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零四章、布阵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一百零四章、布阵

    剑辰拿碗碟、备酒菜,身影在中厅内穿梭,墨涵和了尘在门口刚聊两句话,就听到剑辰对香喷喷的酒菜按耐不住的欣喜声。

    “师父!大哥!好啦!”

    水境天走进门的时候依旧对剑辰不放心的看了眼,剑辰不理解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防贼?好像也没什么惦记的啊?”

    三人依次给了尘敬酒,了尘好久没有感受到这么热闹的场面,也许是被三人的热血和不羁感染,手指夹着碗中酒一饮而尽,也跟着痛快的笑起来。

    酒至半酣,了尘问墨涵道:“周清和周炀你交过手了,有什么想法?”

    水境天和剑辰同时看向墨涵,震惊又疑惑。

    墨涵听到了尘的话,身体颤动了下,太可怕了!他没离开沧海峰一步竟然对一切了如指掌。

    “师父,这个…”墨涵看着了尘。

    了尘知道他心里不解,道:“在你交手的时候我已经知晓了,雷皇事务繁忙,他让我处理地阶皇者以下的事。如果这点小事儿都不知道,无量界早大乱了。说吧。”

    “哦!”墨涵本以为师父平日里就是喝喝酒吹吹风,没想到是一条隐龙。回答道:“周清修炼的是土系功法,没同他交手,从气势上不比剑辰弱,甚至要强些。”

    “强是必然。”了尘手指夹起碗,咕嘟一口酒,扬了下碗放下,示意墨涵继续说。

    “周炀是火系功法,最低估量,他的实力在境天之上。”墨涵说道。

    了尘点头表示赞同,水境天和剑辰惊的目瞪口呆,自信被打击的荡然无存。

    “想好对策没?”了尘问道。

    墨涵回沧海峰的路上做了实力对比,在脑海中也反复布置了对战阵型,最终也没有确定下来。

    “如果是三对三的话,我在前,境天和剑辰侧后支援。”墨涵尝试着说道。

    “我在前!我有宝甲护身,再说我的浩渺星辰剑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上去先干掉一个,剩下的就好解决了。”剑辰抢过话道。

    都知道站在前排要遭受最大的攻击,剑辰始终认为有了青龙霞光宝甲和青龙剑护身,没有人能伤的了他。

    水境天紧张的刚要开口,了尘摆手道:“都别抢了,谁在前面都是输。剑辰你的剑法要练到星辰境才能说炉火纯青,现在有点早。”

    剑辰摸了摸鼻子认真听了尘讲下面的话,墨涵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很多漏洞,且听师父的计划。

    了尘道:“给你们铜尸、青龙霞光和七彩玲珑塔,都是除功法外,来提升你们的实力,也算是保命利器。至于要打败他们,一对一肯定不行,只有三对三。”

    “要是谢冷不同意呢?”剑辰问道。

    了尘轻笑下,道:“他不同意可以离开无量界。”

    了尘伸出右手,食指沾酒在桌面上划出对战图。

    道:“周清两兄弟不会让轩辕亦涉险,他们肯定在前,轩辕亦在后。这样的话,境天在前对应周炀,剑辰在前对应周清,墨涵你在后。呈正三角阵型。”

    “师父,这样不是把我们的弱势暴露出去了吗?”墨涵不解问道。

    了尘笑了笑道:“战场形式瞬间万变,强可转弱,弱也可变强。大战开始,敌不动,我不动。无论周清周炀谁先动手,境天和剑辰第一时间把他们拦下,记住自己的对手,不要管任何人。”

    “对战周炀我记得,不过这也不是单挑吗?”水境天忍不住问道。

    了尘品一口酒,道:“不一样。你对战周炀的时候示弱,让他感觉你一击就败,诱他大意冒进。剑辰留下你的必杀技,用尽全力贴身猛攻周清,周清会因为一时大意瞬间落入下风。”

    剑辰和水境天点头回应。

    大战时的情形似乎浮现在桌面上墨涵按耐不住问道:“师父,那我呢?”

    了尘在桌子上画了两个圈,一个代表剑辰对周清,一个代表水境天对周炀,两个圈外的两点分别是墨涵和轩辕亦。

    了尘手指点在代表轩辕亦的点,朝着剑辰所在的战圈划出一道酒水线,如利箭一般,道:“轩辕亦看水境天不堪一击就不会在意,而墨涵你至始至终也上不了他的眼,他会助周清对战剑辰。他动了,战局就开始变幻。你立刻甩出是个铜尸布出‘飞天神龙’阵牵制住轩辕亦和周清,剑辰急身后撤,记住!丝毫不能耽搁!”

    了尘说着抬起眼看着剑辰一再警告,剑辰被了尘威慑的眼神下的连连点头。

    了尘又在代表墨涵所在的点,划出一道利箭,直插周炀道:“你连同境天,放出必杀技立即斩杀周炀!”

