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99章 【李世民的决断】

第99章 【李世民的决断】

    大唐夜晚,依旧闷热,此时长安已经敲响净街鼓,然而皇宫里仍旧灯火辉煌。

    天中一轮明月,照的宫墙发白,在皇宫最高点的太极殿顶楼,李世民负手眺望着静谧的长安城。

    身后忽然有脚步声来,长孙皇后慢慢走到他的身边。

    李世民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叹息一口气,道:“观音婢还没睡吗?”

    长孙皇后伸手抱住丈夫臂弯,柔声道:“陛下连续三次夜不能寐,臣妾又岂能贪图安逸入眠……”

    “唉!”

    李世民又叹一声,拿手轻轻拍打皇后手背,轻声道:“曾几何时,朕从不畏惧什么,多少次风雨交加的压迫,朕都觉得自己可以挺下去,为何现在做了皇帝,反而失去了当初的武勇。”

    “因为您是皇帝,不再是当初的秦王。”

    长孙皇后幽幽开口,有些心疼道:“作为秦王,您只需要能征善战,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一路刀兵砍过去便是,但您现在是个帝王,一身要维系整个天下。所以您才会显得优柔寡断,遇到事情也显得畏缩不前,这并非失去了武勇,臣妾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大仁大勇。”

    自古知夫莫若妻,若说天底下谁最了解李世民,绝对是跟他携手一生的长孙皇后,李世民不断轻拍着妻子的手,脸上的神色竟然显得很忧愁。

    谁能想象到的,千古雄才大略的帝王也会有忧愁。

    他依旧眺望着长安,望着满城的万家灯火,忽然开口道:“朕得到百骑司秘奏,草原从七月上旬已显枯黄,按照当地老牧民的说法,这是百年难遇的大灾难,今年的冬天,草原必然会刮起白毛风。”

    长孙皇后静静听着,直到此时才轻轻开口道:“这是天灾……”

    李世民点了点头,道:“突厥人不事生产,所以比汉人更难抗拒天灾,为了渡过这场寒冬,颉利必然会南下掠夺,突厥和大唐这一战,怕是无论如何也避不过去……”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接着又道:“大唐建立不久,常备兵马只有六十万,而且多是府兵步卒,并且还分散驻守各地,即便朕能紧急召集,最多也只能抽调三十万。而突厥的骑兵,最少也有一百万!”

    长孙皇后忽然开口,语带期盼道:“陛下,咱们的侄子……”

    李世民挥手将她打断,沉声道:“他起不了太大作用,观音婢不要抱太大希望。争霸天下之时,猛将才可以攻城拔寨,当初三弟之所以能够横扫天下,那是因为所有的反王都在争江山,大家必须硬着头皮跟他打,不打就会被我们慢慢占领盘踞之地,但是现在不同,现在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猛将能够起到的作用大大衰减!”

    “这是为何?”

    长孙皇后明显不解。

    李世民叹了一口气,略显无奈道:“因为突厥人不会跟绝世猛将硬着干,我大唐幅员辽阔,而突厥全是骑兵,他们可以依仗优势四处掠夺,遇到啃不下的硬骨头可以躲避开,那孩子即便真有三弟的威猛,他一个人也不能分成几千几万人,突厥人只要躲着他,那孩子起到的作用会很差。”

    “陛下还有其他猛将啊!”

    长孙再次开口,急急道:“程知节,李勣,秦琼,尉迟敬德,还有咱们的柴绍妹夫,这些人个顶个都是猛将,陛下可以把他们都派出去。”

    李世民可笑一声,道:“观音婢你还是不明白,朕现在缺的不是猛将,而是能够对抗突厥骑兵的大军,朕麾下的将帅确实能打,可你总不能让他们单枪匹马上阵吧。我大唐能抽调的兵力只有三十万,如果分兵去对抗一百万突厥骑兵,那么结局简直不可想象,所有人都会被突厥一点一点给吃掉。”

    长孙皇后脸色泛白。

    好半天过去之后,皇后眼睛突然一亮,似乎想到什么好主意,语带渴望道:“如果能创造一个战局,把所有突厥大军吸引一起,然后大唐和对方来一场硬对硬,那咱们的侄子就能发挥威力了。”

