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一卷、浴血杀神 第十章、重生

第一卷、浴血杀神 第十章、重生

    阿樱固定着一个姿势早已疲惫,想把手伸入水中用手腕的力稳住墨涵的肩膀。

    听到老人的提示后,急忙看向药水后脸色大变,发现青绿色的药水变成乌黑色。

    老人看到阿樱投来疑惑又震惊的眼神,咂了咂嘴解释道:“唉,这后生中了寒毒,药水变黑是因为寒毒被逼出来后融进药水里了。如果不小心沾染上侵入皮肤,有着不小的麻烦。”

    老人看药水的浓黑度已经到达了极限,把墨涵头上的银针一根根拔下,拿起备好的床单,又吩咐阿樱道:“把他抬出来擦干净药水。”

    “啊!”阿樱大惊,脸红的像火烧,心里想到:我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给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擦拭药水?爹怎么对这个人这么在乎?

    老人着急道:“嗨,你这闺女!救人要紧,快!等寒毒再侵入他皮肤又麻烦了!”

    阿樱有些慌乱,撇着头不敢看墨涵一眼,余光不知道是自觉还是不自觉的闪过墨涵的身上。

    墨涵皮肤净白,肌肉线条明朗,被剃成光头后异于常人的气质更加凸出。

    两人把墨涵抬到竹床上后,把药水擦拭干净,一张洁白的床单染成墨色。

    老人俯下身仔细观察墨涵胸口的寒毒掌印,乌黑色已经变成灰黑色,疲惫的脸上露出欢喜,捋着胡须道:“唉!老天眷顾,终于把命抢回来了!”

    用棉被把墨涵包裹好,老人对阿樱嘱咐道:“他们手脚粗鲁,别把这后生弄出个好歹来,你在这里先照顾她吧。”

    墨涵虽然处于昏迷中,而阿樱还是觉得孤男孤女的处在一室中有些不妥,况且墨涵一丝不挂的盖着被子。

    阿樱紧张的心砰砰的跳着不停,如果他醒了看见自己没穿衣服,又做如何解释?

    急忙叫住正要拉开木门走出的老人,问道:“爹,您这是去哪?”

    “我去练些祛毒和疗伤的丹药。”老人随口道,刚要迈出房门又看一眼昏迷中的墨涵,道:“千万不要跟他们说这后生身上有寒毒。”

    阿樱看老人神情凝重,心里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明白,只感觉当什么不知道就好了,点了点头回应。

    老人走后,阿樱仔细看墨涵精致的脸,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些血色。把手指探向墨涵的鼻孔,感受到微弱的呼吸后突然把手指收回,回望下周围泛起红霞的脸上露出笑容。

    阿樱脸上羞涩的笑容一直挂着,想着墨涵暂时也不会醒来,看到木桶里的黑水还没清理,于是拿来木盆把木桶里的黑药水打出来倒在院落外。

    老人连续几天给墨涵药浴,胸口的寒毒掌印逐渐变淡,只剩下一个模糊的淡灰色掌印。

    虽然青绿色的药水不再变黑,但体内依然留着余毒。既然药浴已经起不到作用,便停止给墨涵药浴治疗。

    墨涵的气息已经恢复的和常人无异,只是依然处于昏迷中。

    老者又配制些温和的汤药,让阿樱煎熬后给墨涵服下,这些都是用来补充体力祛除体内残留的寒毒。

    服用过几天汤药后,墨涵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

    可接连几天又过去了,墨涵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按道理讲,祛除寒毒、补充体能,这些都做了而且效果很好,为什么还没醒来呢?难道神智出现了问题?不会,不会!”老人在草屋外背着手来回踱步,虽然这么想,心里还是不想去承认。

    为了时刻照顾着墨涵的安全,白天墨涵由阿樱照看着,晚上老人就随意的铺些柴草用被褥裹着守在墨寒床边。

    连阿宝都没有像平时贪玩,偶尔轮换两人看护墨涵。

    一连几天又过去了,老人看墨涵的情况逐渐好转,心里的放下一半的石头越发沉重起来,因为墨涵本该苏醒过来却依旧昏迷着。

    早晨,天色朦胧,寂静的小村周围落虫鸣声渐渐消退,树林中鸟叫声连成一片。

    老人起的早,检查完墨涵的身体就前往草亭炼制丹药。

    墨涵混沌的意识渐渐清晰,像是在梦境之中听到了鸟鸣,闻到回味无穷的丹香。

    眼睛微动,混沌的意识突然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后猛的坐起,竹床响起了嘎吱声。

    而眼前的一切让他陷入茫然中。

    简陋的草屋内只有竹床、大木桶和一张小木桌,墨涵低头看到地上铺着的柴草上一张卷着的被褥,把手插进被褥发现里面还有余温。

    “刚出去不久?”墨涵心里嘀咕道。

    他很是好奇又感动,不单救了自己,还夜里守护在身边,这份恩情足以用一生来回报了。

    草屋中间的一个大木桶里装满了青绿色的药水,温和的清香弥漫草屋,闻着让人精神一振。

    “我应该是被这户人家救了吧。”

