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三十九章、囚龙狱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三十九章、囚龙狱

    青玉被震回飞走半空中,他自知在劫难逃,从一片死灰的心底涌起同归于尽的杀气,“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青玉双手在胸前变幻,随着手的变幻,他周身弥漫出浓浓的雾气连空气变的扭曲起来。

    周厉、晋风、石坦和鬼毒都是一皱眉,他们可没信心接下这一招,这么骇人的气势即便几人合力接下也会以重伤收场。

    他们同时看向墨涵,如果墨涵发话闪避,他们绝不会给发疯的青玉硬扛。如果墨涵下令斩杀,那他们就各自散开从不同角度合力斩杀。

    墨涵脸色平静,丝毫没把青玉放在眼中。通过这些黑雾可以判断出,青玉使用的是暗影宗的魔界功法。

    墨涵的眼神冰冷,一番掌一道燃烧着烈焰的火灵符出现,毫无花哨的朝着青玉推去。

    火灵符离开墨涵手掌的时候只有巴掌大小,而火灵符上的能量波动隐藏着让人望而生畏的死亡气息。

    墨涵出手只在瞬息之间,火灵符飞向青玉的时候他手中结的印还没完成。

    当他看到火灵符越来越大,直至像一个天神的火焰掌拍来的时候,他才明白眼前这几人的真实目的是幽殿,而自己只是他们脚下随时可以踩碎的石头而已。

    他停下了手中结的印,因为他知道墨涵的实力已经远在自己之上,甚至这个差距可以比作沟壑天险,即便燃尽身体内的能量也难以弥补之间的差距。

    这样刻,他才明白墨涵所说的,自以为已经掌控一切,却不知头顶三尺之上悬浮着随时落下的屠刀。可悲、可笑…

    火灵符撞到青玉的身上,轰然一声黑色的雾气消失,青玉也随之灰飞烟灭。

    完了?就这么完了?

    晋风四人的心比之前还要惊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黄阶初境二段强者在墨涵手中过不了一招。他到底在无量界遇到什么样的机缘,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从入境期七段一跃成为黄阶中境甚至更高。

    墨涵的实力虽然是黄阶初境三段巅峰,可他的战斗力已经有黄阶中境强悍的战斗力。

    大殿内前一刻还聚集着青岩堂几乎所有的高手,现在已经伏尸遍地,血水横流。

    墨涵三人摧枯拉朽的杀戮手段,就像劲风吹过残云化为虚无。在绝对强势的战斗力面前,数量已经没有那么重要,只是让场面变的更血腥而已。

    墨涵对眼前这一些毫不在意,杀多了,也见多了。

    他走向四人,四人看向墨涵的眼神有些古怪,前一刻感觉还熟悉,现在又感觉很陌生。他们也明白,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他们所认识的墨涵,有种站在山脚仰视的感觉。

    “怎么?不认识了吗?”墨涵摘下面具笑道。

    在他心里,眼前这些人都是自己过命的兄弟。即便再过多少年,自己的实力再强,他们都是。自己还是那个少年。

    晋风笑道:“你们这杀法,呵呵,也真够骇人。”

    “因为事情要保密,所以…,还要感谢你们帮我们清楚外面的人。”墨涵笑道。

    的确,这样的手段在他们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他们不说墨涵还没感觉,晋风说出来墨涵才发现几个月的时间磨砺,战斗力一惊达到让他自己都有些吃惊的程度。

    “呵呵呵,少主说哪里话,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石坦挠着头傻呵呵笑道。

    墨涵很喜欢石坦,看到他的大铁锤也很是高兴,在石坦胸口戳了一拳。而后跟鬼毒、周厉问好。

    几人闲聊着,得知鬼叔守护墨族宗祠还要照顾罗晋,而鬼影呢?

