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大汉女副将 > 第199章 兄弟难当

第199章 兄弟难当

    卫青听后淡淡的一笑,而后起身。

    他不能相信,但最后还是不得不相信。

    张次公两次救过卫青,为了卫青还被打过,而张次公为盗的那几年,每次被关或者被抓,都是卫青通过平阳侯府的人把她捞出来。

    卫青终于忍不住怒吼道:“张次公,沈葭他是你嫂子呀,在你我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用他们家的钱粮米油救了我们,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

    张次公泪流满面,伏地使劲的叩拜,额头都磕烂了,嘴巴还是不听的说道:“我对不起沈葭,刘陵真的只是说要见一面沈葭,她骗了我。”

    既然事情已成定局,总得有个说法吧。

    卫青缓缓的蹲下,将手里的宝剑放于地上,坚定道:“你我曾经是兄弟,曾经一起宣誓要为强汉努力,你自裁吧,本将放了你的儿子,不会让你绝后。”

    张次公抬头看着卫青,卫青眼睛充满血丝。

    这是大事,一旁始终没有说话的吴林忽然犹犹豫豫的上前一步轻声喊道:“将军。”

    卫青扭头看向李息:“讲!”

    吴林犹犹豫豫,但最终还是说道:“末将觉得应该将张次公交由陛下处置。”

    吴林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张次公是因战功封爵,刘彻亲封,按照大汉律法,侯爵有罪必须由天子定夺,这是一条铁轨,以昭示爵位的威严。

    但卫青也不是一个糊涂虫,正是因为朝廷有这么一条祖制,所以卫青才让张次公自裁,如果没有这一条,卫青早已把张次公就地斩杀。

    卫青起身之后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而后披风一挥向外走去。

    紧接着,所有人都跟在卫青的身后向外走去,罗德善甚至还对张次公吐了唾沫。

    屋内的气氛顿时凝固,这种氛围压得张次公喘不过气来,他静静的看着沈葭的牌位,心中悔恨的同时也不甘心,现在的他真想把刘陵给一刀摸了。

    “夫人,呜呜呜呜!”张次公跪好磕头哭诉道:“张次公对不起你。”说完,就从地上捡起剑并凝视着,张次公之前不怕死,但现在真的怕死。

    早年,大家一无所有,共同创业,可以不要命,但现在,经过舍命的拼搏,张次公什么都有了,夫人还是小他十岁的,封地也有,可还没享受。

    但,再怕死,也得给个交代,他慢慢的将剑放在脖子上牙关一咬莫了脖子。

    张次公当着沈葭的牌位自杀了,而卫青也遵守了对张次公的承诺,只放过了他的两个儿子,其余人全部交由廷尉府,而后又廷尉按程序报刘彻处置。

    刘彻听闻此时大怒,勾结诸侯国谋害朝廷重臣的家属,这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当天晚上,刘彻就下诏,剥夺张次公封地和爵位,全府上下八十来口人满门抄斩。

    就连他那二十来岁的夫人,最终也没能逃过这祸事。

    ~~~~~~~~~~~~~~~~~~~~~~~~~~~~~~~~~

    十天之后,

    “罗管家,见到将军了吗?”

    “没有,上午就出去了,现在都还没回来。”

    若瑶忙前忙后将府内收拾一阵,而后与下人一起才把饭煮完,这时就接到了丞相公孙弘的一份竹简,这件事情特别重大,通报卫青。

    可卫青自打早上出去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若瑶又不得不踏上了寻找之路。

    经过了一下午的寻找,若瑶终于在西山营找到了卫青,此时的他已经与霍去病一醉方休了,若瑶甚至叫都叫不醒。

    若瑶没叫醒卫青,却把一旁醉醺醺的霍去病给叫醒了,他起身揉了揉眼睛惊喜道:“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哎,舅舅酒量不行啦,翻了!”

    若瑶知道沈葭的去世对卫青打击有多大,也知道卫青的抉择,毕竟连儿子都送走了,可见卫青下一步已经想好了要走的路。

    若瑶一副生气的样子走到霍去病跟前,而后揪着他的耳朵道:“丞相找了将军一天了,你却把他弄到这儿来喝酒,你,我怎么教育你呀。”

    “哎呀呀呀呀!”霍去病跟随着若瑶的手劲感觉到了耳朵的疼痛,当若瑶松手之后,霍去病晕乎乎的调戏道:“不是吧,呵呵,是不是你想舅舅了。”

    “哟,你这小屁孩儿。”若瑶顿时一肚子气,这么小就开始调侃自己,以后得了:“你怎么就跟那,那,那皇帝的想法一样一样的呢?”欲哭无泪。

    笑归笑,霍去病脸色忽然就阴沉起来,他看着趴在桌上的卫青道:“姐姐,以后要好好照顾我舅舅,他太可怜了,好歹也是一品爵位长平侯。”

    若瑶看向趴在桌上的卫青,而后将丞相公孙弘的竹简放下,过成这样,也是服了。

    “姐姐,当时,你怎么不告诉我,我第一时间肯定会把那个张次公的头砍下来祭奠我舅妈。”霍去病很怀念沈葭,虽然之前经常替卫伉背黑锅,但毕竟霍去病从小就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而舅舅的家也算是他的家,沈葭视如己出。

    若瑶从一旁的床上拿来披风给卫青盖上:“别说了,张次公也付出了代价,陛下将其满门抄斩,几乎都绝后了。”说完,若瑶就感到这封建酷刑的厉害和无情。

    霍去病虽然年纪小,可似乎刚才还没喝够,从桌子上提起酒壶就又闷了两口说道:“舅舅今天下午给我讲了很多很多关于他大战白羊王和楼烦王的事情。”

    “那你还想怎样?”若瑶说完就一把抢过酒壶:“小小年纪不学好。”

    霍去病白了若瑶一眼,而后笑着说道:“姐姐,我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像舅舅一样,上阵杀敌呢?”说完,就看着门口,满脑子充满遐想。

    若瑶趴在桌上细细的观察霍去病,战神果然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原来,他的目标就是成为另外一个战神的影子:“姐姐告诉你,战场很残酷的,血流成河。”

    “我霍去病要的就是血流成河,想想那是一副多壮观的画面呀。”霍去病遐想道。

    惊恐,惊恐,难怪霍去病能在十七岁就横刀立马,原来卫青从小就开始在给霍去病灌输这样的思想,也难怪霍去病比卫伉要强。

    遐想完毕,霍去病就顺手拿起丞相公孙弘给卫青的竹简,看了起来。

    “这是绝密,不能看。”若瑶一把抢过。

    霍去病不削一笑:“慢了,我全看了,军功爵虚报冒领?谁这么大胆?”

    ……

    

  http://www.tangsanshu.com/dahannvfujiang/110142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