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dota杀死卡尔 > 第六十九章 剧毒攻心

第六十九章 剧毒攻心

    三更还没到,不过马上就到了。

    柯丁为了在大当家的面前邀功,所以未等到约定时间,便提前动手了。他想在大当家面前出出风头,不过现在看来,留给他出风头的时间也不多了。

    “好小子!”柯丁早已怒不可遏,所以他话音刚落,手上的弯刀便向阿莫的脖子上砍了过来。

    可惜他砍空了。

    怎么会?

    中了蛊心散的人绝不可能避开他的这一刀,此前也从未有人能避开过他的刀。

    “你的刀也太慢了些。”阿莫两手背在身后,他脚下闲庭信步,似乎根本不把柯丁放在眼里。

    柯丁一双眼瞪得通红,“你找死!”

    “呵呵。”阿莫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笑声未尽,那把弯刀又再次向他斩来。

    若是寻常人,此时必要收起脸上的笑容,然后抽出剑来小心应对。

    可他是阿莫,自然不需要这么麻烦,笑的时候也要让笑容保持完整。他侧身一闪,那把刀顺着他的鼻尖砍了过去,几乎是贴着鼻尖,险而又险。

    可阿莫却不觉得险,对他而言,这一刀是绝对砍不到自己的。那么躲得远一些和躲得近一些又有什么分别呢?

    所以他的一双脚立在原地也从未移动过。

    二人擦身而过的时候,阿莫的嘴里突然吐出一个枣核,“噗”地一声打在柯丁的脑门上。

    他忍不住便倒翻了出去,而那颗枣核却紧紧嵌在他的脑门上。

    “偷吃了你的两颗蜜枣,你不会见怪吧。”

    柯丁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我说你怎么没事,原来你……”他紧紧攥着这个枣核,话却只说了一半。

    那蛊心散的玄机尽在这颗枣核之中。今夜他跑去防毒的时候,阿莫就一直跟在他身后,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都没能逃过阿莫的眼睛。

    当柯丁溜回房间之后急忙掏出一个纸包,里面却是一包蜜枣。按理说一个大男人不该这么贪嘴,会随身带着这么一包蜜枣,而他吃枣时的表情又显得那样急切。所以一下子便引起了阿莫的怀疑,这枣子是解药。

    蜜枣本身就具有宁神安心的功效,又加上气味香甜,含在口中便会促使味蕾迅速分泌唾液。看似极其普通的一件小事,却能够瞬间让人的神思从错觉中摆脱出来,回归现实。所以这蜜枣,的确就是蛊心散的解药。

    尽管蜜枣是很平常的食物,但是行走江湖的人,哪一个会随身将蜜枣带在身上?故而出了刀马寨的人之外,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件机密。而且即便是知道了,一时间也不可能找到蜜枣来吃。所以蛊心散的毒,在此之前从未有人能破解。

    所以柯丁的脸色才会变得如此难看。

    阿莫道:“现在你应该想想,出多少钱买自己的脑袋才合适。”

    “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吗?”

    “你试试就知道了。”

    柯丁有些慌了,他知道这个小子的身手不简单,但眼下若是能拖到三更,大当家的人马一到,这小子便不能把他怎么样。

    “不如这样,我们各退一步。”柯丁认怂道:“之前的话当我没说,你也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如何?”

    “你说话跟放屁一样,自然是做不了数的。”阿莫将手移到剑柄上,“但是我说过要砍你的脑袋,就一定要砍你的脑袋。”

    吁——

    院外想起一阵马嘶声,柯丁知道救星到了,转身就往外跑。

    “大当家!”他刚推开门,一颗脑袋便从脖子上飞了出去。

    “老三!”骑在马背上的那汉子满面虬髭,一把将血淋淋的人头接到怀中,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杀我家兄弟!”他腰间挂着两把大斧,正是刀马寨的大当家雷克萨。

    “接得好。”阿莫从屋内追了出来,道:“你又是什么人。”

    “小子,你难道没听过我们刀马寨的威名吗!居然敢跟我们刀马寨过不去。”

    “大哥,别跟他废话了。”雷克萨身边那人身穿一件绿袍,那张脸同他的衣服一样绿的渗人,嘴唇发紫,跟个活鬼一样。这就是刀马寨的二当家,剧毒郎君李天仇。“他杀了老三,我们就得给老三报仇,不然传出去,我们刀马寨日后休想在江湖上立足!”

    听他的话,老三的这条命远远抵不过刀马寨的名声。

    “小子,我这就送你去见阎王!”雷克萨话音刚落,腰间两把巨斧腾地一声跳到掌心里,他大手一挥,两把斧头脱手而出“咻”地一声奔着阿莫的脖子劈了过来。

    两把斧头在空中划出两道诡异的弧线,不管怎么逃,对方都决计无法跳出飞斧的轨迹。而两把飞斧都携有千钧之力,就算硬接下这两斧头,也会被上头的力道砸得分身碎骨。

    “小心!”李天仇,疾呼一声。

    他提醒的人是雷克萨,谁都没想到他看似平平无奇的乡野少年竟有如此身手,他的身法居然比斧头还要快。

    阿莫足尖一点,迎着斧头便冲了上来,他的身法更加诡异,就在两把斧头刚要砍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身子猛地一错,竟从两把斧头的间隙中溜了过来。

    而此时,他的剑也一同出鞘!

    所以李天仇才道了一声“小心”,他说话之时,袖中突然激射出数道黑影,若不是这几道黑影挡在雷克萨的面前,恐怕这少年的剑便已经刺穿了雷克萨的喉咙。

    “唰唰唰!”寒光乍起,每道黑影都被懒腰斩成两截。

    那黑影全都是活物,蛇。李天仇将这些毒蛇饲养在袖袍之中,每日以奇毒喂养,就是为了在必要之时当做暗器。

    毒蛇虽死,但其体内爆出的墨绿色毒血才是杀手锏。

    漫天血雾如暴雨一般四溅而来。

    阿莫一路疾退,手中长剑舞地密不透风。那毒血一旦附着在剑身上,便发出“呲呲”的声响,其中剧毒不想而知。

    那蛊心散便如此了得,这蛇毒自然更加厉害。尽管阿莫及时掩住口鼻,却还是闻道一股奇异的香味,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世人皆知,毒物越厉害,那异味便越强烈。这股异香一入口鼻,便如百爪挠心一般直往身体里钻。

    而此刻,那两把飞斧对撞到一起,“砰”地一声又反弹回来,竟从身后回劈向阿莫。

    前后夹击,只怕他防不胜防。

  http://www.tangsanshu.com/dotashasiqiaer/100543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