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七十一章、曲酒流觞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七十一章、曲酒流觞

    高台上围观的人和广场内接受测试的人之前都没关注墨涵,当得知谢桐在迷林结界内没出来,又看到谢冷出现在广场内,所有人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事。

    高台之上等待参与第三重测试的人不清楚飞升涧发生的事,看到剑辰、水境天护着身后的墨涵,谢冷一副处处紧逼的样子,都交头接耳讨论着。

    “那人是谁?剑宗少主和冰宗少主都要护着他,看来身份不一般呐。”

    “从来没见过,听说叫墨涵。”

    “墨涵?墨族不是陨落了吗?听说无人生还。怎么他会姓墨?”

    “嘘,小声点,他是墨族的人可能性不大,应该是皇室后裔。没看到剑宗少主和冰宗少主都要护着他吗?背后指不定有什么大背景,惹不起。”

    “他要是皇室后裔的话,谢冷是皇族十老院长老的坐下弟子,看样子他们关系很紧张啊!”

    “刚才听说谢桐在迷林结界内被魔兽咬伤了,难道跟他有关系?”

    “这谁说的清楚”

    .....

    剑宗、冰宗和代表皇族十老院的谢冷对峙,无量界的守卫把他们围成一圈时刻预备着拔出利剑。

    广场上从迷林结界内出来的测试者看到双方剑拔弩张的样子,都惊慌的向后退。像这样庞大势力的矛盾,沾染到可能就会导致整个家族的灭亡,远离矛盾的漩涡是最重要的。

    “发生了什么事?”有人不明白形势,惊慌问道。

    “谢桐在迷林结界内没出来,谢冷怀疑跟墨涵有关。”

    “怎么又是他,在飞升涧的时候就因为他我差点掉下崖去。”

    “我最后进入传送门的时候,看到他和谢桐的人一起...”

    “嘘,找死啊!”

    ....

    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几人身上,轩辕亦站在高台上眯着眼静待谢冷怎么把墨涵斩杀。

    如果谢冷得知谢桐的死跟墨涵有关,以他目中无人的脾气,即便是无量界的守卫也拦他不下。玄阶中境强者斩杀一个入境期八段的人,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轩辕亦相信墨涵这次死定了!

    谢冷此时还不知道谢桐是死是活,他已经安排人进入迷林结界内寻找,他紧盯着墨涵等待结果。

    广场之上陷入沉寂,眼睛都盯着传送门的漩涡。

    突然,人群躁动起来。

    “出来了,出来了!”有人开始惊呼。

    谢桐和五个随从的尸体被找到,从漩涡内运出后在广场上摆成一排。

    六个尸体血肉模糊,只能通过碎裂的衣服辨认身份。

    谢冷一眼就认出谢桐的尸体,惊叫一声:“孩儿!”,不见身影动已经爬在谢桐身上痛哭起来。

    他从谢桐的伤痕上看,同其它无具尸体一样,确实是被幻化的魔兽所杀。

    上前围观的人看到血肉模糊的尸体,能想象到死前遭受了多大的痛苦,不由的打个寒战。

    所有人也一致认为,谢桐等人确实被幻化的魔兽所杀。

    墨涵、水境天、剑辰互相互对视,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抬头望天。

    “孩儿啊,你入境期九段的实力怎么会被幻化的魔兽所杀,啊,早知道就不让你来参与了啊!”

    谢冷不知道轩辕亦暗中挑拨谢桐对墨涵下手,他以为谢桐只是因为谢齐的事才找墨涵麻烦。当然也不会相信一个入境期八段的墨涵能伤害到谢桐,自以为是迷林结界内出现实力强大的幻化魔兽把六人杀害。

    即便他对墨涵有气,也只能是离开无量界之后的事,现在没有任何理由对墨涵下手。

    轩辕亦眉头紧皱,他坚信谢桐等人必是墨涵所杀,只是怎么看上去确实是幻化的魔兽所为。

    “有蹊跷!”

    轩辕亦扫了墨涵一眼,看墨涵眼神漫不经心,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手指掩着鼻子蹲下身,用白玉尺翻看一个随从身上的伤痕。

    随从身上的伤痕累累,森白的肋骨都暴露了出来,从伤口上看确实是来自魔兽的噬咬。

    他把五个尸体来回翻看,当他看到头颅和尸体分离的那具尸体后,发现了异样。

    “脖颈处的伤痕不像撕扯开的,更像是利刃切割开的。”

    轩辕亦把四具随从尸体重新检查了一遍,用白玉尺托起尸体的下颌后,模糊的血肉中依然留着一道利刃划过的痕迹。

    他又急忙站起,走到谢桐的尸体旁,对谢冷道:“定远王,让我来检查下少主的尸体。”

    谢冷疑惑的抬起泪眼,哽咽着点点头。

    轩辕亦装着最谢桐的尊重,用手把谢桐的下颌抬起后,赫然看到利刃划过的痕迹。虽然痕迹不明显,对于高手来说一眼便可认出这里才是致命伤!

