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六十九章、裁决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六十九章、裁决

    谢桐三人沉默对视,周围陷入了死寂,只感觉涌动的白雾中杀机四伏,随时都可能出现一个比恶魔还恐怖的面容。

    让他们恐惧的不是面对面交手而惨死在对方手中,而是根本不知道对方在哪,什么时候出手,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出手。

    他们甚至幻觉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随时会被利刃割破,或划破喉咙喷出血来,或被砍断手脚,或一剑插入胸口,惊悚不安麻痹了全身神经,那是一种比面对死神还要绝望的死亡恐惧。

    滴答

    滴答

    ...

    谢桐感觉有雨水打湿了头发,雨水从额头流向脸颊,冰冷,还有些血腥的味道。用手抹了下额头,黏黏的。定眼一看,惊悚的一幕再次出现。低落下来的不是雨水,而是血水。

    “啊!啊!”

    谢桐满脸是血,看着颤抖的双手大叫起来,恐惧让他的声音都变的嘶哑,他心里彻彻底底的崩溃了,同一个受惊的疯子一样。

    此时三人战战兢兢的站着就是任人宰杀的受惊羔羊,毫无防抗能力。

    “鬼,他是鬼,他是鬼,啊!”

    一个随从精神崩溃,眼神呆滞自言自语,一声大叫后转身就跑,没有方向也没有目的,只是希望不要被死神抓到。

    谢桐听到随从的大叫,呆呆的看着随从消失在白雾之中。

    随从刚跑进白雾之中,大吼大叫的声音嘎然而止,周围又陷入死一般的平静,仿佛涌动的白雾中随时都会有一个面容狰狞的恶魔探出头来。

    谢桐和剩下的一个随从目光呆滞停留在那个随从跑离的方向,他们确信这个人已经死了,就在进入白雾的一瞬间随着叫声的消失死去了。

    ‘咚,咚,咚’

    一个黑色的圆球状东西从白雾中滚落出来,滚落到谢桐的脚下,被一簇青草挡着停了下来。

    谢桐颤抖着身体已经僵硬,吃力的移动呆滞的目光向下,看到这个黑色的圆球状物体就是跑进白雾中那个随从的头颅,双眼圆睁,脸上还凝固着惊悚的表情。

    “啊!啊!”

    谢桐撕心裂肺的惊叫一声退后,被自己的脚绊到摔倒在地,一边哭叫一边身体往后蹭挪。

    “墨涵,求你了,别杀我,别杀我...”

    谢桐像一个被神鬼剥去灵魂的奴隶一样乞求,他怎么没想到一个看着有几分儒雅的墨涵,怎么会有这般残酷凌厉的杀戮手段。

    剩下的最后一个随从激灵一闪,突然意识到墨涵的目标是谢桐,大叫道:“墨涵爷爷,爷爷,我,我也是被逼无奈,放,放了我,我什么都没看,什么都没听到。”

    此人说完,用手中的利刃割了舌头,用双指插瞎双眼。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同比死还恐怖的折磨相比,这种痛苦让他感到一丝安全。他认为这样墨涵就会同情他,不会再对他伤害。

    “对自己都很么狠,你的灵魂能有多肮脏!”

    白雾之中,墨涵的身影渐渐出现。

    听到墨涵冰冷的声音,随从看不到也说不出,惊慌的摆动双手乞求墨涵不要杀他。

    墨涵表情冷漠,捡起地上的利刃往前一甩,一道寒光划过随从的脖颈,一道血线出现,随从向后无声倒落。

    “这是我对你最大的慈悲,下地狱好好洗刷肮脏的灵魂。”墨涵淡淡说道。

    “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求求你。”

    谢桐看到最后一个随从死亡一幕,惊叫着往后爬。

    墨涵一闪身出现在他身后,谢桐看到墨涵不见,转过头看到墨涵已经在自己身后,又急忙往反方向爬去。

    墨涵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一把利刃,把利刃甩出后刺穿谢桐的腿扎入地面。

    “啊!”谢桐惨叫起来,被利刃固定在地面。

    墨涵走上前,看着卑微屈服的谢桐,跟之前的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态度判若两人。

    “蝼蚁?你视苍生为蝼蚁,那你现在是什么?”墨涵轻笑着问道。

    “我是蝼蚁,我是蝼蚁,墨涵,墨涵不要杀我,求求你。”谢桐抱着被刺穿的大腿哀求。

    墨涵居高临下,冷漠的看着谢桐,道:“当你杀人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也会面对同样的结局?他们哀求你的时候,你会怎么做?放肆的笑?狂妄的笑?你是不是很享受那种别人匍匐在你脚下的感觉?”

    “我不敢了,绝不敢了。放了我,求求你别杀我。你要是不解气,这条腿我不要了,给我留条命,留条命就好。”谢桐苦苦哀求,希望自己的一条腿能让墨涵解气。

    墨涵笑着摇摇头,他相信谢桐如果以后活着,他的灵魂必然更加扭曲,更视生命为草芥杀人如麻,那样才能麻痹因为畏惧而卑微的灵魂。

    “我就是想让你知道,造下的孽,迟早是要还的,我只是提前替阎王收债。”

    墨涵手影一晃,拔出插进地面的利刃横削过谢桐的脖子,道:“结束了!”

