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二十二章、苦命鸳鸯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二十二章、苦命鸳鸯

    “小易好好睡觉啊!”

    “嗯!”

    剑辰吹灭油灯,走出小屋。

    墨涵看看剑辰回来,剑辰朝他不着痕迹的点了下头。

    三人在一起已经形成了默契,他明白小易爸妈出事了,只是叶老不愿意说而已。

    墨涵沉吟,道:“叶老,您对师父有救命的恩情,我们也无以报答。出来的时候师父交代,说是您这里有些困难,让我们来化解下。”

    出来的时候,了尘对叶老的家里情况一个字没提,墨涵只能半句真半句假的说明来意。这样让老人觉得更容易接受些,毕竟他也把曾经的剑龙当成了自家人,自家人就不用说客套话了。

    叶老看三人表情认真、诚恳,而且比同龄人更成熟、稳重,眼睛之中不经意的泛出的精光,猜测他们绝不是等闲之辈。

    “唉!”叶老一声长叹后,中气消耗一下子变得苍老许多,道:“家里有几张皮子,来村里收的价格便宜。小易爸妈说带到城里能卖个好价钱,顺便买些家需。小易妈嫁过来也没进过城,我想着他们到城里逛逛买些衣料,小孩子见别人吃眼馋,也给小易买些吃的。”

    叶老说着开始抹泪,长叹一声,道:“左等右等的几天过去了,也不见回来。我看事情不太对,因为年龄太大了翻山爬坡的也经受不住,小易也没人带,就让邻居帮忙去城里打听。”

    “怎么样?”墨涵和水境天不知道情况,紧张的看着叶老缓口气听下面的话。

    剑辰已经知道答案,拿起一个果子嘎吱嘎吱嚼起来等墨涵听完,然后发话前往顺天城。

    “后来,邻居回来说小易他爸妈被顺天堂的少主钱顿带走了,又几处打听说钱顿要挟小易妈做妾,要是不同意就杀了小易爸,这作的什么孽啊!”叶老泪眼模糊,哽咽不断。

    三人看到花甲老人的悲恸,杀意在心里蔓延。

    慈祥和蔼的老人在垂暮之年竟遭遇这般横祸,要是小易爸妈出现意外,留下一老一小,老无所依少无所养。

    善者无处安身,邪恶者荼毒天下。真是上天不公,邪祟横行!

    叶老仁德,了尘派三人前来解困,是善有善报。而那些千千万万的灾难又有谁去化解?

    “叶老,您放心吧,我们这就去把小易爸妈接回来。”墨涵站起身道。

    “啊呀,使不得!使不得啊!顺天城城主现在被幽殿升为顺天堂堂主了,这等强势力惹不起。咱们也就认了就是,别让你们伤出个好歹来。”叶老牢牢抓住墨涵的胳膊,生怕三人一时冲动冲出去。

    墨涵感觉手腕被叶老的手锁了一样,用灵力卸去他的力气,像脱手上镣铐一样抚着叶老的手,安慰道:“叶老放心,我们有把握!”

    叶老惊讶墨涵的神力,就那么轻轻一抹就把自己的手抹下,而且不痛不痒。又从墨涵眼中看出他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有十足的把握,点点头道:“孩子,你们去看看,要是行就接回来,要是…咱们可不要干傻事啊!”

    “叶老放心吧,我们哥仨见过大风大浪,顺天堂不算事儿!”剑辰点头安慰道。

    叶老又看向年龄最小的水境天,水境天柔声道:“叶老放心吧,他们奈何不了我们。”

    “我们快去快回,叶老放心在家等着,走!”墨涵身影一晃出现在门外。

    三人凌空飞起,眨眼间就出现在十多丈外的大枫树顶端。

    叶老追出门外,突然一个黑影像乌云一样从头顶略过,吓的一个激灵倒退两步。定眼一看是振翅翱翔的大鹏鸟,三人脚尖轻点树叶飞到金翅大鹏的背上。

    几个瞬息间消失在月色之中,常人要数个时辰走的山路,他们却转瞬间消失踪影。

    叶老对三人的实力很是吃惊,看来儿子和儿媳妇有救了。双手合十,跪在地上,仰天祈祷:“老天保佑啊,保佑啊!”

    天地无道,以万物为刍狗。

    也许,只有屠刀的影子闪在眼中,落在脖颈上的时候,奸邪才明白善恶有报。才知道头顶三尺之上依然有神明。

    神明不佑,那就用屠杀和血洗开裁决世间善恶。黑暗,也许血洗过后,世间才明朗些。

    金翅大鹏盘旋在顺天城顺天堂的上空,顺天堂前后有两道门,围墙高耸上面来站着一排排守卫。对应正门是一个宽敞的广场,顺路向前是顺天堂大殿,大殿后侧是钱族的内院。

    钱族的内院灯火通明,亭台楼阁遍布花园。每一处都林立着鳞甲护卫,巡逻护卫纵横交错像编制的一道网毫无漏洞。

    “飞低点,把高墙上的守卫先解决了。”墨涵说道。

    金翅大鹏俯冲向下,围绕着城墙疾驰而过。城墙上的守卫们还没来得及叫出声,蓝色的冰刀一闪而过,守卫们被封喉闷声倒地。

    解决完城墙上的守卫,金翅大鹏飞到顺天堂的后门,墨涵说道:“剑辰你看着后门,让境天看着前门。我进去寻觅小易爸妈的下落,听到我信号后你们从前后门夹击,一个不留!”

