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都市绝品少帅 > 第0283章 青山处处,可埋忠骨!(二更)

第0283章 青山处处,可埋忠骨!(二更)

    此刻。

    天色逐渐入夜。

    朦朦胧胧的星空,尚有一丝光明,同时城市中灯火阑珊,繁华至极。

    只是,当那一批重骑军,全身挂甲,手持战矛,杆杆朝天立起,一言不发的沉默进城后,整座金陵城,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

    这些年,金陵城渐渐接受新文明改革,数千年传承下来的代步工具已经被更为先进的汽车取代,各项交通层出不穷。

    战马,铠甲,长矛,也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但时代无论怎么变,金陵城的居民毕竟身处在古旧交替,新文明和旧社会相互兼并的改革浪潮之中。

    所以对这批全身挂甲,手握战矛的重骑军的妆容,其实见怪不怪。

    可即使如此,当这八千重骑军如一道钢铁洪流,整支进城后,还是惊动了不少金陵城的居民。

    人尽皆知,这是宁河图的私军。

    世人更知,正常私军,只要没有接到作战的指令,战矛必须斜向朝下,尖锐部分距离地面,不得低于三十五公分。

    但,目前的状况来看,这批私军,已经接到了作战指令,战矛悉数朝向苍穹,并双手托举,以便随时随地,抽矛征战。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这是要打仗啊。”

    “战矛横空,本就预示着即刻行军作战,究竟是谁招惹了宁河图?”

    毕竟,这支番号修罗的八千重骑军,隶属宁河图麾下心腹陈庆之的私军,虽然统帅是陈庆之,但没宁河图的点头,重骑军不敢擅自进城。

    “不得了了,金陵城要动荡了。”

    等这批重骑军,沉默肃杀的登门而过,偌大的金陵城一片死寂,万家灯火,也不如这批重骑军身上的铠甲光辉璀璨。

    江湖留名,沙场争功!

    古往今来,多少热血男儿梦寐以求的终极理想?

    此刻,金陵城不在少数的年轻男子,看到骑兵进城,非但没有半点慌张,错乱的表情,反而握拳咬牙,激动不已。

    这种峥嵘画面,一辈子只要看到一次,便知足了。

    若是能成为其中一员,哪怕明天就沙场阵亡,也了无遗憾了。

    金陵城的主干道,早已清空。

    偌大的街道,无人敢继续逗留,除却两侧观望的普通居民,正中心的街道,空空荡荡,没有半点障碍物。

    不过,队伍行进一半,现场发生意外。

    一个剃着锅盖头的七八岁孩子,不知怎得挣脱了母亲的怀抱,突兀的出现在街道正中心,拦住去路,并眼神好奇的观望滚滚如潮水涌来的重骑军。

    这一幕,可是吓坏了不少人。

    阵前拦路,本就是大忌。

    按照一般私军的彪悍作风,阵前斩拦路者,无需提前通报,一切遵循先斩后奏的原则。

    因为考虑到影响甚大,这个油皮孩子的母亲,根本不敢上前拉回,只能躲在角落里哭哭啼啼,魂不守舍。

    正当所有人以为流血画面即将发生的时候,重骑军的领头男子,伸手示意全军放缓速度,并笑眯眯的盯向男孩所在的位置。

    这位浓眉大眼,国字脸的威武男子,是陈庆之的左骑将,唤作袁狼。

    “小屁孩,这样挡住叔叔的去路,就不怕叔叔一怒之下打你的屁股吗?”

    袁狼俯过身子,瞧了男孩一眼,语气和善道。

    看态度,似乎并没有生怒。

    这让现在所有旁观的居民长出一口气,毕竟一条人命,何况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谁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他被阵前斩首?

    调皮的小孩子,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周边人局促不安的表情,听得袁狼发问,起先微微一怔,随后摸摸脑袋瓜子,傻乎乎的嘿笑道,“叔叔不会生气的。”

    袁狼哈哈大笑,摇摇头,态度依旧柔和。

    “叔叔,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这调皮的孩子,越来越胆大,目光一亮,居然要跑过来摸袁狼坐下的战马。

    袁狼笑意爽朗,并不阻止。

    “叔叔,你们这是要准备打仗吗?”这孩子问道。

    袁狼顿了顿,犹豫道,“算是吧。”

    他们这支重骑军,虽然兴师动众抵达金陵城,但按照陈庆之的推测,应该没有所谓打仗的机会,毕竟对付一个武侯穆家,还不需要他们严阵以待。

    听陈庆之的意思,自家少帅应该考虑到穆家是武侯后人,祖上出了几代武状元,属于彻头彻尾的武官世家。

    所以调用私军解决穆家,也算是给这一族面子,让他们勉为其难荡灭于沙场征伐之下,而非江湖剑客之手。

    “听说打仗会死人?”又是一句追问。

    袁狼无奈的哈哈大笑,调转矛头,敲了敲孩子的脑袋,“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其后,又是一声无奈感慨,如今这新旧交替的大时代,打仗越来越少见了,虽然算不得天下太平,但金戈铁马的峥嵘画面,确实在逐次减少。

    “母亲告诉过我,说打仗最容易死人,死的也多,而且死后都不能运尸回乡,会一辈子葬在外面的,所以她不让我长大后投身沙场。”

    小男子撅起嘴,表情失落落道。

    袁狼微微一愣,并没有想到孩子会有这番话,沉默许久,抬头问道,“你喜欢沙场?”

    “嗯。”

    小男孩重重点头,认真道,“我向往这样的生活,马上砍大好头颅,马下喝最烈的酒,一生与黄沙作伴,死而无憾。”

    “好小子,有志向。”

    袁狼哈哈大笑,随后喝令整支重骑军微微低头,向小男子表示敬意,随后一言不发,带领队伍继续赶路。

    小男孩颇为失望的让出道路,目送队伍离开。

    许久,队伍的最后一列,转过来一张年轻的脸,先是朝小男孩眨眨眼,然后淡淡笑道,“小屁孩,记住一句话,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

    “我辈沙场男儿,即使战死乡外,也是最好的归宿,哪里还需要多此一举,运尸回乡?”

    “有少帅在,咱们迟早有机会再打仗,对吧?”

    “必须要打仗啊,否则老子这杆矛,迟早要他妈生锈,到时候捅泥巴都不锋利了。”

    “兄弟们,倘若有一天重新上战场,你们怕死吗?”

    “怕个卵子!”

    青山处处,可埋忠骨,大不了一死,只要无愧沙场男儿,这四个字,即可!

  http://www.tangsanshu.com/dushijuepinshaoshuai/45145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