    李世民怔了一怔,脸色明显变得精彩。

    长孙紧跟着又道:“陛下应该还记得,当年咱们就是用了这一招,那时大唐同样不占优势,但是运用各种手段逼迫天下反王齐聚四明山,那一场决战三弟打的尸山血海,他一个人就凿穿了上百万军队,如果这次也能逼迫突厥人不得不战,咱们的侄子一个人就能把他们打跪下。”

    李世民喘息粗重,忽然急急甩开长孙的胳膊,道:“朕现在就召集众臣,看看能不能想出一些计谋。”

    “陛下别急……”

    长孙见他要走,连忙一把拦住,皇后眼中明显带着某种诡异,低声道:“陛下难道忘了,突厥使节就在城中。”

    李世民微微一愣,随即虎目闪光,若有所思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按照规矩,朕还得召开国宴。”

    “国宴就是机会!”

    长孙急促发声,低低说道:“到时咱们大唐演一场戏,把所有的计谋全都摆在明面上,然后放归突厥使节回去,让突厥人不得不按照咱们的计策来。”

    李世民忽然皱眉看着妻子,语带深意道:“观音婢,你跟朕实话实说,刚才这个办法,到底是谁教的。”

    长孙张了张嘴。

    李世民嘿嘿一笑,道:“朕和你做了十几年夫妻,观音婢你可不要隐瞒我,你生性堂皇大气,你可想不出这种办法。说吧,到底是谁。”

    长孙忽然屈膝行礼,面带庄重道:“陛下,臣妾请您开口,召集李云进宫,咱们的侄子有平突三策,刚才那个办法就是他说的。”

    李世民愣了一愣。

    长孙皇后又道:“只不过这孩子太过谨慎,即使胸怀丘壑也不愿表露,臣妾之所以得知他这个办法,还是卢国公偷偷派人报的信!”

    李世民又是一愣,忍不住道:“也就是说他有计策也不愿意为国分忧?”

    皇后担心丈夫生气,连忙道:“这也怪不得他,这孩子还不知道自己身世呢,他只以为自己是个流民,自古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怕自己说多了会惹祸。”

    李世民皱了皱眉,忽然又道:“那怎么程知节又派人给你报信?”

    长孙开口解释道:“卢国公是听程处默说的,陛下您还不知道吧,咱家侄子又收了四个徒弟,他现在可是忙得很,一边要带领流民们搞产业,一边还要调教五个瓜娃子学东西,臣妾所说的那个平突三策,就是他教给程处默等人的课业。”

    李世民笑了,笑容带着一丝意味深长。

    皇帝忽然看着长安城外方向,大有深意道:“朕明白了,这孩子跟朕耍心眼,他其实很想把计策告诉朕,但是又怕说多了自己担责任,所以他通过教导弟子的办法让朕得知,然后朕肯定会忍耐不住招他询问。”

    长孙皇后也笑了,笑声里带着一丝溺爱和纵容,道:“您招他询问就属于求他办事,到时不管是对是错,责任都不需要他背。”

    李世民笑骂一声,道:“明明有三弟的霸勇,偏偏要学人家玩脑子。”

    长孙柔柔叹息,忽然语带异样道:“臣妾倒盼着他别像三弟。”

    李世民眼神一黯。

    皇帝负手看着长安,神色迟疑不断,好半天过去之后,突然对某个角落沉声道:“传朕旨意,急招李云深夜进宫!”

    说完这话,紧跟着又道:“再招宗正寺大宗正李勋进宫,外加皇族第一王爵李孝恭夫妇,另外传谕淮南王李神通,请他老人家尽量也来一趟,就说这是朕的请求,今夜李氏皇族,要办一件大事。”

    喏!

    角落里有人恭敬回答,随即便听到脚步远去。

    李世民目光闪烁几下,忽然看着长孙皇后道:“观音婢,你和朕一起去趟太极宫,咱们夫妻二人,亲自求父皇出来。”

    长孙无比激动,喘息急促道:“陛下,要认了吗?”

  http://www.tangsanshu.com/datangdiyihenren/37365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