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待我有罪时 > 第150章

第150章

    殷逢既然已经不记得往事,自然想得没尤明许那么多。他此时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是:她居然有过前男友。第二个念头,却是隐约明白了自己单单只看一张照片,敌意从何而来。殷逢头脑敏捷,亦对自己的生理和心理情况向来掌握得十分透彻。既然大家都是前男友,互相不待见,亦是情理之中。

    而后,尤明许就听到他淡淡地问了句:“怎么?你被这个重大嫌疑人玩弄过?”

    尤明许眉头轻轻一抽。

    听听作家的用词,重大嫌疑人,玩弄。很会抓重点,损人于无形。

    尤明许也不是吃素的,淡道:“我甩了他。”拍拍身旁同事,不再理殷逢,两人并肩走了。

    殷逢望着两人背影,嘴角浮现丝笑意,扬声道:“马上把嫌疑人带回来,让向荣认人。”

    尤明许没回头,只摆了摆手示意知道。殷逢转身从另一个方向下楼,走了几步,也不知被什么心理驱使着,回头望着她的背影,直至她走不见了,才不急不慢走下楼梯。

    心想:不和他对着干时,这女人倒也有灵动可爱的一面。

    ——

    罗羽坐在一间豪华办公室的老板椅后,看着手下拿着手机,给他放一段视频。

    那是一间仓促,一个中年男人被打翻在地。几个打手模样的人,继续对他拳脚相交,只打得男人鼻青脸肿,终于抵不住,跪地求饶。

    一个打手拎起他的头,使得他的脸正对屏幕,问:“还作证吗?”

    中年男人哭道:“不做了不做了!”

    “收了人家多少钱?吐出来。”

    “没收……”

    “嘭”、“嘭”、“嘭”又是几拳。

    男人哀嚎:“收了收了!三万,收了三万!”

    “我们老大的意思,让你在法庭上,把收钱做假证的事,都招了,反咬一口,明白吗?”

    “这……明白!明白!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也别动我女儿,求你们了!我说,我都说!”

    ……

    视频关掉,手下看着罗羽脸色。罗羽近年来连穿衣打扮都不那么严格地像个律师了,黑色西装里是黑色衬衣,领口敞着,露出一段结实的线条。他眯眼点了支烟,抽了两口,说:“行吧。盯着他出庭,办好了,再把盯他老婆女儿的人撤了。”

    “是。”

    “邢总从上海回来了吗?有没有派人找我?”罗羽又问。

    “还没有。”

    罗羽沉思了一会儿,说:“知道了。”又露出丝笑:“这事儿你们办得好,邢总肯定满意。”

    手下赔笑:“那是,凯阳集团缺了您,那可不行。您可是邢总的左臂右膀。”

    罗羽笑骂道:“这马屁拍得,真舒服。”

    两人说的邢总,正是华中地区著名企业凯阳集团的董事长邢几复。邢几复已年逾五十,明面上的业务,大多交给太子爷邢琰君,自己非常低调。而罗羽从一个外部律师做起,这些年不知替凯阳集团解决了多少棘手事情。渐渐的,圈内人都知道,大名鼎鼎臭名昭著的罗羽,其实就是凯阳集团的法律代言人。

    这事儿处理完,罗羽屏退手下。其实他手上的一波专干这些事的人,还是邢琰君给的,当然他自己也有挑选、观察、培养。于是一些不能上台面的手段,他越来越无往而不利,律师圈里,也没人敢招惹他。不过明面上,罗羽做的毕恭毕敬很到位,专业知识也过硬,所以别人也查不出他什么来。

    罗羽走出办公室抽烟,律所里其他人都看他一眼,全都低头。他是这间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但如今其他两名合伙人其实也都是看他脸色。罗羽笑笑,下电梯,走出写字楼,站在楼下的花坛边吹风。

    远远地,就瞧见一辆熟悉的警车,在路边停下。车牌号他都能倒背。罗羽微眯着眼,看着尤明许同许梦山走过来。

    罗羽就跟没看到许梦山似的,张口是极其亲昵的语气:“你怎么来了?还以为你和小情人跑辰溪查案,早把我忘了。”

    尤明许看他一眼,心中一动。确实,在她查交换杀人案时,罗羽那么巧,消息那么灵通,就能派人在刘若煜投水的山脚,逮着殷逢,狠狠整治了一顿。可如今她去辰溪查了几个月,他却对她不闻不问,也没像从前那样,时不时跑来恶心她。是他终于消停了,还是另有隐情?

    尤明许说:“有一宗案件,和你有关,需要你回警局,协助调查。”

    罗羽盯着她,笑笑,说:“什么案子啊?”

    许梦山冷道:“无可奉告。”

    从头到尾罗羽就懒得看别人,走到尤明许跟前,轻声说:“行,你审我啊?”

    尤明许答:“我审。”

    罗羽打电话。

    很快就下来个律师模样的人,还有个看着十分精壮凶悍的男子。罗羽带着他俩,上了警车。他是个棘手人物,尤明许也懒得和他计较,真要和犯罪组织有关系,他带再多帮手也没用。

    到了局里,尤明许先把他晾着,隔着单向玻璃,看着他和带来的律师,坐在里头,而他的打手守在楼下。

    尽管向荣指认的人,很像是罗羽。监控也拍到了他们的行动轨迹多次重叠。但说到底,还是向荣的一面之词。所以在向荣来认人之前,尤明许打算先和这个老对手聊聊。

    又由于罗羽每次和她讲话极其恶心肉麻,不分场合地点——大约是想着反正臭的是她这个刑警的名声。他?一个黑律师,难道还会在意点桃色新闻?所以尤明许把许梦山赶走了,她到底是要脸的,决定自个儿先审审罗羽。

    刚推门出去,就见殷逢靠在走廊上,眸色不明地看着她。

    尤明许:“怎么了?”

    他笑了笑,走到她面前,拦住路,说:“让我先和他谈谈。”

    尤明许:“你和他谈什么?”

    殷逢言简意赅两个字:“往事。”

    尤明许还不至于会以为如今的殷逢,还能为自己吃醋,稍微一想,明白过来。他曾经被罗羽的人整过,当初的尤英俊是个乖宝宝,尽管也很气愤,但没去报复,给自己惹麻烦。而现在,尽管殷逢失了那段时间记忆,陈枫那喜迎旧主的狗腿,能不能把所有事一五一十报告?这人昨天还和她说,自己向来有仇必报。

    尽管尤明许不待见现在的殷逢,但一碗水还是端得很平的,扬了扬下巴:“你去,我下楼抽根烟。”

    她如此上道,稍令殷逢意外,说:“谢了。”

    尤明许转身说:“不谢,扯平了。”

    刚走出几步,却听到他说:“扯不平,这事儿是你欠我的,嫌疑人前男友。”

    尤明许:“……”秒懂了他的意思,当时前男友是冲她来的,他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被摁水里蹦跳了好多回。

    一旦想起当日的尤英俊,尤明许心中到底升起几丝怜意,也就不和这腹黑毒舌男计较了。

    

  http://www.tangsanshu.com/daiwoyouzuishi/75864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