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四十七章、洗髓锻骨

第二卷、无量风云 第四十七章、洗髓锻骨

    “嗯!一看就知道少爷是品酒高手,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呐!”酒楼老板拍手挑起大拇指称赞,转过身又从木架上抱下一个精致的锦盒。

    道:“看看这坛酒,窖藏六十年,香飘数里的佳人梦!喝了之后可是飘飘欲仙梦中游,娇美佳人怀中柔啊!五金!”

    墨涵听酒楼老板胡诌,忍不住笑起。

    他倒对这坛‘佳人梦’很是好奇,打开特制的锦盒,金黄色的锦布包裹着深蓝色的酒瓶,酒瓶细腻光滑像个艺术品,也价值不小。

    打开之后香气扑鼻,瞬间弥漫整个酒楼。

    所有的人闻到酒香味都朝着柜台这里看,像这么贵重的酒可是酒楼的镇店之宝。他们喝一口最够吹嘘一辈子,眼中满是羡慕,垂涎欲滴。

    酒楼老板看到墨涵眯着眼嘴角带笑的陶醉表情,谄笑道:“少爷,我这佳人梦可满意?”

    墨涵含笑点头,道:“不错,不错,可你这刀子插的太深了啊!三金!”

    墨涵闻得出这酒确实是极品,寻常人家根本不敢去想,就是富贵人家也是招待贵客用。这老板也是一年也卖不出一坛,只是用来抬高店里档次。他出三金是因为饥肠辘辘懒得跟酒楼老板废话,要不然也不会做这个冤大头。

    “啊呀,少爷,您可是品酒高手,这 三金呐...”酒楼老板开始叫屈。

    “不行算了!”墨涵转身就往桌子走。

    酒楼老板一惊,急忙改口道:“少爷大驾光临,怎么能扫了您的兴致,三金就三金!”

    “哇!”

    所有人一片惊呼,崇拜嫉妒的眼睛看着墨涵。

    邻桌的四人小声嘀咕,道:“这是谁家的败家子?百万家底也不够挥霍的。”

    “看着面生,应该是前往无量界的富家子弟,怎么这身打扮?”

    “瞧他那样,去了无量界也进不去山门,瞎丢人。”

    “啧啧,这酒真是极品。”

    一片哗然刚落,墨涵对酒楼老板道:“来两瓶!”

    “哇!”

    又是一片哗然,所有人原本的羡慕变成嫉妒恨,这分明是拉仇恨!

    店小二把菜上好,把‘佳人梦’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走到桌前,轻轻的放到桌子上,往羊脂玉杯中斟酒的时候手都在抖,生怕洒出一点赔不起。

    墨涵抓过酒瓶,手指朝着身后指了指,道:“我自己来吧,那一瓶给他们!”

    “啊!”店小二震惊,半天脸上堆出僵硬的笑容来看向邻桌四人。

    邻桌四人听到墨涵的话,激动的围将过来,道:“少爷的气度可不凡,从哪里来?”

    墨涵把杯中的美酒一口干下,咂了咂嘴,回味了下,道:“万兽谷!”

    “啊!呵呵,少爷真会说笑。昨晚万兽谷的魔兽暴动,玄阶强者都不敢踏入,您...”

    看墨涵年龄也就十八九岁,最多也就是入境期两三段的实力,要说他从万兽谷来,没人敢相信。

    “怎么说话呢!少爷身躯娇贵,身边肯定有高手保护,怎么就不能从万兽谷来?”

    “对,对,对!少爷可不是一般人...”

    “你们的酒来了!”店小二抱着酒欢喜的跑来,对着四人扬声道。

    四人已经迫不及待品尝美酒,急忙言道:“少爷您慢慢享用,谢谢您的赏。”

    墨涵摆手让四人回坐。

    酒楼内看到四人得到墨涵的赏,对四人很是羡慕嫉妒。而对墨涵更是褒贬不一,有的说是二傻子,有的说豪爽。

    墨涵不理会嘀咕的言语,只是悠闲的吃菜饮酒。

    视线不经意的扫过大路对面,那里是一个铁匠铺。一个打铁匠赤裸上身,‘砰砰砰’的敲打通红的铁块。

    墨涵看到铁匠想起了石坦,月光下同石坦、晋风联手斩杀李族人的一幕浮现,脸上露出怀念的笑。

    墨涵端起酒杯正要品的时候,看到打铁匠丢下铁锤慌忙往屋里跑。

    铁匠刚跑进屋,一群人大大咧咧的走到铁匠铺的草棚下,一脚把盛满水的大木桶踹翻,水从草棚下留到大街上,一直蔓延到酒楼的门口。

    墨涵眉头一皱,抬眼朝店小二摆手叫道:“小二哥,过来!”

    店小二小跑上前,问道:“小爷,啥事?”

    “他们谁啊?”墨涵指了指打砸铁匠铺的人问道。

    店小二看向铁匠铺,脸色有些凝重,砸了下嘴,犹犹豫豫。

    墨涵从布袋里拿出一金,丢给店小二道:“小声说,这个给你。”

    店小二看到金币眼睛一亮,躬下身,贴在墨涵的耳边道:“那个穿红色衣服的是镇上的赵族少爷赵爵,他们家大势大,入境期六段的高手都有两个。少爷,小的不该多嘴,您吃好喝好就赶路吧,麻烦事惹不得。”

    墨涵看店小二畏惧的样子,心里更加生气,问道:“他们砸人家的铁铺干嘛?”

