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大乾憨婿 > 第两百五十一章 李越大婚

第两百五十一章 李越大婚

    翌日,秦墨还在睡梦中呢。

    就被秦相如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还睡,你是不是忘了今天要做什么了,快起来,李勇猛他们都在外面等着了!”

    秦墨看了一眼外面,黑漆漆的,“就算是结婚也用不着这么早吧?”

    “还早?”

    秦相如拿出了鞭子,“你穿不穿衣服?”

    “我穿,我穿!”

    秦墨不情不愿的穿衣,一出门,就被李勇猛等人拉着走,“憨子,今天你事儿很多的,还要给李越牵马,很多事情都要你做的。”

    “哎,你看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昨天下午玩的太过头了吧!”程大宝暗戳戳的说道:“年纪轻轻的,你不会就不行了吧?”

    “我擦,说谁不行呢?”秦墨当时就火了,“这才凌晨啊,谁不犯瞌睡?昨天忙活到半夜呢!”

    “好啦好啦,别吵啦!”柴荣连忙打圆场。

    “大喜日子,我们先进宫再说!”

    一行人鱼跃进入宫中,原本的小朝会,李世隆也推了,特意提早开了宫门,当然是侧门。

    午门只有皇帝迎娶皇后,或者太子迎娶太子妃,迎亲的队伍才能走正门。

    这也就是大乾一朝,皇子都成年了,还住宫里。

    不过这次李越成婚后,也要搬到自己的越王府了。

    这些日子,他都在忙碌越王府,打点前后。

    一行人来到了安南殿,看到了被众人摆弄的李越。

    都笑喷了。

    只见李越穿着绯服,脸上涂了厚厚一层白粉,脸颊上还涂着红色,看起来跟唱戏似的。

    “别笑别笑,你们成婚的时候难道不这样?”李越也觉得羞耻,一个大男人还涂胭脂水粉。

    “李越,你这样,真像兔儿爷!”秦墨没忍住,说道。

    “去去去,你才像兔儿爷呢!”李越哼了一声,“憨子,我可告诉你了,今天你的任务可很重的!”

    “行了行了,知道了,你快点吧!”秦墨说道。

    “快?快不了!”

    李越一招手,那些个嬷嬷就把秦墨,李勇猛,程大宝几个人拉了过来。

    “干嘛呢?”

    “驸马都尉,今天大喜的日子,你这么穿可不行哟,你也要化妆!”

    “啊!”

    秦墨惊呼一声,刚刚还在嘲笑李越呢,结果自己现在就遭殃了,“我不要化妆......”

    在秦墨的反抗下,顺利的完成了秦墨人生中第一次化妆。

    一个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妆画得猴屁股似的!

    秦墨彻底无语了。

    李越捧腹大笑起来,“现在咱们大哥不笑二哥!”

    气的秦墨都想揍他了。

    算了算了,大喜的日子,高兴就好。

    等画好了妆,李越先是去大安宫给太上皇请安,然后又去立政殿给公孙皇后请安,最后是自己的母妃。

    李越的母妃,是一个十分温柔的女子,今天也特意穿着喜庆的衣服,早早的起身,等候李越的到来。

    他眼含热泪,“皇儿!”

    “母妃,儿臣今天要成婚了!”李越跪在地上,也很是激动。

    “好好好,我儿总算长大成人了。”丽妃连忙将李越搀扶起来,“祝你顺利,早些带柳家的小娘子过来!”

    “是,母妃!”

    告别了丽妃,李越来到了宗祠,衡王兼宗人令,李道远也在宗祠等候。

    李世隆也等候多时了。

    接下来就是繁杂的祭祖,等祭祖完了,都已经快半晌午了。

    然后,李世隆对着李越道:“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勖帅以敬,先姒之嗣,若则有常!”

    这句话的意思是,“去吧,迎接你的内助,继承我家宗庙之事。勉力引导她,敬慎妇道,继承先妣。你要始终如此,不可懈怠。”

    李越说道:“不敢忘命!”

    然后骑在马背上,胸带大红球,秦墨则是牵马,身后的仪仗队,开始吹拉弹唱,好不热闹!

    一路上,积雪被清扫,途经的地方,彩带飘扬!

    来往的百姓,站在两旁,都纷纷向李越献上祝福。

    西北大旱,灾民进京,李越以工代赈,成立慈善基金会,贤王之名,早就传遍了京畿。

    百姓都非常敬重李越。

    李越也非常感动,连连拱手,心中的欢喜,几乎溢出来。

    很快婚礼队伍就来到了朱国公府。

    朱国公府,也是张灯结彩,只不过,门口站着七大姑八大姨的,手里都拿着棍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要打架呢。

    “卧槽,保护我方李越!”

    秦墨大喊一声,李勇猛几个人连忙将李越围在了里面,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拿着棍子就往他们身上打。

    这叫下婿,不仅打,还各种调笑,把一行人弄得狼狈不堪。

    秦墨也挨了不少棍子,脑袋上起了老大一个包呢,偏偏还不能发火,你说气不气?

    这一来二去的,大家伙身上的衣服都是凌乱。

    “别乱摸啊,大娘!”秦墨都快哭了。

    一行人艰难险阻的进入了大门,引入眼帘的,是满满当当的酒,那酒液清澈见底,很显然,不是三碗不过岗,就是烧刀子。

    柳如剑笑眯眯的带着几个庶弟,挡在了那里,“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想要从此过,喝光这些酒!”

    几个人脸都绿了,“小柳,听大哥的话,酒就别喝了,喝酒误事,别耽误了吉时!”

    “那不行!”

    柳如剑苦笑道:“我娘说了,不喝酒不许你们过去!”

    秦墨挠了挠头,看向李勇猛等人,“没办法了,兄弟们没办法了,只能开干了!”

    “我先来!”

    李勇猛上前,端着碗,吨吨一通下咽!

    程大宝两兄弟是实诚人,窦遗爱就更别说了。

    秦墨猛地抬起酒,那酒水洒了一地,“来,先敬一杯!”

    等碗到了嘴边,嘴皮子才勉强沾湿了!

    李越眼前一亮,也加入了其中,几十大碗酒喝完,两人面不红,气不喘的,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

    秦墨踹了李勇猛等人一脚,“让你们迎亲来的,不是让你们真的来喝酒的!”

    程大宝打了个酒嗝,“这酒可真不错!”

    李越哭笑不得,“行了,接新娘子要紧!”

    柳如剑也没拦着,一行人来到了新娘子的闺房前,这下,新的难关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http://www.tangsanshu.com/daganhanxu/288640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