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待我有罪时 > 第173章

第173章

    殷逢慢条斯理地吃着,偶尔抬头,看见她乌黑的顶。能闻到沐浴后的淡淡香味,竟然又令他心中泛起那股子喜悦和兴奋感。他自嘲地想,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要使尽浑身解术,对一个全副武装的女警调~情……

    忽然很想,伸手摸一下她的头顶。

    既然想,就要得到。

    他刚要伸手,猛然间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快乐地说:“阿许你看,我的舌头可以卷起豆芽菜!”

    脑袋里隐隐地又有些疼,一些画面飞快闪过,他看到自己坐在警局简陋的餐厅里,很蠢很蠢地用舌头卷起一根豆芽菜,还吐出来给女人看!

    恶心!

    女人也是一脸厌恶,低头,可嘴角却又在笑。

    那一抹浅笑,在他的记忆里,就像在光。

    他是那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当时的快乐,可为什么,心中又涌起了一丝酸楚,和那日从泳池爬上来后,如出一辙的疼痛和酸楚……

    尤明许感觉到异样,抬起头,就看到殷逢死死盯着自己,眸光暗沉惊痛。她心惊了一下,放下筷子:“怎么了?”

    殷逢低下头,掩去眼眶的微红,答:“没什么,想起了一点过去,我们俩的事。”

    尤明许一愣,低头继续把面前那盘最爱的菜吃完。殷逢原以为她一定会问,那样气氛岂不是更好?可没想到她居然不闻不问,心中莫名有了丝恼火,按下不提。

    吃完饭,厨师把餐具收走,换上清新茶水、糕点和水果。两人静静对坐了一会儿,殷逢说:“夜更深了,那边风景更好,过去看看?”

    尤明许站起来,他领她走到朝湖的那一边。

    他说得没错,夜更深了,天空中一些星星冒头。在这里可以望见辽阔的湖光山色,也能望见湘城周围的灯火高楼。明明离市中心不远,却有这么个闹中取静、风景独好的地方,一览岳麓风景。

    两人并肩站着,殷逢笑了笑,说:“这是我九年前买的房子,那时候房价正是低谷,不过也花光了我那些年所有的版税。我觉得这就是我的梦想house,与世隔绝,风景独好。我可以在这里过一辈子。”

    尤明许没说话。

    他的手轻轻搂着她的肩膀,说:“阿许,对不起,之前把什么都忘了。我现在正在一点点记起。给我个机会,把你找回来,好不好?”

    尤明许心头一颤。

    再多的理智,都抑不住心底那一丝丝希望在努力地攀升。

    她转头看着他,声音略涩:“你想起什么了?”

    殷逢的眼眸沉亮如水,在夜幕灯火下,定定地望着她。

    然后一只干燥温暖的手掌,轻轻覆盖在她的眼睛上。她的眼前顿时只有黑暗。

    “阿许,我还要。”他轻声的,像那个人一样,软软地说。

    尤明许鼻子一酸,男人的唇已覆盖上来。熟悉的气息,陌生的力度。他吻得霸道极了,重吮她的唇,逼得她的舌头无处可退,一不下心就被他含着反复蹂躏。

    尤明许眼睛被挡住,下意识往后退,他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腰,轻轻将她压在阳台边缘,让她的后脑勺靠在上面,低笑了一声,吻得更急。

    这是一个相距太久,来得太突然的吻。尤明许被他拥在怀里,只感觉那战栗感从舌尖传来,阵阵往身体里撞。她稍想躲避,他就追得更紧;稍想抗拒,他就用牙尖咬她的舌尖,令她全身一抖,酥软下来。手也轻车熟路地滑进警服,稍一停顿,就细细地摸索揉捏着,令尤明许整个后腰都是麻软的。

    在片刻的溃败后,尤明许轻哼一声,双手摸上他的脸,他动作一顿,她已反咬上去,两只舌头疯狂缠在一起。她清晰听到殷逢闷哼一声,气息都开始不稳,然后死死把她压在了阳台上,就像要把两人的身体都揉在一起。

    尤明许又感觉到了那熟悉的冲动。想要陪他沉沦,陪他毁灭,陪他不顾一切,极尽缠绵。他的身体,他的触碰,甚至他压抑的喘息,依然这么强烈的吸引着她。那样极致的、无人知晓的快乐,他们曾经不止一次共赴过。并且这一次,也许是因为压抑太久,被他背叛太久,那冲动竟比以往每次都猛烈,随着他的亲吻抚摸,渗入她每一寸肌肤骨骼,就快要将她的理智淹没。

    而殷逢也未想到,这一切的感觉来得如此强烈,如此措不及防。他今天本就刻意与她调~情,刻意示弱提起那一点零散回忆,让她心软。在他原本的预料里,这应该是一个浅尝即止的吻。他若表现得太心急热烈,讲真有点丢面子,而且也怕她不信。就应该一点一点推进,把她圈回自己的名下。至于这份占有欲,能有多长久,他的兴趣能维持多久,那就看缘分了。

    却没料到刚尝到她唇中气息津液的一刹那,那久违的如同花火一路点燃的感觉,就在身体里迅升起,猛烈炸开。理智瞬间走失,全身紧绷干涸。他根本无法克制自己想要得到更多更多的冲动。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眼都红了,她的每一缕气息如同释放着迷幻药。而当她抬头回吻他的一刹那,他甚至感觉到全身都开始颤抖。一个声音反复在脑子里喊:“阿许……阿许……”令他差点喊出了声。当她轻咬他的唇角时,他甚至呻吟出声。这是从未有过的事。这女人的一举一动,仿佛都能戳中他的敏感点。

    他低喘着,不想收场,也没有办法再收场。只是这样亲吻抚摸,根本无法满足。他解开警服的扣子,开始亲她的脖子,于是这一处的柔嫩简直令他差点丢盔弃甲!他在夜色里微红着眼,一边细细地啃她的脖子,一边低声在她耳边哄道:“去我房间?就在楼下,我抱你去。”

    他知道自己今天如果得不到这个女人,只怕会失控,会疯。

    回答他的,是一只柔软却有力的手,按住了他的脸,慢慢往后推。

    

  http://www.tangsanshu.com/daiwoyouzuishi/8046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