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帝国吃相 > 第23章 焖肥肠

第23章 焖肥肠

    此时太阳西斜已经半边落山,在金红色的光芒渲染下,无论是河滩还是山村田野,都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

    袅袅炊烟从每间茅草屋门前升起,在空中随着晚风散开,虽然还隔着一里多路,但空气中已经闻到了随风吹来的浓浓肉香,令人肠胃都忍不住开始躁动起来,口水也不停的往外冒。

    “好香,快走快走!”牛大石把手中酸涩的野果一丢大声嚷嚷,所有人也都不由自主的加快脚步。

    “兄长~兄长~”一阵稚嫩的呼喊随风从村口传来,陈旭也忍不住加快脚步,很快就看到一个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小女孩儿踉跄着跑过来。

    然后跟在小女孩儿身后,老老少少出现了一大群,都是望眼欲穿的等待陈旭等人回归的妇孺,陈姜氏也在其中,看见陈旭等人的身影,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娘,这是卖山彘的钱和我买的粟,明天开始我请马大伯几个来帮忙修房子,你早上起来把饭煮了,吃完早饭我们便上山抬木头!”

    马大伯等人把陈旭买的粮食和剩下的肉都送到陈旭家后都迫不及待的回家去了,饿了差不多一整天,此时闻着香喷喷的肥肉味道,谁都坚持不住了。

    陈旭从藤筐里面把用几个粗糙的麻布口袋装好的小米和钱袋子提出来之后,也迫不及待的接过杏儿递过来的一碗黄豆野菜饭狼吞虎咽起来。

    “兄长吃肉!”杏儿用一个木勺从罐子里面舀出来几块煮的稀烂的大肥肉。

    陈旭看了一眼白生生油腻腻的大肥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还是接过来倒在碗里大口吃起来。

    灵魂是他的,但身体是别人的,这副身体太过孱弱,需要吃一些肥腻的脂肪好好补一下,不然干活儿都没力气。

    稀里哗啦之下陈旭一连吃了三大碗,几乎煮好的黄豆野菜饭都被他吃完了,肉汤也被吃了近半,这才感觉自己吃饱了,揉着肚子开始打饱嗝。

    而杏儿和陈姜氏一人一小碗豆饭,就着剩下的肥肉汤煮了一些野菜很快吃完。

    不是陈旭贪吃,而是他必须吃饱明天才有力气干活儿。

    家里还有一百多斤野猪肉和几十斤瘦肉,特别是还有四条猪大腿,加起来有三百斤的肉食,而且他还买了两石小米,这些食物足够一家三人吃好几个月,而最多还要一个月,河滩上的小麦就能收获了,度过了这段青黄不接的时间之后,一家人的吃饭问题在他看来完全不是任何问题。

    在这个生产力普遍低下的时代,要想吃饱穿暖靠种田肯定是不行的,任凭一个人再强壮能干也有累死的时候,所以要想吃的好穿的好,唯一的途径就是经商。

    而他今天去集镇上也看到了,大秦帝国百废待兴,民生困苦,吃穿住用各种物质都很稀缺,唯有商业才能让物质和钱币流通起来。

    虽然按照史料记载秦朝重农抑商,但今天在镇上,他并没有看到有人干涉售卖货物,也就说镇上的里典和亭长这些最底层的官员并不干涉经商,要不然每个月的集市就没办法开了。

    集市交易这种活动从氏族社会就已经出现了,到了秦朝已经非常普遍和成熟,几乎成为了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活动,在没有各种成熟的商业体系的支撑下,只有集市才能让老百姓出售粮食禽蛋以及各种山货河鲜来换取生活必须的日常用品,比如生产工具和锅碗瓢盆还有盐这些东西。

    吃完饭后趁着天色还早,陈勃把买的盐拿出来在石臼中用石杵研磨成粉末,杏儿和陈姜氏就把分割好的肉都涂抹上盐巴挂到房间里面的房梁上。

    因为天气逐渐炎热,为了防止猪肉变质,所以盐巴用的比较多,等肉全部腌制完毕,今天买的十斤盐已经用去了大半。

    “旭儿,你要的这山彘大肠准备怎么弄?”最后陈姜氏从一个藤筐里面提出来一大串野猪的肥肠。

    其实在没穿越以前,陈旭特别爱吃肥肠,卤的煮的炖的炒的都爱吃,劲道有嚼头,就着卤肥肠喝点儿啤酒,简直就是人生一大快事,但眼下看着这挂肥嘟嘟的大肠,他的脸皮却抽抽的有些停不下来。

    肥肠虽好,但必须要做的入味才好吃,就眼下除开盐之外什么调味作料都没有的情况下,御厨来了也没办法。

    上午走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但眼下该怎么处理才好?

    看着陈旭提着肥肠满脸纠结和嫌弃的样子,杏儿在旁边嚷嚷说:“兄长放心,里面没有屎,我和娘已经在河里面洗的很干净了!”

    好吧,这也算是个好消息,陈旭凑到鼻子边闻了一下,发现果然没什么臭味,于是用青铜匕首放在石板上切成一段一段的放入平日煮菜的罐子里面,又切了几大块野生的黄姜丢进去,然后放入盐巴和水之后后放到一堆炭火里面焖起来。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早上肥肠应该就焖熟了。

    这玩意儿油荤大吃下去抗饿,刚好给明天干活儿的人吃,不然干重活儿很难坚持到下午四五点钟。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天上繁星密布,一轮弯月挂在天边。

    山川田野慢慢归于沉静。

    村里似乎特别热闹,虽然平时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要睡觉了,但今天还到处都传来大声说笑的声音。

    陈旭把买的斧头和柴刀铜锯都拿出来,先把斧头柴刀都在砺石上打磨了一遍,然后又从砺石上敲下来一块碎片,稍微磨平了一下后给锯齿开锋。

    这是陈旭这辈子见过的最糟糕的一把锯子。

    样式和后世的手锯区别不是很大,但唯独锯子的厚度和锯齿的大小让他很不满意。

    嚓嚓嚓嚓的摩擦声中,陈姜氏抱着杏儿坐在火堆边上看着陈旭,看着儿子年轻稚嫩的脸上那种严肃而认真的神情,这个场景让她似乎又看到了已经离开四五年杳无音讯的丈夫,那个时候男人在家,双亲也在,家境虽然也很困苦,至少没有饿肚子的事情发生过,而自从丈夫离开后,饿肚子的事情一年中有好几个月,但眼下,这种困苦和窘迫突然间就全部远去,家里的肉食粮食短短几天就丰足起来,而且明天开始要修房子……

    这个家最困难的时候终于熬过去了。

    陈姜氏双眼中热泪滚落。

  http://www.tangsanshu.com/diguochixiang/1910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