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一卷、浴血杀神 第十二章、猎杀

第一卷、浴血杀神 第十二章、猎杀

    墨涵看向亭下站着的女子,身穿一袭长裙如绿竹一样纤细婀娜,脸颊静美像浮云映晚霞,气质轻盈脱俗。

    “姐姐好!”墨涵不知道这个女子是谁,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看她年龄比自己大出几岁,躬身问好道。

    阿樱听到墨涵叫自己姐姐,掩着嘴巴把头轻侧一边,笑着点了点头,心里道:这小哥哥嘴巴真乖巧的很。

    老人为墨涵化解尴尬道:“这个是我的小女儿阿樱,阿牛和阿狄都成家了搬出去住了,家里的事由阿樱料理。这些天白天她看着你,晚上我就在你边上打了个铺。现在好了,就当是自己家不要生疏!”

    墨涵急忙谢道:“谢谢姐姐,这些天麻烦你了。”

    “应该的,爹,饭做好了,咱们回去吃饭吧。”阿樱听到墨涵的感谢,笑脸如樱花绽放。

    “好,咱们回家吃饭。”老人转身,手一晃把一米来高的大肚丹炉收进储物戒中。

    墨涵一愣,心里道:什么时候我也弄个储物戒,这装东西太方便了。

    老人走在前,墨涵和阿樱并肩跟在后面,穿过竹林往家里走。

    “你叫什么啊?”

    “墨涵”

    “你名字真好听,我叫叶樱,爹,墨涵多大了?”

    “我十八岁了。”

    “我二十一,是该我叫姐姐,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光头。”

    “....”墨涵无奈的摸了几圈锃亮的头,嘿嘿笑道:“你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姐姐。”

    “哈哈哈哈”老人开怀大笑。

    回去的路上,老人给墨涵讲了他怎么被救以及小村的大致情况情况。

    这里是神龙脉下的一处山谷,老人来到这里后发现这里四季如春草药丰富,而且能够伤人的猛兽也不会出现在方圆几十里内。

    在这里隐居下来后,老人偶尔出山谷买些必须品,遇到病危的人就带回来医治,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十多户人家。

    外界的人不知道这里,小村里的人在这里开辟田园、搭建茅屋,渐渐形成一个村落。

    老人给山谷取了一个名字叫“神龙谷”,小村叫“桃源村”。

    叶樱在一旁补充着老人没有讲到的细节,本来小村的情况很简单,短短一段路的讲解,墨涵似乎除了村里人的名字不知道,其它的事情已经了解的差不多。

    “哥哥,你醒啦,太好了!”阿宝揉着刚睡醒的眼走出草屋,看到墨涵已经醒来,惊喜把睡意驱赶走,朝着墨涵奔跑而来。

    “这是阿宝吗?”墨涵很是感谢这个机灵敏捷的小家伙。

    “嗯,这小家伙是阿狄的孩子,喜欢粘我。”老人笑呵呵道。

    墨涵把跑上前来的阿宝抱起举过头顶又放下,道:“谢谢阿宝啊!”

    阿宝咯咯笑着,手指习惯性的扣着掉落的一个门牙缝,问道:“哥哥,你的眼睛怎么两个眼珠啊!真好看!”

    “呵呵呵,阿宝,这不叫两个眼珠,叫重瞳。以前生有重瞳的人都是贤能尊贵的,哥哥这是有福之相。”老人在一旁解释道。

    “噢,重瞳,我知道了!哥哥,吃完饭带我去抓鱼好不好?”阿宝抱着墨涵的胳膊央求道。

    “好,因为我耽误给你抓鱼吃了,哥哥给你多抓两条!”墨涵被阿宝的童真打动了,心里有说不出的畅快。

    走回篱笆小院,叶樱急忙跑进厨房,来来回回把准备好的早餐端到院子里的小石桌上。

    一边走一边心里嘀咕着:“不知道墨涵能不能吃的惯,要是吃不惯我就糗大了。”

    几人坐定后,墨涵好多天不吃饭,看到桌子上摆着煎蛋、白馒头、清炒的蔬菜和一小锅粥,咽了咽口水,道:“姐姐的厨艺真好,看着都香。”

    叶樱听到墨涵的夸赞,立刻喜笑颜开道:“不用叫我姐姐,叫名字就好。中午我把二哥捉的兔子炖了,给你补补。”

    “不对”阿宝眼睛咕噜噜转着,看着墨涵道:“我叫你哥哥,我叫她姑姑,你叫她姐姐,姑姑叫爷爷叫爹,你又叫爷爷,乱辈分了。”

    “哈哈哈,怎么叫都行!快吃吧,吃完你再调理下气息,身体恢复快些。”老人被阿宝的话逗的哈哈大笑。

    墨涵摸了几圈光溜溜的脑袋,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了。

    吃完饭,老人把墨涵叫到自己住的草屋里,交给墨涵一本泛黄的书卷,道:“这本书流传下来也有些年头了,上面记载的很全面,包括炼丹的要点、丹炉的品阶以及药材的辨识,丹药的种类和品阶上面也有记录,你拿回去好好研读,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等你的经脉调理好,我再教你炼丹。”

    墨涵接过厚厚的书卷,书卷的皮是油纸做成,纸张已经泛黄,边沿磨损的参差不齐,散发出的味道不知道是丹香还是古朴的书香。

    打开书卷,里面记录的内容对于炼丹的人来说都是字字如金,墨涵拿起就痴迷的读起来。

    老人长时间照料墨涵,身体早已吃不消,看到墨涵对炼丹如此痴迷,便撑着疲惫的身体又给墨涵讲起学习炼丹前要完成的基本功。

    阿宝一直等着墨涵从老人屋里出来,左等右等按捺不住焦急的心,苦楚着脸道:“姑姑,哥哥怎么还不出来啊!都快晌午了。”

    叶樱调皮一笑,脸上浮现两个酒窝,笑盈盈的转过脸,道:“阿宝啊,中午想不想吃炒鸡蛋呢?”

