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六十一章 招揽?站队?

第六十一章 招揽?站队?

    赵大姐自然是送钱来的,赵大姐身边依旧跟着赵宗汉,之所以今天这么晚才来送钱,只因为赵宗汉还真没有这么多钱,得到处去凑一凑,一凑就是下午了。

    甘奇与赵大姐定了契约,却也没有把今日曹家的事情拿来说。

    契约签好,赵大姐带着弟弟往相扑场而去,相扑场处,还有不少赵大姐邀来的熟人好友,其中许多就是各处的官宦夫人小姐之类,还有赵宗汉一帮朋友,姓赵的就有二三十人。

    如今这赵大姐倒是有点主人的意思了,还是那句话,赵大姐聚齐了家庭妇女所有的优点,做起生意来,七大姑八大姨,一个不落,算是竭尽全力。这样的股东,当然是越多越好。

    甘奇不免也要往相扑场去一趟,各处寒暄招呼,总是少不了的。

    到得下午申时下,也就是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苏轼来了一趟,在相扑场外工地旁寻到甘奇,与甘奇说道:“今日午后,欧阳学士差人来请,请我父子三人去家中赴宴,也请了甘兄,还特地嘱托甘兄一定要到场。”

    甘奇闻言有些疑惑,欧阳修何等人物?主动设宴请客?所以问道:“欧阳学士点名要我去?”

    苏轼点点头:“嗯,欧阳学士知道你我相熟,所以特地嘱咐了一语。”

    甘奇还是有些疑惑,但是也不得不去,只得回家换了一套老儒衫,跟着苏轼往城内而去。

    欧阳修的家在内城,并不豪奢,却也占地二十亩不止。

    客厅之内,苏洵与苏辙已然先到,正在有礼有节与欧阳修闲聊,旁边还有三十多岁的曾巩在一旁。

    甘奇与苏轼后到,两人上前见礼。

    欧阳修笑意盈盈:“落座落座,过得一会才开席,今日见得你们,我大宋文坛,后继有人啊。”

    欧阳修自是在夸,甘奇一边落座,一边稍微打量了一下欧阳修,当真气度不凡,面相端正,十足的君子风范。

    甘奇落座片刻,欧阳修闲聊之余,忽然开口问道:“甘奇,你可是与开封府包拯极为熟识?”

    甘奇闻言一愣,欧阳修突然这么问一语,连一点预兆都没有,甘奇不免有些多想,却不犹豫,接道:“包待制乃长辈先生,学生承蒙包待制不弃,多教导学生勤勉进学,学生心中对包待制,多是感激之情。”

    欧阳修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哦?老夫还以为你拜在了包拯门下呢?”

    甘奇又答:“学生不久之后当往府学进考,若是包待制抬举,愿意收入门下,那自是求之不得。”

    甘奇一边答话,一边暗暗打量欧阳修的表情变化,欧阳修笑意已然减少了许多,这让甘奇猜测到了一些事情。难道?难道欧阳修问这些话语是让自己站队的意思?

    甘奇想到这里,又觉得不至于啊,自己不过就是一个连科举考试都没有参加过的人,哪里轮得到自己站队?要站队也要进入官场之后吧?

    “哦,如此啊?今日老夫这门庭,你也认识了,老夫一向惜才,后辈学子读书,何其不易。若是平常有暇,多来老夫这里坐坐,老夫闲暇之余,也多在家中讲学,子固也多在府上,你们都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当多多走动才是。”欧阳修捋着胡须说道。子固,便是曾巩的字。

    曾巩此时也起身拱手:“在下曾巩、曾子固,见过。”

    甘奇与苏轼苏辙自然起身回礼。

    欧阳修这么一说,意思似乎就明显了许多,倒是让甘奇为难起来。甘奇知道欧阳修与包拯两人之间多有不愉快的事情,甘奇要入开封府官学,自然需要包拯多多照拂,倒不是要让包拯怎么教导,而是说甘奇本就是开封府户籍,考试之事都在开封府,没有开封府的这一道,甘奇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

    在这个大宋朝,考不上试,什么都是白搭,狄青就是代表。甘奇若想在这大宋朝活得舒服,不论做不做官,这个试是必须要考的,考出来了,那就是一个护身符。

    大宋朝与士大夫共天下,上下三百余年,从宋真宗开始,朝廷几乎从来没有用法律杀过士大夫。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好像约定俗成了一般,只要考上了进士,几乎就是免死金牌。当然,也不是真的一个都没有杀过,只是杀的办法不一样,比如王黼,皇帝也只是贬了他,杀人的还是别人。即便如王黼这般,也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而且甘奇对于包拯,本就有感激之意,甘奇也打过包拯的旗号解决一些麻烦。而且包拯在诗会上对于甘奇也有过抬举。人总不能忘恩负义?

    欧阳修几语,甘奇已然有些烦恼,这顿饭也吃得不自在。苏家三人倒是没有甘奇这种烦恼。

    觥筹交错之间,欧阳修更是时不时把甘奇拿来夸奖几句,还说甘奇这般才华,假以时日好好培养,必然名动天下之类的话语。

    甘奇却是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好似欧阳修就等着甘奇大拜而下,拜师当场了。

    甘奇只是愣愣的,当作听不懂。

    拜师欧阳修,对于甘奇来说是不太可能的,甘奇对欧阳修有先入为主的排斥,特别是狄青这件事情上,甘奇与之就不是一路人。

    熬着熬着,这顿饭终于是吃完了,甘奇与苏家三人出门而去,晚间还得到苏家去借宿。

    走在大街上的甘奇,忽然想在这汴梁城内置办一个宅子,免得总是往苏家去借宿。

    此时的甘奇也在想,要不要到包拯家拜访一趟,相比欧阳修,甘奇更喜欢包拯,也承了包拯的情,去感谢一番也是应该。

    出名,有时候带来的不一定都是好事。但是甘奇也并不是不喜欢出名,既然出了名,那就得往前走,也该考虑一下读书进学,也要给自己争取一个护身符。若是有了这个护身符,面对曹家,也能从容许多。

    这是甘奇第一次对考科举这么认真去思虑,头前还未如此多想。

    第二日大早,甘奇出城而去,周侗今日可不是第一个上场,而是几乎最后上场,压轴大戏,这自然也是甘奇安排的。

    这天早上,狄青未到相扑场,而是去了皇城,在垂拱殿里面见皇帝赵祯。请辞的奏折皇帝早已看过,更与许多人商议过。

    今日来见,老皇帝再三挽留,狄青再三推辞。老皇帝万分不舍,这些不舍,也不知几分真几分假。

    然后就是一个皆大欢喜。

    狄青唏嘘间出了大殿,走到半路却被韩琦叫住了。

    狄青见得韩琦,连忙大礼相见。韩琦如今是三司使、枢密院使,权柄正盛,三司使大概就是财政部部长、税务总局局长,再加盐铁专卖局总局长,还管理户部许多事情。枢密院使,大概就是*********。枢密院可以简单理解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加国防部。

    过不得多久,韩琦还要升官。

    狄青拜完,韩琦看了看狄青,脚步微微迈起,往前走去,狄青跟在身后。韩琦开口:“你虽然告老辞官,但是家住京城,也不得乱走。”

    狄青闻言大惊,却还连连点头:“是,在下一定不敢乱走。”

    韩琦一语说完,加快脚步往前而去。

    狄青故意减慢步伐,皱眉摇头,心中似乎又是郁闷不已。狄青心中满腔忠义,官都辞了,却还被如此防备,何其可悲。

  http://www.tangsanshu.com/dasongmenghu/36011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