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一百五十七章、绝命毒师

第一百五十七章、绝命毒师

    星光闪烁,龙驹飞驰。

    墨涵和夜绫的被窝热几次,就要怀着对她的愧疚秘密前往不知道在何方的天龙城。

    晋风不舍的离开了莺飞燕舞的‘黑水店’前往顺天城做自己不喜欢做的城主,一心打铁的石坦也被夜绫赶鸭子上架,拎着大锤带着鬼族人马前往紫烟城。

    因为静海城处于最南方同嗜血门势力范围相接,所有有沉稳谋深的周厉前去驻守。盘运城处于西南部的战略要地,让毒师鬼毒去再合适不过。鬼叔年迈,夜绫征求了他的意见后,还是让他静守着墨族祠堂,等过些时日让他着手重建墨族的事。夜绫性格刚强,皇室既然把墨族化为焦土,她就在原地重建,而且要更恢宏大气!

    剩下的三座城池靠近雷皇界,夜绫就任命了鬼族中在灭幽殿时立下汗马功劳的新晋高手担当。

    夜绫让他们立即去赴任后单独一人送墨涵秘密离开。

    两人偷偷摸摸的自己都感觉可笑,可这又有什么办法?

    墨涵的身份已经被皇室和暗影宗知晓,加上夜绫有着夜族的血脉,他们恐怕已经寝食难安了。要不是背后有着无量界,恐怕他们连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没有。

    墨涵挥手告别夜绫,不管前路多艰难,他一定掀翻皇室、踏平暗影宗,接回萧晴后一家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夜绫给墨涵半开玩笑的说,皇帝轮流做,墨涵要是做皇帝了,她不会跟萧晴争皇后。

    墨涵只是笑了笑,做皇帝那么辛苦的事儿还是让别人来吧。荣华富贵到头来都只是一捧灰土,还是搂着媳妇睡觉,抱着孩子逛街更舒坦些。

    一路杀伐,墨涵早就累了,只是还要硬着头皮杀下去,因为背后有很多眼睛希冀的双眼看着自己,如果暗影宗不除,皇室不换血,等无量界屁股下面坐着的魔王魔尊钻出地面的时候,好不容易安下的家又没了。

    至于无量界内所谓的万魔封印,墨涵不相信它会像擎天石柱一样屹立不倒。无量界如果有办法,早就把那么所谓的魔界异人铲除了。现在只不过是联合五宗族同皇室、暗影宗在谁也摸不着对方底的情况下,互相保持着底线。

    无量界是在拖,拖墨涵成长起来,也是拖到墨涵的封天箓修炼大成。好在皇室和暗影宗还不知道墨涵身上的秘密,要不然墨涵屁股后面时刻有一群疯狗追着咬了。

    墨涵回首在漆黑中早已看不到夜绫挥手的身影,没有剑辰和水境天的陪同,又回到单枪匹马的日子。

    想起剑辰,堂堂一个剑宗少主竟然放下身段流落到四处收刮抢夺敌人财宝,看来皇室和暗影宗对剑宗的大战越来越近了。

    至于冰宗,同皇族相隔着汪洋大海,有这个天堑和火族一旁策应,皇族和暗影宗一时半会对冰宗没有太大威胁。

    从顺天城地界朝着东南方向狂奔一夜,天亮的时候已经是数百里之外。

    墨涵嘞停龙驹,喂给它一颗魔兽饲养丹,让它伏在路旁休息。

    看着瓶子里的魔兽饲养丹,墨涵想起了在无量界的时候斩杀梁钰后得到的玄阶魔兽召唤诀,可现在才是黄阶,东西虽好就是用不了。

    夜绫说的也对,自己会炼制丹药,弄个魔兽养养不但可以当坐骑也可以作为战斗助手。还有一个原因是,谁不希望自己丈夫威风八面的样子。

    “有机会也弄个魔兽养养,要不然炼丹的本事就白搭了。兄弟,走了!”墨涵一摆手,龙驹蹭的一下跳起。

    这头龙驹是夜绫养的,毛色艳红,更特别的是这头龙驹机智异常,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灵气。眼睛忽闪忽闪眨着的时候,像是在跟人交流。墨涵看到龙驹的眼睛就会想起夜绫,真是谁养的跟谁像。紫莹养的龙驹小红花文静可爱,喜欢用脖子在白龙身上蹭,同样像极了紫莹。

    墨涵一路又狂奔百里,出了茂密丛林后,无量界已经远去,雷皇界更是遥远。

    眼前的地界处于剑宗界、神龙皇朝和进入天龙族所在的地狱交界处,放眼望去,一片荒凉。

    常年征战,暗影宗已经把整个天下祸害的千疮百孔,也许只要被皇室牢牢掌控的地域还能看到点繁华的景象。

    墨涵手提缰绳,龙驹不快不慢的前行。往东偏北就可以前往剑宗界,想起剑宗界就为剑辰担心。如果到了玄阶成为碎山断河的王者,进入剑宗界也能帮剑辰一些,现在去了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毕竟那里驻扎着皇族大军和暗影宗一大门的势力。

