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九十九 如果我能做主

九十九 如果我能做主

    鲜卑人打算今天晚上就可以在汉人的城池里过上销魂的小日子了。

    于是和连下令调动五千名骑兵将汉军军阵围起来,切断他们的退路,然后以不间断的骑射打击汉军,尽快击垮汉军的外围军阵。

    自从数年前臧旻夏育等人的北伐失败全军覆没之后,鲜卑人匈奴人对汉朝的畏惧就大为下降,这几年间汉军也从来没有主动打过野战,全是在防守,完全无法让他们畏惧。

    他们的胆子自然就越来越大了。

    五千骑兵纵马驰骋,带动了地面的震动,巨大的声响遮掩了一切,迎面扑来的凶猛气息的确让人觉得畏惧。

    他们在快要接近汉军军阵的时候兵分两路绕开了,然后绕着汉军军阵围了一圈,将汉军军阵包围了起来。

    声势的确浩大,叫喊声嘲笑声喊杀声非常大,煞气冲天,能给防御的汉军带来巨大的心理威慑,造成汉军心理恐慌,惊慌失措等等

    没上过战场的新兵蛋子看到这一幕估计不被吓得尿裤子都算勇敢的。

    不过常年生活在北地的士卒们对此好像颇为习惯,并未产生大的动摇。

    他们都清楚躲在盾后面把大枪伸出去就算是比较安全的,鲜卑人不敢直接纵马来撞。

    汉军步弓和弩的射程比游牧骑兵在马上使用的马弓要远的多,互相对射,汉军占优势。

    不是说游牧骑兵就没有射程远的弓箭和弩,他们也能缴获一些,但是无法维修,用完就坏,他们掳掠的工匠虽然知道制作的方法,但是没有足够的原材料也不行。

    这主要归功于长城。

    长城不仅仅是一座军事堡垒,也是一条分界线,将文明和野蛮分割开了,文明在这一边,野蛮在那一边。

    它所起到的作用不单单是在游牧骑兵南下的时候进行抵抗,也将游牧民族可以获取文明自身进化的路途给切断了。

    他们待不长久,长城的南边是汉人的主场,他们可以过来劫掠,但是必然会被打跑。

    他们一时可以占据优势,但是长城防线绵长,他们从某个关口突入,剩下的部分还是在汉人手里,汉人军队可以掐断他们的后勤,威胁他们的退路,所以他们只能抢一把就走。

    长城让游牧民族无法获取汉人的文化和技术用在自己身上从而进化,他们可以掠夺武器和资源,但是得不到资源产地和成熟的物质产线,占领不了城池形成不了规模,维持不长久,注定还是会被打回原形。

    这是汉之所以可以打败匈奴的原因,也是秦留给中国最宝贵的遗产之一。

    除非,他们获得了机缘,机缘巧合之下越过长城,直接统治汉地,就地吸取汉文化的精髓发展自己,就地获得汉人的技术武装自己,这样的话,就能将长城存在的意义打破。

    五胡乱华,他们深入黄河流域建立政权,把中原政权赶到了南方,华夏几近倾覆。

    辽,获得燕云十六州,进入汉地,压着北宋一百余年。

    金,消灭了辽,获得燕云十六州之后进而获得长江以北,于是赵构做了儿皇帝。

    蒙古,消灭金,获得长江以北,进一步灭亡了宋,逼的十万人跳海。

    满清,获得了辽东之地,把明政府的势力赶到了关内,然后吴三桂恭迎多尔衮。

    不能让他们进入汉地,不能给他们学习的机会,不能让他们有发展与进化的可能,这就是长城之所以存在和必须被掌握在手的核心意义。

    他们只能生活在长城以北,只配生活在长城以北,甚至不该存在。

    决不能让他们以难民的名义进入华夏内地生活。

    让他们内迁,让他们居住在汉地,让他们吸取汉文化进化,这是引发五胡之乱的根本原因。

    要是让我来决定,要是让我来安排,要是让我来组织,我……

    郭鹏愣住了。

    我什么都做不到。

    我只是一个护乌丸校尉而已,我只是一个边军军官而已,我能主导国策吗?

    不能。

    主导国策的是士族,是京城里的那些士族,不是自己,自己只是他们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一颗有用的时候就用,没用的时候就丢掉的棋子。

    就这,还是自己拼了命换来的。

    自己无法主导国策,甚至无法主导自己的命运,这是毫无疑问的。

    可是,这些正确的决策,难道不能执行吗?

    难道要坐视无法挽回的未来吗?

    如果我能做主的话,我……

    如果我能做主……

    我能做主?

    如果我能做主?

    这一瞬间,郭鹏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怦怦跳动了起来。

    临战之前,郭鹏忽然畅想起了自己可以『做主』的未来。

    如果我能做主的话,我就可以改变这一切了不是吗?如果我能做主的话!

    那么我……可以做主吗?

    如果我想要做主的话,我想要改变这一切的话,我可以吗?我该怎么做?我能办到吗?

    鲜卑骑兵越来越近了,踏着死亡的节拍,大量战马呼啸而至,猛烈的气势让每一名汉军士卒的心里都在打鼓,双腿都有些颤抖,忍不住的颤抖。

    程立看着这紧张的一幕,忍不住扭头看向了郭鹏,他想看看郭鹏是什么反应,不过他扭头一看,却发现郭鹏的表情有点不对劲。

    这是什么表情?

    程立心里一突。

    当然这是转瞬即逝的事情,只是一瞬间,郭鹏就恢复了原先的样子。

    “擂鼓!放箭!!!”

    郭鹏下达了命令。

    他下令敲响战鼓,汉军弓弩手第一轮齐射开始。

    汉军放箭,主动开始攻击。

    数千支箭飞了出去,而与此同时,汉军军阵也进入了鲜卑人的射程范围之内,更为密集的箭矢也飞了过来。

    双方开始了对射,鲜卑人用奔驰的战马和绑在手臂上的小型木盾来躲避汉军的箭矢,汉军则用大盾来遮挡鲜卑人的弓矢。

    汉军的箭矢射中了鲜卑人的战马和身体,时不时有鲜卑人坠落下马或者马匹摔倒,引起一阵小小的混乱,而汉军这边也时不时有士兵被鲜卑的箭矢射中,倒在地上死掉了。

    除了箭矢,鲜卑人还会用短标枪和其他的投掷类武器打击汉军的军阵,汉军需要足够多的盾兵才能维持军阵不破散。

    而郭鹏自然会准备足够多的盾牌,军阵维持的很严密,双方对射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仍然没有分出什么胜负。

    于是郭鹏确定了宗员的说法,只要汉军军阵不被破坏,而且弓矢足够,游牧骑兵一般拿汉军没什么办法。

    当然汉军要有反击的力量,野战的话要带着骑兵一起,不然机动性太差,根本也无法大量杀伤游牧骑兵。

  http://www.tangsanshu.com/donghanmonianxiaoxiongzhi/88469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