    “想!”阿宝兴奋的狠狠点下头。

    叶樱嘟着嘴,点了下阿宝的额头,小声说道:“想吃鸡蛋就别叫墨涵哥哥,叫他叔叔。”

    “为什么啊?”阿宝挠了挠毛茸茸的头问道。

    “不为什么,就是不能叫哥哥!”叶樱嘟起嘴,像是对阿宝叫墨涵哥哥很不开心。

    “那,那我不叫哥哥就不叫哥哥吧,姑姑,中午有炒鸡蛋吧?”阿宝看叶樱有些责怪自己,小心翼翼的问道。

    叶樱得意笑道:“不叫哥哥天天给你炒鸡蛋吃!”

    “好嘞!”阿宝转身朝着老人的房间跑去,大声叫道:“叔叔,咱们要去捉鱼啦!”

    墨涵被阿宝拉着去捉鱼,老人也安心的睡去。

    墨涵身体已经恢复,只是气力有些弱,在溪水中抓起鱼来身影矫健敏捷,一条条大鱼被抛上岸。

    阿宝兴奋的哇哇大叫,鱼被抛上岸后就来个猛虎扑食,把鱼压到身下后抱起来装进背篓。

    太阳到了中天,一大一小手牵着手嘻嘻哈哈,踏着绿草,背着背篓满载而归。

    阿宝看到盆里炖好的大鱼和金黄的炒鸡蛋,更加确信叶樱的话,只要叫墨涵叔叔就有炒鸡蛋吃。

    几日下来,墨涵肆无忌惮的磕疗养丹,打坐练气修复经脉、挑灯夜读丹书、陪阿宝打猎捕鱼活动筋骨,还按照老人的指点试着操控灵力。

    他和阿宝也沿着溪流来来回回走了很多遍,始终见不到萧晴的影子,甚至连一缕衣襟都寻觅不到。

    心里很失落又怀着侥幸,希望她还活着,尽管这种情况几乎不存在,还是不停的暗示自己看不到萧晴她就还活着。

    叶樱给墨涵量身做了新衣服,新鞋子,发现墨涵也喜欢吃炒鸡蛋后,就加大了炒鸡蛋的量,从小碗直接换成小盆。

    阿宝和墨涵总是能把炒鸡蛋吃的一点不剩,然后意犹未尽的用馒头蘸干净盆地的汤汁。

    山谷中的凌晨很安静、很静谧,清脆的鸟鸣声打破晨晓,晨霭遮盖了神龙脉的顶部,稀疏的星光渐渐消散。

    墨涵盘坐着,吐出口中浊气,神识从体内撤出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经脉终于恢复了!”墨涵站起身,脑海里还浮现着经脉上覆着一层黄色星点闪耀的盾符灵气,经脉不但恢复而且比之前还要坚韧许多倍。

    墨涵推开小木门,抬头仰望下神龙脉。沉静的心想天空一样清澈,而两个字显的更加清晰——复仇!

    丹香袭来,墨涵沿着丹香向着竹林走去。

    老人已经静坐在丹炉旁炼制丹药,墨涵走近后没有走上草亭,只是静静的看老人的动作心里默默记着。

    “砰”的一声丹炉炸响,墨涵被惊的一个激灵,看到老人身体一震,随后叹气摇了摇头。

    墨涵走上前坐在蒲团上,问道“爷爷,怎么了?”

    老人用灵力把丹炉中的废料吹出后,把一个不完整的焦黑色丹药递给墨涵,道:“炼丹也有一定的成功率,这些跟材料的炼化难易度有关,跟灵力的操控有关,跟外界影响也有关,当然跟丹炉的品阶也有关。遇到这种情况就叫炸炉,轻则丹毁,重则炼丹人的神智遭到损伤。”

    老人看着墨涵惊恐的表情笑了笑,又补充道:“我倒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这枚丹药毁了!”

    “这颗丹药炸炉是什么问题?“墨涵问道。

    老人轻吸一口气,道:“这枚丹药叫祛毒丹品阶在黄阶一下,是入境期七段的丹药却极为特殊,最重要的是炼化火焰兽的丹晶。这火焰兽性情暴戾,它的丹晶属于火性也粗暴异常。

    把它平和炼化需要凝聚的火焰温度够强,对灵力的操控也要丝毫不差。丹晶炼化了,这枚丹药完成七八层了。”

    “爷爷,这枚丹药做什么用?”墨涵看老人愁眉不展,关切的问道。

    老人叹口气,道:“唉!阿倔被毒蟒咬过,我把他的命保暂时保住了,可寒毒依然在体内。

    虽然他的寒毒比起你要若很多,毕竟他没有你这般造化。

    寒毒在他身体内越浸越深,如果不尽快练出丹药来恐怕他挨不过去了。

    我好不容易收集了两颗火焰兽的丹晶,报废了一颗,这颗能不能炼制成功我心里也没底啊!”

    墨涵想了想,反掌凝聚出‘火灵诀’的烈焰,道:“爷爷,我现在刚好到入境期七段,你看我这火够不够强?”

    老人心里豁然开朗,道:“你这火焰狂暴诡异异常实属罕见,不过要先练习下对灵力的操控,既然在我手上没有五层的把握,你用这烈焰说不定比我的成功率还高些。”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4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