    谢桐眼中的惊恐凝滞下来,无声向后倒地。

    墨涵在谢桐身上丢了一颗丹药,自有魔兽前来帮他料理,身影一闪朝着密林结界的出口赶去。

    白雾之中一个入境期八段的人正和幻化的魔兽战斗,魔兽把他扑倒在地后正要一口咬下,一道黑影闪过魔兽的生机瞬间消失化为一颗丹晶。

    被魔兽扑到的那个人惊慌从地面跳起向后闪退,扫望周围没发现任何人后才小心翼翼的上前捡起魔兽丹晶。

    他把丹晶装进布袋后,疑惑的扫视周围,道:“差点丢了命,这魔兽怎么突然之间就死了?”

    他看了看布袋还没装满,一炷香的时间也将要过去,而前方的魔兽越来越强大,也不打算进入练气峰第二重。摸出传送石捏碎后,金光乍现把身体包裹了起来,空间晃动后身体随着金光融入了空间之中消失了。

    墨涵朝着出口一路狂奔,阻挡在前的魔兽没有灵智只是靠蛮力进攻。凭借着鬼魅的身影,躲过魔兽一次次攻击。

    他看到为丹晶苦苦战斗的竞争者,墨涵出于对他们的同情,沿途所过手起刀落,斩杀魔兽与无形,速度却丝毫不减。

    练气峰第二重的广场中间是迷林结界的出口传送门,所有人屏息凝视着能量漩涡。

    完成任务的人被漩涡卷出后在空中翻转,平衡身体后稳稳落在地面。

    此时广场上已经有几百人通过考核,他们成功的进入第二重练气峰后心情显得格外激动,互相讨论着在迷林结界内的艰险经历。

    广场周围是用青石建造的高台,一丈多高的高台上围满了人,每当有一个人从漩涡内飘出都会引起一阵骚动,有的兴奋,有的因为期盼落空而失落。

    “唉!怎么还不出来!”剑辰一拳砸扶栏上,一声叹息。

    水境天脸色显得有些凝重,听到剑辰一声又一声的叹气,有些心烦道:“你能不能安静些!”

    “我安静?谢桐入境期九段人又那么阴险,还带着几个入境期八段的人,再加上里面的魔兽,你怎么让我安静?”剑辰听到水境天的话心里的火上来了。

    “那你想怎么样?”水境天冷冰冰的问道。

    “我能怎么样!安排人跟着他又不同意,唉!唉!”剑辰连声叹气。

    水境天被剑辰的叹气声惹的心烦意乱,道:“你能不能不叹气,很烦!”

    “你烦你找轩辕亦去啊,是他安排谢桐进入迷林结界,跟我叫什么!”剑辰瞪着眼叫道。

    水境天冰冷的面容化为微怒,撇过眼看剑辰道:“如果我姐夫出了事,谢桐必死,轩辕亦也必死!”

    “你牛,牛!”剑辰也不客气的瞥了水境天一眼,招手叫来一个剑宗的人,吩咐道:“如果墨涵出事,你立刻去通知猎杀队。只要谢桐出了无量界,杀!”

    水境天咬了咬嘴唇,脸色虽然依旧平静,心里的怒气如波涛翻滚,转过身对冰宗的人说道:“等下要是我姐夫还不出来,你立刻下山通知阿伯和阿娘,让他们带领翎羽卫前来龙虎城,诛杀轩辕亦和谢冷、谢桐、谢齐父子。”

    “现在动皇族的人恐怕要引起冰宗和暗影宗、皇族的对战了!”剑辰提醒道。

    水境天冷哼道:“大军已经对峙上了,天天耗着看着烦,也该打了!”

    剑辰扫了水境天一眼,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过,冰宗的人真惹不起,水境天的姐夫更惹不起。

    两人把视线投向不远处的轩辕亦,轩辕亦刚好洋洋自得的朝着两人看来。炽热的眼神交织在一起,要是不在无量界瞬间就会爆发出一场大战来。

    双方都克制着,毕竟最后的结果还没出现。

    也许墨涵安然无事呢?水境天和剑辰都期望墨涵的身影从漩涡中飞出,哪怕是遍体鳞伤也好。

    轩辕亦侧过身对坐在一个长桌前的谢冷说道:“看来墨涵已经被谢公子结果了。”

    谢冷是谢齐和谢桐的父亲,有着玄阶中境五段的实力,被皇族十老院派来无量界监督测试,同时保护皇族势力的人不被伤害。

    无量界开启练气塔是为了年轻一辈的修炼,提高人域之内的实力,对皇族十老院的多疑根本就不屑一顾。更何况无量界有戒规,要是无量界想动手,单凭无量界四大护法,地阶皇者之中又有几人可以相抗!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5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