    “怎么没看到鬼影?”墨涵问道。

    这次前来是周厉带队,周厉开口道:“族长让我带队前来,她不知去向,我也没问。”

    周厉看墨涵想问夜菱的去向,干脆一次说完。

    “哦,”墨涵想了想,又说道:“我们还有重要的事,麻烦你们在青岩堂守到天亮,千万不要

    走漏风声。凡是再进入青岩堂的人格杀。天亮之后,把青岩堂内所有的财宝带回正阳城。”

    墨涵又嘱咐晋风不要伤了飞天鼠的命,让飞天鼠留在晋风身边看着就好。

    晋风笑道:“飞天鼠已经是老鼠进粮仓舍不得离开了。”

    墨涵乘着龙驹朝着春风城疾驰而去,青岩城内的鞭炮声越来越小,直至被夜色淹没。

    得知上龙先生在春风城的牢狱之中,他们必须尽快解救他出来。如果韩经道和严驼得知青岩堂覆灭,他们会更加谨慎,再出手就更加困难了。

    墨涵三人赶到春风城下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春风城墙上灯火勾勒出城墙的轮廓。城外已经没有人,夜色依旧是平淡无奇的平静。

    由于牢狱在城南,三人选择从春风城南侧进入。

    深沟高墙不是三人的阻拦,他们轻轻松松的从守城护卫的眼前飞越过城墙进入春风城内。

    墨涵听了周厉讲解牢狱的详细情况。

    此牢狱名叫‘囚龙狱’,仅有一个朝南的大门。牢狱内总共有九道玄铁栅栏门,这些玄铁栅栏门上经过玄秘的力量加固,另外重重机关更是凶险万分。如果发现有人进入,牢狱内的机关自动开启,玄铁栅栏重门也会落下。

    在玄铁栅栏重门落下前如果不能逃出,那就等于三人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墨涵很好奇为什么这个牢狱叫‘囚龙’,难道是幽殿殿主特为上龙先生监造的?

    他把牢狱建在春风城内是因为春风城处于几座城的中心位置,这个还能理解。可幽殿的老巢在哪?左应又在哪?

    从种种迹象上看,幽殿总部应该不在春风城,左应应该也不在春风城中。要是他在的话,了尘不会不知会墨涵三人。既然了尘没说,那说明左应定然不在。

    三人站在人工河对面的一处高耸楼阁上望着对面的囚龙狱,囚龙狱像是一只巨大的癞蛤蟆,头微微上扬做着吞天之势匍匐在夜色之中。

    牢狱大门紧闭,远远的只能看看到门口悬浮着的大火盆内火势凶凶,把大门周围照的犹如白昼。两座石头雕刻的啸天狮子无声咆哮,两侧排满了黑袍护卫。

    牢狱周围的贫民房子已经尽数铲平,此时那里已经密密麻麻的竖立着从其它堂调集来的高手。

    总体看来真可谓是铜墙铁壁密不透风,三人原以为这座牢狱也只是防卫森严些,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玄机。一时也泛起愁来。

    “大哥,那个周厉怎么对这一切直到的这么清楚?”剑辰好奇问道。

    墨涵笑了笑,道:“他只是转述夜绫的话,也就是鬼影,鬼族族长。”

    墨涵知道,周厉虽然心思缜密做事果敢,但他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牢狱之中还不被发现。这一切应该是夜绫让他转告的,至于夜绫为什么不出现,确实让她有些费解。

    因为自己的不辞而别?她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吧。

    “夜绫我应该认识,确切的说我们见过,只是那时候我还小。”水境天说道。

    “嗯?”

    墨涵和剑辰同时好奇的看向水境天,“你怎么认识夜绫?”墨涵问道。

    水境天深吸一口气,张嘴酝酿下说道:“我们冰宗跟夜族有些渊源,见到她让她解释吧。”

    水境天话讲一半把剩下的重要信息又咽下,让墨涵感觉堵得慌。墨涵知道水境天话少,既然他不便说就让夜绫来回答吧。

    墨涵一直盯着囚龙狱,最重要的是怎么进入牢狱大门。凡是进入牢狱的人都经过盘查,看来要想个法子才行。

    ‘嗖’

