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帝国吃相 > 第944章 大秦的内忧

第944章 大秦的内忧

    “爱卿是不是早就推算出熊山侯要遭遇不测?”

    紫宸殿中,君臣二人相对而坐,说完东南传来的急报之后秦始皇郁闷的看着陈旭。

    陈旭摇摇头,“臣只是觉得项氏乃是将门之后不好对付,因此才提醒陛下,看来臣的推测还是正确的,不然若是等到眼下再做安排就来不及了!”

    “幸亏爱卿提醒的早啊,不然东南诸郡真的会混乱不堪,如今通武侯应该已经到达会稽郡和叛军接触,不然再拖上月余后果不堪设想,朕真的没想到,短短不到三个月,项氏竟然就攻占五座县城,匪徒竟然上万,实在是朕太大意了,朕害怕通武侯复蹈熊山侯后辙……”秦始皇脸色极度难看的摇头。

    “陛下无需忧虑,通武侯非是熊山侯可比,短则月余,长则三个月,通武侯必然有好消息传来……”陈旭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其实项氏反叛也是一件好事?”

    “爱卿何出此言?”秦始皇有些发愣。

    “陛下扫六国一统华夏,铸大秦根基,但却内忧外患不断,内有六国王孙贵族犹在,这是一股极其不稳定的因素,而外则有匈奴东胡袭扰西北边境,也让大秦不得不耗费无数钱粮维持西北三十万大军和百万降卒时刻提防,加之还要防范岭南的越族,这许多的压力让新生的大秦有若孩童般负重前行,内忧外患之下大秦决然无法坚持太久,眼下西北匈胡皆平,百万降卒和三十万大军也都裁撤安置,岭南诸地也已经在蚕食之策下收复大片疆域,大秦各处郡县府库税粮充足,正好是可以开始平息内患之时,项氏造反,时势皆都恰到好处!”

    “爱卿还请详言,项氏造反如何就是平息内患之时?”秦始皇并没有转过弯来。

    “陛下,臣问您一个问题,但您要如实回答臣?否则这个问题臣也不太好回答?”陈旭满脸严肃的对着皇帝拱手。

    “爱卿请问,朕知无不言绝不搪塞!”秦始皇脸色认真的点头。

    这是他认识陈旭以来陈旭第一次用这么严肃认真的态度向他提问。

    “关于六国王孙贵族,陛下以前可曾有过杀心?”陈旭问。

    秦始皇沉默了足足半分钟,神情犹豫不定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对于六国王孙贵族的处置,陛下心存仁慈之心,在杀与不杀之间难以抉择,臣说的是否正确?”看皇帝沉默,陈旭接着问。

    “不错!”秦始皇叹了口气微微摇头,“六国贵族王孙与大秦之间牵绊甚深,诸侯之间相互通婚维持王侯血脉,周室虽朽,但周礼尚存,朕一统华夏殊为不易,几乎是殚尽竭虑倾举国之力才有今日之局面,六国的王孙公侯皆都在各地根深蒂固牵连甚广,也得当地民众的敬重,朕若擅杀之,必然民心动荡,但若是不杀,这些人却并不服朝堂统治,一直在民间蛊惑百姓,朕思虑许久,只能把六国的王孙富豪迁居咸阳看管,但项氏这种名门之后,既无王侯之位,又无卿相之名,只能任其在民间发展,天下初定民心混乱,朕实在是管不了那么多!”

    陈旭点头,秦始皇的心态他可以猜到大概,这些贵族太多,杀不得又管不了,慢慢在民间就会越养越大。

    虽然皇帝处置的也算是周全,将大量的王孙富豪都迁到咸阳来看管,但这却也只是权宜之计,只要有项氏这种心存反志的家族存在,大秦又不能尽快的解决内忧外患,造反这种事迟早都要发生。

    而且民间还有一股极大的势力存在,这些人不事耕种整日游手好闲,打架斗殴如同家常便饭,一言不合便会拔刀相向,而且自认重诺守信侠肝义胆,这群人就是侠士。

    季布兄弟,彭越英布韩信龙且等等,甚至还包括沛县的一群流氓,虽然不像季布兄弟这样任侠豪勇打架斗恨,但也在当地欺压平民,乃是当地匪霸,让当地民众甚至官员都敢怒不敢言,惹不起也躲不起,只能任由欺凌。

    “对待这些散落民间的六国贵族陛下左右为难,满朝文武也皆都不愿去触碰,再加上游侠之风盛行,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才会有项氏今日反叛的局面,臣说项氏反叛是好事,就是觉得这是陛下平息内患的一个极好时机!”陈旭说。

