,书生伯伯的胳膊搭在墨涵的肩膀上,像好兄弟一样,兴奋道:“墨涵多谢你了,我领悟多年都没领悟出来,没想到被你点化了。哈哈哈!这里水不多,下次到了江边,我让你看看什么叫水幕遮天!”

    墨涵和沙绮对视目瞪口呆,两人都不知道怎么搭话了,还没等两人搭话,书生九杀王伯伯拍了拍墨寒的肩膀,道:“好了,我要去办事了,好好照看小绮!”

    “哎,哎!伯伯,你教教墨涵哥哥这招!伯伯!”沙绮着急的蹦跳着叫喊,只看到书生九杀王身影闪烁几下就消失了,只留下声音道:“以后墨涵哥哥会领悟到...”

    沙绮朝着书生九杀王消失的方向翻下眼嘟着嘴道:“哼,又是这句话,小气!”

    墨涵愣了半天,想了想问沙绮道:“下次到江边,这里有水的地方就是龙潭,有江吗?”

    沙绮眯着眼挠挠头,绞尽脑汁想了想,道:“没有,我从来没见江,伯伯又骗我!”

    墨涵安慰着沙绮走向巨树,卧在巨树下的红色龙驹看到两人走来欢快的跳起跑上前来。

    “墨涵哥哥,我还想看瀑布!”沙绮撒娇道。

    墨涵把他放到龙驹背上,道:“等我学会了再给你看,伯伯去做事情了。”

    “噢,我们这去哪?”沙绮问道。

    墨涵牵着龙驹,回想着那只戾鸣冲天的烈焰凰,很想看看沙绮口中的阿娘,是怎样的女人能让书生九杀王这么神魂颠倒,笑道:“去城东,找阿娘。”

    “你去不了。”沙绮直言道。

    “啊?”墨涵牵着龙驹正走着,听到沙绮这么说,惊讶转过身,问道:“为什么?”

    沙绮的眼睛弯成月牙,两嘴角扬起露出银牙,笑道:“她不见陌生人,也不对,除了我谁都不见。”

    实力这么强的人一般都有些古怪的性格,从钓龟老人和书生九杀王这都能看得到。如果能使出烈焰凰的阿娘真要是不见,墨涵还真没办法。挠了挠头为难问沙绮道:“那,怎么办?”

    沙绮从荷包中掏出一个红瓷瓶,里面装的是墨涵给她的养颜丹,歪着头笑着摇着红瓷瓶道:“看我的”。

    没有女人不爱美,墨涵心领神会笑着指了指古灵精怪的沙绮,准成!

    沙绮坐在龙驹背上东看西看,跟墨涵在一起即便不说话看什么都感觉很新奇充满乐趣。

    墨涵走着回想书生九杀王竟然能调动空气中的水在空中形成银河瀑布,而且在水幕上凌空写下的字散发出的剑气更是气势逼人,这么大的手笔不是玄阶王者绝办不到。

    他说临近大江借助地利可以让水幕遮天,墨涵绝对相信他能做到。可那水幕遮天又是多壮观的景象,墨涵开始期待了。墨涵听他说自己同样能领悟,也可以做到,心里对这种境界已经心驰神往了。

    从西往东穿过城内,墨涵发现城中的人少了一部分,没有昨天那么热闹了。路边下棋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老头,提着小.鸡.鸡撒尿的小男孩和黄土里嬉闹的小伙伴们也不见了踪影,古井旁边排队打水的人也少了很多。

    “小绮,城中的人好像少了点,他们去哪了?”墨涵问道。

    沙绮扫望一圈,她从小在这里长大,对周围的一切再熟悉不过。城虽然不小,但也不是很大,来来往往的人即便叫不出名字看到面孔还是识得的。

    她正感觉有些哪里不对,墨涵这么一问,她突然意识到了,回答道:“对哎,他们是不是都回家吃饭了?”

    墨涵看了看太阳还没到正午,下棋的老头屁股跟千斤坠似的,不到点他们不可能就收棋罢兵。小孩子在一起就黄土堆这点乐趣,他们的妈妈不拿着鞋在后面赶着也不会老老实实的这么早回家吃饭。况且古井旁打水做饭的胖胖瘦瘦高高矮矮的妇人变成了膀大腰圆的猎手和汉子,只会吃饭的大老爷们儿都会做饭了?

    墨涵摇摇头,看来要出事了,没出事也要出事了,回去还是问问沙毅好了。

    一路观察,除了人少了点也没发现什么意外的事,墨涵稍稍也放心了。

    走出城到城东外,一片绿叶繁花之中看到一个木头建造的阁楼。阁楼从绿叶之中探出半截,雕栏红柱轩窗轻掩,顶部飞檐翘起似大鹏展翅。在苍茫的荒漠之中,还有这么一处精致楼阁,真是难得一见。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6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