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五十章、把衣服脱了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五十章、把衣服脱了

    “啊!这...”吴江实在听不懂墨涵的意思,问道:“还请先生明示。”

    墨涵点点头,看了眼吴霏儿,她的眼神依然不是那么和善。这小丫头片子还真犟,看来不把病治好不会放自己走了。

    墨涵回头看了眼吴霏儿母亲苍白如梨花盛开的面容,道:“这些神医用了哪些药,通过哪些手法给贵夫人治病现在都已经不好推断。总的来讲,表现出来的病症是伤寒,只是伤寒没有恶化也没有减轻,就这样保持着确实让人匪夷所思。”

    墨涵怀着疑惑在房间里转,除了桌椅、摆设、盆景之外,点燃的檀香分布四角,味道不浓不淡,时刻让人保持一种清醒舒畅。

    “这檀香一直点着?”墨涵问道。

    吴江不明白墨涵为什么问这些,只是如实回答道:“从霏儿她母亲昏迷一直点着。”

    又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探出头扫望了一圈,阁楼下的池塘内青莲竞相绽放,沐浴在月光中煞是好看。清风吹过水面微波粼粼,顿时感觉一丝清爽。

    是这样了!墨涵已经猜出个大概。

    墨涵转过身,眯着眼看着吴江,吴江一个激灵,问道:“先生怎么了?”

    “贵夫人从生病那天起到现在多久了?”墨涵问道。

    “两个多月,那时候是初春,母亲还说天暖了还要教我修剪院子里的花枝。”吴霏儿回答道。

    墨涵点头,道:“一个伤寒病在两个月内,要么早治好了,要么恶化到病入膏肓的地步。现在来看依然是当初生病的症状,为什么?”

    吴江张了几下嘴也答不出,墨涵接着说道:“有人给贵夫人施毒了,而且施毒的正是你说的那些神医中的其中一位!”

    “混帐!”吴江甩了下衣袖,气的两眼红,像只怒的猛兽。现自己出言不逊怕墨涵误会,立即道歉解释道:“先生见谅,我不曾想到那些人会做出这样的事。”

    墨涵不在意的摆了下手,瞥过吴霏儿的时候看到她脸上堆满了心疼、愤怒、不解的表情,只是没了质疑。

    墨涵继续说道:“好在这些神医里有个高人,他控制了贵夫人的体内的毒,为什么没有把毒祛除这个问题恐怕要问那个高人了。这些点燃的檀香有助于保持神志清醒,处在池塘周围空气湿润、通风顺畅也有助于呼吸顺畅。另外应该还有隐秘的事物,这些组合一起的作用延长了贵夫人治病祛毒的宝贵时间。所以说,幸亏来的及时。”

    墨涵说完,吴霏儿羞愧的低下头,小声道:“对不起..”

    虽然她的道歉如蚊声细微,墨涵听到后笑了笑,还真是有趣。

    吴江变得手足无措,甚至思维都变得混乱,语无伦次道:“先生,恳求您一定要救救霏儿母亲,不管千金万金,就是要苍山城半座城池都没问题!先生...”

    墨涵打断了吴江的话,伸手请他出去,道:“吴堂主出阁楼外,贵千金留下,我尽力!”

    “好!好!霏儿听先生的话!”吴江说着,慌不迭的转身出门,生怕耽搁一分一秒的时间。

    墨涵用很大的勇气说出尽力两字,吴霏儿母亲只是普通人,经脉强韧度同修炼功法的人没法比。那个高人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给她医治,压制了她体内的毒护住了经脉,可经脉变的很是脆落、凌乱。

    现在她已经的生命就像被蜘蛛网的一根丝牵制着,往后退一步就能生还,往前踏一步就不如鬼门关。

    此时,墨涵没有把救人当成要挟吴江的手段,他只是想挽救一个无辜的生命,无论是贵为城主夫人还是一个贫民。也许这就是大悲符的真谛,平定劫难,救赎苍生。

    墨涵走到床前,吴霏儿急忙跟在他后面大气不敢喘一下等着他吩咐。

    “把门关上。”墨涵淡淡说道。

    “哦!”