    “瓮中捉鳖,这个主意不错!”剑辰从金翅大鹏背上飞落,轻飘飘的落在后门的城楼之上,悄无声息。

    剑辰像午夜鬼王一样站在月光之下一动不动,正下方就是两排顺天堂的守门护卫,一个正待收割他们性命的‘鬼王’正立在他们头顶却毫无察觉。

    金翅大鹏飞到前门,水境天飘然落在前门的城楼之上如死神降临。

    “怎么突然这么冷?”一个护卫问道。

    另一个护卫道:“春暖花开了,夜里怎么突然转凉了?”

    “别吵!”护卫长严声呵斥道。

    水境天毫不在意他们在说什么,如果他们有异动,就是他们的死期。他望着墨涵飘落在钱族内院,没有丝毫担心,因为这些人在他们眼中早已成为了死尸,顺天堂的人要感谢小易爸妈才得以多活一些时间。

    钱族内院花木葱郁,一些护卫就站在隐秘的花木之中。他们要对入侵者做螳螂捕蝉,却没想到墨涵这只黄雀悄然出现在身后。

    一处假山旁花木葱郁,一个护卫平息静气负手站着,一般人会毫无察觉。墨涵灵力探测到他的位置,而且周围二十步内没有第二个人。

    一列巡逻护卫从不远处的小径走过,这个护卫看到后小声嘀咕,道:“这样巡逻,即便有人进来也不会发现,还得靠我们!”

    突然,他感觉清风吹过,也没在意。又感觉后背被人触碰,以为是错觉就随意的扭动下身子。又动了下,是有人从背后触碰自己,怎么可能?

    护卫还是回头看了眼,这一转头的瞬间,喉咙被一个什么东西卡住,惊恐看到眼前是——鬼!黑色斗篷,面目狰狞的鬼!

    护卫感觉被鬼的利爪卡住脖子,双脚缓缓离地,一口气憋在咽喉处,只有稍许的气进出才没有立即死去。

    他双手牢牢抓住鬼的强有力的手腕,可手腕像精钢坚硬,即便用出最大的力气也撼动不了分毫。双腿悬在空中不停地蹬,渴望踏在一个什么东西上,哪怕是一根稻草也能让窒息的感觉缓解一丝一毫。

    “呜~~呜~~”

    护卫发不出声音,只能痛苦的呜呜叫。他看到面前的鬼王,心理已经畏惧到崩溃,丝毫不敢有任何反抗。

    他听到鬼王低沉的声音,低沉的像是从地下发出一样。没有听过鬼的声音,但他相信这就是鬼,震慑的心神都在颤抖,眼睛不敢看它的脸,而是垂落在它的颌下的黑袍上。

    “第一个问题,顺天堂堂主在不在。”

    “呜~咳,咳。”护卫点头,努力从喉咙中发出在的声音,却被卡着的喉咙变音了。

    “第二个问题,钱盾带回来的一对夫妇现在何处。”

    护卫抬起手臂,指着一个方向,想说出口却一个字也吐不出。突然,感觉喉咙瞬间打开一半,气息像闸门一样打开,有种起死回生的感觉,道:“后,后后院。”

    墨涵朝着护卫指的方向望去,弯弯曲曲的小径深处有一排低矮的房子,在花草丛中很是偏僻,不像是钱族人住的地方,那里应该就是护卫说的后院了。

    ‘咔擦’一声,护卫的脖颈被捏碎,胳膊和腿瞬间垂下。

    墨涵随手往地上一扔,腾空而起直飞像后院。

    一路飞来,没有任何护卫察觉到。他落在后院的房顶之上,扫视下面的情况。

    后院四周都是围墙,只有一道不太宽的门出入。围墙内的墙角杂草丛生,应该一段时间没清理过。这里应该是钱族放置杂物的地方。

    墨涵探头看到有一个门口站着两个护卫,有烛光从门缝和窗口射出。

    “看来是这里了。”

    墨涵如落叶飘然落下,两个护卫只感觉是微风吹过。他们一霎那的反应是这缕微风有些凌冽,喉咙处一凉气息瞬间消失。

    墨涵伸手抓住两人,缓缓放在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屋内传出一男一女的对话。

    女人哭道:“佑哥,你听我的。我先答应嫁给他,你平安回去带着爹和小易找个偏僻的地方躲起来过日子,要不然他们一老一小怎么办呐!”

    女人说完闷声痛苦,连声抽泣几乎要缓不过气来。

    哭声持续很久,传出男子带着哭腔的声音:“我走了,你怎么办呐!”

    男子像是无可选择,哭声中充满绝望,连声抽泣。

    “我,”女子强忍着抽泣,气息从牙缝之中迸出,把声音压的很低怕外面的人听到:“等你走了,明天拜堂的时候我就一头撞死,穿红衣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5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