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九十四 郭子凤北上征途

九十四 郭子凤北上征途

    郭鹏不想让曹兰跟着他去北疆险地,那里太危险了。

    更何况两人的孩子才还小,郭鹏希望曹兰待在雒阳曹嵩的家中,有曹嵩的保护,她一定很安全,也能很好的抚养小郭瑾长大。

    曹兰不愿意,她觉得丈夫去北边镇守边疆,自己却不能跟随,将丈夫至于险地,自己却躲在后方安稳的地方,这不是做一名妻子应该做的事情。

    最后郭鹏还是没有答应曹兰一起去,理由是曹兰跟着去的话他会分神,打仗的时候会无法全心全意,加上曹嵩和曹操的劝慰,使得曹兰泪眼婆娑的答应了不跟着郭鹏一起北上。

    郭鹏和她约定,平时没有战争的时候,他也会派人将曹兰他们母子接到幽州团聚一下。

    郭鹏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不说鲜卑南匈奴年年南下进攻汉边郡,张举张纯之乱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要防备的事情太多了,他去北边是打磨自己,让自己更适应乱世生存,而不是去搞什么儿女情长的。

    乱世容不下儿女情长!

    再然后,郭鹏写信给了蔡邕,向蔡邕汇报了一下自己最近一些时候的情况和自己即将去北边任职的事情。

    本来,郭鹏还想抽空去一趟江东看望蔡邕,顺便见识一下江东的人文风俗,现在看来是没指望了。

    临出发前三天,郭鹏接到了程立的回信,程立表示十分感谢郭鹏还能记起他,他已经处理完了该做的事情,愿意追随郭鹏北上,做他的长史。

    郭鹏松了口气,程立可是他内定的谋主人选,有了程立的帮助,想必在护乌丸校尉的职位上也能做得更轻松一些。

    临出发前两天,灵帝宣布改元。

    这次改元不一般,原先改元一般都是等到今年过完,然后明年正月初一再改元,这一次不一样,灵帝直接改光和七年为中平元年,光和七年即为中平元年,大赦天下。

    当时是十月底。

    郭鹏遂整装完毕,向所有亲友熟人告辞,率领一千余名属于自己的家兵,踏上了北上的征途。

    十一月五日,郭鹏抵达河内,在河内与程立还有曹氏夏侯氏二百家兵会合,让郭鹏有点意外的是,带领这批家兵的人是曹洪。

    感情曹家夏侯家是看到自己发达了,希望自己带着子弟兵一起吃香喝辣的。

    郭鹏很高兴,接纳了曹洪,然后与程立执手相谈。

    “仲德愿意随鹏北上边疆,鹏不胜感激,此番,定要与仲德一同创立功业。”

    程立感激道:“蒙主公不弃,程立愿追随主公,孝犬马之劳。”

    关于这件事情,程立也是经过一番考虑的。

    北上有风险,这肯定,郭鹏写给他的信里给了他选择,除了跟着郭鹏北上做他的长史之外,还有一个由卢植为程立举孝廉为官这条路,程立思来想去,一个晚上没睡觉,选择了前者。

    四十多岁迎来人生第一个机会,程立很激动,但是机会摆在眼前,也要看人能否把握。

    选择后者自然安稳,可以做官,得到卢植的举荐,还能做不错的官,但是,自己已经四十多了,从小官做起,要熬到什么时候才能做到太守和以上的官职呢?

    选择后者,郭鹏对自己的赏识也就到这里就结束了,之后,自己还会有更多的助力吗?

    出身寒门没有势力没有门路,自己说不定只能做一个县令终老一生。

    这个选择,程立思来想去,将其摒弃了。

    那么就剩下第一个选择,跟着郭鹏,做他的长史,经历风险之后,随着郭鹏地位的提升,自己也水涨船高,和郭鹏绑在一起。

    程立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还带了自己的家财和一批粮食献给了郭鹏作为军资,郭鹏接受了,并且将程立介绍给大家。

    郭鹏任命程立做自己的持节长史,即幕僚长。

    任命最年长最稳重的夏侯惇做左司马,好友臧洪做右司马。

    任命夏侯渊、曹仁和曹洪分别做带兵的军侯。

    他这里有一千二百多人,而作为护乌丸校尉,他拥有统领边防营兵乌丸营的职权。

    东汉政府除了在中央保留一万五千名常备中央军之外,还在地方设有屯驻营兵,一些郡县还是有郡兵的,林林总总总能凑出二十多万。

    但是常备的营兵并不多,大部分集中在北方边防线周围。

    比如度辽营、渔阳营、乌丸营、黎阳营、雍营和虎牙营等等营兵,数量多少不均等,少的有三五百,多的有一千余。

    乌丸营是护乌丸校尉旗下,因为常有战备任务,所以人数较多,有千余人,多是骑兵。

    加上郭鹏自己带去的一千二百余人,郭鹏等于掌握了两千多人的军队,而这批军队,为了适应和鲜卑作战的需求,他会全部打造为骑兵,至于行军征战的时候需要的步兵,很简单,征发郡国兵就可以了。

    护乌丸校尉在战时可以统帅数个边郡的郡兵协同作战,平时就不算,郡兵归属太守和刺史管辖,和营兵不是一个指挥系统。

    护乌丸校尉的驻地在幽州刺史部上谷郡宁县,位居边陲,是真正的一线战地,地势极为重要。

    护乌丸校尉的存在也是为了将归降汉朝的乌丸人和未曾归降的大量鲜卑人隔离开,使之不能相互联络为汉北疆之患。

    同时,因为持节的身份,有权管辖归降的乌丸人和一些杂胡。

    战时也能通过幽州刺史的协作征调这些少数民族骑兵进入军队和汉军一起行动,算是仆从军。

    乌丸人还算是听话的,此一时节,最不听话的是鲜卑人,檀石槐打造了一个不亚于匈奴活动范围的领土广大的鲜卑统一势力,是汉庭北疆最大的威胁。

    当年鲜卑首领檀石槐还打赢了汉军的北伐军,差点闹的汉朝北疆震动。

    不过在光和四年,檀石槐去世了,他的儿子和连即位,和连就远不如檀石槐了,汉帝国去了一块心病。

    然而这帮人依然少不了年年南下侵扰汉边疆,汉政府为此十分头疼,边疆年年预警,年年有战。

    郭鹏就任护乌丸校尉之后,可想而知,估计很快就要打仗了。

    所以留给郭鹏的时间其实一点都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

    郭鹏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的两千骑兵给整顿出来,这样才能应付可能遭遇到的鲜卑南下。

    这北上之路何其艰险。

  http://www.tangsanshu.com/donghanmonianxiaoxiongzhi/88468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