    一个破风声从右前方飞来,剑辰和水境天一惊,刚要出手被墨涵拦下。

    墨涵伸手双指一夹,捻在手中摩挲下,道:“是一个石子,前面有人。”

    “谁?”剑辰紧张问道。

    能发现三人的实力绝对不低,既然没有现身也没有

    对三人做出有害的举动,那么说明不是幽殿的人。

    墨涵眉头皱了皱,也不能判断。

    三人同时看到前方有一个黑影一晃朝着牢狱飞去,黑色的身影在夜色中若有若无就像鬼的影子一样。墨涵用灵力探知也感受不到黑影的气息更不能判断对方的身份。

    “跟着他!”墨涵话音未落,三人跟着黑影飞去。

    他们发现不管是在速度上还是隐匿身影上,这个黑影比着三人只强不弱,要不是黑影稍有停顿恐怕三人会发现不了它的踪影。

    墨涵发现牢狱外站着的高手密集处都被黑影巧妙的躲过,而是在他们稍显稀疏的空档中穿行,它应对这里的环境了如指掌。

    黑影没有朝着牢狱大门飞去,而是绕道了大门的右侧。

    牢狱右侧依然有很多黑袍守卫,比起大门前已经少了很多,三人也变得轻松起来。

    “它要带我们到哪里去?”墨涵很是疑惑。

    大概行进了数百米,一个靠牢狱建造的大院出现了。

    大院周围没有太多的守卫,黑影飞跃到墙上身影稍有停顿,像是怕身后的三人跟不上。

    三人也觉察到黑影的意思,心里尴尬的抹把汗。

    飞越过围墙之后,大院内守卫更少,只是在几处就出口零星的站着几个。

    当他们从听那些守卫口中嘀嘀咕咕说着,“差不多又该送饭了,真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个老头总是半夜吃饭!”

    老头?吃饭?

    三人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黑影带他们来这里,原来这里有着进入牢狱内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黑影穿进一道门内,门两侧两个黑袍守卫不耐烦的朝着门内叫嚷:“快点!送饭时间到了!”

    “唉,好,马上好!”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听他声音颤抖像是很畏惧。

    墨涵三人观察下周围,没有发现被埋伏的危险后都进入那道门内,而后闪到角落里。

    原来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厨房,素菜和肉堆的到处都是,应该是供应牢狱守卫吃饭的地方。

    此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把做好的菜放到一个食盒内,老人看上去身体硬朗,也许是外面两个守卫的叫喊让他感觉害怕才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老人把饭菜都装进食盒内后,正要提着食盒往门口走,两个黑袍守卫大步踏进门来,“老东西,做个饭菜磨磨唧唧的,误了时间我们兄弟受罚回来要你的老命!”

    “下次不敢了,下次不敢了!”看老人的样子应该来自乡下,道歉的动作也是弓着腰不停的作揖。

    墨涵一摆手,剑辰和水境天同时飞出使出锁喉夺命手,两个黑袍守卫没有闷哼一声就被杀死。

    墨涵也一闪而至,轻轻的从守卫手中接过饭盒。

    三人同时出现,老人吓的倒退两步跌倒在地,刚想叫出声却被墨涵上前掩住了嘴巴,“老者别怕,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

    墨涵扫视偌大的厨房,黑影早已不见踪迹。厨房内还有几个半开着的窗子,看来它早就跳窗离开了。

    让墨涵好奇的是为什么不从窗子内进入而直接冒着风险从门口进入,难道它是在故意考验我们的实力?

    墨涵和剑辰把守卫的黑袍扒了下来套在自己身上,看到守卫腰间还挂着黑色的腰牌,也摘下挂在腰间。

    墨涵对水境天道:“你就在这里先等着吧。”

    “不行!”水境天毫不犹豫道。

    墨涵道:“就两件衣服...”

    “我去扒一件过来!”水境天转身就往外走。

    三人从相见一来都是同生死共进退,他无论如何也不肯落下。更何况他看不到墨涵就会很担忧,不管怎么样也要一起进去。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5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