    吴霏儿一遛静步小跑把门关上又跑回。

    墨涵侧过头看着乖巧的吴霏儿,她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质疑和挑衅,问道:“想不想救你母亲?”

    “想!”

    吴霏儿不假思索的重重点头。

    “那你过会看到什么都不许对外说,包括你父亲。”墨涵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

    吴霏儿不明白墨涵的话,犹豫下还是重重的点下头。

    墨涵看得出她的诚恳,至于她能不能遵从她的誓言不重要,重要的是救人。

    “好!把衣服脱掉。”墨涵说道。

    吴霏儿慌忙拉紧自己的衣领,双臂护在身前往后退了一步像是遭遇流氓一样,惊恐问道:“你干嘛?”

    墨涵白了她一眼,道:“你长的是好看点,我没功夫,也没那心思,把你母亲的衣服....脱掉。”

    墨涵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接下来要做事要格外谨慎,不能有丝毫疏忽也只能这样了。

    “啊?”吴霏儿嘴角抽了抽,像是比脱她衣服还要为难,“能不能不..”

    “那样我没法出手,即便出手也不能保证能救你母亲,你自己考虑。”墨涵背过身以医者的口吻说道。

    他现在是在救人,即便是看到他也不敢想,稍有疏忽可是要葬送一个无辜的生命。

    “那..那..你能给说下为什么吗?我...我...”

    吴霏儿含糊不清的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让自己脱自己母亲的衣服给陌生人看,虽然是治病救命,还是无法接受。

    墨涵理解她的心情,安慰道:“你就当我是女的!”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又荒诞的理由,不过吴霏儿听到后总算有了说服自己的理由。

    她脱掉鞋子上到床上,完成墨涵吩咐的事情后又穿着鞋子下床,低着头脸红到耳根,低声道:“好了。”

    墨涵转过身,看到吴霏儿母亲身上只盖着一层薄纱,这层薄纱几乎透明没有任何遮盖效果,也只吴霏儿自己认为这样会更好点。

    一眼扫过,眼神跳跃过特殊的部位,皮肤苍白毫无血色就像是覆盖了一层寒霜。

    “好了,现在开始,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墨涵扯掉白纱帐说道。

    吴霏儿低着头一声不吭的站在床边,墨涵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警告,又问道:“听到了没?”

    “听到了,听到了!”吴霏儿慌忙抬起头看着墨涵的眼睛回答道。

    墨涵敛神静气,召唤出四道巴掌大的火灵符悬浮在房间四周。火灵符内只注入了很微弱的凝火,随着近乎透明的火焰跳动,房间内变得很温暖,像是沐浴在温和的阳光中。

    吴霏儿还第一见到这样的东西,就像跳跃的精灵一样,很可爱很奇特。对墨涵奇特的要求的抵触心理也随着温暖的火焰消失了,开完完全相信墨涵的话。突然现墨涵这个人好神秘,又像这跳动的火焰精灵一样奇特。

    墨涵召唤出火灵符之后,又召唤出四道木气灵符,同样分布在四周。

    木气灵符一处,房间内绿光像水波晃动,处身其中像是进入了清新的自然丛林,充满了盎然的生机。

    吴霏儿再次被震撼到,双手握着放在胸口,刚要张口想表达少女的惊喜,看到墨涵朝着她瞪了眼后立即反应过来,乖巧的缩着肩膀站着等候吩咐。

    墨涵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入境期的疗养丹,入境期的疗养丹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了多大用处,不过好在还有最后一颗没有丢掉。

    墨涵没有把疗养丹给吴霏儿母亲服下,只是掰成两半后又把一半均匀掰开,手指捻着四分之一的疗养丹走到床头的位置。

    吴霏儿好奇的盯着墨涵的一举一动,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墨涵说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许告诉任何人。刚才她还以为是怕他父亲知道后会怒或则问责墨涵,现在看来是她多想了,墨涵是让她保密他所展现出的神秘。

    墨涵用灵力凝出极为微弱细丝如的凝火,凝火融化了他捻着的疗养丹,疗养丹随着凝火落在吴霏儿母亲的光洁额头上。

    吴霏儿无声的张圆嘴巴,她看到被纤细如的火焰融化的疗养丹竟然落在额头之上消失了。这是进入了体内!怎么做到的?

