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二十三章、月夜鬼王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二十三章、月夜鬼王

    墨涵平息下气息,把面具摘下,斗篷推到背后,轻叩房门:“你们别怕,我是剑龙的弟子墨涵。叶老在家等你们,现在接你们回去。”

    屋内的哭声消失,变得非常寂静。

    墨涵没有着急推门而入,他在给他们一个反应的时间和心里的准备。

    “剑龙?剑龙是爹经常提起的那个哥?”女子问道。

    “对,对,连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剑龙哥的名字,这么说没错!”男子惊喜道。

    木门吱呀打开,墨涵把鬼王面具负在身后,笑着向两人问好:“我叫墨涵,我师父剑龙听说家里有难,所以让我们来化解。”

    月光清晰,墨涵看到男子粗眉大眼,因为愁苦似要凝在一起。他一副壮实的身体,穿着褐色的粗布衣衫,给人一种踏实稳重的感觉。

    女子没有怎么修饰妆容,淡眉横扫,泪光闪动像一汪湖水,丹唇银牙下巴圆润,眼神之中流出些不同寻常女子的果断和贤惠。虽说是村妇,却有着带雨梨花般的柔美。

    墨涵感觉小易更像他母亲多些。

    “你是来救我们的?”小易爸半信半疑问道。

    “嗯,让你们受惊了,你们有没有什么要带的,这就送你们离开。”墨涵点头回应道。

    小易妈感激道:“那谢谢小哥,”,她急忙转身从一个只有木板的床上拿回一个包裹,紧张问道:“可,那么多护卫,咱们怎么走?”

    墨涵保持着笑容,让两人不那么担心,道:“婶婶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小易爸妈跟师父同辈,墨涵感觉应该以叔叔、婶婶尊称。

    小易妈妈听到墨涵称自己婶婶,心里又宽慰许多,脸上多了些笑容,道:“有劳了。”

    他们从墨涵的笑容中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踏实,既然他能顺利的进来,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定会带他们离开顺天堂。

    两人刚出房门,看到脚下瘫倒的两个护卫,地上鲜血蔓延一地映着月光一片猩红。

    小易爸被吓到急忙抬脚,小易妈拉住他示意小声点。

    墨涵扫了眼地上的尸体,道:“不碍事。”

    墨涵吹了一声口哨,金翅大鹏展翅滑翔而来。

    “婶婶,见谅!”墨涵一左一右挎住他们的腰,跃上围墙后又纵身一跃,飞到了金翅大鹏的背上。

    金翅大鹏向上冲起,攀上高空之上。

    “谁!那里有人,有人闯了进来!”一时间,顺天堂内院一阵慌乱。

    剑辰和水境天看到两人得救,知道血洗要开始了。

    小易爸妈见过飞兽,却从来没有乘坐过飞兽,两人害怕跌落下去抱着一起蹲坐着。看到下方的顺天堂大院,终于逃出了牢笼。惊喜之余,抱头大哭。

    小易妈用衣袖抹去眼泪,抽泣下道:“感谢你们救了我们一家!”

    墨涵看她要跪拜,急忙蹲下身扶正,不好意思道:“婶婶这是折我寿啊,一家人不要见外。让这飞兽先送你们回去,我们把顺天堂灭了!”

    她不像普通村妇,懂得些礼节恩惠。墨涵怕她在说出什么感激的话或者做出感激的举动,急忙从金翅大鹏飞上飞落。

    墨涵落在顺天堂的大殿顶部,站在一个高昂而起的石雕龙头之上。望着金翅大鹏朝

    着枫叶小村的方向飞去,很快他们就可以到家了。

    低头看着顺天堂的人把周围围了起来,有些高手开始跃上来斩杀墨涵。

    墨涵带上鬼王面具,俯瞰向下的眼神犹如死神的死亡蔑视。扬起头,魔鬼般的怒吼传出:“杀!”

    双臂一振,周身环绕着八道一丈高的火灵符,炙热的火焰狂暴的劲气直接把刚冲上来的一群高手瞬间灰飞烟灭。

    墨涵把八道火灵符砸进钱族内院和大殿之上,轰的一声大地震动,顺天堂瞬间化为一片火海。

    哭喊声、惨烈的嚎叫声在烈火中不断,此刻,这里似人间又似地狱。

    墨涵站着一动不动,前门有水境天、后门有剑辰,他相信连飞虫都飞不出去。他站在最高处守株待兔,等的就是顺天堂堂主钱海。

    钱海迟迟没有露面,顺天堂上下开始朝着前门和后门逃去。他们都以为墨涵是鬼王降临,是来收割他们的命的。像是魔鬼在背后追杀一样。没有了尊严、没有了地位,拼命奔逃,肆意踩踏,只想逃出大门,逃出鬼王的魔爪。

    后门的守卫看到冲天火光,又听到惊恐的叫喊声,一个个也乱了神。他们不知道是进去营救还是守在门口。

    剑辰从门楼上飞落,背对着守卫一动不动。

    “你是什么人!”

    守卫们看到剑辰像鬼魅一样出现,吓下退后几步,拔出利刃横在身前。

    剑辰转过身,露出鬼王的面孔,从面具下发出低沉的声音:“杀你们的人!”

    吓的他们魂不附体脸色煞白,惊叫道:“鬼!”

