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一卷、浴血杀神 第十八章、鬼叔

第一卷、浴血杀神 第十八章、鬼叔

    墨涵明白晋风和石坦对自己没太大的敌意,而身后的这个人散发出的血腥味,已经表明了他的职业——暗影杀手。

    墨涵缓缓转过身,从垂落在眼前的头发间隙中看到一个黑影正负手站在月光的阴影中。

    这黑影时刻准备攻击的态势,他背后的手上应该握着兵刃。

    “看来要先离开了!”墨涵感受到这黑影的敌意,或者说在这黑影眼中所有人都可以变成一具尸体。

    “鬼影不要动手,这小兄弟就是灭了李族势力的人。”晋风跟墨涵见了两次,却有惺惺相惜的感觉,他怕鬼影对墨涵下手,急忙劝道。

    “鬼影你不保护着鬼…,跑这里干嘛来了。”石坦同样怕鬼影动手,因为在鬼影的思维里只有杀或者不杀,如果鬼影现身那么他就要动手了。

    墨涵没想到晋风和石坦会帮自己说话,他对两人威逼也是形势所迫,换个时间和地方也许成为把酒言欢的好友。

    既然两人对自己没敌意,那么只需应对眼前这个鬼影。

    “你手上带着的是墨族少主墨涵妻子的青玉戒指,刚才赵季只说出一个墨字就被你斩杀,我只需要知道你是不是墨涵。”鬼影说话简单直接,像是在对照死亡名单。

    “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墨涵冷声道。

    既然鬼影已经猜测到,墨涵已经决定让鬼影消失。说话间,他就开始调集体内的气封锁住胳膊上毒液扩散,同时准备着时刻发起进攻。

    “我只需要答案。”鬼影说道。

    “你可以选择告诉我鬼叔在哪,或者选择消失。”墨涵身影一动,‘青龙吟’化为一道青光,划破空气响起龙吟声劈向鬼影。

    鬼影的影子瞬间消失,墨涵用心神感知他的位置,侧身回转‘青龙吟’向侧后方刺去。

    鬼影即将被刺到,身影又一闪,出现在墨涵左前方,手中一尺长的弯月血刃化为一道红光削向墨涵的脖子。

    墨涵又是一个转身,把‘青龙吟’自下而上拉起一把半月弧度。眼看‘青龙吟’和血刃要碰撞在一起,鬼影收回血刃,身影一闪出现在墨涵的右前方,血刃再次向墨涵的脖子削去。

    墨涵大怒,低下身体,用‘青龙吟’横扫一圈,任由鬼影怎么闪躲也必然在自己的攻击范围内,除非他选择逃离。

    此时,墨涵无心顾及胳膊上的毒,毒液已经冲破防御,左肩膀已经开始麻木。

    鬼影看也闪躲,纵身一跃跳到了矮房上,他看墨涵已经落入下风,又要纵身一跃发起攻击。

    “住手!不得对少主无礼!”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墨涵一愣,心喜道:“鬼叔!”

    鬼影身影一闪从矮房上消失,而后在鬼叔身后缓缓出现。

    鬼叔面色暗淡枯瘦,坐在轮椅上,穿着的厚棉袄外面还裹着皮袍,一手转着的轮椅响起哗哗声,一手握拳状掩着嘴巴咳嗽不止。

    墨涵把‘青龙吟’收回,用手把掩盖在脸颊的头发抹向两侧,终于露出见到亲人般的笑容,道:“鬼叔,我回来了!”

    鬼叔转着轮椅到墨涵身边,激动的眼泪婆娑,不住点头道:“好,真好!”

    “噢,这是鬼影,自己兄弟,那是晋风、石坦。”鬼叔抹了下眼泪,缓过神介绍道。

    鬼影全身弥漫着淡淡的雾气,看不清面目,墨涵只能感受到他的表情依旧是波澜不惊。

    墨涵朝着晋风和石坦看去,晋风摇着折扇开玩笑道:“兄弟,现在可以收起杀气啦!”

    石坦把大铁锤杵在地上,道:“兄弟,我天不怕地不怕,今天倒被你吓到了。”

    “得罪了!”墨涵拱手道歉。

    刚抬起手臂,发现左胳膊上的知觉渐渐消失,墨涵不禁皱了下眉。

    鬼叔把墨涵的衣袖往上撸起,看到他整条胳膊呈乌黑色,眼角抽了下,急忙道:“走!快回去疗伤。”

    石坦和晋风把赵季等人的尸体扔进打铁铺,然后放了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

    墨涵随几人来到了一处大宅院门前,晋风拍几下门,门打开后一个面容和善的长须老者便请几人进去。

    晋风看墨涵放心不下,解释道:“这些都是鬼叔的手下,乔装打扮的,哈哈哈!”