    “啊!”谢冷又惊又怒,扫视从迷林结界内出来的人,疯狂咆哮道:“这是谁干的!我必要他碎死万段!”

    接受测试的人被谢冷惊到,开始有人不自觉的把视线投向墨涵,因为有人看到他跟谢桐是最后进入迷林结界的,而且听出他们聊天中有些火药味。

    墨涵冷漠的一扫而过谢桐的尸体,跟他非亲非故没有必要装作什么悲伤同情的样子。

    剑辰和水境天脸色平静,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也没看到。

    在场的人缄默不言,各自退后。

    轩辕亦站起,从梁钰手中接过白色的手巾擦了手丢在地上,看着墨涵,用矛头指向墨涵的口气,说道:“听说谢少爷跟你是最后进入,而你也是最后出来的,你对结界内发生的情况很了解吧?”

    墨涵坦然一笑,道:“时间紧迫,魔兽又那么多,一路惊慌奔逃没注意周围的情况。”

    “嗯?惊慌?”轩辕亦歪着头质疑道:“你入境期八段的实力,面对那么多魔兽和那么多人角逐,身上竟然没有一点伤痕,是不是很意外?”

    轩辕亦的话故意说给谢冷听,谢冷听到后眉头紧皱,突然意识到他话中的深意,那么墨涵的实力不止是寻常的入境期八段!

    “前面的人探路我在后面捡漏,没受伤侥幸而已。”墨涵依旧淡然回应道。

    轩辕亦摇摇头,道:“谢桐少爷入境期九段,身边有五个入境期八段的人保护。放眼所有进入结界内的人,能伤他的,没有。除非,有人故意隐藏实力。你说呢?”

    “嗨,嗨,轩辕亦,什么意思啊,还身为皇室的人,要点脸行不行啊!”剑辰怒道。

    “本皇子也是推测,事情的真相还需要验证。”轩辕亦看向谢冷道。

    谢冷失去爱子已经丧失了理智,怒喝道:“什么实力让老夫试试便知!”

    墨涵听到谢冷怒喝声就急身后退,剑辰和水境天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谢冷的掌风波动震退到一边。

    此时墨涵已经退到一丈外,而谢冷随影而至,道:“哼!速度够快的!”

    墨涵没有剑辰和水境天的背景,也不是无量界的人,他相信即便杀了墨涵,无量界也不会冒着同皇族十老院撕破脸的风险同他为敌。

    不管墨涵是不是凶手,杀了他也能缓解心头之恨!

    玄阶强者的实力足以碎山断河,谢冷也是不想伤及周围的人才留手,不过这样强大的掌力斩杀墨涵绰绰有余,而且让他没有丝毫逃生的机会。

    快若疾风闪电的一掌,掌风划破空气响起了呜鸣声。

    剑辰和水境天惊恐的睁大双眼,话音到嗓子眼还没来得及叫出口,就看到谢冷已经到达墨涵身前。

    在场的人看到这一幕吓的脸色煞白,都开始为墨涵冤死感到惋惜。

    轩辕亦自鸣得意,借刀杀人的计谋终于得逞,等待欣赏墨涵被玄阶强者一掌斩杀后血肉模糊的样子。

    墨涵曾以为自己的鬼步已经练得出神入化,而在玄阶强者眼中也只是雕虫小技而已,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他相信谢冷的一道掌风就可以把他轰成血雾,实力差距如天地沟壑,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屈辱?不甘?

    这些在死亡面前变得毫无意义,当死亡阴影笼罩全身的时候,墨涵心里对自己说:“如果死不了,必须成为至尊强者,不再去畏惧死亡,这是一种耻辱!”

    然而,这种话也只能当做是死亡前的自我慰籍。

    “死!”

    墨涵看到谢冷咬着牙,粗浓的眉毛凝成一团,一副凶狠恶煞的面容。胸口被狂暴的掌风能量压的几乎要爆炸,面色却显得异常平静,墨族的大仇未报,就这样死了吗?

    突然,墨涵感觉被一股力量包裹着,身体变得轻盈起来朝着后面倒飞。

    而谢冷的掌迟迟的没落在身上,像是无法接近一样。

    墨涵侧过头,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披散的头发洁白的衣襟随风飘动,脸上挂着清淡的笑容,飘然若仙不沾染一点凡尘。

    他把墨涵推了出去,一手提着白玉酒壶,一手握觞,语气悠长道:“曲——酒——流——觞——”

    “破!”

    随着一声暴喝,杯中酒向前洒出。

    酒化为弯形水波,水波如寒光利刃飞出,响起撕裂空气的尖锐声音,声音入耳似针扎一般。

    谢冷的重拳和水波相撞,谢冷倒飞出去凌空转了几圈稳住身体后站在空中。

    水波砰的一声炸裂,下起了漫天飞雨,还散发着酒的清香。

    白衣人轻点脚尖站在空中,倒酒入杯,道:“谢冷,这里是无量界。雷皇已经下令,再有不遵守无量界戒规者。”

    仰头干尽杯中酒,道:“杀!”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5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