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五十一章、强扭瓜不甜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五十一章、强扭瓜不甜

    吴霏儿的母亲吃力的抬起头也只是稍稍离开枕头半寸,她凝视着墨涵的眼睛,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眉头挂着一丝欣喜和疑惑。

    墨涵被她看的有些局促,难道凝火伤到了她的神志?掌控的丝毫不差因该没问题啊?

    吴霏儿以为她母亲神志出问题,蹲在床前看着她的眼睛,担忧问道:“母亲,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吴霏儿母亲被逗乐了,实在支撑不住把头放下,松口气轻声笑道:“傻孩子,霏儿我怎么会不记得?”

    她想抬手抚摸吴霏儿的头发现使不上力,吴霏儿急忙站起身给她包扎伤口,欢喜道:“这是父亲请来的丹师先生,给您治病的。您叫她皇兄,我叫他什么啊!”

    吴霏儿说着,转过头朝墨涵递来感激的眼神。

    墨涵看吴霏儿母亲虚弱,休息段时间就会痊愈。现在要赶紧遛了,要是她母亲觉察到没穿衣服那就尴尬了。

    “那个,夫人,您静心修养一段时间就会痊愈,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墨涵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等”,吴霏儿母亲紧张的想撑着胳膊直起身,试了一下还是没能起来,喘息着笑道:“先生请稍等,我还有些病情的问题向您请教。霏儿,给我穿上衣服。”

    吴霏儿母亲笑容给人亲近的感觉,声音轻柔听着是一种享受。她对吴霏儿的慈爱,墨涵莫名其妙的有些羡慕,甚至有些不舍的离开,想多看两眼她的笑,多听些她的声音。她没有因为没穿衣服感到拘谨,反而像母亲给孩子哺乳时的淡然。

    “好,那我在外面等下。”墨涵走出,把门轻轻合上。

    她怎么叫我皇兄,难道她是皇族的公主?看她说话都正常,神志应该没有问题。看她紧张的样子不像是问我病的事情,难道是问我是不是她皇兄?扯!

    墨涵站在门外思绪乱飘的时候,门嘎吱打开。

    吴霏儿咬着嘴唇,显得有些扭捏。不知道她是因为墨涵之前治病的时候看到的一切感到羞涩,还是为之前对墨涵的质疑和挑衅感觉愧疚,眼睛中闪动着感激,笑道:“好了,先生请进。”

    先生请进!墨涵心里笑了笑,要是没有治好或者依然昏迷着,恐怕今晚走不掉了。

    墨涵走近,站在圆桌边以晚辈行礼道:“夫人,您的身体休息一段时间就痊愈了,还有什么疑惑请讲。”

    吴霏儿在她母亲背后垫了一张衾被,已经可以不用吃力的侧过头说话,脸上绽放的笑容让墨涵感觉怎么跟亲妈似的。

    她上下打量着墨涵,最后凝视着墨涵的眼睛,问道:“先生年庚?”

    “十八”墨涵回答道。

    吴霏儿看着她母亲笑了笑,也不敢再看墨涵,羞涩的低下头偷笑,心里甜滋滋的想到:这是要给我找夫婿了吗?

    吴霏儿母亲点点头,脸上始终是温和的笑容,说道:“先生能不能近些,让我看看你的容貌?”

    嘻嘻嘻,吴霏儿激动的差点捂脸了。

    墨涵一愣,又看了看羞涩的低下头的吴霏儿,强扭的瓜不甜,难道还真要把我强扭了?

    他出于尊重,又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床的三步外,勉强的笑着看着吴霏儿母亲。

    吴霏儿母亲又吃力的挺下腰背,凝视着墨涵的眼睛脸上的笑容充满了疼爱,一时愣住了神。

    墨涵同她对视了片刻,本来快要虚脱的身体被这么一看,连心都变虚了。还是赶紧离开,这要是被强扭了就坏了大事了。

    “那个,夫人,天太晚了要不您先休息,我明天再来给您调配些汤药。”墨涵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吴霏儿母亲急忙回过神,笑道:“我不碍事,先生累了先坐下休息。霏儿你父亲了?”

