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封天箓 > 第一卷、浴血杀神 第九章、抢救

第一卷、浴血杀神 第九章、抢救

    没人知道墨族发生了什么,像是一夜之间被大雪覆盖。

    百姓为了报答恩情,在封天石旁竖起了数百个墓碑。

    墨震墓碑两侧的碑石上刻着墨涵和萧晴的名字,鲜红的朱砂笔迹代表两人还未完婚,每当有人想起都不禁扼腕叹息。

    屹立数百年的墨族化为一片废墟的当晚,万里之外的暗影宗之下的一门八殿七十二堂被冰宗和火宗联合绞杀,让所有意外的是幽殿从属的嗜血门幸免于难。

    神龙王朝震怒,派出地阶高手联合暗影宗进攻冰宗和火宗。

    两大宗族借助地势天险和阵法结界让神龙王朝的大军不得前进一步,双方就在边界剑拔弩张的对峙着。

    整个神龙王朝处在寒冬肃杀之中,而有一处世外桃源温暖如春。

    神龙脉的南侧被初升的朝阳照射,白雪映日壮丽妖娆。

    一瀑布从神龙脉之上飞流而下,落入深潭之中荡起数丈水花,数里外依然能听到隐约的轰隆声。

    深潭之水蜿蜒向东在花草树木中若隐若现,时值寒冬,却有着暖春景色。

    “爷爷,我们抓条鱼回去吃好不好!”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正跑向一条小溪,身后的小背篓内装着刚采摘的药材,随着小孩的奔跑左右颠动。

    “阿宝,慢些,慢些!”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也背着一个背篓,拄着木棍紧追在后,扬起手笑呵呵的叫喊。

    阿宝在溪水边蹲下,双手不停的泼撒着温凉的溪水,阳光照在他扬起的稚嫩笑脸上,咯咯笑声从掉了的一颗门牙缝中钻出来。

    老人追到溪水边,雪白的长须随着气喘抖动着,解下背篓把阿宝被溪水打湿的半截袖子卷起,道:“阿宝要吃鱼,爷爷就给阿宝抓条鱼,等着啊!”

    老人把宽松的衣袖捋到肩上,弯腰把裤管卷起,从背篓里拿出一个网兜,试探下水温后走向溪水中间。

    “阿宝,你可不能下水啊!”老人不放心嘱咐道。

    “好!”阿宝明亮的眼睛一只盯在溪水中寻找溪鱼,随口答应道。

    小溪有四五米宽,水面淹没膝盖,溪水透亮沙石清晰可见,嬉戏的小鱼群忽闪向左忽闪向右。

    老人正要弓身捉一条近一尺长的大鱼,突然听到阿宝叫道:“爷爷,你看那是什么?”

    老人朝着阿宝指的方向看去,溪水中一块凸起的石头边长着一簇青草,青草似乎拦住了什么?

    老人趟水斜向前,想看清楚青草后的东西。

    只见一缕红衣襟随波荡漾,“那黑色是?头发!”老人大惊失色。

    “啊呀,是个人!”老人顾不得水打湿衣服,跑向被草丛挡住的人。

    阿宝听到是个人,惊慌后退两步。

    老人的脚被石头棱角扎了下,身体一歪趴倒进溪水中,粗布麻衣被水打湿贴在身上。

    顾不得这些,老人立刻爬起艰难的迈着步子向青草靠近。

    溪水过腰深,老人把面朝下漂浮的红衣人翻过身后,“啊呀”一声叫起。

    看到红衣少年俊朗的面容苍白如雪,作为一个长辈看到晚辈人年纪轻轻竟然溺亡心痛又惋惜,用手把墨涵的背托起头也高出水面,吃力的往岸边拖去。

    此红衣少年正是墨涵。

    老人把墨涵拖上岸后已经精疲力尽,坐在地上检查墨涵的瞳孔。

    阿宝小心翼翼的靠近,走两步停顿一下,生怕看到青面獠牙的脸,时刻准备着逃跑的架势。

    阿宝看到墨涵的脸虽然苍白却俊朗依旧,没有让他有任何畏惧,反而欢喜叫道:“爷爷,这哥哥真好看!”

    老人脸色凝重朝着阿宝摆摆手让他不要吵,他感觉墨涵已经溺亡,却还是希望他有一丝生机。

    跪在地上伏下身,把耳贴在墨涵嘴鼻前,这样能察觉最微弱的气息。

    “没有气息!”老人原本心存侥幸,这下心彻底沉重下来,叹口气又起无力的坐在地上。

    老人看墨涵穿着婚服,心里更是惋惜,忍不住又看了看墨涵的脸。

    只觉得墨涵不像短命之人,怎么遭受了这样的劫难?

    于是又盘坐在地上,把墨涵的胳膊搭在自己腿,微闭着眼号脉。

    墨涵的脉搏平静如水,丝毫察觉不到生命的迹象。

    在老人即将松开墨涵手腕的时候觉察到一丝脉动,老人以为是错觉,可心跳还是忍不住加速了。

    “砰...砰砰”脉搏虽然轻微,在老人感受来比心跳还要大声。

    “阿宝,快,哥哥还有脉搏,快回家叫叔叔伯伯来,记得把我的医药箱拿过来!”老人昏黄的眼中闪出惊喜色。

    阿宝转身就往家里跑,跑段距离才回应道:“我知道了!”