    了尘又点着剑辰所在的点,划了一个弧形箭头指向墨涵和水境天所在的位置道:“剑辰撤离后立即同墨涵和境天汇合,这样形成一个对峙局面。如果他们言败,放他们出无量界,要是不走,那么,一切顺从天意。”

    墨涵三人听的目瞪口呆,如一道霹雳震的他们脑袋嗡响。说是一个对战策略,不如说是斩杀行动。

    他们似乎看到了功法震撼人心的碰撞,鲜血淋漓的场面。不是他们没见过血,而是没有用这种让对手绝望的方式杀人。

    如果了尘和谢冷位置对换,他们又怎么面对?

    墨涵看了尘没有为可以看到的胜利而喜悦,反而变的很落寞悲伤。

    “师父…”墨涵想安慰又不知怎么说。

    了尘放下酒杯叹气道:“世事恩怨没有止境,曾经的仇恨本不该强加到你们年轻一辈身上。魅狸和程鹏跟你们不相伯仲,我倒挺放心。而轩辕亦调来周清周炀两兄弟,可见他有诛杀之心。对待年轻一辈,我这手段残忍了点。不过,如果有人倒下,我倒希望是他们而不是你们。”

    一抹苦笑,一杯烈酒,延绵无尽的仇恨,没有止境的杀戮。

    了尘失神望着门外,他想到了剑宗被皇族和暗影宗屠杀的情景。悲从中来,难以压制…

    “师父,墨族被大火湮灭的那天晚上,所有墨族人都随着那场大火离去了。我父亲让他的贴身护卫带我和萧晴逃离,后来护卫也都牺牲了。那时候我也跟你一样,万箭穿心的痛,愧对墨族人,甚至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萧晴跟我讲,有我们在,墨族就还在。我活着,我爹很开心,墨族人也会很开心。皇族和暗影宗欠下的血债,我会让他们加倍奉还。之前我杀了多少人已经记不清,以后也会杀下去。我不想杀人,可,又不得不杀。”

    墨涵一口干完一大碗酒,抹过嘴巴,站起身离开。

    剑辰和水境天急忙站起,了尘开口道:“让他自己静会,你们去吧。”

    墨涵来到崖边,天空之上风起云涌,山巅的林海如怒涛翻涌。墨涵也想在无量界陪着紫莹无忧无虑的修炼下去,当听到萧晴的消息后,他突然感觉无量界不适合自己,也许血海战场才是自己的道场。一念成佛,一念入魔。为了心中的夙愿,佛与魔的选择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暗影宗、皇室一天不除,他们为捍卫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利之心就不会抹去。墨族陨落,下一个可能是剑宗、冰宗、火族、木族,最后无量界也避免不了同他们一战。

    之前听剑辰提及过,沙陀族不忍神龙王朝的铁血手段,独立成为沙驼国后,暗影宗就让暗影们渗透沙驼国,现在沙驼国应该朝不保夕了吧。

    墨涵身怀封天箓,有着扭转乾坤的重负。不管是为了自己在乎的人,还是为了复仇,也为了让更多的人免受血海横祸。他决定不管是谁阻挡自己的脚步,遇到格杀!

    虽然有萧晴的等待,有水境天、剑辰这样的好兄弟,还有紫莹,有师父。他还是有种孤独的感觉,就像得到封天箓的那天晚上的寒风,始终在心里萦绕。

    杀了李全、屠了李族、灭了九星堂,接下来是轩辕亦,踢开轩辕亦这颗绊脚石还有韩经道,还有幽殿殿主左应…

    无休无止的杀戮,稚弱的心早已比金石坚硬,可越坚硬就会感觉一切美好的事物变得很遥远,就像昙花一现。

    “唉!”

    墨涵的叹息,比曾经许下虽九死其犹未悔的誓言还要沉重。

    转过身看到剑辰和水境天站在不远处,两看看到墨涵转过头,急忙把视线瞥像别处,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墨涵朝着两人走去,水境天和剑辰也耐不住跑上前来。

    “大哥,担心什么啊!杀!一个轩辕亦而已,只管杀!”剑辰知道墨涵同皇族也有着血海深仇,只是不能明白墨涵的心。

    水境天沉默片刻,道:“姐夫,你不要难了。等我们回到冰宗,我会请示长老们联合火族同他们开战,他们也该付出代价了。”

    “好!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了吧,我们把师父所讲的阵型演练下。”

    墨涵说着,给两人讲自己对阵法的理解,水境天和剑辰也各自说出自己的想法。

    从日中到日落,从日落到深夜,一遍又一遍的演练。剑辰后撤的时机和速度已经卡的很准,墨涵和水境天协作更加默契。只等着明日对战来临。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5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