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九十一章、鬼神惊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九十一章、鬼神惊

    墨涵飞奔跑进茅屋内,看到笔墨纸砚都还在,激动的手忙脚乱。从地上捡起蘸了朱砂的狼嚎,把黄纸铺平,学着墨重天的样子,一手扶着桌面,平缓呼吸润笔。

    他轻轻的闭上眼,努力的想着墨重天提笔的姿态、画‘大悲符’的笔法和‘大悲符’的轮廓。

    记忆碎片的情形在他眼前浮现,‘大悲符’的符文也越来越清晰,像是一条赤龙印在脑海之中。

    他没有犹豫,奋笔起书。

    学着先祖落笔如山岳,行书如腾蛇飞舞,雄姿英发,气度凌云。

    虽然没有先祖那样撼动天地的气势,但也是惊风震雷,草屋外的天空的乌云也渐渐开始变换。

    最后他在符文最下端连点三下,坚定有力。点这三下,他能揣摩到先祖愤然和坚决的心境,无惧无畏、不念生死、无视轮回,救苍生于水火的大义凛然。

    ‘大悲符’画好之后,黄纸之上的红色符文跟墨重天画的九分相似,只是总感觉差点什么。

    疑惑放在心里,墨涵立即退后一步,手掌之上涌出浓雾一样的灵气,对着黄纸轻轻转动。

    让他意外的是,无论他怎么转动,符文没有丝毫反应,而且灵气也只是浮在黄纸之上,像是被一层门阻隔。

    墨涵集中心神,连续试了好几遍。因为调动了体内所有的气,涌出来的是冰山一角、湖水一滴,可灵力却消耗巨大。就像历经大战的消耗,额头有汗珠渗出。

    “问题出在哪?”

    墨涵连试了好多遍,始终不能像先祖那样把灵符从黄纸内浮出,完成血祭。

    他感觉自己画的‘大悲符’文跟先祖画的没有区别,注入灵气的时候像是一道门卡着,无论如何都打不开、穿不透。

    他一遍又一遍画,一遍又一遍的注入灵气。

    失败

    失败

    失败

    ...

    寒风吹进茅屋里,画着符文的黄纸随风飞旋,满屋都是。

    朱砂和黄纸像是永远用不完一样,无论墨涵掀飞多少自认为画废的符文,下面的黄纸都是那么多,朱砂依然是那么多。

    他没注意这些,一遍又一遍的画,一遍又一遍的注入灵气。

    不知什么时候,头发散落下来,白衣变得灰黄像是很多年没洗也没换,用手轻轻一撕就要破裂的也样子。嘴边的胡须蓄起,剑眉紧缩,目光如炬,重瞳之中映出红色的‘大悲符’。

    通过一遍又一遍的画‘大悲符’,他的心境越来越敞亮,越来越豁达。恍然之中他感受到了之中强大而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调节阴阳、倒转乾坤。

    墨涵跟画符时的墨重天越来越相近接近,那种大气磅礴的心境,挥毫时傲视天地的凌云气度。

    突然,墨涵手握狼毫,直起身眼神涣散如痴呆状,他最后明白同先祖相差的那一分在哪里。

    茅屋外四季变换,不知道历经过了多少个春秋冬夏,现在又是大雪纷飞的时节。

    墨涵想起了先祖在画符前写的文字,他是把自己强大的意志融进了符文之中。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用心神和符文相连,达到人、符合一的境界。”

    墨涵缓过神来,变得淡定从容。把黄纸铺平,润笔饱满,手腕悬空奋笔疾书。

    垂天乌云湮大地

    猖狂银蛇噬苍穹

    暗夜白昼非天火

    九州浮尸血海流

    天地不悯苍生哀

    魑魅魍魉称王侯

    乾坤倒转纲无序

    日月暗淡鬼神愁

    龙潜深海虎归山

    苍宇谁人主沉浮!

    天上浓云滚滚,雷电交加如千万条巨蟒银蛇张牙舞爪咆哮。乌云越压越低,雷电距离山巅越来越近。

    ‘咔嚓’一声惊雷披散了茅屋,周围的一切烟消云散,像是在警告墨涵不要逆天独行

    墨涵摁着黄纸,在狂风呼啸中飞笔狂书画大悲符文。

    随着符文渐渐雏形,山岳闪动雷电集结,乌云像一只摩天大手从苍宇之上压下。

    符文画毕,墨涵把狼毫甩到身后。伸出手,灵气如注死死压住被狂风席卷的黄纸符箓。

    “正乾坤纲序,还日月神光。屠尽奸邪,踏平黑暗。天若挡我,我必封天!

    大悲符灵!出!”

    墨涵手掌上扬,一丈高的红色符灵出现在墨涵身前。

    大悲符灵散发出的威势镇定山岳,数十丈内的狂风暴雪陡然凝滞,雷电集结闪动却迟迟不敢落下。

    墨涵咬破手指,指尖的精血飞向符灵。

    符灵光芒乍现,红光覆盖整个山岳,染红乌云下的天空。

    墨涵伸出手,符灵渐渐变为手掌大小。

    此时,墨涵立于山顶之上,长发随风飞展,像是手握了五行神力,扭转乾坤,睥睨苍穹。

    乌云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飞速运转,雷电也随着漩涡的凝聚融合在一起。

    银色刺眼的闪电渐渐的变成数丈粗,一声轰响天地震动,山岳崩塌。闪电朝着墨涵倾泻而下,似乎不惜湮灭天地也要把逆天证道的化为灰烬。

    墨涵抬起头,嘴角扬起不屑。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进入天界,踏碎虚空。天灭我,我封天!”

