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待我有罪时 > 第166章

第166章

    脚印在这里,变得非常杂乱,明显有过停留,而后朝水潭另一侧离开了。

    四人互相看看,景平说:“我下去。”开始脱外套。

    许梦山说:“潭有这么大,一块儿找。”他也开始脱。

    尤明许也脱掉外套,把头上的皮筋束紧,既是查案,顾不了那么多,她把外裤脱掉,里头是条打底裤。

    现在是寒冬腊月,冷水澡普通人都受不了,山中溪水更是冰寒彻骨。两个男人脱得只剩下内裤,露出肌肉结实匀称的身材,大长腿。尤明许错目不看。他俩跳进水里,皆是冷得一个哆嗦,闷头潜了进去。

    尤明许穿着里衣里裤,正要跳,手被人抓住。她眉眼冷淡看着殷逢。

    他说:“尤明许,水里寒气太重,你是女人。快去快回,不要勉强。”

    尤明许静默不语。

    忽然就想,如果此刻是尤英俊,只怕舍不得她下水,非要拦着,她得颇费口舌才能劝服。

    但眼前的殷逢,尽管眉头轻皱,却只是叮嘱:快去快回,不要勉强。

    尤明许的眉眼,不知不觉松动了几分,淡道:“知道。”想起这人一遇到水就变成弱鸡,顿了顿,说:“呆着别动,有事就喊。”

    殷逢“呵”了一声,不置可否。

    尤明许也跳进水里。

    因是山溪,能见度比外头的水高不少。尤明许一头扎进几米深,果然感觉到全身冷得疼,炸裂般的疼。她咬牙忍着,前方可见他俩的肢体轮廓,她扫视一圈,撑不住了,往上浮出水面,换了口气,又掉头进去。

    找了十来分钟,三人已冻得脸白嘴唇乌,没人吭声,反复坚持着。

    水底快被他们摸遍了。

    景平又一头扎进去,冰冷的水再次迎面扑来,这一次他扎得更深,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渐渐的,他摸到一处水草缠绕的潭底,心中警惕了几分,咬着牙,慢慢拨开水草,水底就像蒙了层薄雾蒙蒙,当他猛然间看到水草间那个人形时,只感觉到心脏狠狠一跳。这时他已气竭,被迫浮出水面,大口大口换气,然后用力拍打水面。

    另外两人感觉到,也浮了出来,景平往那处一指,三人一起潜了下去。

    郭兴两只脚踝上都缠着绳索,绑了块巨石,沉入水中。许梦山取了匕,割断绳索,三人将郭兴的尸体抬了上来。

    游到水边,三人合力将尸体往岸边一放,许梦山和尤明许立刻跑上岸,去找衣服。景平盯着尸体看了两眼,这才爬起来穿衣服。

    尤明许抓起衣物,跑进后面茂密的草丛里,脱掉湿衣,穿上毛衣、外套、鞋袜,可还是冷得阵阵抖。她抱紧双臂,从草丛后出来,景平和许梦山都已穿好衣服。许梦山走到一旁打电话,景平不知道从哪里摸出烟,白皙的脸此时是煞白的,一口口猛抽着,走到尸体前,蹲下,背对着他们。

    尤明许正要走向景平,殷逢走过来,脱下羽绒服,披在她身上。

    一团沉甸甸的带着体温和淡淡香水味的衣物,就这么把她包裹着。尤明许看着他只穿毛衣的样子,说:“不用。”想要脱下,殷逢的手往她肩膀一按:“难道你还指望那两只冻鸡把衣服给你?”

    尤明许:“……”

    殷逢已转身,走向一旁。尤明许看他双手插在裤兜,眉眼微沉,似乎真的感觉不到冷。而她确实冻坏了,还在颤抖,披上这件羽绒服后,肢体才渐渐恢复知觉。懒得和他再客气,索性拉上羽绒服拉链,让身体尽快回温。

    这时,尤明许望着景平的背影,殷逢也望着。

    不知道为什么,尤明许感觉到景平平时那沉静如水的气场,似乎有了几分说不出的变化。他单膝蹲在尸体旁,一只手搭着膝盖,另一只手夹着烟垂落,烟灰一点点掉落,他却没抽,手指因为寒冷还在不自觉的颤抖。

    是盯了这么久的嫌疑人,突然死亡,线索中断,而感到受挫吗?尤明许轻蹙眉头。

    殷逢却又走回她身边,弯腰,凑近她耳边说:“你的新跟班,似乎有心事。”

    尤明许扫他一眼,淡道:“他不是我的跟班,是我老大。你以前才是我的跟班。”

    殷逢很难得地言语一滞,反而笑了,说:“你就这么信他?才认识几天。”语意有些冷。

    尤明许却觉得今天殷逢整个人都不太对,邪气横生,偏偏又要狗皮膏药似地跟着他们。

    她又看了眼景平的背影,即便此时他看起来有几分颓唐,那背依然是挺直的,是尤明许熟悉的固执老刑警模样。

    她答:“有的人,你看到第一眼,就会信他。”不再管殷逢,走向景平。

    殷逢眉眼沉敛,跟了上去。

    尤明许走到身后时,景平已站起,侧脸平淡:“支援什么时候来?”

    尤明许答:“估计还得一阵。”

    他转身:“你盯着,我去看看周围还有什么线索。”

    尤明许一直盯着他,闻言身子一闪,拦住他的去路。景平垂着头,眉头紧皱,没动。

    “老景。”尤明许喊了一声。

    景平哼笑了一声,到底慢慢抬起头。湿还贴在额头上,他的脸色显得越的白。眼眶却隐隐是红的,眼中藏着阴霾。

    尤明许心里咯噔一下,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郭兴是……”

    他看着她,过了几秒钟,才缓缓点了一下头。

    尤明许看向旁边已经泡得胀的尸体,如果不是他们寻来,这名警察就会永远沉于冰冷的无人知晓的水下。所以丁雄伟和景平之前都没说实话,他们不是在寻找毒贩,而是在寻找失联的卧底。

    心头一阵难言的震动。

    她也清晰知道,失去战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心头一酸,她伸手按住景平的肩膀,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用力按着。景平却依然只是自嘲地笑着,却也没有挣脱她的手。

    殷逢站在两人身后,他也已明白郭兴是怎么回事。只不过眼前的画面,说不出的刺眼。俊男美女,一对刑警,沉默扶持,心灵相通。

    殷逢其实并没有想清楚,到底要拿尤明许怎么办。

    但眼睁睁看着她落到别的男人手里,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http://www.tangsanshu.com/daiwoyouzuishi/79257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