    “在下面呢!”

    吴霏儿随手朝下指着,她心想母亲是要父亲也过来,一起把这件事情定了。父亲是苍山城一城之主,自己的容貌谦虚点也算的上美,他应该没有理由拒绝吧。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连说话的语气都变的欢喜、急切,生怕墨涵跑了找不到人。

    吴霏儿母亲看出了她的小心思,笑道:“你去把你父亲叫过来给先生道谢。”

    “好,我这就去!”

    吴霏儿雀跃的像刚进门的小媳妇,完全没了苍山城城主千金的雍贵矜持。

    “完了,要被强扭了。”墨涵心里一片荒凉叹息道。

    吴霏儿走后,她母亲看着墨涵,笑道:“我姓轩辕,名羽,是神龙王朝的公主,也是皇帝的亲妹妹。”

    啊?!

    墨涵被震惊到,他能猜测到苍山城历代城主身份显赫,没想到她竟然告诉自己这些,也不像用强权压迫啊。

    随后她的笑容收敛些,黛眉微垂眼中出现一丝落寞,又说道:“庙堂高远,皇族的事我也不想再提。我这病从哪起已经不重要,不过有一个老先生控制了我体内的毒后,他说他也祛除不了。要等到一个生有重瞳的年轻人来到后才能帮我祛毒,你来了,那位老先生还要我给你转几句话。”

    墨涵心里一惊,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自己来到这里都能算的到?

    “什么话?”墨涵试探问道。

    吴霏儿母亲没有丝毫停顿,像是把这些话铭记在心,语速很缓字字清晰,道:“出无量,屠顺天,逃囚龙,灭风云,住苍山。”

    墨涵听到后脊背冷飕飕的,如果眼前换个人他会毫不犹豫的斩杀掉。此时他已经有了立即飞出窗外的打算,立即带着剑辰、水境天和鬼族的人逃回雷皇界。

    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中,而且丝毫不差,就像是被人攥在手心里,随时一翻掌就是一个五指山。这样的人是何等的恐怖!

    墨涵自己倒不惧,怕的是剑辰、水境天以及鬼族的人会被绞杀,这种结果他接受不了,绝对接受不了!

    吴霏儿母亲看墨涵就像是温顺的孩子,突然之间变成了一只欲要露出尖嘴利爪的猛兽,急忙抚慰道:“孩子,别怕。你可知他是谁?”

    轻柔的声音缓和了墨涵绷紧的心神,如果不是有人暗中窥视,那么这个人能在掐指捻须间就能算出两个月后事,一定是有着先知异能。单存的算卦也只是推断,不可能算的这么准。那么这个人就是要找的人。

    “上龙...先生?”墨涵不清楚应不应该把这几个字说出。

    如果吴霏儿的母亲说出的答案跟自己想的不一样,或者不给自己满意的答复,他只能让吴霏儿母亲再次沉睡。虽然不会要她性命,她醒来至少要等他们救出上龙先生后。

    吴霏儿母亲很欣慰的点点头,道:“英雄少年,上龙先生在皇城的时候我见过,不会有错。他还让我告诉你,这是一个局中局,隐!”

    她说的时候轻轻的咬了下隐字,让墨涵特别注意。

    “局中局,隐!”

    简单几个字在墨涵心中化为怒涛,拍在巨石上后浪花四射,他也不禁的打了个寒战。

    墨涵看她没有再说多余的话,只是眼神充满担忧,心里一暖像是受到挫折的孩子得到母亲的宽慰。

    “谢谢..夫人。”

    墨涵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激,也不知道怎么称呼。本以为是救人,没想到却被她救了。

    吴霏儿母亲不在意墨涵称呼自己什么,只是含笑点头。

    阁楼下吴霏儿跨着吴江的胳膊走着,吴霏儿一再‘叮嘱’她父亲,道:“我母亲同意了,父亲你一定要把他留下来。”

    吴江被她‘叮嘱’的一再点头,步子迈的很快,要不是被吴霏儿拉着他就要直接飞上楼去,笑着保证道:“你母亲同意我绝不反对!”

