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一百六十六章、和龟杠上的老头

第一百六十六章、和龟杠上的老头

    墨涵一路狂奔到天龙族地域,接着又历经一场大战,现在总算正儿八经的吃了顿饱饭。

    沙绮的厨艺还真能堪称一绝,在菜品颜色和形状上也做的美轮美奂,除了味道鲜美看着也是一种享受。

    沙毅吃着赞不绝口,倒不是他哄沙绮开心,确实是他说的百吃不厌。他在家里没有那种无畏战神的气势,面容和蔼言语之中对沙绮是百般宠爱,活脱脱一副奶爸的样子。

    墨涵直到打了个饱嗝才放下筷子,沙绮没有吃太多,也不是因为墨涵在刻意矜持来挽救她像青蛙趴在地上形象。相比着吃,她更喜欢做菜,喜欢看父亲吃饭时津津有味的表情。

    用完饭后,墨涵本打算去酒馆把龙驹牵回来。想到沙绮要带自己去见那几个知道天龙族圣女殿位置的人,如果暗影宗的人再突然出现,把剑齿兽带身边会更好些。老伯伯既然喜欢龙驹,就让他多照看下。

    沙绮收拾碗筷的空闲,沙毅给墨涵大致讲了下这四个人的情况。

    一个大字不识一篓筐,神神叨叨的还要立志做一个教书先生。

    一个性格古怪的老头,天天蹲在水塘边跟一只乌龟杠上了。

    一个是隐居的女子,性情冷淡,不过不是善茬。

    最后一个是踏步见就可进入玄阶的毒师,墨涵猜测就是他在路上遇到的那个绝命毒师。

    他问沙毅会不会是绝命毒师杀了那些人,沙毅摇头否定。因为那个毒师性格是怪了点,不过不过杀害天龙族地域内的人。经过那绝命毒师一路追踪,发现有毒师渗透进天龙族地域内,这人很可能是暗影宗的人。

    天下毒师难觅,没想到一下子多了两个毒师,墨涵也忍不住好奇里面的原因。

    来到魔兽厩,剑齿兽站起身直溜溜的看着墨涵,眼神中有所期待。

    墨涵盘算着储物戒中的丹药存货,除了留给媳妇夜绫一大半,还剩洗不多的黄阶疗养丹、破镜丹,和自己研发的不吃饭是可用来补充体力的丹药。另外还有稍许易容丹、美颜丹、抗毒丹…杂七杂八的以备需要。

    他想着魔兽提升实力和进化的丹药现在还没药材,还是先把破镜丹喂它些。

    本想给它吃两颗,看剑齿兽不满足一副抱怨的眼神,墨涵心里忍不住骂街把一瓶五颗黄阶中境破镜丹全给它吃了。

    要不是墨涵有独特的手段收刮炼丹药材和炼丹神技,还真供养不起这头吞金兽。

    即便是有黄阶丹师的大家族势力,豢养像剑齿兽这样的吞金兽,不出两年再厚的家底也被啃光了。

    墨涵把剑齿兽叫出,手掌在它腿上抚摸下,伤势在短短时间内好了,而且脱光的毛发长出新茬,不是雪白色而是金黄色。

    难道是盾符灵气的缘故?如果是盾符灵气强韧它的经脉骨骼,这大家伙战斗力可是要飙升的。对于这个发现,墨涵心里一阵暗爽。

    沙毅把墨涵送出大门后,沙绮就领着墨涵朝着狩猎场的东面走去。

    一路走过,不像其它城镇叫卖声起伏,都是一些居民做些日常生活琐事。

    一个老头躺在大树下的藤条编的藤椅上打呼噜,阳光透过枝叶缝隙落在他身上光点斑斑。张着嘴巴露出掉了一颗门牙的空洞,呼吸之间还有吹口哨的声音。

    一个光着脚丫还不是羞臊的毛头小孩,扯着小鸡.鸡在路旁撒尿,眼睛时刻不离黄土堆的里正嬉笑的伙伴。尿完之后象征性的抖了下,看到沙绮叫了声姐姐,还没等沙绮回应就提上裤子滚进了黄土堆里嬉闹。

    毛头小子没羞没臊倒惹的沙绮脸颊绯红,微低着头往前走也不敢看墨涵一眼。

    走不远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小绮出来玩了啊!”

    墨涵和沙绮同时循声望向一口古井旁正摇着轱辘的妇女。

    沙绮热情回应道:“嗯!”

    那欢喜摇着轱辘的妇女把视线挪到墨涵身上,眼神之中甚是满意。

    墨涵被盯的不好意思。

    那妇女把打满水的大木桶从绳子上取下,一手提起一个将近百十斤的水桶毫不费力,快速的迈着小脚噔噔噔往家一路小跑。普通村妇看似身材瘦小,却有这般神力,墨涵忍不住咂舌。

    一路上所见喜气洋洋,没有见到小媳妇和大老妈子掐着腰骂架的情形。倒是几个蹲在路边下棋的老头,口中念叨:“棋盘纵横就是天地经纬,天神之手驱动棋子有进无退!”

    紧接着是一个不服气的声音:“许你悔棋不许我?”

    说着两个老头手影交错一路打着飞上树梢,观棋不语的老头们仰首观看,一老头道:“从没见过他俩下完一盘棋。”

    其他老头点头称是。

    墨涵感觉这里的一切都很新奇,沙绮已经习以为常,双手放在嘴边围成喇叭状,对树梢上激战正酣的两个老头喊到:“爷爷,你们该回家吃饭啦!”

