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帝国吃相 > 第1034章 香水

第1034章 香水

    ……

    迷迷糊糊之中,陈旭从睡梦中醒来,伸手一摸发现水轻柔已经不在身边,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屋顶的明瓦照进来,房间显的极为明亮,还有淡淡的灰尘在光柱中漂浮翻腾,带着一种久违的熟悉与温馨。

    陈旭又在床上赖了许久,隐隐约约听着院子外面传来杏儿虞姬陈汐和一群小侍女的嬉笑声,感觉实在是无法安睡了,这才懒洋洋的爬起来,穿好衣服推开房门,迎面一轮通红的太阳照得他赶紧眯上眼睛。

    “夫君起床了!”正在院子练习剑术的水轻柔赶紧停下来福身行礼。

    陈旭有些汗颜的看着运动之后脸颊红润额头还有汗水的水轻柔,讪笑着牵着水轻柔的手说:“为何你起床我都不知道!”

    “夫君昨夜操劳许久,早上自然睡的安宁!”水轻柔脸颊殷红的低头。

    陈旭瞬间心思得意的膨胀起来,用袖子帮水轻柔擦干额头上的汗水说:“你这是在夸奖我么?”

    水轻柔脸色更加羞红几分,将手中的长剑收入剑鞘之后说:“我去唤侍女来给夫君准备洗漱和早餐!”

    水轻柔说完飘然而去,只留下一阵淡淡的香风在院子里飘散,陈旭也揉去眼角的眼屎,三下五除二脱掉外套开始……打军体拳。

    嚯嚯哈嘿之间,十多分钟过去,陈旭一套似是而非的军体拳打完,不光累了一身汗,也惹得一群前来服侍的侍女惊喜的欢呼雀跃,只夸赞之家侯爷武功高强。

    陈旭恬不知耻的又表演了一套广播体操,这才感觉身体舒畅心满意足的刷牙洗脸,换好衣服去餐厅。

    餐桌上早已准备好了热气腾腾包子和稀饭,还有两颗煮鸡蛋,一碟豆腐乳,一碟泡蒜薹,一头糖醋大蒜和一碟五香萝卜干。

    虽然都是寻常食物和小菜,但每一样都做的精致干净,绝对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食物。

    陈旭也感觉的确饿了,包子稀饭鸡蛋来者不拒,几个小侍女站在旁边手忙脚乱的服侍,喂水的,喂稀饭的,喂菜的,反正场景是要多奢侈就有多奢侈,真的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本来这种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方式陈旭一直是抵触的,但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他去冯去疾蒙毅等一些王侯公卿府上做过客,见过比这种生活更加腐朽的场景,有时候吃饭的场景简直不堪入目,因此按照陈旭如今的地位,他这种生活方式已经算是非常保守的了。

    吃完早饭,陈旭满足的打着饱嗝去客厅,发现客厅比昨日还热闹,四个老婆和一大群侍女把客厅挤得满满的,杏儿虞姬陈汐也在,每个人都在制作自己的锦囊,客厅中央的地上,摆放着几大筐昨日采摘回来的花草,整个客厅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气。

    “兄长,看我做的香囊好不好看!”杏儿举着一个香囊过来显摆,神情很有些嘚瑟。

    “好看,咦,里面装的什么花瓣,这么香?”陈旭接过嗅了一下满脸惊奇的问。

    “我知道我知道,杏儿姐姐是昨晚在温棚里面采摘的玫瑰!”虞姬也拿着一个锦囊跑过来嚷嚷。

    “就你多话!”杏儿很不满的瞪了虞姬一眼。

    陈旭却没在意,拿起虞姬的香囊也嗅了一下问:“这个也很香,有一股子药味,里面装的啥?”

    “里面是芍药花!”虞姬高兴的大声说。

    接下来梅兰竹菊等几个贴身侍女也都把自己做的香囊拿来给陈旭观看,陈旭也挨着夸奖了一番,只把一群侍女激动的脸颊红通通的,情形热闹非凡,陈旭也很高兴,家里似乎好久都没这么热闹过了。

    “夫君,昨天采摘的花太多了,我们也做不得如此多的香囊,剩下的花瓣丢弃实在可惜!”看着满屋子花草,嬴诗嫚满脸的不舍。

    “的确有些发蔫了!”陈旭抓起一把桂花看了一下,也感觉有些可惜,家里的桂花糕已经做了不少,这些花瓣已经用不上了。

    “要不让管家安排人拿去晾晒,等干透之后收好留着慢慢泡水沐浴,这桂花过了时节就没有了!”蒙婉也感觉略有些不舍。

    “嗯,看来也只能如此!”陈旭点头。

    “要是能把花朵里面的香气提炼出来保留下来就好了,一般花朵干枯之后香味便会消散……”水轻柔轻声说。

    “提炼?!”