    墨涵笑着摇摇头跟了进去。

    整个宅院看上去就是有些钱财的人家,反而几人进去后显得格格不入。

    宅院分前院和后院,几人辗转几个走廊,又跨过一道拱门进入后院。

    后院更像是一个花园,假山流水,有些奇花异草在冬日里依然生机勃勃。

    后院周围高墙耸立,阴影处有人在晃动,墨涵明白这些都是护卫。

    后院的房子隐没在草木山石中,墨涵跟随几人计入大厅后,看到鬼影身影一闪消失了。

    石坦扛着大铁锤站在门外,晋风被追赶了一天早已疲惫不堪,说道“你们先聊着。”

    晋风四仰八叉的躺在椅子上饮茶,眼睛望着屋顶很是惬意。

    “鬼叔,你被李全打了一掌,寒毒好了没?”墨涵看鬼叔的身体状况不容客观,忍不住问道。

    鬼叔抬起手止住他的话,拉过墨涵的手臂担忧道:“我这是小事,只是你这胳膊有点麻烦了。”

    “要是鬼毒在就好了,兄弟,实在不行胳膊卸了吧,怎么也能留条命!”晋风是一个生死看淡的人,一个胳膊更是不值一提。

    “再胡说出去!”鬼叔训斥道。

    晋风笑着摸了摸鼻子化解尴尬,又悠哉悠哉的品着茶。

    鬼叔叹气道:“唉,赵季的黑针上面不知道涂的什么毒,据说他自己都没解药。要是李赫在,他可能想得出办法医治。你先忍着,我想想办法。”

    “李赫是谁?”墨涵问道。

    “李赫的绰号就是鬼毒,也是自家兄弟,只是中了李全的计被抓了去。好了,回头给你说,你先休息会。我去安排人把李赫救出来给你疗伤。”鬼叔掩着嘴巴咳嗽着说道。

    “鬼叔,这伤我能解决,不过需要有人帮我看着,免得被打扰。”墨涵说道。

    “当真?你自己能解决?”鬼叔惊咦问道。

    墨涵被李全打了一掌掉落悬崖没死,反而练就一身功法。他说自己能解决,鬼叔还真有些相信。

    晋风一直在听两人对话,跳起身走向墨涵道:“鬼叔,我和大铁锤帮他守着。”

    鬼叔带着墨涵来到一个房间大小的密室,密室门关闭后,石坦扛着大铁锤立在密室门前,而晋风飞到房顶斜卧着晒太阳,留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他本性洒脱,做出这样的举动倒没引起任何人都在意。

    墨涵本想脱掉衣服,可胳膊已经麻木的不听使唤,他心中一恼索性把整个衣袖扯掉。

    胳膊乌黑发亮,肌肉和皮变得僵硬如岩石般。

    “这不是简单的毒!”

    墨涵本以为赵季的毒针上也是寒毒,心里没有太大在意。

    看到整条胳膊像石头一样,他为自己大意后悔不已。

    急忙盘坐下,把心神沿着经脉探测胳膊上毒液的情况。

    整条胳膊除了经脉由盾符的灵气包裹着还能勉强让灵气运转,而血液和细胞已经僵化。

    而且毒药已经蔓延的左胸部,胸部虽然没有变的跟胳膊一样僵硬,如果毒液入侵到心脏,恐怕就算封天箓内的五符灵气也很难补救了。

    墨涵体内的气组成的防御,遇到毒液如溃堤般瓦解,毒液像汹涌澎湃的暗流朝着心脏奔去。

    “盾符的灵气像是对毒液没有克制作用!怎么办!”

    墨涵之前还以为要费解周折便可以把毒液化解,毕竟赵季比起李全的实力要弱很多。

    现在看来不是费周折的事,要是找不到办法,不单胳膊没了,甚至连命都要搭进去,真是阴沟里翻船!

    墨涵强制自己沉静下来,心神探入识海之中,他想寻求封天箓的力量。

    按照他的理解,剑符、木符、冰符、火符和盾符分别对应的是金、木、水、火、土五行。

    五行相生相克,是万物生存和衰亡的本源,既然封天箓内囊括五符,必然有着克制毒液的法门。

    让他失望的是心神探知到封天箓卷轴时,心神竟然被弹开,尝试几次依然如旧。

    墨涵心中又惊又怒。

    盾符的灵气抵御不住毒液,墨涵就念‘火灵诀’凝火烧,可是胳膊依旧如岩石坚硬,毒液朝着心脏蔓延的速度丝毫没有减弱。

    毒液的奔腾速度在几个瞬息就要抵达心脏,现在脖颈以下,半个身子几乎僵硬起开。

    “青龙吟!剑符!”墨涵突然想起第一次握住‘青龙吟’的时候,剑符内的灵气通过经脉注入‘青龙吟’内。

    “那么,可以通过‘青龙吟’把封天箓强制打开,然后尝试木符和冰符的灵气!”墨涵只能最后赌一把,如果赢了便可把毒药炼化,如果输了就会变成像石头一样坚硬的死尸。

    墨涵手一晃,‘青龙吟’出现在右手之中,心神探入宝剑之中,道:“青光显!龙吟起!”

    ‘青龙吟’的剑气进入墨涵体内,顿时间墨涵的半个身体和宝剑同时绽放出刺眼的青光,嘹亮的龙吟声真的密室震动。

    瞬息之间就要侵入心脏的毒药被青色的锋利剑气抵御,再也不能前进一丝一毫。要不是墨涵的经脉被盾符灵气包裹,恐怕剑气会反噬的他经脉碎裂。

    晋风正悠闲的晒太阳,龙吟响起、密室震动,把他吓的急忙跳起,如临大敌般四处张望。

    当他缓过神发现声音是从密室中来,才咽了咽喉咙道:“这么猛,兄弟自求多福吧!”

    石坦正四处张望,被这动静吓的朝着前方窜出,发现动静来自密室,捂着砰砰跳着的心,道:“哎呀,这兄弟随便弄出个动静都那么渗人。”

    密室内,墨涵咬着牙强忍着咆哮,虽然青光剑气抵御住了毒液,可身体忍受着被万剑穿心的疼痛。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4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