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巅峰御魂师 > 第63章 不服气

第63章 不服气

    第63章:不服气

    武仁雄微一皱眉,心里很不高兴,不管怎么说,对于镇北关来讲,他武仁雄是主,关山月是客,主人家摆宴,做客人的至少应该懂些礼数!

    不过武仁雄也只是心里不高兴,脸上并没有带出来。

    关山月是黄袍御魂师,论资历要高于顾独和礼夏,论本事,就算不如顾独和礼夏,可也不会太低。

    况且只要是御魂师,武仁雄就得罪不起,尤其这个关山月极为自负,当年得知楚琴封赏之后,关山月就颇有微词,甚至还说如果不是因为他在镇北关戍边,那功成名就的可能就是他,而非楚琴。

    对于这种说词,武仁雄只是打哈哈,仗都打完了,你还说这话有个鸟用?除了显得心胸狭窄,嫉贤妒能之外,也没别的了。

    顾独眼光一寒,看向关山月,礼夏连忙说道:“多谢大将军,此番我二人军前听用,还要仰仗大将军多相照应。”

    礼夏紧着接话,是怕顾独又犯浑,出来前大祭司特意叮嘱礼夏,让她看好顾独,不要给御魂司惹事生非,更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从顾独杀宫人的事上可以看出来,顾独不仅仅是年少气盛那么简单,多年孤苦无依,饱受欺凌,如今飞黄腾达了,再聪明、再有城府的人,也难免会因积恨而心生戾气,更何况在大祭司看来,顾独还不够聪明,不够有城府。

    顾独的性格适合军营,忠勇无畏,雷厉风行,杀伐决断。但是御魂司不是军政司,况且即使是军政司,若想在宫内应差,也要懂得虚与委蛇,通人情、识时务。

    一把好刀,任你劈砍抹刺,自然是所向披靡,可如果你将这把刀插到石缝里面横着掰,它就会断掉。

    而之所以让礼夏看着顾独,一是因为靳岚的身份低,毕竟礼夏是御魂师,无论在什么场合说话,都比一个童侍要有分量。二是因为靳岚铁定要做顾独的媳妇,像顾独这样的人,恐怕不太会听媳妇的话。

    武仁雄哈哈一笑,说道:“礼大师太客气了,来!顾大师、礼大师,同饮此杯!”

    武仁雄没再说什么客套话,怕关山月又阴阳怪气,刚才顾独的脸色已经很明显了,想当初楚琴一句话,顾独抽刀便杀了他的副将,那种决绝,武仁雄记忆犹新,他可不希望在接风宴上闹出人命来。

    一杯酒饮完,侍女添了酒,礼夏捧杯对关山月说道:“关大师,我二人受命前来戍边,日后还要请关大师多加教导,属下敬关大师。”

    “嗯。”关山月拿起酒杯沾了下唇,然后就放下了。

    礼夏也不以为意,喝了自己的杯中酒,不再理关山月,礼数是有限的,给脸不要脸,那就不必上赶着巴结,合得来就好好相处,合不来就各行其事。

    关山月等了片刻,见顾独不向他敬酒,便两眼一翻看向顾独,却意外地撞上顾独凌厉的目光,不自觉的心中一寒。

    楚琴跟顾独是不同的,楚琴的目光一向柔和,因为他出身高贵,家境殷实,而且也很少有人敢对楚琴无礼,所以楚琴不会有顾独这种饿狼一样的目光。

    关山月垂下目光,他要重新调整一下,他居然心里会害怕,这也太丢人了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小子敢这样直白地向他挑衅,应该也不是庸碌之辈,还是应该先探一探底。

    关山月问道:“你二人此来,带了多少魂军呐?”

    顾独冷口冷面的答道:“六百。”

    关山月一惊,六百?一人三百?那不是黄袍御魂师的标准吗?

    关山月想过这两人肯定带得要比普通白袍御魂师多,毕竟是楚琴的亲传弟子,而且礼夏又是大祭司看重的人才,原想得是一人一百五,加起来也就跟他所带的魂军数量相等,但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能各带三百魂军。

    礼夏微笑着说道:“出来前,属下去找大祭司,想让大祭司再多给二百,毕竟上一次甄选过后,魂军的数量基本都补齐了。”

    “但是大祭司教训属下太狂妄,说我二人的魂主,楚琴大师,也是升到黄袍以后才带四百魂军,而我二人现下只是白袍,虽然能带,却不能给,还说如若不是因为戍边,就只给我二人一人一百魂军。”

    关山月变了脸色,这种事说不得谎,因为魂军每晚都要操练,到校场一看便知真假。

    武仁雄赶紧哈哈一笑,把话接了过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呐!来来来,咱们共饮一杯!”

    关山月却不领情,站了起来,说道:“既然是来戍边,那武技也要精湛,顾独,让我试试你的武技如何。”

    顾独起身,礼夏赶紧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关大师,我们来时,路遇劫杀,顾独战了一场,有些累了,还是属下向关大师讨教吧。”

    说完绕出座席,向关山月躬身行礼,说道:“请关大师赐教。”

    顾独皱眉说道:“礼夏,你又不是我娘,何用你事事替我拿主意?”

    礼夏转回身看着他答道:“我当然不是你娘,但我奉大祭司之命看着你,你若不服,就投书去问大祭司好了。”

    顾独把眉头皱得更紧,关山月冷笑一声,说道:“大祭司还真是清闲,连我考校属下的武技也要管。”

    礼夏转回身,微笑着说道:“关大师误会了,这倒不是大祭司要管,而是属下要管,顾独刚经一场大战,杀心大盛,属下是女子,性子柔和许多,我二人皆出自楚琴大师门下,同随楚琴大师于日照关陷阵夺帅,关大师考校属下也是一样的。”

    关山月瞪圆了眼睛,礼夏这番话说得平和,实际上言外之意是怕顾独杀了他!

    ‘铮’的一声,关山月拔出横刀,指着礼夏斥道:“好!那我就考校你!拔刀!”

    礼夏却面带微笑地说道:“关大师面前,属下不敢拔刀,关大师请赐教。”

    顾独坐下了,若有所思的沉默,像礼夏这种软刀子剌人,他是真的不会,他应该学学,而且就凭关山月这种小肚鸡肠的性子,绝对不会是什么高手,所以顾独也不担心礼夏会有什么闪失。

  http://www.tangsanshu.com/dianfengyuhunshi/52873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