    墨涵的手伸进药水里蘸了下,捻着手指闻了闻,一股清凉味钻入鼻孔,身体冷不丁的一个颤抖。

    既然没有危险,墨涵放下心来。

    低头看到自己的新郎红衣被换成粗布麻衣和白色棉料内衫,虽然宽大些却十分爽身。

    墨涵正要推门出去,胸口传来阵痛,拧着眉倒吸口凉气捂着胸口缓缓坐下。

    突然想起掉下悬崖前被李全打了一掌,这一掌没要他的命已经是万幸。

    想到掉落悬崖和墨族之上大火焚天的情形,心中的杀意涌上头重瞳瞬间燃起烈焰。

    “咳咳,噗!”墨涵捂着胸口,一口黑血吐出。

    墨涵透过草屋的小窗,看到外面的朦胧天色,想着没人这么早进来。

    盘腿坐在铺着柴草的被子上,收敛心神检查体内的经脉破碎程度。

    中丹田内的气团已经运转顺畅,神识扫视过每一处经脉。

    脆弱的经脉正恢复着,让墨涵好奇的是上面还泛着闪耀的黄色光点。

    “这是什么?”墨涵心神一动,神识想黄色的光点探去。

    “盾符的气息!”墨涵惊喜又意外,自己没有修炼盾符,盾符难道会自主的保护并修复破碎的经脉?

    他又认真的想了想,封天箓虽然没有修炼,但它本身蕴含着五符的能量。

    应该是封天箓里有先祖残留的意识,在危难的时候自动开启封天箓,动用五符神力保护损伤的经脉。

    “这样应该说的通!”这个意外发现让墨涵惊喜不已。

    如果不是盾符保护着经脉,恐怕早已性命归天。

    墨涵想起李全和幽殿,心中的杀意又要弥漫而出。

    胸口又一阵抽痛,扒开衣领看到一个灰黑色的掌印。

    灰黑的掌印上隐约有一丝丝火焰闪动,墨涵知道这是‘火灵诀’凝聚的火焰,却不知道黑色的掌印是‘魔龙掌’留下的寒毒。

    墨涵只感觉疼痛跟黑色的掌印有关,再次凝聚心神心念‘火灵诀’,灵气把魔龙掌印覆盖后形成一个缭绕的气团。

    ‘凝!”

    墨涵日夜练习,火灵诀凝聚火焰已经随心而动,而且不止于手掌之上,甚至可以把火焰覆盖全身。

    只是把火焰覆盖全身需要磅礴的灵气支撑,只因他还是入镜期六段,火焰持续时间很短暂。

    凝火一出,魔龙掌印上响起“吱吱”的声音,一股黑烟冒出。

    掌印消失,只留下红色的印记,休息几天就可痊愈。

    墨涵疼的抽着嘴角倒吸凉气,突然想起萧晴也被李全一掌打下悬崖,想到墨族陨落,咬牙骂道:“李全老匹夫!等我回去屠尽你全族!”

    低头间看到无名指上带着萧晴的青玉戒指,萧晴的面容浮现,泛着微波的眼睛对自己笑,恍然间似乎听到她温柔的叫了一声“墨涵”。

    墨涵眼泪落下,开心的嘴角扬起,要伸手去触摸萧晴的脸。快要触摸到的时候,她的脸又变得虚幻消失了。

    墨涵冷回神,知道是自己的幻觉,低头亲吻青玉戒指,喃喃道:“爹,你的话我没忘。幽殿,李族,踏平暗影宗就从你们开始!”

    浓浓的丹香传来,墨涵像是被受伤的经脉提醒,精神一震,对丹药垂涎雨滴。

    推开草屋的简易木门,清新空气扑面而来。

    昨天的记忆还在寒冬,今天又是暖春的早晨,群鸟齐鸣草绿花香。

    “难道昏迷了几个月?”墨涵心中疑惑,脚步却被馋虫引着走向丹香飘来的源头。

    墨涵走出院子,看到十几处院落只有矮矮的木篱笆相隔着,院落里都种着蔬菜,屋檐下挂着兽皮和腌制的肉,偶尔传来几声鸡鸣和狗吠。

    “真是一个桃花源啊!”墨涵喜欢上了这里的安静祥和,不禁感慨道。

    墨涵停下来辨别丹香传来的方向,寻眼望去看到一片清幽的竹林,而丹香正是从竹林内传出。

    进入竹林后,沿着蜿蜒的小路向前,走了数十步后前方豁然空旷。

    竹林环绕,中间的空地上长满珍贵的草药,一个草庐位于最中心。

    草庐下坐着一个白发老人,老人正静心凝气炼制丹药,丹香在竹林间缭绕浓郁无比。

    墨涵没想到在这山林间竟然遇到丹药师,从丹气的浓郁度来判断,这个老人应该是黄阶丹师。

    炼丹的要求极为苛刻,最重要的是要有先天资。

    大部分修炼者都是凝聚下丹田,而修炼上丹田的人万里挑一。

    在修炼上丹田的人中,还要用灵气凝火,这种火焰是炼丹的必备条件,而能凝聚火焰的更是万里挑一。

    像墨涵这种丹气双修的人,百年甚至数百年才能出现,本身具备的资质已经注定成为傲视天下的强者。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4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