    “爱卿是说让朕借这个机会搜捕六国贵族余孽全部杀死?”秦始皇神情有些紧张。

    陈旭摇头:“臣以前就说过,六国贵族其实并无太大威胁,有威胁的乃是他们在民间的声望和根基,只要斩断六国王孙贵族的根基,则其有若无根之萍,很快就会没有支撑渐渐枯死,臣提出过两条建议,一条是轻徭薄赋,一条是松解苛法,双管齐下我大秦必然很快民心安定。此次巡游东南,陛下应该已经见识到了松解商律之后各地的变化非常巨大,这便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实际上按照臣的推测,六国余孽有人反叛之事应该还会往后推移数年,但没想到因为谶书现世,项氏这么快就忍不住造反,在臣看来,这是六国贵族已经感觉到了陛下的不断改革正在阻断他们在民间的根基,让他们感觉到恐慌,无奈之下只能仓促起兵反叛,而这个时机对他们来说并不成熟,实际上他们也已经等不到时机成熟,只要陛下支持臣的改革措施,数年之后大秦必然还会比现在更加繁荣十倍不止,六国贵族在民间的地位和声望则只会更加削弱,如今朝廷的所作所为已是民心所向,支持反叛的也只是那些任侠之辈,这次项氏叛乱虽然看似声势浩大,但东南诸郡却并无太多混乱,朝廷大军一到迅速土崩瓦解,因此臣说的是陛下可以借这个机会进行一次全国郡县的严打……”

    “何为严打?”对于陈旭嘴里蹦出来的这个新词,秦始皇疑惑的问。

    “所谓严打,就是严厉打击那些平日不事耕作游手好闲作奸犯科的地痞闲汉流氓和不遵法令的任侠之辈,彻底压制和铲除这股霍乱民间的黑恶势力,只有如此,普通民众才能安心耕种劳作,许多朝堂政令也才能顺利通达,就如同季氏兄弟一般,竟然能够在关中之地聚集数百人伏击臣,这件事令臣都感觉匪夷所思……因此臣觉得陛下莫要再过姑息,而是需要借助项氏造反的契机在民间用雷霆之势进行一次全国的整治,这样各地官员为了各自治下的安危必然会尽力而为,由此才能彻底铲除这些祸乱国家的群体,不然此事一过,恐怕各地官吏又开始懈怠……”

    秦始皇听的脸皮不停跳动,特别是陈旭提到季氏兄弟,犹如给了他狠狠一个耳光,让他感觉到痛的时候一还有莫名的羞愧和抑制不住的愤怒。

    他愤怒之下谕令大索天下,但如今三个月过去了,匪首季布毛都没抓到。

    “爱卿所言不错,朕明日就会在朝堂之上妥善安排下去进行一次全国郡县的严厉打击,借此机会彻底铲除这些在民间为非作歹作奸犯科之辈!”秦始皇脸色平静下来之后点头。

    “陛下圣明,此乃顺天时应民心之举,天下百姓必定感激陛下的仁义之举!”陈旭不着痕迹的拍了一句马屁之后把带来的一个点心盒打开,露出里面的芝麻米花糖,拿出一块一边吃一边笑着说,“陛下,项氏匪乱不值一提,陛下也无需忧虑,今日臣在家闲的无事做了一样点心,今日顺便带来陛下品尝!”

    “此非米花糕乎?”秦始皇拿起一块端详。

    “陛下切莫品尝,等太官令和御膳房检查之后……”门口一个内侍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始皇瞪眼打断,“聒噪,少师岂能害朕!”说完之后秦始皇把米花糖塞进嘴里细细品尝了一下脸色舒展的连连点头,“虽然是米花糖,但却酥脆浓香无比,爱卿应该是加入了别的配料?”

    “呵呵,正是,上次李顺出使月氏,不光带回来胡蒜,还带回来一种胡麻,就是米花糖中的那些细小籽粒,此物是一种特殊的农作物,可以大面积的播种和收获,不过可惜月氏人不懂耕种之法,都是采摘的野生籽粒,捣烂之后配以牛羊肉佐餐,不过食不得法也,这胡麻不仅可以入菜,也可入药,还可以炼油,制作出来的油脂浓香无比,最适合铁锅炒菜或者凉拌菜品,即便是普通青菜用其炒制也是一道难得的美味!”

    “哈哈,月氏乃是胡蛮,如何懂得播种耕种之法,如今落在爱卿手中,我大秦必然再添许多美食,朕期待之至到时候用麻油烹制的菜肴!”秦始皇一边吃芝麻米花糕一边兴奋感慨,心情舒畅之极,方才心中的焦虑也几乎瞬间一扫而空。

    

  http://www.tangsanshu.com/diguochixiang/11491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