    阿宝瘦小敏捷像只惊慌的兔子,很快消失了影子。

    老人把墨涵的衣服扒开,以免衣服束缚着呼吸不畅,当他看到墨涵胸口一块乌黑的掌印时震惊的连手都开始抖动起来。

    墨涵被李全的‘魔龙掌’打中胸口后经脉尽碎,而且留下了寒毒。

    只是盾符中的微弱灵气抵御着寒毒的扩散,乌黑的寒毒掌印在胸口蠕动,掌印的周围隆起土黄色的肉芽,像是筑起的城墙防止寒毒蔓延。

    ‘火灵诀’在潜意识中凝结成一丝丝闪耀的火焰,如红色闪电般在乌黑的寒毒中穿梭。

    火焰和寒毒接触后,发出耳听不到的吱吱声,火焰消失后寒毒化为一缕缕黑气蒸发。

    这种现象老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想到一个人在没有意识的状态下还能用功法祛除寒毒。

    “看来这后生必然不是普通人!”老人惊喜又感慨,医治好墨涵的信心大增。

    用手抹了下脸上的水滴,不停的回头看,心中焦急道:“这些孩子,还不过来!”

    正在这时,阿宝焦急的声音传来“就在前面,就到了!”

    老人惊喜回头,看到大儿子阿牛扛着一张竹床,二儿子阿狄抱着一双被子,邻家的阿乐和阿倔也跟着跑来。

    阿宝虽然瘦小却跑的最快,不停的回头催促道:“叔叔伯伯,你们这个大个能不能跑快点啊!”

    “阿,阿,宝,我们可是跑,跑了一路了,没闲着,别,别催了!”阿倔脸色煞白,气喘吁吁道。

    四人都满头大汗,一边跑一边用衣袖拭去额头脸颊上的汗。

    老人猜测墨涵应该是被人打落悬崖,掉进深潭之中才没有粉身碎骨,而后随水流而下到这里才被水草挡住。

    如果是这样,还是不要暴露了他的身份比较妥当。

    看几人赶来,老人急忙把墨涵的伤口用衣服盖住,催促道:“阿牛,快,快把竹床放下!阿狄把被子铺地上,用被子把他抬上去。”

    四人把墨涵轻轻抬到被子上,然后一人提着一个被角把墨涵抬到竹床上。

    阿倔看墨涵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而且脸色煞白如纸,便叹气道:“伯伯,这人都淹死了,废那么大劲干嘛啊!”

    阿牛瞪着眼不乐意道:“你都快死的人了,吃什么药!”

    “你,行行,救可以吧!走走走!”阿倔被阿牛一句话噎的不知道怎么辩答,不乐意的抬起竹床的一角快步往回赶。

    老人怕阿倔身体吃不消,又怕走的慢耽误治疗时间,于是和阿倔替换着抬竹床。

    到家后,老人累的已经直不起腰,依然没有耽搁,指挥着几人把墨涵抬进一个单独的草屋内,并吩咐他们拿大木桶、烧水、称草药。

    一切准备停当后,老人把几人支出去留下阿牛,两人抬着把墨涵浸泡在青绿色的草药温水中。

    药水刚好没过墨涵的脖颈,老人又拿来剃刀把墨涵的头发削去,头也不回的说道:“阿牛你出去,换阿樱过来!”

    “爹,这,这不合适吧!”阿牛瞪大双眼道。

    “你们笨手笨脚的,救人要紧,快去!”老人催促道。

    阿樱一身青衣,虽为村姑却有着少女般的轻盈脱俗。

    推门而入后,看到老人已经把墨涵的头发刮去大半,只剩下脑后的一块。

    阿樱把视线落在墨涵的脸上,看到墨涵俊朗的面容后脸刷的一下红了,心里砰砰砰的跳,低头羞涩道:“爹,找什么事?”

    “你过来扶着他,我要给他扎针。”老人抬眼看了下阿樱,知道她有些害羞,只是这个时候也只能这样了。

    阿樱小跑上前,把袖子卷起露出晰白的手臂,弯下腰用双手拉着墨涵的肩膀往后贴在木桶壁上。

    老人从药箱中拿出一包银针,在烛火上炙烤后插入墨涵的头顶。

    不多时,墨涵的头顶扎满数十根银针,随着身体的颤抖银针微微晃动着。

    墨涵的身体被温和的药水浸泡后,中丹田的气团缓缓转动。

    老人的银针唤醒了墨涵的潜意识,融有盾符灵气的气流像是受到暗示一样,开始沿着破碎的经脉流动。

    此时经脉缓缓愈合,虽然依旧脆弱也可以作为灵气流通的通道。

    灵气如千军万马,从身体内的每一处经脉涌向胸口。

    ‘火灵诀’凝聚的一丝丝火焰有了足够的灵气补充,火焰变得更炙热更强悍,如愤怒的火龙一般炼化寒毒。

    “阿樱,手不要沾水!”老人提示道。

  http://www.tangsanshu.com/fengtianlu/57534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