    店小二朝着打铁铺望了眼,又俯身贴在墨涵耳边,道:“这铁匠借赵族一金给媳妇治病,钱也花了人也没治好死了。这一转眼半年过去了要连本带利还十金,这打铁的一年能挣几个钱,是不是?不过他有个儿女,长得倒是挺水灵的。”

    “他们要抓铁匠的女儿做小妾?”墨涵想起了李品,知道这些纨绔玩意能做出这样的事儿。

    店小二拍了下大腿,惋惜道:“哎哟,要是像您说的也就好了,他们要把铁匠的女儿送到妓院去挣钱还债啊。”

    “什么?”墨涵的剑眉紧皱,怒声道。

    “小爷,我看您豪爽仗义,别怪小的言语多。他们可是这里的霸主,劝您可不要淌浑水。”店小二看墨涵脸上浮起怒气,劝解道。

    墨涵瞟了一眼铁匠铺,看到赵爵已经带人进屋,急忙问道:“这些酒菜十金够不够?”

    “还没算账不知道,肯定多,多了。”店小二急忙道。

    墨涵从布袋里拿出十金,叠着放在桌子上,道:“多了算送你的。”

    店小二正要跪地言谢,看墨涵径直走向铁匠铺,惊恐担忧道:“小爷,可...”

    墨涵不回头的抬起手臂,不让店小二再言语。

    “完了,完了,出事了”

    店小二一声叹息,急忙收起金币去柜台结账。

    墨涵走到打铁铺草棚下,听到屋里一个女孩的哭喊声:“爹,爹,救命啊!救命啊!”

    把火炉中烧着的铁棍拔出,径直走进屋内。

    街道上的人听到叫喊声,知道赵爵在里面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远远的围观。

    “那年轻人是谁?”

    “不清楚,赵爵进入入境期两段了吧。这人心狠手辣,这后生多管闲事恐怕要出事了。”

    所有的人都为墨涵捏把汗,心里还是为他的胆识佩服不已。

    墨涵走进屋,屋里光线有点暗。

    赵爵身穿一身红衣,格外显眼。他身材挺拔,和墨涵一般高。俊朗的面容总是噙着贱淫的笑容,墨涵看了很是恶心。

    身后跟着四个家丁,有两个扭着一个女孩的胳膊,女孩哭喊着挣扎却挣脱不掉。

    铁匠趴在地上,面朝下地上的血躺满一地,看样子已经没有了呼吸。

    “爹,爹!哥哥,救救我爹,求求你救救我爹!”女孩哭的声带都要撕裂,扭着纤细的身体往地上坠,想挣拖去扶起铁匠。

    墨涵心中的杀意奔腾,重瞳渐渐变成火红色,冷言道:“放了她!”

    “呵,逞英雄?”赵爵讥讽道,然后挑眉道:“滚!”

    墨涵转过身,去关门。

    赵爵看墨涵转身,以为他要离开,嘲讽道:“没点能耐逞什么英雄,废物!”

    女孩把墨涵当成救星,没想到他转身离开,惊恐的撕心裂肺乞求道:“哥哥,哥哥求求你救救我爹,我去给他们挣钱还债,求求你!”

    墨涵听到女孩第一声叫自己哥哥的时候,一下子想起父亲说起还有个妹妹。妹妹同自己一样大,而这个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明显不是。可他心里还是很疼,如果自己的妹妹遭遇到这些又怎么办呢?

    女孩每叫一声,墨涵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下,一滴一滴的血流下。

    墨涵把门关上,阻挡了外面的视线,屋子一下子黑暗。

    火红的铁棍在黑暗的屋子内闪动几下,几声惨烈的叫声响起后。墨涵手掌之上凝出一朵烈焰,甩向桌子上的烛台,屋子变得明亮起来。

    四个随从的咽喉都被炽热的铁棍穿透,一滴血都没流出。赵爵趴倒在地,咽喉还插着炽热的铁棍,皮肉还在被烧着,发出吱吱声。

    墨涵知道铁匠没有还手的力气,就用他烧的铁棍结果几人的性命,算是他亲手报仇了。

    瘫坐在地的女孩哇的一声,爬向铁匠,哭喊着摇着铁匠的尸体。

    “爹,爹!”女孩惊慌的不知所措,转过头跪在地上向墨涵磕头,道:“哥哥,救救我爹,求求你救救我爹!我当牛做马报答你行吗?”

    墨涵看女孩满脸泪光,倒影着烛光更显得楚楚可怜,想起了墨族被灭的情形,心里的悲痛又涌起。

    抹去女孩脸上的泪水,道:“你爹已经走了,乖,不哭,安葬了你爹,我带你去找亲戚。”

    “哥哥,我爹,我爹死了就剩我一个人了,没亲戚了。”女孩哭的更是伤心。

    墨涵想说自己何尝没有任何亲人了,叹口气咽下哽咽的喉咙,道:“乖,以后我就是你哥哥,你就是我妹妹好吗?”

    女孩趴在铁匠身上哭的身体都在颤抖,墨涵看着铁匠冰冷的尸体道:“叔叔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

    墨涵抬头望着屋顶,像是在止住要掉落的泪,丧失亲人的痛依旧挥之不去。

    “既然你是我妹妹了,这个仇我就替你报了吧,血洗赵族!”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