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都市绝品少帅 > 第0463章 所谓高手,不过如此(一更)

第0463章 所谓高手,不过如此(一更)

    吴江这辈子,都没见过,一个人的目光,会如此的恐惧。

    宛若死神般凝视,让吴江整个鼻腔,都在呼出凉气。

    双方近距离对视的数秒,吴江的额头,泛起阵阵虚汗,一层一层,顺着脸颊,坠落下来。

    足以证明,此刻的他承受着巨大得心理压力。

    圣姑,以及余下的十几位桃花坞弟子,均是悉数愣在原地,不敢出口。

    哪怕是地位远远高于吴青山的圣姑,也在第一时间沉默下来,这倒不是弃吴江于不顾,实在是宁尘的眼神太可怕,太令人胆寒。

    “我,我……”

    吴江被宁尘一句话,质问的哑口无言。

    先前他们和皇甫飞月把酒言欢的时候,自身可是不止一次,称呼那个阵亡于北川城外的少年人为狗崽子。

    甚至大言不惭的冷笑道,一条不如狗的贱命,杀了就杀了。

    现在,吴江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下了滔天死罪。

    这位年轻少帅,浑身泛起的杀气,足以硬生生的吓死他吴江。

    “知道那少年是什么身份吗?”宁尘拍了拍吴江的脸颊,似笑非笑道。

    吴江打了个寒颤,并没有就少年的身份发表看法,而是极力否认道,“人,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旋即指了指吴青山的尸首,推卸责任道,“是他,是他射杀的,我那时候还奉劝吴师叔,一个小孩子就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可吴青山师叔根本不听,而且还是他亲自出手,射杀那个少年郎,哎。”

    故作一声长叹,然后委婉道,“如果当晚,我态度强硬一点的话,也许那少年就不会阵亡了,宁少帅,请您节哀顺变。”

    “我那徒弟,致命伤在脑袋,一箭穿头而过。”

    宁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挥手吩咐不远处的陈庆之,同时目不转睛的对吴江说道,“箭,本王没有,枪倒是有一杆。”

    轰!

    陈庆之心领神会,双手抖动,银白色的长枪铿锵一声钉在吴江的面前。

    吴江吓了一大跳,然后泪眼婆娑道,“宁,宁少帅,人真的不是我杀的啊。”

    宁尘没吱声,半蹲在地上,食指认真的拂过枪尖。

    “宁河图,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一旦今天死在你手上,我桃花坞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圣姑惊得浑身发抖。

    她桃花坞的身份何等尊贵,一直号称世俗之外的超然存在,宗门门主更是绝世高手之一,这些年震慑的几大王族都不敢不敬。

    什么时候,他们桃花坞被如此羞辱过?

    “宁河图,望你三思,为了一条贱命,彻底得罪我桃花坞,你承担得起我桃花坞的追究吗?”圣姑咬牙切齿,沉声冷哼道。

    宁尘压根就没有搭理圣姑的意思。

    五指抚过枪尖,正当吴江满脸丧气得求救向圣姑的时候,宁尘横空掠动银枪,刹那之间,这位自恃清高的桃花坞高徒,连枪带脑袋,狠狠的钉在地上。

    不过,宁尘下手留了分寸。

    吴江还不至于当场死亡,沉沉的呼了几道气,浑身发抖。

    他贴着地面的脑袋,亲眼目睹到,血迹在近前,逐步散开,像是一朵盛开的玫瑰。

    “宁河图。”

    圣姑勃然大怒,她两袖一抖,青纱一般的白衣卷起道道狂风。

    此刻,她真的怒了。

    一直以来,桃花坞都是被人敬畏的对象,如今这般被羞辱,等于触怒门威。

    如果,不让宁尘付出惨烈的代价,谈何以儆效尤,谈何威震北方?

    “今天,我要让你为自己的狂妄和不自量力,付出代价。”

    轰!

    这位女子一声断喝,似乎全身有劲气撑开,以至于整座现场,开始泛起阵阵骇人的颤音,甚至屋檐上的青砖红瓦,都逐次崩裂。

    院落之外,皇甫王族严阵以待的数千私军,均是感受到现场的悸动。

    哪怕是皇甫飞月这种出身高贵的世子,也不敢妄动,只是张开嘴,呢喃道,“这是要打得天翻地覆啊?桃花坞,果然不可小觑。”

    然后,这道起势如惊雷般的劲气,却在下一刻全线崩盘。

    那沉降的速度,太快了,以致于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嗤!”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朗朗苍穹,有绝世剑光,横空出鞘,宛若来自域外的仙光,炫目到天边的如火骄阳,都黯淡的下去。

    “咔嗤。”

    宁尘一剑全出。

    于千钧一发之际,截断圣姑的出手,那柄王剑擦面而过,狠狠的钉死在内厅的一根顶梁柱上。

    等圣姑冷哼两声,喝骂一句雕虫小技的刹那。

    宁尘五指并拢,宛若鹰爪。

    下一刻,他的右手硬生生的擒住圣姑的脖子,咔嗤一声,这位出身不俗的桃花坞高手,被宁尘当场扔了出去。

    “轰!”

    院落外,一道白衣飘飘落地。

    哐当一声,卷起漫天尘埃。

    皇甫飞月下意识的伸手挡了挡近前的尘土,等他目光迅速落向那道白衣女子的时候,当场瞳孔张大,目瞪口呆。

    “连本王一剑都接不住,你这样废物,好好的在外面跪着。”

    “你……”圣姑左手撑地,还没调整好气息,却被宁尘淡淡的一句话惊得满脸怒容,才起身,双腿发软。

    轰得一声,双膝跪地。

    嘴角溢血。

    “噗。”

    又是一口殷红血水,喷涌而出。

    青纱长袍更是布满点点血迹。

    “这……”

    皇甫飞月沉默得打量着狼狈不堪的圣姑,再转头瞧向院门紧闭的厢房,整个额头都在冒汗。

    “好强的身手,我河图哥……不是,宁河图如今到底在什么境界?”

    一句话问得众人哑口无言。

    “本座只是被他趁虚而入罢了,如此贼子,绝非本座的一合之将,我杀他,易如反掌。”

    这位被丢出来的白衣女人,咬着牙,满脸不甘心。

    皇甫飞月坐在战马上,拉了拉缰绳,眼神讥诮道,“那,进去打啊?”

    圣姑一脸怨毒的转过头,狠狠的瞪向皇甫飞月,语气不善道,“你在质疑我?”

    皇甫飞月揉揉脑袋,抬头望天,并喃喃道,“今天的月色真美啊。”

    “世子,现在是白天。”

    皇甫飞月,“……”

    (本章完)

    

  http://www.tangsanshu.com/dushijuepinshaoshuai/45147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