    对于这样的年轻俊才吴江也很是希望纳为女婿,即便现在让出城主的位置也在所不惜。只是一个丹师的地位崇高无比,更何况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成就,即使苍山城磅礴浩大、富饶丰腴恐怕也留不住这即将跃地而起的飞龙。

    “说好了哦。”

    “说好了,说好了!”吴江一再点头。

    墨涵听到脚步声,往后退了几步。

    吴江进来看到轩辕羽已经醒来,大跨步快走到床前,弯腰抚着轩辕羽的脸,激动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轩辕羽看着吴江饱含深情。

    “噢!”吴江急忙转过身,对墨涵躬身道:“感激先生救命之恩!”

    墨涵把慌忙把吴江扶起,多亏自己心存一善念,要不然下一步还不知道是不是万劫不复,应该感谢吴江才对。对吴江道:“医人治病,本分内的事。”

    两人多说些无用的话,吴霏儿急的想跺脚,而且还被无视了。

    墨涵低头看向床边的木盆,清水融进毒血后变的漆黑。吴江也低头看木盆,感激的点点头,拱手道:“感激先生,我之前承诺半座城池说到做到!”

    吴霏儿听到父亲这么说,开心的差点跳起来,虽然有利诱的嫌疑,不过她不在乎,甚至感觉父亲英明。

    墨涵急忙推手道:“我等住在府上已经打搅了,本来是本分的事,堂主就不要让我为难了。”

    墨涵察觉到吴霏儿的表情变幻,吴江这般宠溺她肯定被她要挟了。

    轩辕羽笑道:“好了,先生很累了,送先生回去休息吧。”

    “噢,对对,今天太晚了,明日吴某摆宴答谢先生。先生请!”吴江转身看到吴霏儿脸色平静中带着不悦,咂了咂嘴,像是在说这也不能怪我啊!

    墨涵当作什么也看不到,对吴江道:“夫人需要照顾,堂主就不必送了。”

    吴江从心底的欣赏墨涵的谦逊和英俊才华,道:“那让霏儿带我送送先生,霏儿,送送先生!”

    “好!先生我送你!”吴霏儿一下子又高兴起来。

    两人走出楼阁,墨涵望了眼天上的银盆圆月已经比之前来的时候偏移了一大段距离,心里暗道:坏了,他们要是等急了冲进内院就麻烦了。石坦那爆炸脾气一锤下来就没有前院后院之分了。

    “先生你慢点,你叫什么名字啊!”

    墨涵小跑着吴霏儿跟

    不上,变的有些焦急。

    墨涵回头摆手道:“不用送了,回去照顾你母亲吧!”

    吴霏儿看着墨涵小跑而去的潇洒背影,心里很欢喜又很憋屈,自己堂堂一个苍山城大小姐竟然被人甩了,好憋屈!

    墨涵快步走回,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进门看到众人站在门口,阵型整齐气势汹汹如临大敌。

    剑辰和晋风在前,石坦拎着大铁锤和周厉身后站着的两列人都披上了重甲,看样子不是水境天站在前面拦着就要冲出门外了。

    “这是要干嘛去啊?”墨涵问道。

    众人看到墨涵回来也松了口气,晋风笑道:“也就是你小舅子敢拦着,要是别人直接碾过去了。”

    水境天冷冰冷的说道:“给你们说了我姐夫不会有事的。”,看来他的耐心快被众人磨尽了。

    晋风不解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一定没事儿?”

