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四十一章、金蝉脱壳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四十一章、金蝉脱壳

    “严堂主,是不是把大门打开把他们抓起来?”韩经道同严驼交耳问道。

    严驼微低着头,眼中闪烁着奸诈的光芒。他抬起头望着牢狱大门,像是一个捕猎经验丰富的饿狼。片刻后回应道:“幽殿使万万不可,如果他们真是出现在顺天堂的鬼王,把他们困在牢狱中等高手前来最为稳妥。”

    韩经道吃惊,问道:“大军都聚集这里了,他们还能逃脱?”

    严驼扫视周围,春风堂大部分精锐加上其它各堂的精锐都聚集在此,像潮水一样把囚龙狱这座孤岛包围。

    再加上韩经道是黄阶中境一段实力,自己再不济也有黄阶初境三段实力,再加上其它黄阶高手,按照这样的实力要生擒里面的人应该没有问题。

    可严驼还是感觉有些不妥,不是他胆小怕事。相反,他如果嗅到取胜的时机便会不惜一切代价进攻,如果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宁愿选择像狼一样潜伏着伺机而动。

    现在虽然实力对比有着优势,但在心理上依然有着担忧。所以他选择等!

    严驼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了韩经道,韩经道认为严驼讲的有些道理。

    反正几人被困在牢狱内,等幽殿派出高手前来便有十足的把握生擒里面的人。

    牢狱外刚才还能听到韩经道和严驼的讥讽嘲笑,现在变的鸦雀无声丝毫没有打开牢狱大门冲进来的迹象。

    时间拖的越久对墨涵三人越不利,他们不单要逃离这里,而且还不能泄露了身份。本以为救出上龙先生是轻而易举的事,看来还是小看了严驼和韩经道了。

    “大哥,怎么办?”剑辰问道。

    被困牢狱之中,剑辰有种在阴沟翻船的感觉,心里有些急躁更多是不甘。

    墨涵拍了拍牢狱大门,连声闷响都没发出,就是一堵精钢墙同牢狱融为一体。

    “你们两个退后些,我试试!”

    墨涵召唤出火灵符,在五道雏形灵符之中,也只有火灵符注入了‘火灵诀’的火焰,在威力上也是最强。

    他退后几丈,对着牢狱大门甩去。

    ‘轰’一声闷响。

    烈焰撞到门上被一股玄妙的力量化解,而反弹的劲力却是让几人心里一惊。

    墨涵急忙召唤出盾气灵符,水境天也在几人身前凝聚出蓝色冰晶墙。

    在双重防御下,烈焰能量波被拦下后,水境天的冰晶墙和墨涵的盾气灵符也紧跟着涣散。

    烈焰能量波受到阻碍后,像海浪拍在巨石上受到阻力后朝着牢狱顶部冲去。

    墨涵看牢狱大门除了被高温烧的有些黢黑没有被怎么破坏,他在怀疑自己的功法是不是失效了。

    正当墨涵摇头郁闷的时候,水境天咧着嘴笑着戳了戳墨涵,指了指牢狱顶部,“姐夫,你看。”

    墨涵和剑辰朝着上方看去,上方出现一个圆形的洞,透过洞能看到外面闪动的火光。

    “走!”

    墨涵毫不犹豫,三人依次纵身而起,一个接着一个穿过仅容两个身体的洞口。

    “这里是天井盖,哈哈哈,我估计这些人把这个地方给忘了。他们也不会想到我们能找从这里出来。”

    剑辰看牢狱最顶端没有人防卫,他们确实把囚龙狱

    顶部的天井盖给忘了。

    “咱们来个神遁!”

    墨涵搬起将近两米来高的锥形天井盖,插进天井之中,可以想象到牢狱顶部有多厚。如果不是事出偶然,这次三人是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三人站在牢狱牢狱顶部,远远看到韩经道和严驼正站在黑压压的黑袍护卫之中,里三层外三层的生怕会遇到什么意外。

    “这个严驼要想办法除掉!”墨涵道。

    墨涵清楚,这么大的一个陷阱不会是韩经道想出来的,他最多是补充完善和下命令。肯定是严驼这个老狐狸以上龙先生为诱饵,瞒过所有人的耳目来个瓮中捉鳖。如果不把他除掉,墨涵心里像悬浮着一根刺,一不下心碰到就会痛。

    “这老鬼狡猾的很,除掉他倒不太难,只是动静大了点。”剑辰抱着胳膊,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郁闷。

    “我们走吧。”墨涵转过身看到城南墙上的守卫不多,应该都被调集到牢狱这边了。

    “去哪?”剑辰问道。

    “没办法了,上龙先生的位置恐怕不是那么好早,看来我们要麻烦她了。”墨涵很是无奈道。

    墨涵三人离开后,牢狱顶部一个黑影浮现,“三个有趣的家伙!”

    黑影晃动,消失在夜色中。

    韩经道和严驼听到牢狱大门震动,下意识退后一步。又等了一会发现牢狱之内没了动静,韩经道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看到严驼誓要生擒的表情,也没有再问,只是等着幽殿高手的到来。

    等幽殿大批高手赶来后,牢狱大门轰然打开正要准备一场大战的时候,发现牢狱内除了遍地死尸和十具被玄铁栅栏门压扁的铜尸再也没看到任何人。

    最后收遍了牢狱内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收获,蒸发了?