    守卫们掉头就往大门内跑,只听到一声龙吟响起,一道道青光剑像幽冥之火闪现,十几个守卫惨叫还没叫出就被斩的肢体分离。

    剑辰冲进大门,化出万千剑气如漫天飞雨,朝着逃离过来的顺天堂人无情斩杀。

    此刻,他才真正懂得墨涵的心。仇恨像一把刀已经把心割的不再疼痛,早已麻木。杀戮不是寻求快感,反而有些沉重甚至有些压抑。这种沉重多一份,就像江海中的泥沙多一层,最后沧海桑田的变幻,深海低谷变成巍峨的高山。心中没有了喜与悲,对与错,善与恶。

    能裁决一切的只有屠刀,一念小仁可能会筑成大祸。杀戮,也是在救赎。

    水境天从前门飞落的瞬间,蓝色的冰刀利刃刺破空气飞出,一排排守卫应声倒地。他没有多看一眼,转身往大门里走,一翻手七彩玲珑塔出现,冰晶把大门封死。

    “天机风暴!冰封万里!”

    水境天手段决绝,直接使出自己的绝学。冰刀如漫天飞雪席卷,一排排迎面跑来的人应声倒地。

    一大片一大片的人被冰冻,水境天冷漠的伸出死亡之手,用力一握,冰晶炸裂,殷红的血肉被冰晶包裹着在月光之下盈盈发亮。

    水境天心里有一颗仇恨的种子,他见到过太多的杀戮,对于血流成河尸骨遍野早已麻木。在他心里只有自己的宗族、自己的亲人,如果有人要伤害他们,无论是谁,都要付出更多血的代价。

    剑辰和水境天从左右两侧夹击而来,所过之处不留活口。

    墨涵甩出十具铜尸对大殿下的护卫斩杀,铜尸像狼入羊群肆意扑杀,哀嚎、惨叫声不绝。就是不见钱海出现。

    “藏起来

    了?”

    如果那个守卫说的是真的,那么钱海一定还在顺天堂内。虽然他有着黄阶初境一段的实力,即便墨涵不留意他混在人群中往外逃,也逃不过剑辰和水境天的拦截。

    让墨涵对惊讶的是钱海竟然有这般忍性,顺天堂上下几乎要被斩尽杀绝,他却躲起来不露面。哪怕有丝毫血性的人也早就冲上来拼个你死我活,哪怕面对的是鬼或者神!

    这样的人对自己人都这么残忍,对外人更是冷血无情,在世间他在乎的恐怕只有他自己,又或者说他在乎的是比他性命还重要的权利、财富亦或美色?

    这样的人留在世间,就是一个黑暗的毒瘤。所以,钱海,必死!

    剑辰、水境天和十具铜尸把仅剩不多的人围了起来,他们像一群待宰羔羊拥挤一团战战兢兢。

    他们面对剑辰和水境天的斩杀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利刃砍在铜尸身上却不能伤的了它们分毫。铜尸狰狞的面容和刀枪不入的实力让他更加相信眼前的是来自地狱的恶鬼,而不是人!

    顺天堂内火光冲天,一阵惨叫哀嚎之后又平静下来。遍地尸体,血染红了草木、墙壁,一汪汪血水映着火光闪动。

    如果再这样僵持下去,恐怕要有人赶来了。还是尽快解决的好,以免影响后面的计划。

    墨涵从大殿顶部飞落,指着畏缩一团的人问道:“谁,是钱顿!”

    “啊!”

    一个惊恐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墨涵扫视趴伏在地的人群,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衣衫不整跪伏在地用手埋着脸。这一声正是他发出。

    他感觉到墨涵看来,把头埋的更紧,颤抖的更厉害,小声念叨:“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谁是钱顿!”墨涵再次发出低吼。

    “啊!”

    那男子被身边的人用脚踹倒,从人群中滚了出来。

    他们不想受到钱顿的牵连,希望这些魔鬼把钱顿杀了后能饶了他们的性命。

    尽管钱顿手段凶残作恶多端,这个时候顺天堂少主的身份已经对他们没有任何威慑力,相比因利益附屈的效忠,他们更希望活命而背叛。

    墨涵手一晃,死神镰刀出现在手中。镰刀柄架在钱顿的脖子上,镰刀刃贴着他的脖颈。墨涵拉动镰刀,钱顿人头就要滚落在地。

    钱顿感觉脖子周围像被寒冰包围,死亡镰刀上的寒芒刺的他毛孔紧缩汗毛竖起,连颤抖都强力控制着,生怕触碰到死神镰刀之刃。

    “死神镰刀,黑斗篷,鬼面,声音嘶哑低沉…”钱顿真的相信他们就是鬼了。

    “你上钱顿?”墨涵问道。

    钱顿听到死神召唤,点点头,幅度很小,像是身上颤抖带动头抖动一样。

    “钱顿留下,杀!”

    墨涵一声令下,十具铜尸轻吼一声同时出手,钢刀无情在人群中砍杀。不多时,惊悚叫喊声消失,只剩下钱顿抱着头满地打滚。白色内衫被血染成红色,叫喊声嘶力竭,已经到了崩溃的边沿。

    他没有再听到任何声音,抬起头目光呆滞,像是已经疯了。

    “鬼?鬼没了?呵,呵呵…”钱顿指来指去,歪着头傻愣愣的。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5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