    墨涵控制着灵力凝聚的火焰一丝一毫的融化丹药,一丝一毫的丹药进入她体内后,墨涵用灵力推动着沿着经脉从额头往下蔓延,他要把丹药送进每一处经脉之后。疗养丹稳固了经脉之后,他才能做接下来的一步。

    融入一丝丝火焰的疗养丹所到之处,苍白的肤色渐渐出现血色,额头、脸、耳朵、脖子..直至覆盖全身。

    墨涵不单要控制着火灵符、木气灵符,还要一丝不差的控制者融进丹药的凝火一丝一毫的注入吴霏儿母亲的经脉。花费的心神、灵力比以往任何一次炼丹,甚至比之前祛除自己体内寒毒的时候还要多,还要大!

    之前祛除体内寒毒的时候可以五种灵气齐出,肆无忌惮的狂虐寒毒,可现在要做到心细如丝,稍有差错就会破坏到经脉。一个普通人的经脉相当脆弱,再加上生命垂危,稍有不慎便会让被救者殒命。

    看来大悲无量、普渡众生靠的不是简单直接的杀戮就可以,还要化怒海波涛为深潭止水,慈悲之心还要像山岳一样稳固。

    墨涵的视线随着一丝丝泛起的血色从头往脚蔓延,轻盈的雪白透明薄纱终于泛起红色。大半个时辰过去了,手中的丹药刚好用完,墨涵重重的松了口气,下巴上汗水垂流。

    用衣袖从额头摸到下巴,对还处于震惊中的吴霏儿说道:“盆子拿过来。”

    吴霏儿视线还盯着她母亲脸上,像是没有听到墨涵的话,墨涵沉声重复道:“盆子拿过来!”

    “哦哦哦,好!”吴霏儿一个激灵,抱歉的看了眼墨涵,一溜小跑下楼拿了个木盆递给墨涵。

    木盆里装着水,还泡着一个白色毛巾,墨涵感谢道:“谢谢!”

    吴霏儿本以为墨涵要洗脸,却看到墨涵把毛巾拧干水,给她母亲认真的擦拭手后只是随意的往自己脸上摸了下丢在一边。

    这又是在做什么?

    吴霏儿被墨涵瞪怕了也不敢出声问,只是看到墨涵把她母亲的手放到床边,下面放着盆子。

    “把窗户关上!”墨涵对吴霏儿道。

    吴霏儿慌忙去关窗户,看到池塘外踮着脚仰起脸朝着窗口旺的父亲。

    吴江左等右等心急如焚,围绕着池塘转了无数圈,每绕一圈都会朝着巴掌寛的窗户缝往里看。虽然他只看到绿光和红光萦绕浮动,也看不到夫人有没有好转,可看一眼总感觉踏实些。

    突然窗户关上,吴江心急的右拳撞在左掌上,又绕着池塘转圈。

    吴霏儿看着墨涵心里更是疑惑,他怎么知道父亲在池塘外看?这个人是人是鬼,又或者是神?

    墨涵左手捏着吴霏儿母亲的食指,吴霏儿只看到他手一晃,食指上出现一道伤口殷红的血水流入盆中。

    “啊!”

    吴霏儿看到血惊吓出声。

    墨涵专心致志的想着下一步,吴霏儿惊吓声也把他下了一跳,转过头严厉道:“再乱叫信不信我抽你!”

    吴霏儿又被吓的一哆嗦,墨涵不理她站起身又来回扫薄纱。

    吴霏儿被吓的缩起的肩膀和微皱的眉舒展开,脸上露出欢喜,轻咬着嘴唇,心里甜滋滋的自言自语道:骂起人来好帅啊。

    墨涵没心思也没在意吴霏儿的情绪,现在已经护住了经脉,现在需要把她体内的毒排出来,至于那伤寒小病,经过凝火炼化和疗养丹治疗,调养下就不治而愈了。

    排毒!排毒!