    朝着东南方向一路前行,墨涵对前面的地域所知道的就是疆域图上标识的城镇,至于更多的东西他一概不知。好像天龙族所在的广阔地域是一个迷,里面有无量界的多少势力,暗影宗、皇室有多少势力,所有人都不清楚。可以说是一个暗流涌动的角逐地界。

    太阳高悬,土路被无数次车轮碾压后表面是一层灰黄色的细末土,龙驹奔驰而过,身后尘埃翻腾。

    前方道路两边出现一些茅屋,正好可以让龙驹饮下水休息下。只因龙驹是夜绫的坐骑,一路飞奔看上去没有丝毫疲惫,墨涵还是感觉有点心疼。

    一片片茅屋很矮,墨涵坐在高大的龙驹背上感觉比茅屋还要高些,只是看不到人影,好像安静的有些诡异。

    “不好!”

    墨涵跳下龙驹,往龙驹嘴里拍了颗丹药。这种丹药有着祛毒效果,还是向鬼毒请教的秘法。

    路两旁茅屋大概有数十间,有的门口木杆上的酒旗还在随风晃,有的草棚下摆着几张桌子,有人像喝醉一样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牵着龙驹慢慢走近草棚,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男子趴在桌子上,手中握着的碗侧倒在桌面上,水流顺着桌子流下。地面上的水快要阴干,看来人的时间不短了。

    墨涵打开水壶,用手在水壶口轻轻扇动下,没有发现水里有毒。

    顺着路往前走,看到茅屋门口、屋内都有姿态各样的伏尸。像是突然之间中毒之后倒地,面容也没有便显出痛苦状。

    “毒师!”

    墨涵从对鬼毒的了解,加上对看到一切的综合分析判断,这正是毒师所为。

    毒师所过,可以所心所欲的施毒。可能是因为他开心,也可能是因为他不开心。生命在他们眼中视乎就是草芥,墨涵和晋风把鬼毒从九星堂牢狱救出来的时候,看到他对牢狱守卫死去时冷漠的眼神,没人任何怜悯,甚至感觉自己的杰作对他们来说是逃脱。他说那句‘看着他们天天站着都累’,墨涵依然记得很清晰。

    墨涵顺着路往前看,这是路过时随意放毒,像是踏死脚下的蚂蚁一样简单。

    墨涵把周围检查了便,男女老幼将近上百人死去。他们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即便是木气灵符也挽救不回来。

    周围空气中还有弥漫着的毒气,如果普通人或者实力低的人路过这里同样会中毒而死。

    他站在路中间,展开双臂召唤出十六道一丈来高的绿色的木气灵符。木气灵符绕着墨涵转动着,臂膀一震后木气灵符消散,灵气散进了周围的空气中把毒气消去。

    龙驹挑这头对着墨涵轻吼一声,墨涵看得出它在提示自己什么,灵力探测到身后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个人。

    墨涵缓缓转过身,看到一个人正侧过身静静的看着他。

    这人身穿青黑色的长袍,披散着头发,没有丝毫生机的眼神从头发间隙中射出,仿佛看到的一切都是枯草、白骨,没有丝毫波动。

    从他身上可以看到鬼毒的影子,只是鬼毒的眼神多了些滑稽和幽默。

    是他了!

    墨涵潜意识认定他就是个毒师,着遍地的死尸就是这个毒师所为。不对,对比着鬼毒的气息,他应该是黄阶高境的毒师,又或者是不用踮起脚尖就可以触摸到玄阶的毒王。

    墨涵变的很谨慎,不过没有恐惧,当然也不会上前质问或者动手。他知道一个黄阶高境的毒师会让玄阶王者都会保持着几分忌惮,更何况是个已经触摸到玄阶的毒王。

    如果墨涵现在达到黄阶高境,凭借着木气灵符对毒的克制效果,即便动手不能取胜离开也不难。而现实,他没那种实力,当然没有必胜的信心。

    青黑色长袍人摘下腰里挂着的大葫芦咕嘟咕嘟饮几口酒,若无其事的从墨涵身上一扫而过,用衣袖抹了下嘴转身离开。

    墨涵牵着龙驹,不紧不慢不远不近的跟着。

    龙驹同样感知到了紧张的气氛,它像个胆小的女孩轻迈着脚步,生怕惊到前面那个身穿黑不黑青不青的长袍人。似乎是看一不对劲进载着墨涵开溜。

    墨涵被龙驹的举动惹笑了,伸手抚摸下它的头让它不要紧张。一个毒师而已,自己有木符的克制,只要不达到玄阶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墨涵跟着他,想看看他到底要去哪里,要干嘛。最好瞅到机会,把他结果了。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6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