    此时,墨涵和墨重天已经分不清,也许是两个人,也许是时空交错的重合。

    就在银龙闪电即将落下的时候,墨涵左右两侧闪出两道一丈粗的金色闪电。

    两道金色闪电融合之后,变成了数丈粗,像一条金色飞龙,气势跟从天而降的银色飞龙相当。

    两条雷电神龙要一决高下,冲向对方的速度越来越快。

    ‘轰!’

    两条神龙相撞,金光闪电和银光闪电交融在一起相互侵蚀。

    一声炸响后,万丈高空之上出现无数个光圈,金色光圈和银色光圈层层叠叠,像水波一样覆盖整个天空。

    金银两色互相侵蚀,越来越淡,最后化为乌有。

    墨涵转过身,看到发出金光闪电的正是功法阁外静坐的老人。

    两个老人形似枯木,却有着毁山倒海的气势。

    “有劳两位老者。”

    墨涵躬身感谢道。

    两个老者沉默无声,身体微恭像是行礼,直起身后金光一闪消失了身影。

    墨涵闭上眼,心神探入识海之中。

    他看到大悲符灵飘荡在封天箓卷轴前,封天箓卷轴金光一闪,而后缓缓展开一部分。

    大悲符灵如水波缓动,轻轻的浮在封天箓一段的空白处,缓缓落在上面,融入封天箓卷轴之上。

    封天箓缓缓卷上后,墨涵的心神从识海中退出。

    墨涵身体好像受到出动,一个激灵缓过神来。

    他感觉眼睛沉痛,身体僵硬。

    还没睁开眼,就听到剑辰激动的叫声:“醒了,醒了,哈哈哈!”

    “别吵!”了尘呵斥声传出。

    “姐夫,姐夫。”水境天轻声喊到。

    墨涵睁开眼,甩了甩昏涨的头,揉了揉眼睛。

    看到剑辰坐在浮云上手撑着地很疲惫的样子,水境天脸上笑的乐开花,像是冰山融化白荷初露。

    了尘如释重负的松口气点颌微笑。

    “你们怎么了?”墨涵不解的问道。

    剑辰从地上爬起,拍了拍手,道:“怎么了?你站在这里十多天了,我们还…,吓死我了。”

    “十多天?我说怎么感觉在里面十多年一样。”墨涵暗自惊叹。

    “姐夫,你在里面看到什么了?怎么这么久?”水境天心有余惊问道。

    “我…”

    墨涵看了尘轻摇下头,改口道:“也没看到什么,在里面学了一套功法,时间久了些。”

    了尘开口道:“好了,既然都接受传承了,我们就出去吧。”

    三人随着了尘往外走,墨涵从青玉戒指内拿出青龙剑,递给剑辰说道:“剑辰,青龙剑还你。”

    “啊哟,谢谢谢。”剑辰急忙接着,嘴巴咧起快到耳根。

    抓着青龙剑就像抓着一条光滑的青龙,像是青龙咬着他的手甩着尾巴挣脱。

    剑辰抖着胳膊,犟脾气跟青龙剑刚上了,道:“我还收拾不了你了!”

    “用你的血脉压制,心神跟剑灵连接之后就好了。”墨涵提醒道。

    前方就是大门,剑辰甩着青龙剑跳了出去。

    在功法阁门前腾空翻越,扭扭转转许久也没把青龙剑收服。

    “嗨!”

    剑辰趁着剑势,把青龙剑插入青石地面死死摁着。

    突然发现打扰了两个老人,咧起嘴不好意思笑道:“爷爷,莫怪哈!”

    斜倚在墙上的老人,侧过头对着青龙剑随意一直,一道光射在青龙剑上。

    青龙剑一声呜鸣,像是被老者收拾过的小孩又怯又畏惧,一下子变得老老实实的。

    水境天和剑辰看到青龙剑被老者一指就安静下来,一脸惊咦。

    墨涵和了尘知道老人和剑神应该关系不浅,青龙不听话被老者收拾过也说不定。

    剑辰很快收服了青龙剑,兴奋难以自已,在广场之上练起了‘浩渺星辰剑’。

    青龙剑在手,剑辰实力陡然增加很多,狂暴的青光剑气一道接着一道围绕周身飞旋,远远看到只是一个青色的光球,防御的密不透风。

    “你里面看到你先祖了?”了尘小声问墨涵道。

    “嗯,还有一个像魅狸的女子。”墨涵想听了尘的解答。

    了尘低下眼眉叹了口气,道:“一切随缘吧。”

    墨涵不明白一尘说的一切随缘是什么意思,他很好奇魅狸是不是见到过的那个女子重返人间了,她跟‘无量符’有没有关系。

    “她救了我那么多次,无时无刻都想亲近,难道她身上真有‘无量符’?能感应到封天箓的气息?”

    墨涵脑海一片混乱,心事重重。要是魅狸真的是那个女子,她是暗影宗的人,又怎么办?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5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