    水境天给晋风费了很多话,已经对这个跟剑辰一样放荡无赖的家伙失去了耐心,道:“他们没那个实力,如果我姐夫出事,冰宗必会踏平嗜血门。”

    剑辰对他的毫无逻辑的逻辑再清楚不过,笑道:“还是三儿了解大哥,好了,都回去睡觉吧。”

    墨涵没有告诉他们什么,也没有上龙先生的话给他们讲,就是想让他们睡个安稳觉,一路奔来太累了。自己也要好好思考下什么是‘局中局和隐’。

    第二天所有人都穿戴好等墨涵出发前往春风城,墨涵一直到到太阳高升后才懒洋洋起床。他已经打算今天不去春风城了。

    墨涵给把一夜思考的东西给剑辰、水境天、晋风、周厉和石坦讲了下,剩下的人虽然也是鬼族的人,不过听了上龙先生的话后,他不敢再把消息再告诉任何人。

    至于轩辕羽说的是真是假,他不敢确定。如果是假的,几人恐怕已经被幽殿高手围堵了。墨涵从她的眼神中感性的判断这是真的,他没有冷血到认为世间的一切都充满谎言。

    直到吴江前来有意无意的告知韩经道已经调集了另外几大堂主带着大批高手前往春风城后,墨涵才真真确认到上龙先生的话是真,确实是个局。同时也确认了吴江这个人对于轩辕羽爱和吴霏儿宠溺是真的,他是野心不大的顾家好男人,只是这个家大了点而已。

    第一日,因为轩辕羽肠胃弱进补不了食物也不能用药剂大的丹药,所以墨涵给她调剂些人参药剂可以做食也可以做药恢复病后孱弱的身体。

    吴江摆下酒宴款待墨涵一行,从他的表现来看,轩辕羽没有把那些话告诉他,也没有告诉墨涵一行人的目的。他只是在吴霏儿一再‘胁迫’下倾尽所有表达对墨涵的青睐,希望墨涵能留在苍山城。

    酒宴之上觥筹交错气氛融洽,以燕风和燕云为身份的剑辰和晋风表现出了对的友好,让吴江如履薄冰颤颤巍巍的心安定下来。

    第二日,以军中有人要医治为由,剑辰和晋风带着所有的重甲护卫离开了苍山城赶往剑宗界,墨涵、水境天随同他们离开,委托吴江把王仲护送到春风城。

    以剑辰和晋风为首的一行人除了顺天城后,穿过一个林间的时候骤然消失,无踪无影。

    第三日,一大早,韩经道派出一队人马带着车驾前来迎接王仲。

    这一日,柔和的春光不现,天空之上布满黑云重叠如山,没有一丝风,所有人都陷入无声的沉寂中。

    吴江要求护送王仲被王仲婉拒只留下简单的话,“已经打搅多日,感激盛情招待,吴堂主留步。”

    王仲在护卫的搀扶下登上车驾,车帘落下后在黑袍高手带路鳞甲长戟护卫似长龙守护在车驾两侧离开。

    吴江望着离去的车驾和铁甲哗响的长龙,他愣愣出神,抬头望着满天重叠的乌云,呢喃道:“变天了!”

    苍山堂内的一处高耸的阁楼上,轩辕羽被吴霏儿搀扶着站在窗口。

    “母亲,先生走了,他的名字我都还不知道。现在王仲丹师也走了...”吴霏儿情绪低落道。

    轩辕羽远远望着护送王仲的人马转过一个街角后消失在视野中,收回视线,脸上露出子女离家母亲挂念的愁容。道:“傻孩子...”

    轩辕羽想说什么,心里叹口气又把话隐藏在心间。

    出了苍山城地界后,地势平阔无垠一马平川,青石大道上一路人马快速奔行。

    抵达春风城北门外,这里是墨涵三人最熟悉的地方。

    王仲被护卫搀扶着下车,环顾周围,迎接的气势真是好大。

    城外布防的重兵如乌云汇集,城墙之上的护卫长戟指空,气势深沉大地沉寂。

    韩经道一身黑袍,脸上的神色似笑非笑,他身后站着的是紫烟城郑拓、静海城汪渠、沙邑城郝刚、盘运城柯路。八大堂主已经三人惨死,一人没有前来。威震一方的幽殿竟然落寞到这种境地,还真是笑话。

    “王丹师,终于把你盼来了!”韩经道拱手道。

    王仲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让幽殿使惦记了!”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6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