    两个老头听到沙绮的喊声停手立在树梢上,两人互相不屑嘁一声飞回地面。

    沙绮一路给墨涵讲述猎兽城的趣事,不知不觉走到城外,墨涵第一个见的人是拥有金系功法的老头。没有特别原因,只是好奇这老头怎么就跟一只龟杠上了。

    沙绮指着一片水面道:“那里叫龙潭,钓龟的爷爷就在那里。”

    龙潭周围只是些散落的巨石,水面很是辽阔。

    阳光之下的潭水毫无波澜,就像是反射阳光的幽碧巨镜。

    “不是说池塘吗?怎么这么大?”墨涵不解问道。

    沙绮笑道:“这钓龟的爷爷说是小池塘,说久了,大家也就叫这里池塘了。”

    墨涵拉着沙绮的手在巨石上跳跃着向龙潭靠近,远远看到一个带着斗笠的老头面对这龙潭盘腿静坐着。

    怎么斗笠顶有亮光?

    靠近后才发现斗笠没有顶,凸出的头顶锃亮反射着太阳光,远远看起格外刺眼。

    钓龟老头似老僧入定,墨涵和沙绮走进他也没有丝毫反应。

    墨涵蹲着仔细抽了抽钓龟老头,灰色麻衣倒很整洁,斗笠之下垂落一圈稀疏白发,原来是秃顶啊。

    他双手相叠放在身前,钓竿呢?

    “爷爷,您钓竿放在哪里了?”墨涵问道。

    斗笠下发出一个声音来,像幽潭深水一样平静,“凡夫俗子垂钓需要用钓竿,老夫不需要。”

    墨涵一听,这是高人啊!听说过直钩钓鱼的,还第一次听到不用钓竿钓龟的。

    于是又问道:“那您用什么钓?”

    “心念!”老人平静回答道。

    高人!墨涵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他更加好奇怎么用心念钓起一只龟来,难道是龟听到召唤后自己跳出水面?

    墨涵道:“爷爷,我想问请教件事。”

    “没空”

    老人语气平淡也不是拒绝的意思,听上去像是真的没空。

    “那您什么时候有空?”墨涵问道。

    “等我把这只小龟钓出来”

    老人始终聚精会神纹丝不动,墨涵也没再打扰,走向蹲在潭水边泼洒水花的沙绮。

    “小绮,过来。”墨涵朝沙绮招手。

    “怎么了?”沙绮甩着手上的水走向墨涵问道。

    “这爷爷钓的什么龟?不用鱼竿用心念钓,真的假的?”墨涵问道。

    沙绮朝着老头望了眼,像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些为难,道:“没有鱼竿倒是有个鱼钩,这心念我就不知道了。”

    “他一直在这里钓吗?”墨涵问道。

    “昂,我爹说一只龟吃了他的羊,他说必须把这龟钓出来,这一钓就是几年。”沙绮回答道。

    墨涵越听越迷糊,多大的龟能把羊了,这一钓就是几年始终如一,没点心念还真干不了这个活。

    墨涵想着等等看他运气怎么样,能不能把这龟钓出来。

    龙潭周围的小石头五颜六色,草木不高长的旺盛青翠。

    剑齿兽把头放在一块圆形巨石上趴着睡觉,它能洞察方圆几里的气息,没有出现异样说明是安全的。

    墨涵和沙绮沿着辽阔的深潭边走着玩着,沙毅说让墨涵带她玩,也是因为沙绮在荒漠中长大没有人陪她愉快的玩耍而感觉愧疚吧。

    走走玩玩一圈下来,太阳都西斜了那钓龟的老头依然纹丝不动。

    老头比较跟沙绮聊的来,墨涵对沙绮小声道:“你让他把鱼钩弄上来,我看看他用的是什么饵料,是不是饵料有问题。”

    墨涵看着那老头,心里猜测十有八九是这个问题。

    沙绮笑着点点头,在岩石上蹦蹦跳跳到钓龟老头边蹲下,嘻嘻笑道:“爷爷,我看看有没有鱼咬钩好不好?”

    “没有”

    声音依旧平静,不过很柔和。

    沙绮摇着他的胳膊央求道:“我看看嘛…”

    钓龟老头终于晃动了,还是被沙绮摇动的。

    “好嘞!”

    钓龟老头拗不过,伸出手掌心向上轻轻一抬,一个巨大的四角鱼钩浮出水面,而后悬浮在水面之上。四角鱼钩出水,水面却不起波纹。

    墨涵眼睛睁的很大,很惊讶很气愤,甚至要暴走。

    这哪里是鱼钩,分明就是黑色玄铁铸成的大船锚!而且没有任何饵料,别说这龟能不能咬下大钩,就是能要下好歹也尊重下龟放点饵料啊!

    耗费半天时间看到这老头这么钓龟,结果看了个大傻眼,墨涵都快要发飙了。

    墨涵平息下心情,蹲在老人边上道:“爷爷,您也弄点饵料啊!”

    老头轻哼道:“那是凡夫俗子所为,老夫不用饵料一样可以把它钓上来。”

    看来这老头的气在这,还真跟龟杠上了。

    墨涵笑道:“爷爷,您别动手,让我这凡夫俗子来弄饵料。”

    墨涵说完,回望周围对沙绮道:“小绮等我回来。”

    “噢!”

    沙绮踮起脚看着墨涵朝着一片绿地飞去。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6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