    韩经道抖了抖眼皮,布下天罗地网竟然能逃脱。想到幽殿殿主左应要是问责怎么办,心里不由得惊慌。

    “严堂主!”韩经道沉声道。

    严驼知道他心里所想,驮着的背又压低些,拱手道:“此事都是属下的过失,殿使放心,他们逃不了!”

    这样最好,韩经道也放心了。

    严驼走到天井盖下方,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的怒气越来越盛。突然双脚蓄力纵身飞起,他看似苍老残狼一般,表现出的敏捷和狠厉让在场的人都心里一惊。一拳轰在天井盖的位置后一声炸响,一个洞口出现在众人眼前。

    原来如此。

    墨涵三人乘着龙驹飞奔到青岩城,让周厉带领鬼族的所有人退出青岩城,决不能留下任何关于鬼族的痕迹。

    鬼族的人搬空了青玉收刮的所有财富,从护城河的一个暗道中悄无声息的撤回雷皇界。

    周厉带着鬼族的人先行回到正阳城,墨涵三人在鬼毒、晋风和石坦的陪同下来到了封天镇。

    阔别几个月,墨涵终于又回到日夜思念的故乡。

    暗夜之下,寂寥无声。

    墨涵遵从父亲的话,远远望着墨族大殿。

    墨族大殿的残桓断壁依旧,只是旁边建着墨族的祠堂。那里都供奉着墨族人的英灵,虽是深夜灯火依旧光明,像是墨族人的英灵得到慰籍时刻盼着墨涵前去祭奠。

    墨涵捂着嘴巴沉默

    ,眼中泪水晃动喉咙哽咽,他不知道说些什么,也不知道做些什么,一时间陷入茫然。

    水境天打破沉默,道:“姐夫,我去代表冰宗和我姐去祭奠下墨族英灵。”

    “嗯。”

    墨涵点头,他多么希望也能前往祭奠。由水境天代替萧晴和冰宗前往祭奠,父亲看到后应该很欣慰吧。萧晴安全的回家,而且亲家还是古老的宗族,虽然他不喜权贵财富,自己有了这么强大的依仗他会更放心些。天下父母,好像都是一个心情。

    “鬼毒,你留下陪少主吧,我和铁锤带他们去。”剑辰和水境天是客,晋风请他们前行。

    “大哥,我也去祭奠下墨族。”剑辰看到墨涵的情绪低落,心情也变得格外沉重。

    墨涵点点头回应。

    墨族祠堂是按照墨族大殿的样子建造的,虽然没有墨族大殿威严气派,也是很庄严大气。

    祠堂内的大殿之上摆放着墨族人的灵位,鬼叔给油灯加了油火焰又蹿高许多。封天镇的人感激墨族恩德,白天前来祭奠的人络绎不绝,香火鼎盛。

    “爷爷,这里是墨涵哥哥的家吗?”罗晋站在鬼叔身后,眨着大眼睛问道。

    鬼叔拨弄着油灯,一脸慈祥,点点头道:“嗯,这里是墨族,流传了几百年。墨族庇佑了很多人,也救助了很多人。可是...”

    鬼叔听到空旷的祠堂内想起几个人的脚步声,侧头看去看到晋风和石坦带着另个陌生人前来。

    晋风给鬼叔介绍水境天和剑辰,当鬼叔得知萧晴是冰宗的人,水境天是萧晴的弟弟后眼中泪光婆娑,点点头欲言又止。

    水境天和剑辰把鬼叔当成尊敬的长辈,水境天正要跪身行礼被鬼叔拉起。

    “少主长大了,长大了!”鬼叔感慨万千。

    剑辰看鬼叔和水境天的眼神像是认识而且感情很深,避免有些也疑惑。

    水境天燃香祭拜,道:“冰宗水境天代冰宗和姐姐萧晴前来祭奠墨族英灵。墨族对姐姐萧晴厚恩,冰宗必当铭记。墨族含冤而殁,天地有道,必当血偿。水境天在此立誓,必会让皇族和暗影宗血债血偿!”

    水境天和剑辰上了香,又跪地三拜。

    晋风和石坦听到水境天的吊言,面面相觑。世人传言冰宗有仇必报血杀到底的信条,今天亲眼见到亲耳听到才知道冰宗有多恐怖,顿时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冰冷起来。

    “爷爷,不知道夜绫姐姐在哪,我想见见她。”水境天问道。

    鬼叔想起过去的往事,一下子变的苍老许多。道:“当年你还在襁褓中,这一别就是十几年过去了。唉,所有的事我都给夜绫讲了,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她。让晋风带你们去吧。”

    剑辰和水境天给鬼叔道别,罗晋同他们两人摆手再见。

    几人正要离开,鬼叔突然叫住水境天道:“给你姐夫说,让他多保重。墨族祠堂有我在香火不会断,放心的做他该做的事。”

    水境天再次躬身致敬,他走到一处空地上,用布装了两兜土,一兜带回去给姐姐萧晴,一兜给墨涵。

    水境天给墨涵转述了鬼叔的话,并给他讲了下墨族祠堂的情况,交谈之后他们就火速赶往正阳城寻找鬼影夜绫。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6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