    墨涵在这个事情上又纠结上了,到底是先用木气灵符加强些生命气息在用灵力驱赶毒素,还是先驱赶毒素再用木气灵符加强生命气息?

    如果先用木气灵符加强生命气息的话,会不会打破现在身体内的现状,如果毒素异动的话这么脆弱的身体吃不消啊!

    这个问题在脑海里飞转动,在吴霏儿看来只是稍稍几个停顿,墨涵已经分析出了数十种结果来。

    墨涵最终还是打算先用木气灵符加强些生命气息...

    手掌一翻,绿色的木气灵符闪动在手掌之上,像是森林里跳跃的精灵。

    吴霏儿也看得出这是关键的一步,心里变的更加紧张,想抬步上前看还是在心里撤回了脚步,她被墨涵瞪怕了。

    墨涵手掌翻过朝下,木气灵符悬浮在吴霏儿母亲丹田的上方。木气灵符的一丝灵气刚接触皮肤,精纯的生命气息融进了吴霏儿母亲体内。

    “嗯..”

    吴霏儿母亲的身体轻微一颤,出颤微声。

    墨涵觉察到她体内的毒像是在沉睡中惊醒一样,立即收回木气灵符。

    吴霏儿随着墨涵急变的举动吓的一哆嗦,始终不敢出声。

    差点...只能这样了...

    墨涵变的更加谨慎,手掌展开轻微的转动下,白色的纯净灵气凝聚在手掌直至上,而后把手掌悬浮在丹田上方。

    白色的灵气像轻雾融进了皮肤里,而后一点点的融进了血液、肌肉、经脉、骨骼之中,墨涵控制着灵气包裹着毒液一点点的从手指的伤口排出。

    手指伤口上的血从殷红变成暗红,最后完全变成黑色,毒液落尽水中想起轻微的滴答声。

    滴答,滴答...

    每响起一声,吴霏儿心里压着的时候就减轻一分,母亲要醒来了吗?

    一个半时辰过去了,吴江不知道围绕着池塘转了多少圈,剑辰和晋风久等墨涵不回去要进后院找墨涵,周厉已经让众人披上重甲,石坦拎起铁锤准备把苍山堂砸的稀巴烂,最后还是水境天把众人拦下,冷冰冰的说道:“没人能杀害他!”

    手指低落的血液终于变成了殷红色,墨涵下巴上汗水垂流。来不及擦拭汗水,收回灵气一翻掌召唤出火灵符一点点的融进吴霏儿母亲体内。

    苍白的皮肤已经有了正常的血色,静美的面容像纯洁的莲花绽放,眼睫毛微动。

    墨涵只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慌忙说道:“快,快给你母亲盖上被子。”又补充道:“别着凉了!”

    吴霏儿像只雀跃的小鸟,动作麻利的给母亲盖上衾被,她不想看到母亲难为情的样子。欢喜问道:“好了吗?我母亲要醒来了吗?”

    墨涵点点头,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母亲,母亲..”吴霏儿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她母亲睁开眼睛。

    墨涵无奈的摇头,道:“别吵!”

    吴霏儿像是被点穴一样,声音嘎然而止,不敢在出声。

    “她身体虚弱,醒的时候自然会醒。”

    墨涵用手撑着地,站起身显得很吃力,道:“这两天先不要给她吃东西,什么也要给她吃,除了水。”

    怕吴霏儿又追问,墨涵直接把话重复讲完,他真没力气多说话了。

    墨涵  颤颤巍巍的扶着桌子要往外走,听到吴霏儿母亲虚弱的声音,“谢谢你,等等。”

    嗯?这么快?

    墨涵转过身,看到和吴霏儿一样的眼眉,笑容像白莲绽放一样,让人心神宁静。怪不得吴江对她这么疼爱,换哪个男人也不忍心让她受伤害。

    突然,吴霏儿母亲的眉头微微一皱,“皇兄?”

    吴霏儿惊讶的看着墨涵,墨涵也惊讶的看着吴霏儿,两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不会神志出问题了吧?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6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