    一语惊醒梦中人,陈旭嘴里念叨一句之后兴奋的搂着水轻柔猛亲了一口说,“轻柔果然聪慧,我想到了一个方法,的确能够把鲜花之中的芬芳香味提炼保留下来,而且以后也不用泡花浴就能让身体充满香味了,哈哈,几位娘子在家等我好消息!”

    陈旭兴奋的大笑出门,很快安排人带上几筐花草乘坐马直奔咸阳城而去。

    而一群女人则把陈旭送到门外,看着马车疾驰而去,这才面面相觑的一起互相看着。

    “水姐姐,夫君真的能够把花香提炼出来?”蒙婉一张俏脸惊疑不定。

    “夫君自然不会错,只不过香气无形物质,不知夫君会用何种方法保留?”水轻柔虽然笃信陈旭不会信口开河,但心中同样充满疑惑。

    “如果夫君真的能够成功了,只怕又是一件了不得的发明呢!”

    “那是自然,我好期待啊!”

    一群女人聊着回转,只在后侯府门口留下一阵淡淡的香风。

    ……

    香水,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其实比春秋战国还早时人类便已经开始使用,最早有历史记录的是古埃及,而传闻大名鼎鼎的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每次洗澡都要用十五种香水,而在那个时代,贵族在公共场所交往时不涂香水是违法的。

    不过确切的说,古埃及的香水其实是一种香油或者香膏,估计和陈旭的小磨香油差不多,法老和贵族死后,都要用香油侵泡保持尸体不朽,因此这种所谓的香水,和后世传说的香水差别还是非常大。

    中国人制作香水的历史很短,世界上著名的香水品牌基本上都是西方传来的,而西方人使用香水的历史非常久,而扩散的面积也非常大,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古波斯相继传承,到了中世纪,香水越发的多样和平民化,成为了西方一种非常有代表性的奢侈物品。

    而后世研究香水之所以在西方广为流传,而作为传承最为古老的华夏民族却没有出现香水的终极原因,那就是因为西方人有狐臭,而中国人没有,所以中国人不需要香水来遮盖令人作呕的体味。

    而且华夏文明崇尚自然,并不习惯在身上涂抹乱七八糟的东西,浓妆艳抹的妆容一直都是中国人鄙视的化妆技术,薄施粉黛,淡扫蛾眉才是华夏女子妆容的标准,甚至许多人推崇的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原装容貌。

    清、幽、淡、雅四个字,才是华夏妆容至真至上的原则。

    而西方那种眼影深眉,猩红血唇的鬼妆术,在陈旭看来是反人类的存在,化妆后出门是必须被雷劈死才能心头舒畅。

    但无论中国人需不需要香水,作为爱美的女人,天然对自己能够拥有迷人的体香充满了渴求,陈旭的四个老婆都如此热衷于自己也能拥有迷人的体香,陈旭自然也不愿意打消她们的热情和积极性。

    如果是以前,他还真没办法把香水弄出来,但如今制作一款真正的香水,对于他来说已经几乎水到渠成没有了太大的难度。

    香水制作过程并不复杂,就是用蒸馏或者压榨、萃取等手段将植物根茎叶果实中的含油物质提炼出来,包括陈旭的小磨香油和榨取茶树果的手段都算是在制作一种天然香料,如果身上臭,抹点儿芝麻油同样也能提香,只不过就是太粗鲁了一些,出门带着一身芝麻香油味,别人还以为你是榨油坊的工人,又或者是个卖煎饼的。

    当然,弄出最简单的香水不难,但要想弄出后世那些五花八门的香奈儿、迪奥、古驰和雅诗兰黛等顶级的香水,那个就要求太高了,莫说陈旭不会,即便是会也花不起那个代价,但眼下化学实验室有了蒸馏器,弄出一些桂花和菊花精油应该没问题,而眼下还有蒸馏达到燃料阶段的高纯度酒精,作为溶剂制作几款不同香型的香水也没有任何问题,唯一不太确定的是制作出来的香水到底有什么效果。

    但眼下陈旭的目的很简单也很明确,那就是他只想保留下来花朵的香味,让几个老婆很够有自己喜爱的香味就行。

    “聿~~”

    几辆马车入城之后一路马不停蹄的来到工学院,然后停在了化学实验室门前。

    门口站着两个膀大腰圆身穿制服挂着长刀的护卫,就像两个木桩子杵在房檐下,不过看到陈旭的马车过来,两个魁梧威严的大汉瞬间换了一副讨好的笑容屁颠儿屁颠儿的跑上来帮忙拽住马缰。

    “侯爷您来了!”两个护卫点头哈腰的问候。

    “都下来,把所有的花瓣都搬进实验室去!”陈旭笑着点头之后下车,一声吩咐之后,随行的车夫和侍卫都挽起袖子动手,很快就把十多筐鲜花都搬进了实验室。

    

  http://www.tangsanshu.com/diguochixiang/44999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