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大明最强权臣 > 第二十四章:议和事泄,新甲遭殃

第二十四章:议和事泄,新甲遭殃

    崇祯皇帝一坐上龙椅,便有一人站出来。

    “赵爱卿,你有何时!”

    此人那是乃是一个七品的御史,虽然官位低,但职权范围极大,无论是国家大事,还是皇家小事,御史都有权建言。

    赵御史拿着奏折:“皇上,臣要参一人!”

    “你要参谁?”

    “臣参锦衣卫千户姜武城、锦衣卫佥事骆辉,他二人在办理李国瑞一案从中饱私囊,侵吞白银一万两!”

    骆辉心中一惊,站了出来:“你是如何得知?”

    “臣在酒楼上亲耳听到两个锦衣卫谈论此事,还能有假吗?”

    骆辉哑口无言,难怪这些大臣都脸色怪异,原来早就给他准备了套子!

    这抄家拿点银子属于潜规则,骆辉也没怎么管,想不到今天就被这些人用作利器来攻击他。这些文臣真的无孔不入啊!

    崇祯皇帝面无表情:“宣锦衣卫千户姜武城!”

    不多时,姜武城进了金銮殿。

    姜武城在这些人面前瑟瑟发抖:“微臣姜武城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姜千户,平身吧,朕有事情问你!你要老老实实的回到!”

    姜武城心中忐忑:“微臣遵命!”

    “姜千户,你在办理李国瑞一案时是否拿了一万两银子!”

    “完了!”姜武城被这一问就吓出了冷汗:“回、回皇上,微臣拿了!”

    “拿去干什么了!”

    “分于众位兄弟了!”

    “你拿了多少,骆辉又拿了多少?”

    姜武城咕噜一下,有些绝望:“回皇上,臣拿了一百两,此事是锦衣卫里的潜规则与骆大人无关,他并不知情!”

    赵御史:“姜千户,你还挺忠心的,不过你效忠的对象错了,你应该效忠的是皇上,而不是他骆辉!”

    “启禀皇上,微臣所言句句属实,绝无虚言!”

    “来人啊,将姜千户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骆辉一下跪在地上:“皇上,抄家揩油之事,是以前留下的潜规则,况且姜千户只拿了一百两,不该治罪,要治也要治微臣管教不严之罪!”

    崇祯皇帝有些不高兴了,原本他弃卒保车,没想到骆辉如此愚蠢,非要把自己牵扯进来。

    “骆辉,那你说朕该怎么处置?”

    “请皇上处罚微臣,放过姜千户!”

    因为此时因他而起,骆辉如果放弃了姜千户,不仅良心上过不去,那些锦衣卫弟兄们也会看不起他。

    “上次三十大板还没打够吗,你还想挨打吗?”

    赵御史站了出来:“陛下,一万两白银,按照大明律,至少是满门抄斩!”

    崇祯大怒,一拍桌子:“朕不知道大明律吗,要你来提醒!”

    赵御史吓了一跳,退了回去。

    “这事情暂时就这样了!”

    骆辉正以为事情快要过去时,另一位御史又站了出来。

    张御史:“皇上,臣有本奏!”

    “快说”崇祯看上去不是很高兴。

    “皇上,微臣听到一个谣言,说是大明竟然要与满清媾和,约为平等之国、重新议疆界,而且还要交岁币!”

    朝堂之上有两人身躯一阵,崇祯看着陈新甲,如此秘密之事,竟然泄露出去。

    文渊阁大学士周钟站了出来:“陛下,这是耻辱啊,我泱泱大国,怎么可与蛮夷约为平等之国,而且还要重新议疆界,给岁币,这真是奇耻大辱!”

    魏澡德也站了出来:“皇上,太祖有祖训,我大明朝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如今连祖宗的训示都不要了吗?”

    魏德藻此言一出,群臣附和,纷纷跪下反对。

    崇祯见群臣如此反对,这下扛不住了:“朕没有与满清议和,你们是哪里听来的谣传!”

    张御史拿出一张纸:“皇上,这是陈大人家童抄的合议条约,落款是兵部侍郎马绍愉,请皇上阅览!”

    崇祯看过合议之后勃然大怒:“陈新甲,谁准许你私自与满清议和的?”

    陈新甲楞了:“皇上,我······”

    “来人啊,拖出去,打入大牢!”

    他话没说完,崇祯皇帝就叫人把他拖了下去。

    骆辉心中一寒,刚才姜千户的事充其量是开胃小菜,议和的事情才是他们的大餐!

    他终于明白了,这是对他的反击!姜武城是他心腹,陈新甲是他的表叔,这两个人他是不得不救!

    这些文臣甚至算到了崇祯皇帝的反应,知道他不会为议和的事情认账,把锅摔给陈新甲。

    这些人真的是会算计,每一步都算得死死的。

    下朝之后,骆辉浑浑噩噩。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迷失了方向。

    ······

    骆辉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却不知家里早就乱作一团。他听到三四个女人的哭泣声。

    走进房间,正是他的姑奶奶、表婶和表妹!三人哭哭啼啼的,他的父亲骆养性和姑姑骆倩轮流安慰三人。

    姑奶奶见骆辉来了,急忙跑到骆辉面前:“小辉,你一定要救救你表叔啊!”

    表婶和表妹虽然没有说话,也是殷切的看着他。所有人都明白,现在能救陈新甲的人就只有骆辉了!

    骆辉看着她们:“我能一个人静一静吗?”

    骆辉呆呆的躺在床上,心乱如麻。

    虽然他的谋略有81,但也只能算是二流谋士。存身还是很容易的,但是要解开这个危局,确实得好好想一想!

    陈落雁不知何时走进房间,她脸上泪痕未干,轻解罗裳,露出粉嫩臂膀。

    骆辉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慌忙帮她把外衣披上。

    “表妹,你这是干什么?”

    陈落雁转身看着,面有悲戚:“表哥,我知道现在只有你能救我爹了。”

    骆辉抹了抹汗:“我没说不救你爹啊,这不正在想办法呢!”

    “真的吗,表哥,你要是能救我爹,我一生一世服侍你,再也不争什么名分了!”

    骆辉帮她擦干眼泪:“傻丫头,咱们是亲人,别说这种傻话了!”

    陈落雁扑倒在他怀中,呜呜哭泣,模样甚是可怜。

    骆辉安慰她一顿后,便送她回闺房。

    这一刻,骆辉成了全家的希望。

  http://www.tangsanshu.com/damingzuiqiangquanchen/100170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