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铁弗出兵勃勃忧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铁弗出兵勃勃忧

    河套草原,悦跋城,这座城市,只相当于中原的一个小县城,四周的城墙,都是只有丈余高,与其说是一座都城,不如说更象是一个方圆七八里的大土围子,城外星星点点,尽是帐蓬,而简陋的城楼之上,刘卫辰志得意满,在几个儿子的族簇拥之下,看着城外那洪流一样的马群,以及各个不同部落的旗帜,脸上渐渐地绽放起了笑容。

    高大健壮,如熊罴一样的刘直力提,看起来比前两年突袭漠南时,要更强壮了一些,连脸上的横肉,也给练成了有型的肌肉块子,他的声音如豺狼一样,粗浑野蛮:“今天,达奚部也到了,这样一来,整个河套各部的兵马都已经集结,有十万铁骑,哼,听说燕国出兵,大破拓跋珪,这小子在漠南一败涂地,狼狈逃亡,准备去漠北避难,父汗,这正是我们一举消灭他们的天赐良机啊。”

    其他的几个儿子也都纷纷附和,只有站在末端,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人,一直沉默无语。

    刘卫辰扭头看向了这个青年,这是一个身长九尺,虎背熊腰的青年人,与周围那些一个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脸上有大小不等,数量不一的刀疤的儿子们相比,这个人可以称得上是眉目疏朗,甚至可以说英俊了,若不是他的脖了上,挂了一串足有小儿拳头大的骷髅项链,让人看了毛骨悚然,甚至可以说,只要这人穿上了一身江南世家子弟的衣服,可以给看成是个公子哥儿呢。

    刘卫辰沉声道:“勃勃,你对你大哥的看法,有什么意见吗?”

    这个青年,正是当年曾经亲手斩杀拓跋窟咄的刘卫辰幼子,名叫刘勃勃的是也,此人足智多谋,狡猾似狼,与一众只认蛮力的兄长相比,可谓异类,有不少见解甚至连一辈子勾心斗角的刘卫辰,也会称奇不已,听到父亲的话,他抬起了头,说道:“父汗,这次的事情不对,恐怕,我们会吃大亏的。”

    刘卫辰的脸色微微一变,另一边的刘直力提嚷了起来:“喂,勃勃,你这话什么意思?就算你是父汗最疼爱的小儿子,也不能这样动摇军心,坏我士气吧。”

    刘勃勃叹了口气:“以前父汗的兵马出动,还有大哥东征西讨,勃勃可曾说过半个不字?但这一回不一样,对手是拓跋珪,他是狡猾的狐狸,千万不要以为他现在这样显得在败逃,就真是败了。若论用诈,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刘卫辰笑道:“勃勃,你的担心有点多虑了,任何草原霸主,都不会放弃漠南的,有的时候可以诈败,甚至送出部落的女人都可以,但是,漠南是整个草原的生命线所在,这里有最丰美的水草,有最多的河流与湖泊,阴山之上,更是相当于中原的首都,那是我们草原民族共认的汗帐所在,失了这个,就失了所有草原部落的认同与尊重。刘显和他的独孤部曾经横行大漠,强盛一时,但就是因为丢了漠南和汗庭,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这点,拓跋珪也是一样。”

    刘直力提笑道:“就是,上次拓跋珪伏击是因为他借了外力,这回连燕国都是跟他为敌,总不可能说他们是联手来演戏对付我们吧。勃勃,你的小聪明用在平时也就罢了,可是这是军国大事,就别故作与众不同了吧。”

    周围的几个兄弟全都哄笑了起来,看着刘勃勃的目光,如同看着一个小儿。

    刘勃勃的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之色:“燕国当然不会演戏,但是,这回他们一路所击破的,是拔拔部,王建部,叔孙部,贺兰部,可并没有击破拓跋珪的本部,拓跋珪和刘显的最大不同,就在于他的主力未损,我们不能因为他主动撤离,就掉以轻心。”

    刘卫辰笑道:“勃勃这话说的倒有些道理,正是因为不能掉以轻心,所以,这回父汗集中了河套草原所有的部落,集中了庞大的军队,你看看,现在一个月不到,就来了十万铁骑,整个河套的男儿,都在这里,就算拓跋珪的实力健在,我们仍然是他的三倍军力,要胜他,不在这个时候,难道还要等他回到漠南,恢复实力吗?”

    刘勃勃咬了咬牙:“可是河套各部,未必真心臣服于我们铁弗大匈奴,他们多是鲜卑人,跟拓跋魏国乃是近亲,若是到时候见到两军相持,临阵倒戈,那可如何是好?”

    刘卫辰笑着摆了摆手:“你说的这个,父汗也想过,正是因为担心这点,所以父汗这回让他们只出动部落精壮男子,把家产,女人,小孩全都留下,只要他们在我们手中,那就不怕前方的男人反水,若是真的想反水,那我就把他们全部杀了,让他们后悔终生。”

    刘勃勃讶道:“可是前线与这里远隔千里,父汗又如何会知道前线的情况?”

    刘卫辰看了一眼刘直力提,只听刘直力提说道:“这次征战,孩儿领兵即可,父汗年事已高,只需要坐镇后方,我会不停地派信使回来报靠前线的情况,一旦有变,父汗即可相机行事。”

    刘勃勃咬了咬牙:“那要是拓跋珪派奇兵绕道过来,我们草原之上没有大军,如何抵挡?”

    刘卫辰笑道:“放心,父汗已经在河套各处,布下哨骑,拓跋珪自己都在逃命,哪可能派大军来袭?就算有小股流贼来袭,我这里的主城还留有五千兵马,足够应付,实在不行,还可以向后秦求援,勃勃啊,这次是千载难逢的一举消灭拓跋部的机会,燕国不可能在草原长留,只要燕军一退,我们杀了拓跋珪,就可以随时回到草原,一统大漠!”

    刘直力提带着几个弟弟,齐齐地以拳击胸,一边狼嚎,一边叫道:“一统大漠,铁弗匈奴,一统大漠,铁弗匈奴。”

    刘卫辰把手中的一枝金箭,交到了刘直力提的手中,眼中凶光一闪:“把这个,还有拓跋珪的脑袋,一起带回来,下个月是父汗的寿辰,我要用他的头骨酒杯,与大家痛饮!”

    

  http://www.tangsanshu.com/dongjinbeifuyiqiuba/104103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